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寿礼
    晏长澜将两人呈上的册子看过,再谨慎与同门核对一遍, 方才拿去给叶殊瞧。一 看书·1要n书s·

    叶殊得了这册子, 仔仔细细翻阅一回,便对如今这片修真地界更了解了些, 同时,他有自省。原先他到底于细处有些自大了,如果不是一直有所隐藏,恐怕早已显得格格不入。如今他看了这册子,行事上自然更有把握。

    此间之贫瘠, 比他所想更甚。

    晏长澜说道:“罗子尧与付宣二人皆愿效力,我叫他们做出这册子来,也是尽心尽力,将从前的架子都放下了。”

    叶殊微微点头:“能放得下身段,正是再好不过。”

    晏长澜对那两个的态度也颇是满意,毕竟那两人曾经与他们相识,如今能认清自身,不以从前身份为念,更不容易。

    叶殊便道:“既如此, 就将那些阵盘交予两人, 叫他们去售卖罢。”他略思忖,“就假托为他们祖上所传。”

    晏长澜了然:“也好, 总不可叫人知道那法器、灵符与阵盘乃是出自一人之手。”

    叶殊目光一缓:“有劳长澜了。”

    晏长澜笑道:“能为阿拙出几分力, 正是我心中所愿。”

    叶殊听得, 心中有几分暖意。

    他要修行, 花费极大,故而将一些杂学施展出来。如今在这一片地界,若是能安稳自然更好,若是实在安稳不得,被人察觉,他自会将晏长澜带走。

    居然已来到修真界,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

    晏长澜不知叶殊心中所想,他在这里坐了片刻后,就将八块可售的阵盘带走。

    他与罗子尧、付宣约定了时间,就在傍晚时分,于野外一片山脉中相见。

    ·

    白霄宗附近的山脉很多,大多数都是被清理过的,但因为野兽繁衍容易,没几年也就成群结队了。不过,妖兽的数目倒是不多。

    晏长澜来到约定之处,乃是一座十余丈高的矮山,上面的林木繁茂,藤蔓的掩映间,就有个普通的山洞,里面带着淡淡的腥气,可见曾经居住过野兽。

    罗子尧和付宣已经到了。

    且说两人在外门不必再多做其他任务之后,所有时间几乎都拿来修行了。壹看书  ·1看ns看·付宣因着天生有灵窍,因此如今一番努力,与天地灵炁更亲近了,似乎只剩下一层薄膜,不知什么时候轻轻一戳,就能顺利引气入体。罗子尧也仍在苦修,尽管他现下不能吸收天地灵炁,但若是能多多感知,待到灵窍打开后,引气入体也能更容易几分,他自不会放弃。

    为能更进一步,他们现下都在盘膝打坐,以至于晏长澜到来之时,他们也因太过沉溺,而未能及时招呼。

    晏长澜心中一动,干脆在两人面前布置了一个阵盘。

    这阵盘能提升三成天地灵炁,正好趁此机会,让他们感受一番。

    果然,在晏长澜将阵盘布置好后,不出一盏茶时间,付宣与罗子尧就隐约觉得周遭给他们的感觉很是不同,登时睁开眼。

    下一刻,他们就见到静静立在一旁的晏长澜,与他们附近的一面圆盘,几面小旗子。

    付宣愣了愣,不由问道:“这是……”

    罗子尧亦忍不住开口:“晏兄,这是什么?”

    晏长澜说道:“这阵盘乃是小聚灵阵,一旦布置下去,方圆五丈之内,天地灵炁可增加三成之多。你二人有所体会,以为如何?能卖出价否?”

    罗子尧立刻说道:“自然能卖出价!若是我有足够的银钱,倾家荡产也要买来一套!”

    付宣喉头微动:“这……是否便是叶兄叫我二人要谈的生意?”

    晏长澜赞道:“不错,正是如此。”他慢慢说道,“小聚灵阵很是不凡,乃是叶兄意外所得,恰好叶兄对于阵法之道有几分了解,几经研究后弄出这样几块阵盘,便有意拿去换一些钱财。但叶兄毕竟乃是散修,若是亲自出面,一旦被人盯上,恐怕难以周旋……以叶兄之意,是由你二人寻人将它们卖了,假借祖上所传。因你二人为此或会遇上危难之处,他可将售卖此物所得银钱,分与你等一人半成。”

    听晏长澜这样说,罗子尧与付宣都沉默下来。

    两人的心念数变,一时间颇为犹豫。

    依他们估算,这样的阵盘若要卖出,一面只怕能得数十万两银钱,莫看分给他们的只有半成,可若是卖出一面也能有数万两银了。全都卖出去后,不仅能买下第一等的开灵之药,他们两个还能剩下大把银钱用来修炼。

    然而两人毕竟没有根基,一旦这阵盘被人觊觎,他们的遭遇也……不过他们也很明白,若是这售出阵盘并无危险,何苦还要分给他们这些银钱?随便拿出去卖一卖,就不缺买主了。找他们两个出力,多少也有照拂他们的意思。

    思索半晌后,罗子尧骤然说道:“我来卖,但付小二只数一数银钱就好。”

    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开灵之药,他要买自己所需的药,不愿拖付宣下水。

    付宣却是拍了他一记:“你与我分什么彼此?好容易都有灵根,正好在这修真界互相扶持,如今还未必遇上麻烦,你先将我排斥出去,日后若真遇上危难了,难道还要各走各的?”

    罗子尧深深呼吸,吐口气道:“是我太生分了。付小二,你说得对,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晏长澜笑了笑:“你们两个也不必太过担忧,叶兄有言,他会将小聚灵阵的制法书写下来,若是有人威逼,你们就将这制法交易出去,想来多想想法子,也能保命。”

    付宣一听,果然松了口气。

    罗子尧也轻松了些:“这制法太过珍贵,叶兄若要售出,还是吃亏了。”

    晏长澜道:“吃亏总比送命强,叶兄既然托给你们,自然不愿你们因此出事。我等如今境界低微,怀璧其罪,一切以保命为上。”

    付宣和罗子尧心里当然也是有些感激。

    同时他们对叶殊也更尊敬几分……且不言他还能惦记相助他们、让他们保命,只说他能放手如此珍贵的小聚灵阵,就足以证明他的心胸宽大、见识不凡了。

    之后,晏长澜将八套小聚灵阵交给两人:“能增强一成的小聚灵阵四套,能增强三成的小聚灵阵两套,能增强五成的小聚灵阵两套。至于定价,你们两个可自行斟酌,莫要太吃亏便可。售卖之前,切记遮掩面容,切记不可暴露叶兄。”

    罗子尧与付宣当然是连声答应。

    他们小心将几套阵盘收好了,就先行离开。

    晏长澜等他们离开了一段时间后,也才走出这山。

    ·

    大约十余日后,晏长澜本来正在打坐,忽然有人叩门,他才睁开眼,将自己布下的小聚灵阵收了起来。

    门口,是他一名师弟,肖鸣。

    晏长澜平日里最熟悉的几个同门乃是王敏、龚建章与卫奕三人,对于这肖鸣只是见过几面,还是在轮到他轮值服侍时。今日并非是肖鸣轮值,却不知他来此处所为何事?

    肖鸣进门后,先行礼道:“师弟肖鸣,见过大师兄。”

    晏长澜看向他:“肖师弟有何事?”

    肖鸣恭声说道:“愚弟此番前来,是有一事相询。”

    晏长澜道:“直说无妨。”

    肖鸣便道:“再有三日便是师尊生辰,今年大师兄初拜师,不知可有安排?”

    晏长澜微怔,旋即说道:“多谢肖师弟提醒了,不知往年师尊寿辰时有什么章程?”

    肖鸣道:“往年师尊寿辰时,我等记名弟子准备一桌寿宴奉予师尊,再分别献上寿礼,以表对师尊敬重之意。”

    晏长澜颔首:“原来如此,那今年亦可同样施为。”

    肖鸣先答应一声,而后略迟疑后,说道:“关于寿礼……愚弟倒有些许想法。”

    晏长澜道:“肖师弟请说。”

    肖鸣就说道:“早年我等皆为记名弟子,各自送礼虽尽了心意,但恐怕所送之物于师尊并无多少用处。今年有大师兄带领我等,不若筹集一些银两,合起来为师尊置办一样可用之物,也好叫师尊感受一番我等的孝心,不知大师兄意下如何?”

    晏长澜自无异议:“可。”

    肖鸣见晏长澜并不对他提出建议有什么不快,就继续说道:“这几日,坊市内庞氏分行中出了一样极珍贵的聚灵阵盘,听闻若能以此布置阵法,能增其中天地灵炁,若是送予师尊,几乎有续命之能……”

    晏长澜闻言,不由顿了顿。

    他虽不曾同罗子尧、付宣提起与庞氏商行谈生意之事,但他们果然还是找了那庞大少。不过两人昨日还送了信来,言明阵盘将要拿去拍卖,看来庞大少与两人乃是谈拢了合作,而并未因此强行占据。如今庞氏这般造势,想必也是为叫更多人知晓拍卖会,也好多聚些人过来竞价,多赚取一些银钱。

    接下来,肖鸣就提起了这聚灵阵盘是在拍卖会上竞价,他们几个同门要多拢一些银钱过来,才有一战之力,而他肖鸣愿意出银十万两云云。

    晏长澜点头道:“既有如此神物,为师尊做寿自然很好。你既然出银十万,我便比你再多出五万,其余欠缺的,就由其他师弟师妹补齐罢。”

    肖鸣见晏长澜如此说,心中有数,就主动请缨,去与其他同门说起了。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