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魏莹儿
    ,更新快,,免费读!

    叶殊感知何其敏锐, 纵然他不曾见过魏莹儿的面貌, 但只听得这嗓音, 便已能认出了。 乐文移动网只是不知那魏莹儿原本身在渭郡, 为何数月不见, 却在京城见到?不知晏长澜他……

    这般思忖着,叶殊便往魏莹儿那处瞧了一眼。

    那魏莹儿约莫十三四岁年纪, 生得俏丽动人, 眼神灵动,颦笑之间露出一股子娇憨, 格外惹人喜爱。她此时正挨着个少年,那少年长相颇俊,眼神里带着倨傲, 低头同魏莹儿说话时傲气虽也不减,但比起他对旁人来, 还是多了一分和气的。

    叶殊的目光在年轻人身上一掠而过。

    天灵有灵光吞吐, 此为先天无灵窍、后天开启之相,此子应是□□士有关,但他尚且不曾存下道基, 便算不得什么。魏莹儿同他这般亲近, 显然是将他当作心上人,也着实没什么眼光。

    不过……

    叶殊又往晏长澜那处瞧了眼。

    晏长澜很是在意叶殊,察觉之后也看过去,似有询问,期间他的视线也曾从魏莹儿那边掠过, 却半点不曾停留,只如见着个陌生人一般。

    叶殊见他目光如常,顿时恍然。

    这晏长澜……想来当真并未见过那魏莹儿,既如此,他便微一摇头,示意无事。

    晏长澜不解,却并未在意。

    两人跟着罗子尧,找了个雅座坐下来。

    雅座附近还有人同罗子尧似乎较为相熟,见他过来了,压低声音同他说道:“子尧,你今日可是来得巧。”

    罗子尧懒懒地看过去:“怎么说?”

    那人便指了指先前叶殊瞧了的那个倨傲少年,说道:“这位可是仙人的弟子,板上钉钉有仙缘的人物,如今居然真到这仙缘大街来了,还径直入了咱这雅玩阁,可不是叫人激动么?好些世家子都想去套个近乎,不过他现下正与美人**,但凡有点眼力界儿的,都不会在此时过去。你瞧着罢,过不了多少时候,就有人瞅着机会过去了。”

    罗子尧顿时端正了态度:“哦?居然是仙人弟子?付小二,我承了你这份人情。”

    那付家的二公子嘴角微抽:“叫什么付小二?得了,你可好生想一想要如何行事才好。”

    罗子尧想了想,压低了声线:“多做多错,旁人如何做,你我便如何做。”

    付二公子点了点头:“就这么着吧。”

    两人的对话尽数被叶殊听在耳中,微微点头。

    那修士弟子瞧着性情不好相与,若是前去讨好,恐怕当真要么始终得奴颜婢膝,要么便可能将人得罪,反而对日后不利了。这罗子尧瞧着粗枝大叶,似还有些纨绔,实则倒并非那等眼界浅薄之辈。

    果不其然,虽说雅玩阁中大多官宦世家子弟皆在观望,但也有不少人蠢蠢欲动,等了片刻之后,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很快有一名脸庞削长的青年带着身旁一名娇艳少女走过去,主动去攀谈起来:“何公子,久仰大名,今日难得一见,真是叫人倾慕啊。”

    那名娇艳少女在青年示意之下,娇笑一声,两眼含情脉脉。

    倨傲少年听到恭维看过来,瞧见娇艳少女后眼一亮,但很快再看了看魏莹儿,反应便有点兴致缺缺。

    青年原本见到倨傲少年有惊艳之色,心里正在得意,然而对方很快没了兴致,就叫他面色微微一僵。

    那娇艳少女更是失望,她蹙着秀眉瞧了眼魏莹儿,怎么也瞧不出她比自己胜在何处,不由得就生出了几分妒意来,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恨意——若不是这贱人不知怎么勾引了仙人弟子,她如何会这般难堪?

    魏莹儿也颇是敏锐,她瞧着这娇艳少女,眼中带了些敌意,不知不觉间,就往那倨傲少年身侧轻轻靠了靠。

    倨傲少年察觉到,伸手轻轻在她纤腰上一抚。

    魏莹儿俏脸一红,眼里闪过一抹挣扎,到底还是不曾躲开。

    青年与娇艳少女发觉这一幕,便悻悻离去了。

    魏莹儿脸上飞速划过得意的笑意,然后姿态更是理直气壮。

    那几人之间的动作,不远处的众多子弟都看在眼底。

    霎时间,不少人都动了心思。

    叶殊有些不喜,神色则并无表露。

    只是他心中却有了打算,待周遭无人时,总要同晏长澜提一提——此女既同那修士弟子有了瓜葛,就当小心一些,莫要同她扯上关系。

    之后,雅玩阁内诸多子弟陆续都与那倨傲少年交谈,有些态度带了谄媚,有些也能自持,但皆有与其交好之意。罗子尧与付二公子同样过去接近倨傲少年,不过他们与不少心中清明的子弟一般,未有过分热情,亦能叫那少年看出诚意,不温不火,无差无错。

    果然,那倨傲少年对罗子尧等人的态度也是不好不坏,并无亲近,但也不曾厌恶。

    过犹不及,如此便也够了。

    待那倨傲少年有些不耐烦地离去后,雅玩阁中的诸多子弟方才松了口气,气氛也热闹起来。其中少不得便议论一二,说一说各自得知的消息云云。

    自然,最叫他们在意的,便是魏莹儿了:“方才我见一少女同何公子那般亲近,不知她是什么身份,来自何处?”

    又有人道:“何公子似乎很是看重于她,肖家的嫡小姐那般貌美,竟也不能引来何公子的眷顾,似乎有些奇异了。”

    跟着,有人开了口:“你等有所不知,听闻何公子比他恩师刘仙长来得早,因闲来无事,在咱们这凡人地界四处游玩一番。那少女乃是他游玩时遇上,两人生出几分情愫,便将她带了回来,听说要将她一起带去仙家福地。”

    另一世家子就“嘶”了一声:“那少女好大的福气!我等尚不知能否同往,她竟已先得了承诺。可怜我并非美貌女子,否则也能试上一试。”

    魏莹儿跟随在那何公子身边也并非一两日,自然早就有人注意到她,也去打探过。之后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也将她的来历说了个明白。

    那先前不知之人便是嗤道:“原来是个粗鄙的江湖女子,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狐媚功夫,就将何公子哄去。她虽有几分姿色,气质却是寻常,想来何公子待她只是一时新鲜,宠不了多少时日。”

    还有人笑道:“张兄说得是,要说那些江湖女子身上倒也有些劲头,可惜总过不得多少时候,便不合胃口了……”

    之后,这些官宦子弟便说起各自喜好的女子品貌来,言语里带了些酸涩,言下之意,居然都是要回去寻摸更诱人的女子献上,也好多换取几个前往仙家福地的名额。

    如此情景,叫罗子尧与付二公子都不由有些不悦。

    这些子弟所言者都是家中姐妹,平日里联姻也还罢了,如今口口声声要送人,言语里还肆意品评,着实是失了品格。

    另一头,晏长澜眼里也划过一丝讶异。

    叶殊暗暗想着,如今到不必回去再说了,已被这些人都讲了出来。

    晏长澜也见着了众人提起魏莹儿等诸多女子的态度,不禁微微皱眉:“这些……怎能那般轻贱女子?”

    叶殊道:“若是往日自然不会,可如今仙缘就在眼前,为争那名额,想来已是有些疯魔了罢。修真路上,无数修士为夺机缘你死我活,有些无耻之辈连父母子女都能杀得,只是送姐妹去与人做枕边人,又算什么?”

    晏长澜听叶殊说得如此淡然,心情有些沉重。

    他倒不曾因此质疑叶殊品行,但他却从叶殊如此平静的态度之中,知晓他所言俱是为真,而如此之事,恐怕当真是极为常见,无须遮掩了。

    只这样一想,他便越发能体会到,这位叶兄为何提点他前路残酷了。他从前所不能忍受之事,日后说不得就如今日所见一般,只是寻常。

    晏长澜顿了顿,低声问道:“这人若是魏小姐,便是魏伯伯独女,她如今同那何公子果真是两情相悦?”

    叶殊稍稍迟疑:“你可是心仪此女?”

    晏长澜一愣,急忙说道:“并非如此!只是魏伯伯待我不薄,如今见着魏小姐,总要看顾一二。她现下不知境况如何,若要我视而不见,实在有违本心啊。”

    叶殊知晏长澜心胸开阔,性子厚道,也不奇怪他会惦记这魏氏之女的安危。略想一想,他也就开口:“依你看,青河门可会将魏小姐送给何公子为妾?”

    晏长澜这点倒是笃定:“必然不会。”他脸上极快闪过一抹尴尬,继续说道,“魏夫人对女儿极为爱重,一心要为她寻一门四角俱全的亲事,即便知晓有仙家福地的名额,也不会以爱女清白换取。魏伯伯是有德行的长者,亦做不出卖女求荣之事。”

    叶殊微微点头:“既如此,魏小姐与那何公子应是有情,方与他来此。日后她的境遇如何,恐怕还要看她的资质。”

    晏长澜似有所悟。

    叶殊道:“若她资质好,何公子也对她有情,便可双宿双栖,做正头夫妻;若是魏小姐资质寻常,这妻妾之名,便有争议;而若是资质不成甚至并无资质,则至多也只能为妾了。世间男女成婚皆言门当户对,修士之中,就讲个资源雄厚,资质相当。”

    故而那魏莹儿究竟为妻为妾,命运如何,都只能看她是否有灵根,灵根为何。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开v,多谢大家支持啦~先来一更,还有两更我写完了放上来。

    然后,感谢之前所有砸雷的宝贝儿、我姓吴i我心无i的浅水、日暮迟归的浅水、照片儿的深水,群么么哒!

    我姓吴i我心无i扔了个地雷 我姓吴i我心无i扔了个浅水炸弹 我姓吴i我心无i扔了个地雷 我姓吴i我心无i扔了个地雷 醉儿扔了个手榴弹 兔妃妹扔了个地雷 西瓜扔了个地雷 西瓜扔了个地雷 西瓜扔了个地雷 芽玖扔了个地雷 芽玖扔了个地雷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个地雷 chorale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夜扔了个地雷 兔妃妹扔了个地雷 ●▽○ 扔了个地雷 一个不合格的颜控扔了个地雷 菊花菌扔了个地雷 慕雪liya扔了个地雷 月神的耳环扔了个地雷 菊花菌扔了个地雷 菊花菌扔了个地雷 菊花菌扔了个地雷 伪纯朶朶扔了个地雷 伪纯朶朶扔了个地雷 无扔了个地雷 寒柯扔了个地雷 偷蓝孩扔了个地雷 爱吃小笼包扔了个火箭炮 凤栖梧扔了个地雷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个地雷 日暮迟归扔了个浅水炸弹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个地雷 靡饫扔了个地雷 品轩扔了个地雷 草里金扔了个地雷 兔妃妹扔了个地雷 紫夜天岚扔了个地雷 红眼胶囊扔了个地雷 我姓吴i我心无i扔了个地雷 一鱼煎成百骨焦扔了个地雷 瑶席玉禛扔了个地雷 元明曦星扔了个地雷 藏舟扔了个地雷 藏舟扔了个地雷 藏舟扔了个地雷 书虫秋扔了个地雷 小小小小扇子扔了个火箭炮 半月沉江扔了个地雷 hitsugaya_ryoma扔了个地雷 菌落落扔了个地雷 黑月森罗扔了个地雷 一鱼煎成百骨焦扔了个地雷 夜信扔了个地雷 夜信扔了个地雷 黑森林小姐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个地雷  兔妃妹扔了个地雷  莫名之季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深水鱼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旧照片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书夜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一衣带水扔了个地雷  隔壁老王扔了个地雷  秦思宇扔了个地雷  芽玖扔了个地雷  苏武律师扔了个地雷  夜猫子扔了个地雷  妄想君的爱情扔了个地雷  妄想君的爱情扔了个地雷  妄想君的爱情扔了个地雷  妄想君的爱情扔了个地雷  冷茹扔了个地雷  兔妃妹扔了个地雷  你就不要想起我扔了个地雷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个地雷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个地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