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阵盘
    听叶殊这话, 罗子尧不由一愣。

    替他做事?

    罗子尧虽一直觉着叶殊深不可测, 但毕竟也知晓叶殊如今不过是个散修,而晏长澜方为白霄宗内门亲传弟子。叶殊倏然这般问他, 他便有些犹豫不定——若是旁人, 他恐怕只会嗤笑, 可也正因为是叶殊,叫他就犹豫起来。

    叶殊也无意此时便得他答复,只说道:“你可回去考虑几日,到时长澜自会去问你。”

    罗子尧听得更有些讶异, 不由得就看向晏长澜,却见晏长澜自然点头应允,仿佛天经地义,心里又多出了一些想法。

    付宣亦也瞧出一点来。

    用过饭, 罗子尧与付宣到底还要苦修, 就同两人告辞。

    待他们离开之后, 叶殊带着晏长澜, 去其他的杂货铺买了不少炼器材料与各类药材。

    回到叶殊的院子里,叶殊调了一大桶药液, 让晏长澜进去泡:“晏兄, 半个时辰之内, 便是疼痛无比,亦不可出来。”

    晏长澜看了叶殊一眼, 欲言又止。

    叶殊不解:“怎么?”

    晏长澜开口:“叶兄, 你为何又唤我……”他微微迟疑, 说道,“日后叶兄直唤我‘长澜’即可。”

    叶殊想起来,他这般称呼,原是因面对罗子尧、付宣二人时,与晏长澜更为亲近,不自觉为之,既然晏长澜如此说,就此改口亦无妨。

    他就点一点头:“也好。”他略思忖,再道,“曾有长辈因我体弱多思,忧我寿元不长,故盼我笨拙些,称我‘阿拙’,长澜也可如此唤我。”

    阿拙、阿拙。

    晏长澜在心中默念两遍,只觉得同叶殊更亲近了几分,心中无限欢喜。

    此时他已将衣衫褪尽,跳进浴桶之内,但因着这欢喜之意,那突然袭来的疼痛,竟好似也不再那般疼痛一样。

    叶殊见晏长澜已泡好了,就出了屋子,在院中将一些铁块丢入了火炉之中,鼓动风箱,快速地打出了大约十块圆盘般的物事。这些圆盘大小一样,都是光秃秃的铁片,十分光洁锃亮。

    随后他再用兽皮、铁棍做出了大约有数十面小旗子,也是一片空白。

    做完这些后,叶殊以每一个圆盘、四面小旗子为一套,开始往上面绘制纹路,若是有人来看,便能发觉它们正是禁制的一种,但这纹路与绘制在法器上的有所不同,每一面小旗子上的禁制都只是一部分,而禁制的主体正在那圆盘之上。

    待绘制完以后,叶殊将法力注入圆盘,使其上方纹路亮起,与此同时,四面小旗子上的纹路亦是被点亮。他手腕一抖,就将这些小旗子按照某种方位插在圆盘四周,而后这圆盘周围大约三尺左右方圆之内,就好似有一股神秘力量涌现过来,仿佛是隔绝出了这样一块空间般,让内中的气息都不一样了。

    叶殊感知一番,微微点头。

    成了。

    随后,叶殊再取来一套物事,同样在上面绘制出纹路来。

    大约一盏茶时间后,也做成了。

    紧接着,叶殊开始做第三套。

    恰此时,晏长澜已吸收了所有药力,穿好衣裳,走了出来。

    他见叶殊在忙碌,略犹豫,还是不曾直接走过来,而是远远唤了一声:“阿拙。”

    叶殊正在绘制,便道:“你过来。”

    见叶殊未有防备他,晏长澜就走过去,坐下来:“阿拙,你在炼制法器?”

    叶殊回答:“是阵盘。”

    晏长澜想了想:“我只听闻有筑基真人能布置神妙阵法,却不曾听过阵盘一说。”

    叶殊道:“古有炼阵之人,于天地之间绘制禁制,压榨天地伟力,形成绝强阵法,移山倒海,无所不能,玄妙至极。不过若是寻常阵法师,若要快速布阵,多需要一块阵盘为阵眼,一旦使出,阵法转瞬便成。只不过,最寻常的迷阵容易布置,越是复杂的阵法,所需材料越是繁复,炼制起来也越是困难了。”

    晏长澜就问:“阿拙你炼制这阵盘,是个什么阵?”

    叶殊先不解答,只将一面阵盘一丢,再插上几面小旗子,方才说道:“你去里面打坐修行片刻,便能得知。”

    晏长澜依言照做,就在阵中盘膝修行,才不过须臾时间,他已讶然睁眼:“此处的天地灵炁,竟然比外面多了一成?”

    叶殊颔首:“此为小聚灵阵。”

    晏长澜重复:“小……聚灵阵?”

    叶殊道:“不错,若是那真正的聚灵阵,至少能将天地灵炁增加一倍,以我如今境界无法炼制。如今我所做这小聚灵阵,也分不同品质,可分别增加一成天地灵炁、三成天地灵炁、五成天地灵炁、八成天地灵炁。前三种也还罢了,八成天地灵炁的那一种,只你我能用,还是莫要卖与他人为好。”

    晏长澜很是理解,由衷说道:“阿拙精通诸般技艺,真叫人自惭形秽。”

    叶殊则说:“谈不上精通,略知一二罢了。”

    接下来,叶殊就在晏长澜的注目下,再弄出了几套阵盘。

    晏长澜瞧得清楚,不同阵盘的小旗子上,绘制的纹路有些差别,有的多出几笔,有的缺少几笔,或许便是让天地灵炁增加数目不同的缘由之一。

    待叶殊做出了八套阵盘后,做最后两套时,他的手指虚空快速画出一个奇异的字形,这字形由法力构成,在形成的刹那就进入到他面前的那块阵盘中去,而那阵盘上面有一层灰色光芒闪过,虽说极快收敛,但给人的感觉,却似乎比另外几套更神秘些。而后,叶殊对最后一块阵盘如法炮制,递给了晏长澜。

    晏长澜此时以学会了如何布置这小聚灵阵,极快做成之后,他走进去感知一番,就发觉其中天地灵炁近乎外面的一倍,果然是最顶尖的小聚灵阵!但他也能想象,若是这种小聚灵阵被人发觉,怕是会引起不少修士的疯狂!

    他想起先前叶殊同罗子尧说过的话,不由问道:“阿拙,你可是想要让罗兄来售卖这小聚灵阵阵盘?”

    叶殊微微点头。

    晏长澜皱起眉:“以罗兄的实力,恐怕还承担不起此事来。”

    这话倒是不假。

    若是在凡人地界,罗子尧和付宣两家合起来力量不小,卖出一些珍贵之物也引不起多少觊觎来。可此处乃是修真地界,他们两个的身份无用……只凭他们自身手段的话,怕是很容易被追踪、逼问。

    叶殊道:“阵盘利润最高,罗子尧要想迅速将那打通灵窍的药钱凑齐,也只能想方设法,将这阵盘卖出了。”

    晏长澜思索片刻:“虽说罗兄与付兄品行可信,但……亦不能确保他们被人威逼时,不将阿拙你透露出来。”

    小聚灵阵着实好用,乃是缩短修士修行年月的捷径,比之那些灵符、法器来,价值还要更高一些。哪怕只提高一成,天长日久积累下来,也很不俗了。

    叶殊听晏长澜提醒,略思忖,赞同道:“长澜所言甚是。”

    他到底是出身灵域,尽管已十分注意,还是有些疏漏。于他而言,便是提升一倍的聚灵阵也只是次中之次,更何况还不足一倍的小聚灵阵?他极力低估这地界,想着提升八成的小聚灵阵或者要引起一些追逐,却未想到在这地界,一成三成五成那几样,也足够掀起血雨腥风。

    晏长澜见他如此,不由问道:“那这阵盘?”

    叶殊说道:“区区一个小聚灵阵,算不得什么,既然私底下卖不成了,不如与庞兴做个交易,让他去卖。只看庞氏能否有那样的本事,将这小聚灵阵的制法吃下。”

    晏长澜又问:“那罗兄如何安置?”

    叶殊道:“若是要同庞氏交易,叫他来为我跑腿罢,我看那付宣很是精明,若是罗子尧愿意为我做事,付宣必不会放他一人。”

    晏长澜点头:“如此也好。”

    说定以后,叶殊给了一套八成提升的阵盘让晏长澜带走,晏长澜虽有不舍,也知道若是在此久留,必定会给叶殊惹来麻烦,就不再逗留,很快离去。

    叶殊服用混沌水,再来打坐不提。

    ·

    三日后,晏长澜去找了罗子尧。

    那位胡师兄这些天待罗子尧殷勤许多,尤其发觉晏长澜这一日又来寻罗子尧,越发在心中去掉了对罗子尧的坏心思,规矩起来。

    罗子尧见到晏长澜,已知他的来意,就直接询问:“晏兄,你可知叶兄要我做事,是有何事要做?”

    晏长澜说道:“约莫有些危险,也有些繁琐,你若应了自然是好,若是不应也无妨。”

    罗子尧听晏长澜这样说,看向付宣,难以决定。

    付宣则问道:“不知付某可否一起?”

    晏长澜点头:“自然。”

    罗子尧心里一定,付宣也放心不少。

    随即,两人就说道:“我二人愿意为叶兄做事,晏兄,不知叶兄有什么吩咐?”

    晏长澜说道:“你二人先搜集一些典籍,将修真界诸事详尽说明,各类资源价值标定,待此事做完,阿……叶兄有一桩生意,要你二人去谈。”

    罗子尧和付宣心里好奇,但到底还是没有多言。

    在外门也有专门的藏书之地,关于修真界诸事、资源价值等等,只要他们足够仔细,自可以迅速规整出来。

    才短短两日过去,二人就写出了厚厚一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