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大卖
    晏长澜怔了怔。

    他倒不曾想到, 这法器的价值竟如此之高,一时间,不由为叶殊对自己的信任欣喜。

    而后晏长澜将面前的包袱皮打开摊平,包袱里的东西也就呈现在了三个记名弟子的面前了。

    刹那间,就让他们倒吸一口凉气。

    卫奕忍不住开口:“这、这些都是下品法器?”

    晏长澜微微点头:“不必问我从何处得来, 你三人可能替我将这些法器销出?”

    饶是龚建章在几人中算是最沉稳的, 也不禁说道:“自、自然。”

    而王敏更是已看着其中一条长鞭, 目不转睛了,此时说话也比另两人迟了些:“我等必然尽力而为。”

    晏长澜见三人有这信心,便说:“如今你等分别试一试这些法器的威能, 估一个价位。”

    几人当然是无比乐意, 就立刻过去将十几样法器分了。

    王敏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拿了那条看中的长鞭,对着对面就是猛然一甩——“啪”,只听得这般一声爆响,地面赫然出现了一条足有三寸深的鞭痕, 而且鞭痕四周还有腐蚀的痕迹,端得是厉害极了!

    喜爱, 当真喜爱!

    王敏抚摸这长鞭,正是爱不释手。

    这法器原本并未带着属性,故而不论使用的修士偏于何种法术, 都可以用这长鞭。在长鞭鞭梢之处镌刻一个禁制, 想来就是有腐蚀之能, 因此长鞭的威力不仅有其自身材质的缘故, 也与那禁制有极大的关系。

    但再如何喜爱, 王敏也知晓这非是自己所有,也只好恋恋不舍地摸了又摸,才放在一边。然后,她就再拿起另一条长鞭来试用——这一条长鞭打出之后山石飞溅,但并不同先前那条鞭子般深刻,而是打击的地面颇大,若是打在人身上,怕是整个人都要给打烂了。再有第三条长鞭,甩出后似乎有利剑般锋锐之感,鞭风直接将山壁打出一道利痕,边缘极锐,触目惊心。

    不说旁的,只说这三条鞭子,每一条都有禁制,功效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威能都比寻常下品法器高上极多。

    龚建章与卫奕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而后他们纷纷也开始试用分给自己的法器,每一样也都十分厉害,他们还试过了那几件法衣,发觉寻常法术落在上面都被化解,可说是防御一流。

    这总共有十三件下品法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一套袖箭,共五支短箭,每一支箭用处都有不同,有锋锐、穿透、腐蚀、剧毒、爆碎等,若是连续用出,对手怕是要焦头烂额,根本无力抵抗。

    王敏深吸一口气,同龚建章、卫奕两人商议起来。

    一番合计后,他们才慢慢报价:“禀大师兄,这十三件下品法器皆有禁制,样样都是不可多得的上品,那套袖箭更堪称极品,因此价位都极不俗。法衣至少作价三万两,鞭子至少五万,除却袖箭外,爪套、角哨等其余下品法器至少四万五,那套袖箭则少说也要七万往上走,若是遇上了心中喜好之人,能卖上十余万之多。”

    晏长澜略作思忖,说道:“你们几人,包括其他几位师弟师妹,若是有选中的下品法器,可依照你们所估最低价位拿走,若是银钱不够,半月之内凑足或是用其余等价之物换取亦可。选中之外的你三人拿去卖了,若是卖得高于所估价位,则可提一成为薪酬。”

    王敏几人一听,都是瞪大眼,深深呼吸。

    竟、竟然……

    炼气三层已然能使用法器,但法器难得,纵然他们侥幸能遇上,也未必十分适合自己。如今不曾想还有挑选的机会,并且每一样都比他们曾经见过的强上太多!虽说价格是贵了些,可物有所值不说,也是大师兄给了他们这个机会,否则单凭他们估算的这个底价,一旦同人争抢起来,哪里还有他们的份儿?更莫说,师弟师妹为师兄办事是应当的,还能有提成……若说以往他们还为旁的小山峰有亲传弟子带头而势弱自卑,但现在他们却觉得,能等来这么一位大师兄,可真是比其他小山峰都过得好上太多了!

    几人原本就极为敬重晏长澜,如今听得晏长澜这样安排,尽是心悦诚服:“多谢大师兄,我等必然全心为大师兄办事!”

    晏长澜见他们这般,暗暗点头。

    若炼器之人是他自身,再便宜些给这几个同门也无妨,但这些乃是叶兄所制,他能顾着几个同门以估价买下已是看在这些法器炼制的材料之中有他们出力之事上了,更多照顾一些,则是不成的。他们既然感激,可见也非那等不知情谊之辈了。

    随后,几个记名弟子就挑选自己心仪的法器。

    其中王敏当然是选了那长鞭,满脸皆是欢喜;龚建章选了那爪套,能加强他的攻击之能;卫奕则选了那能喷出毒气的角哨,只要一吹,毒雾喷出。

    挑完这些,他们也就不再多选——诚然他们还想要一件法衣,但总归不能得寸进尺的。

    晏长澜见他们选定了,就说道:“你们将东西拿去,卖出之后,送银票过来即可。”

    三人自然都是恭恭敬敬地答应,又把东西带走。

    他们如今银钱尚且不足,但若要在半月里凑齐,还是有些可能的……就比如其余的法器,他们多多尽力,能多卖出一万两银子,他们便能提一千两,多几万两,岂非也能筹措一些?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可要更尽心挑选卖出之人才是……

    随后,三人也没忘了先前晏长澜的叮嘱,各自去与几个同门相见,同他们说起自己买来的法器,施展了一番威力,又介绍了余下几样法器的威能,问一问他们是否有所需求。

    另外四人性子各异,多是谨小慎微,除却肖鸣稍一思索就答应了以外,张明珠几个都很是犹豫。

    将法器介绍给肖鸣之人,正是卫奕。

    肖鸣直接拿了两件法衣,又给出一叠银票,不曾有半点拖延。

    卫奕见他豪爽,心里有些羡慕。

    在他们这七个记名弟子中,肖鸣家世最好,拿出六万银两不见丝毫吃力。不过肖鸣从前就与他们关系不错,且被他瞧见了两次……犹豫片刻后,卫奕还是说道:“肖师兄,你日后可多亲近亲近大师兄,大师兄人品厚重,让人钦佩。”

    肖鸣听他这话,笑了笑:“多谢卫师弟提点,愚兄知道了。”

    卫奕就点点头,转身离开。

    等卫奕走了以后,肖鸣看着这两件法衣,穿上一件,再拿来自己买下的一把法剑,朝着手臂上砍去——只听得“歘”一声响,但法剑就像是斩上了什么柔软之物,竟然无处着力,而法衣却丝毫无损,一如先前那般柔软。

    肖鸣心里微动。

    看来,他的确应该对大师兄更主动些。

    但愿他早先的谨慎,不会让大师兄气恼才好。

    ·

    这几日,在白霄宗的交易会上,除却每一次都会有的数十张各类下品灵符外,又多出了法器售卖。

    此番拿出的法器足有八件,单是防御强大的法衣就有三件,其余五件法器也十分惊艳,尤其那袖箭,可说是数件下品法器集合在一处了,光是禁制就有五个不同的,实在是让人心痒难耐,恨不能据为己有。

    因着想要法器的人太多,又没什么先来后到,因此每次前来卖符的几位遮住了头脸的弟子便干脆弄了个临时的小型拍卖会,将一样样法器分别拍卖。

    至于底价,法衣算是最便宜的,也有三万之多了。

    原本还有不少人觉着太贵,可是当其中一名拍卖弟子将那法衣防御之能与其禁制所在展示之后,便再无人这般说了。

    因此,叫价声也是此起彼伏。

    “三万一千!”

    “三万一千五百!”

    “三万二!”

    “三万三千……”

    竞价一起,气氛自然就热烈起来。

    最后两件法衣一件以四万二千两成交,另一件以四万三千两成交。

    于法衣而言,这着实称得上是高价了。

    随即,另外几样法器都纷纷拍出,多在五六万间,最后进行拍卖的,自然就是那套袖箭,单单只是底价,已然达到七万!寻常身家的弟子,还真莫想要买去。

    果不其然,这回竞价之人就只有四五个,但这四五人却都是豪富,争夺起来也是不遗余力,不愿扫了自己的面子。

    “七万五!”

    “八万。”

    “九万!”

    “九万三……”

    价格极快地上了十万,之后还在不停叫价。

    到十三万时,又有两人不再叫了,可余下的三人,还在咬着出价呢,只是这回加价不及先前罢了。

    “十三万三千。”

    “莫要丢人现眼了,十四万。”

    “本公子势在必得,十五万。”

    “十五万三千。”

    “我出十五万五千。”

    “哼!十六万!”

    王敏几个的脸藏在面具下,对这样的报价惊讶极了。

    他们自然知道这袖箭的价值,也人人都想要得到,只是他们也明白若是真用七万拿了袖箭,怕是会占了大便宜——毕竟袖箭有数个禁制分别镌刻,叫他们不好估算——所以哪怕想要,也没人会去动手。

    现下他们才发觉,还是低估了袖箭的价值。

    到最后,袖箭用了足足十九万两,方才被一名豪富的弟子取走!

    于是……

    在半月后,叶殊再见到晏长澜时,就从他手里接过来一包袱的……银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