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一章 人心隔肚皮
    ..,

    大概跑了一个小时,陈泽才来到地方,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可能是因为离集市都比较远,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个给小集市似的地方。

    陈泽过来的时候,老板正在忙着,没办法,老板伙计就他一个人,媳妇也只能打打下手。

    “咦,来这么早?”看到陈泽,老板问了一句。

    “是啊,你不是说让我早点过来吗。”

    “行,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带你过去。”

    老板把手上的活干完,这才带着陈泽来到后面,其实就是房子后面,一些下脚料和废料都扔在房子后面,估计是没有收废品的过来吧。

    从这家店开起来到现在,所有的废料都扔在这里,都是一些钢筋头什么,可以说是锈迹斑斑。

    “都在这里了,你看看是怎么弄?”

    “就这点啊?”

    本来陈泽还以为有多少,看了才知道,好像并没有多少,如果早知道这样,陈泽昨天就看一下了,他还以为一个专门做护栏的店,怎么着废铁也应该有不少。

    说实话,这让陈泽有点失望。

    “对,就这些。”

    “老板,我看这样吧,也别上秤了,比较麻烦,就这些你说多少钱吧?我赶紧装了还要去别的地方收。”

    这些锈迹斑斑的废铁,有的甚至都坨到了一起,不要说别的,就算是把上面的泥土敲下来也需要一点时间,最重要的是,陈泽没有磅,只有杆秤,如果一点一点的称会很麻烦。

    听到陈泽这么说,老板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废铁,反正这些年只要是废铁就扔在这里,不过他和陈泽一样,同样感觉到没有多少。

    “这样吧小兄弟,我看你也是实在人,你给我一百块钱,把这些拉走吧。”

    一百块钱这个数其实不少,陈泽看了看地上这一堆,估计也就能卖个一百多点,要一百确实有点多了。

    “老板,以我收废品这么长时间的经验来看,这些废铁也就能卖一百块钱多点,这个多点多的绝对有限,你不能让我跑这么远白跑吧?”

    “呃!”

    听到陈泽这么说,又想到陈泽开着三轮车一大早跑过来,老板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那这样吧,你给我八十块钱,把这些拉走。”

    “那些,八十就八十。”陈泽想了想就同意了。

    虽然说这些废铁赚不了多少,可是也能赚个二三十,一会再去收一些别的,今天上午同意能赚百十块,已经不错了。

    “那这样吧小兄弟,一会你装完就自己走吧,我前面比较忙,就不陪着你了。”接给陈泽给的八十块钱,老板对陈泽说着。

    “那行,那老板你去忙吧,我装完就走,一会还要去别的地方收。”

    “那好。”

    在老板离开以后,陈泽直接把三轮车开了过来,反正又不需要过秤了,直接往三轮车里装就可以,这样比较方便,最重要的是,这些都是钢筋头,装到三轮车里也不占地方。

    不过有一点,不管是陈泽还是店老板都看走眼了,那就是小看了这看上去没有多少的一小片废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比较长了,很多废铁都埋进了土里。

    陈泽是越装越吃惊,因为他感觉到越装越多,一编织袋一编织袋的倒进车厢里,半个多小时后,陈泽终于把这些废铁装完,地上也留下一片坑。

    看着那满满一车厢废铁,陈泽感觉到一阵惆怅,因为这些废铁绝对不止一百多块钱,估计乘以十都不止。

    陈泽惆怅的是不知道是去找店老板再给他一些钱还是直接就走,如果去找店老板给他钱,还不知道对方要多少,如果要的多了,自己身上根本没有那么多。

    可是如果就这样走了,陈泽也感觉到有点于心不忍,想了想,最终陈泽还是决定先走,只能以后慢慢的找补。

    俗话说人心隔肚皮,陈泽还不知道店老板是什么人,万一给他来个狮子大开口,那自己不是白干了。

    满满一车厢钢筋头,三轮车都有点吃力,本来还想去别的地方收一些,现在是别想了,直接回去吧。

    来的时候不到一个小时,回去用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没办法,路上要小心一点,因为东西比较重,刹车都不是很灵,另外就是路不太好。

    陈泽卖废品的地方就一个,那就是清河南镇收购站,也就是张爸所在的这个地方,陈泽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了。

    看到陈泽把三轮车停进院子,负责收购的那位问道:“陈泽,今天怎么空车过来了?”

    因为他在那坐着,根本就看不到陈泽车厢里,还以为陈泽是空车过来。

    “胡叔叔,您什么时候看我空车过来过?”

    “呃!有东西啊?”这位被陈泽称为胡叔叔的中年人连忙站起来看了看陈泽车厢里。

    “嘶,好小子可以啊,收到这么多废铁。”

    这个年代废铁可是不多,当然在说的是在农村收废品,工地除外,就像陈泽,虽然每天跑两趟,而且还收的比较多,可是两趟加在一起,一天也超不过一百斤废铁。

    “胡叔叔,这废铁给我多少钱?”

    陈泽这么问,并不是说他不知道废铁的价格,而是因为他这些废铁锈太多,甚至上面还有一些泥土,虽然说泥土不多,都让陈泽给敲打了一遍,不过还是有一些的,这样的废铁当然不能和那些什么都没有的废铁比。

    “这样吧陈泽,你这废铁我给你一块零五分,说实话这也就是你,如果是别人,我连一块钱都不给。”

    陈泽当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好的废铁也才一块一毛钱一公斤,他这样的,能给一块就不错,没想到这位胡叔叔给了一块零五分,这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

    当然,陈泽也知道,这位胡叔叔并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张爸的面子上才给他这个价格。

    “谢谢胡叔叔。”

    “行了,谢什么,跟我去过地磅吧。”

    “好。”

    如果少了,基本上都是用磅称一下就行,像陈泽这比较多的,如果一点一点过秤比较麻烦,就会去过地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