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炼器
    买了白云炭后, 叶殊再随便找了个铺子买了大火炉和相应配备之物,在角落收好后, 才走出来,随便逛了逛, 再买少许所需的配料,回到院子里。

    到此时, 他手中的银两只余下数十两了。

    回去后,叶殊先画了一批符出来, 才将炼器的诸多物事全都安置在院子的角落中。

    此地原本就不甚大,安置之后便更小几分, 他倒也并不嫌弃——说来前世他炼器时, 因身子撑不住, 器胚多是族人打造,他于器胚上镌刻禁制罢了, 而今他虽说炼制的不过是最低级的法器,却也叫他生出几分兴致来。

    略思索后, 叶殊有意先做法衣,就挑了一块蟒皮出来。

    这蟒生前无毒,由妖气上看, 应是接近三百年了。

    猛兽之类,百年以上妖气丰沛,可称妖兽, 之后便依照品种不同、血脉不同而各有强弱。虽说大多是年份越久越难对付, 也有少数天赋异禀之类, 年幼之时已威力不凡。

    蟒蛇之属,在妖兽之中为中上之类,或者有毒,或者身躯刚硬,这一条无毒之蟒年岁不小,外皮的确极为硬实,若是用来做成法衣,说不得能镌刻一个更强大的禁制。

    因晏长澜练剑,剑器锋锐,对衣袍常有损坏,才叫叶殊有为其炼制一件之意。

    想定了,叶殊就将那蟒皮放进了火炉里。

    这皮被剖下来以后,质地就更加僵硬死板,在炼制之前,自然要先将其外皮软化,随后再涂抹一些药液,精心处理,方可炼制……

    此刻,炉子已然用上好的白云炭点燃。

    下方热力熊熊,炉子之内渐渐生出高温,蟒皮并未直接接触火焰,而是处于铁板之上。

    叶殊仔细观察,发觉这白云炭的确比寻常的炭要好些,只是再如何好,要想就软化蟒皮也得有数日之久,故而他便打出一道法力,将一缕午烈之火的火气,送进了炉子之内。

    刹那间,火气落在白云炭上,叫那原本只将炭烧红的火焰陡然蹿起三尺高!

    炉膛里骤然升温,只在数息之后,那上方的蟒皮外头就已出现丝丝的粘液,而后竟然有一些黑乎乎的物事自其中溢出,又在高温之下,瞬间气化了。

    余下来的蟒皮逐渐变得松软,似乎要融化一样。

    叶殊再一道法力过去,将火焰打散,那一丝送进去的火焰自然也消散了。之后他用一根竹子将蟒皮挑起,送到旁边的打铁墩上,再提来一桶水,从上到下那么一淋——紧接着,那蟒皮就“嗞嗞”冒起白烟,但给人的感觉却更透亮了一些,同时有更多水汽散发。

    见蟒皮反应一如自己所料,叶殊取来更多水,一桶桶地往上浇,直到蟒皮周围再无水汽后,才过去将蟒皮拎到一边,调好药液,一寸寸地涂抹……自然,他还要将其裁剪拼接,又将其拼接之处以特殊之法粘合,使其“天衣无缝”……之后,再投入火炉之内,控制火候烘烤一番,大约过了有两三个时辰,法衣的器胚便做成了。

    叶殊将这法衣抖开,略估摸大小,微微点头。

    下品法衣就是如此了,除却一道禁制外,与寻常衣袍并无多少差别。如今这尺寸大约正与晏长澜相合,待过上几个月他再长高些、身形变化,也就不能用了。

    不过到那时,下品法器恐怕也该换一换的。

    器胚已成,就该镌刻禁制。

    叶殊将法衣摊在面前,仔细思索。

    下品法器能镌刻的禁制不多,作用于功效的譬如锋锐、加速、防御、撕裂、腐蚀等,又或是作用于法器本身的坚硬、柔韧、重量等。但既然是法衣,自然是以防御为主,那么他就要好生想一个有防御之用的禁制镌刻其上……

    叶殊知晓的禁制极多,但用于下品法器的就只有寥寥数种,好在这数种既然能被灵域漠河的叶家少族长记住,自然每一种都有不凡之处。

    他就挑了个能将法衣原本防御之力增强三倍的禁制,以法力慢慢镌刻在蟒皮法衣衣摆内侧。待其灵光一闪后,整个法衣给人的感觉,就格外不同。

    上下打量过这法衣,叶殊不算十分满意,但以如今这寻常材料、贫瘠之地,能做出这等品质的,也算尚可。

    做完之后,他将这法衣收了起来。

    接着,叶殊再看了看其他的材料。

    这蟒皮乃是其中最好的一块,余下其他蟒皮出自不同妖蛇,都比先前那件弱上些。但既然已做了件法衣,他就干脆将其他皮毛之物尽皆做出来。

    不知不觉间,数个时辰过去——期间除却法力用尽后不得不盘膝恢复外,其他时间,叶殊是半刻也不曾歇息。

    因蟒皮大小不同,叶殊也不曾和先前一般仔细裁剪,出来的五件法衣器胚大小不一,且因蟒皮色泽不同,他亦不曾用药液调配,法衣的颜色也各不同。其中蓝色两件,灰色一件,黄色两件,瞧着还算精致。

    叶殊见这几件都不合晏长澜身形,就随意找了个防御禁制镌刻了,堆在一边。

    此时他兴致大发,把余下的其他材料也各自做成了下品法器,譬如妖鹰的利爪,就做成了一双爪套;譬如蟒筋,揉成一股做成长鞭;譬如妖蛇的毒牙,做成袖箭的箭支;譬如妖兽的头角,打磨一番做出能喷出毒气的奇形之物……

    待叶殊将材料用了个七七八八之后,出现在他面前的下品法器足有十三件,出数当真不少。而且每一件都刻上了比较合适的禁制,能将其原本特性发挥出来的同时,更赠数倍威力,极是好用。

    自然,这些法器叶殊做过了也就放在一边——他从前瞧过的上好法宝多了去,这些最低劣的法器着实不算什么,但毕竟是他亲手所做,也算各有所长,他也不会十分嫌弃。

    做完这些法器,叶殊重新回归修行。

    大约是之前榨干法力、恢复法力的次数多了,他在第二层也凝聚出了两缕法力,若是想要更多,则就要多补一些灵草灵药之类。暂且他是并无银钱去买,而晏长澜送来的灵元果也被他服用干净了。

    但叶殊并不很急,这些法器他总也能想法子销出去,还有灵符也有后续银钱过来,短期之内他花费再大,也足以消耗的。

    于是,在晏长澜再次来到叶殊这里时,就被墙角一堆灵光闪闪的东西给吓了一跳:“叶兄,你说是说……这些都是你炼制的法器?”

    叶殊微微点头:“威力可用,你拿回宗去,想法子替我卖了罢。”

    晏长澜对于能帮叶殊之事倒很热衷,当即答应下来:“必不让叶兄吃亏。”

    他如今在宗门里也有一段时日,虽说一心苦修,但法器价值如何,却是一问便可知晓,而且他信叶兄,既能画出那样厉害的灵符,拿出的法器也定有不凡之处。他可回去先询问那些师弟师妹,若是他们能拿出足价之物,也可先叫他们挑选一番。

    想定了,晏长澜就拿一块包袱皮将这些法器都装起来。才刚收好,他就见到叶殊将手递过来,而手臂上,正搭着一件法衣。

    晏长澜一怔。

    叶殊道:“此为你所制,你可试一试是否合身。”

    晏长澜心中惊喜之极:“叶兄赠我的?”

    叶殊看他一眼:“自是赠你。”

    晏长澜顿时露出个愉悦的笑容,就将这法衣接过。随即他也不顾其他,径直将外衣脱了,把法衣穿上……这一试,果然很是合身,竟无一处不熨帖。

    叶殊见他这样欢喜,也眉目舒展:“此物乃是你予我妖蟒皮所制,刻上禁制之后,能将防御之力增强三倍,日后你穿此物练剑,当不会伤及自身。”

    晏长澜之前练剑,为求风雷真意,在山崖上着实吃了许多苦头,一些细小伤痕从不曾断过。原本他并不在意,而今听叶殊之言,知其关切,心中实在熨帖。

    如今晏长澜也并不与叶殊客气,只极爱惜地摸了摸衣袖,便不多言了。

    之后,他将先前卖出灵符所得银钱都给了叶殊。

    叶殊将银票接过:“若你有不凑手时,可直接挪去用。”

    晏长澜笑道:“我知晓了,叶兄。”

    接下来,晏长澜在此处同叶殊待了一个时辰,告辞离开。

    叶殊目送他去,发觉七八日不见,晏长澜的法力在炼气一层积蓄到七缕,暗赞一声后,也重新苦修起来。

    ·

    晏长澜回去宗门,就在石室里将王敏、龚建章与卫奕三人叫来。

    听得大师兄传唤,三人自是连忙赶到,不敢有半点怠慢:“见过大师兄!”

    晏长澜指了指旁边的几个蒲团,说道:“都坐罢。”

    三人自然是依言坐下,同时,他们的目光却也不自觉地扫过了放在这大师兄前方的一个颇大的包袱。

    这是……他们不由猜测,或许,大师兄是有什么吩咐?

    晏长澜已然开口:“今日唤你们过来,是有一事要问。”

    王敏道:“大师兄请问,我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晏长澜便道:“如今下品法器品质如何,威力如何,价值如何?”

    三人不曾想会得此问,都是一怔。

    然后,卫奕积极回答:“但凡下品法器,最寻常的也值七八千两银,若是镌刻了禁制的,则至少万两银,最高三五万、十来万皆有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