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纷纷而来
    ,更新快,,免费读!

    晏长澜默然。

    ……果然残酷。

    魏小姐能有如此勇气随何公子而来, 应是对何公子情根深种, 如今也只能希望魏小姐资质不俗, 那何公子待她也有一般的珍重情意了。

    叶殊见他如此,安抚道:“你不必多思,你我皆有灵根, 必能前往所谓仙家福地, 到时若是魏小姐有不如意处,需他人相助,你我帮一把手也无妨。只是此事你切不可常记于心中,若生负疚,便对你修行有碍了。”

    晏长澜见他误会, 忙说:“叶兄放心, 此为魏小姐心之所向, 我自不会因她前途未知而生负疚。只是由此思及将来,难免有些忐忑。”

    叶殊看他一眼:“莫非你心中惧怕了?”

    晏长澜想了想,说道:“同叶兄在一处, 好似也无甚可怕。”

    叶殊道:“那便摒除杂念。待你入宗之后,将心思都放在修炼之上,便不会多思了。”

    晏长澜一笑:“叶兄说得是。”

    正在两人低声交谈时,那边罗子尧与付二公子也终是有些忍不得, 当即起身说道:“叶兄,晏兄,咱们先出去罢。”

    叶殊并无不可。

    晏长澜也觉在此处听那些子弟大放厥词,很是不适, 听得罗子尧此言,正合心意。

    于是,一行四人就离开了这雅玩阁。

    待出去后,罗子尧才禁不住说道:“那些人,当真是脸面都不要了。”

    付二公子也是吁了口气:“不论能否被选中,日后都莫要再同他们来往为好。”

    晏长澜不曾说话,眼中却有赞同之色。

    叶殊暗暗点头。

    不错,这等能将家中姐妹送人的败类,都是薄情寡义之辈,他们若是修行未必不能有所成就,但若是要与他们相交,恐怕不知何时便会被其害死。因此,理应远离。

    之后,罗子尧就将付二公子介绍给叶殊、晏长澜两人。

    付二公子听得两人都是罗子尧的救命恩人,当即敛容郑重谢过,足见他对罗子尧情谊很深,反而叫罗子尧有些赧然起来。

    晏长澜也欣赏这等重情重义之人,见付二公子这般,也情愿同他相交。

    不多时,几人便都熟悉起来。

    付二公子名为付宣,同罗子尧一同长大,关系亲近,性情上很是开朗,心思比罗子尧更细些。他虽不曾见过叶殊施展,却也从他身上察觉出一丝神秘危险之感,故而对待叶殊时,也与罗子尧一样,带着些许敬畏,难以亲近。

    但尽管如此,付宣在与几人说话时也尽力带上叶殊,不曾将他冷落。

    直待到了晚间一同用过饭,付宣才他们告辞,各自回府。

    也是罗子尧回来得巧,不几日,那琼华宴便开始了。

    此宴举办之地乃是皇城之内,各家有名额的子弟皆可前往,也好去撞一撞仙缘,看是否能被仙人选中带走。

    听闻这琼华宴上有仙人带来的果品美酒,但只要尝一尝,都能延年益寿,不可错过。

    镇北侯府里,是镇北侯、罗子尧带上叶殊与晏长澜同往。

    后院中诸多妾室很是娇嗔不满,都言“为何带上两个生人,却不叫自家兄弟同去”云云,然而此番镇北侯早有决定,自不会再被那莺声燕语动摇,反倒是训斥了那些闹得厉害的,才让她们咬牙切齿,再不敢多做什么。而有些聪明的妾室猜出镇北侯此举缘由,都深悔不该算计嫡支,然而她们先前黑了心肝,此时再来后悔也无用了。

    镇北侯众人,乘马车直接进入皇城。

    那赴宴之地,乃是皇城内最为大气而不失清雅的太液池。

    太液池畔,众人下了马车,便见到那太液池附近布置得极为华美,处处景致动人,无一处不妥帖。来往的宫女皆是姿容秀丽、身形婀娜,她们面上含笑,仪态矜持,往来侍奉时,一举一动,皆是恰到好处。

    但凡是来到此处之人,都有一种极自在的感觉,尤其在他们纷纷被引入各自的座位坐下时,面前一个玉杯的茶水清香袅袅,嗅一口都是打从心底的舒坦。

    叶殊跟着镇北侯一行入座后,也瞧见了面前这杯茶水。

    茶水里含着极淡的灵气,对于修士而言几乎没什么用处,但若是给寻常人喝一口,便会非常享受,好似身心都被洗涤了一样。

    镇北侯等人端起茶杯喝一口,都是感叹,眉眼舒展。

    但晏长澜在喝过之后,感觉却是平平——也是,他吃了数月由混沌水滋养出来的大叶青菜,又时不时用灌过混沌水的野物打牙祭,后来更是干脆吸收了大量混沌水——又怎么还能对炼气一层修士都不怎么看得上的茶水生出好感呢?

    只不过,其余人并不知晓晏长澜这样的想法,而晏长澜自己亦发觉叶兄随身怀秘密,却对他很是信任,他也万不可辜负了对方才是……必须将嘴闭得更紧些,而先前那些猜测都是胡思乱想,绝不能在脑中再翻出来了。

    赴宴众人各个收敛神情,都在留意周遭的动静。

    人越来越多,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左右,突然在长廊那边出现一群人,为首之人身着金袍头戴华冠,左边走着个一身飞凤的清贵美妇,右边则是一名看着四十来岁面貌,颌下有须、面貌清隽的道士。后面再跟着许多人,都是衣衫华贵,气质高人一等。

    那群人越走越近,众人也都起身行礼:“见过陛下、皇后、诸位殿下,见过刘仙长!祝陛下万寿无疆,皇后与诸位殿下千岁!刘仙长仙福永享!”

    那金袍男子笑道:“诸位免礼!”又同清隽道士说道,“刘仙长,请入席上座。”

    清隽道士矜持地抚了抚胡须,带着一种高人一等的气势,在金袍男子的热络邀请下,与其一同坐在了太液池附近最醒目之处。而后,他叫了几个宫女过来,手指往桌面上一拂。

    刹那间,那桌面便出现了有一堆色泽格外鲜亮的果子,瞧着各个饱满,上头更有点点露珠缀着,既是新鲜,又极清香。

    叫人一见,就禁不住食指大动。

    赴宴众人都是惊呆了。

    这、这真不愧是仙人!竟能凭空变出这些果子来!而看那果子,也并非凡物啊!

    金袍男子也是一惊,而后便满面笑容,叫那些宫女将果子取了,一一分给场中赴宴众人。他面上也有几分得意之色,自觉刘仙长这番表现,颇给他长了脸面。

    叶殊在那清隽道士进来的同时,已将其修为看透。

    不过是个炼气四层的修士,气息也有些驳杂,但还有几处灵光闪动,应是这修士置办的法器符箓之类,真正与人动起手来,只要境界相当,还是能有几分防身之力的。

    当然,在叶殊眼里这修士虽是有许多不妥当,可叶殊如今无有资源炼制防身、攻杀之物,暂时也并不能与他对抗。

    叶殊便运转功法,将自己的法力隐匿得更深。

    《混元奥妙诀》的确非同凡俗,那刘姓修士境界高出叶殊三重,也依旧不能将他看穿,其目光扫过叶殊时,与扫过其他众人全无不同。

    每一张桌上都有几个果子,能分与每人一个。

    罗子尧看着那果子,说道:“这是什么果子?咱们这里似乎没有。”这般说着,他忍不住拿过来一个红彤彤的,一口咬下去,汁水四溅,“清脆甘甜,滋味甚好啊。”

    镇北侯往四周看一眼,见众人皆在享用果子时,便敲了罗子尧一记:“贪吃的臭小子!仙人的东西,自然与众不同,有的吃便莫要多嘴了!”

    晏长澜同样吃了一口:“的确不错。”

    叶殊也拿起一颗,端详一番。

    此不过是于灵田之内栽种的灵木上,蕴灵不成的劣果罢了,于修士而言,除却滋味尚可外,再无其他用处,便是灵气也只沾了一丝。如今被这些劣果被拿来凡人地界,倒成了“仙果”了。它于凡人而言,多吃一些也能稍稍让精神健旺,更多的好处则无。

    不过,这些话他也不能戳穿,否则不论那修士还是在场众人,面子上皆不好看。

    待果子也吃过了,金袍男子便开口说道:“承蒙刘仙长眷顾,愿来我金渡国挑选一些有仙缘的子弟前去仙家福地,而今就请刘仙长施展,叫我等子弟撞一撞仙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