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肖家肖鸣
    一旁的管事见状, 低声问道:“大少, 属下这就派人前去逼问那个传信之人……”

    庞兴摆摆手:“有什么可问?那人想来不过是从外头随意拉来的人, 给点小钱就能差遣过来送东西了, 问他并无用处。”

    管事还很不甘心:“但那可是千万两白银……这、这对于我庞氏而言,也非小数目啊!”

    庞兴一笑:“那两人能见好就收, 可见心性果断, 在与我交易前,想必早已做好了准备, 必不会叫我查到端倪。我原想着待此事之后,只要多留意几分,未必不能找到破绽,但如今看来,我还是小觑了天下人。”

    那样一大笔银两,庞兴怎么会毫不在意?他是想要在后续交易之中将对方根底找到,瞧一瞧对方的身份是否当真如他们所言那般简单, 再来决意后续如何去做。现下可好, 压根不必他多思, 对方已是壮士断腕,不给他分毫追踪的机会。

    这便是说,他庞兴先前对对方再如何客气热情, 也并未打消对方的警惕,反而是对方防备极深, 不肯有一丝暴露的危险。

    既如此, 庞兴也没了再去追寻的心思, 左右这制法已然到了手里,对方若不想被黑吃黑,必然不会再卖于其他家了,这样一来,聚灵阵盘在他庞氏就是独一份儿,待他立即回去献给家族,让家里养着的炼器师、阵法师快将这聚灵阵盘制出,又能卖出大笔的银钱。到那时,区区千万也只是些微投入,算不得什么了。

    ·

    另一头,晏长澜将一包袱近千万两白银交给了叶殊,与此同时,他把这些银两的来历也都说了一遍。

    叶殊收了银票,仔细听晏长澜说完,才道:“那一场拍卖会,我亦去了。”

    晏长澜一怔:“阿拙也去了?”

    叶殊点头:“我买下了一等的开灵之药,你拿去给罗子尧,便说他二人此番事办得不错,算是我一点奖励。”

    晏长澜将开灵之药接过来,笑道:“罗兄若知道了,必然十分欢喜,他原本还担忧他二人放弃那余下五百万银两,要受你惩治。”

    叶殊微勾嘴角:“若他二人真去将这五百万余钱收了,才是愚蠢。”

    晏长澜不过是说笑,闻言也就不再在这话头上打转了:“阿拙,你之后可还有罗兄、付兄的用处?”

    叶殊道:“只一锤子买卖能用上他们,此后修炼银两暂且足够,叫他们也安心罢。”

    晏长澜明了,这便是暂且不会再用的意思,不过如今他们也的确出了许多风头,银两攒足了,当真不必再多做那容易引人注目之事。

    叶殊稍作思忖:“除此以外,灵符再卖上两月,也不必继续,而法器……我自然还会炼制一些,却是不必售出。”

    他言下之意,晏长澜也很清楚:“我知了。”

    两人说定了,也就没有多谈。

    晏长澜离去后,先去约见了罗子尧、付宣二人,并将叶殊所给的开灵之药交给他们:“叶兄叫你二人用那些银票安心修行,不可辜负资质。”

    罗子尧与付宣心中感激,都是说道:“日后若是叶兄有何差遣,万死不辞。”

    晏长澜不由笑道:“那却不必了。”

    罗子尧和付宣如今都安心不少。

    他们初来乍到时,银钱不足又无背景,如今能借晏长澜名号在外门不受欺压,又托叶殊之福冒险弄到了颇长一段时日都能安稳修行,可说比起许多人来,运道好了太多。

    这一次晏长澜先行离去,付宣则是忍不住说道:“子尧,你当初也算遇到贵人了。”

    罗子尧对此颇为自满:“所以做人不可太张扬,要有识人之明啊。”

    付宣见他得意洋洋,略有无语:“成了,你我如今引气都未能成,你这便服用开灵之药,将灵窍打开后,也好回去一同苦修。”

    罗子尧对这倒不含糊,立马盘膝下来:“这是自然,总不能辜负了晏兄和叶兄的一番好意……”

    ·

    拍卖会结束不几日,正是师尊孙吴辛寿辰。

    以晏长澜为首,一众弟子齐齐为孙吴辛献上寿礼,正是那一套能增强一成的小聚灵阵。

    孙吴辛不曾想到这一群弟子竟会给他送来此物,自然是十分欣喜,竟直接将七个记名弟子都抬举了,成为他的亲传弟子——只是仍旧以晏长澜为大师兄罢了。

    这些记名弟子可没想到有如此好事,自然也都满心喜悦,同时,对孙吴辛与晏长澜也都越发恭敬起来。

    从那以后,众多弟子所能得到的资源更为丰富,却依旧任由晏长澜驱使。

    其中提出寿礼一事的肖鸣,在众多同门之中也极有面子,而后他越发向晏长澜靠拢,经由晏长澜几度观察后,待他也更倚重几分。

    接下来,肖鸣便得知了王敏几人替晏长澜售卖灵符之事,加入其中。

    而有了肖鸣的加入,几人对于灵符贩卖更是得心应手,甚至不仅在白霄宗内消耗,而可以拿出更多的符,不着痕迹地卖到更远之处,得到的银钱,也更多了……

    之后的日子,大致恢复了平静。

    不知不觉间,两个月过去。

    晏长澜安心修行,他时不时就可以购买凝露丹辅助,又经常去叶殊那里浸泡混沌水药液增强体质、去除杂质,还有小聚灵阵相助,就让他修行进境极快,才这些时间过去,他已顺利突破到炼气二层,且连法力都凝聚了有三缕之多!

    叶殊那边也不遑多让,虽然在炼气二层时凝聚法力更困难些,也因灵根不及晏长澜变异双灵根而比他略慢,但他每日吞服混沌水,也购买了大量凝露丹修行,让他进境也是很快,如今炼气第二层法力凝聚了十缕,只差一线,就能突破到炼气三层!

    除此以外,晏长澜的风雷剑法也练得不错。

    这门剑法总有三式,每一式都颇为难练,早先晏长澜只窥出些皮毛,但如今他苦修之后,已经将前两式练成,而第三式也摸到了一些门道。

    于他自己而言,除却叶殊给他的不少防身之物外,他自己本身也算是有了一门攻杀手段。

    石室里。

    晏长澜盘膝坐在蒲团上,肖鸣、王敏、龚建章与卫奕几人立在前方,都在听他吩咐。

    “制符之人存货已清,自今日起,不再卖符了。”说话间,晏长澜观察几人神情,见他们只是有些讶异,不曾露出什么不满之色,暗有满意。

    王敏几人虽说有些失望,可他们也知晓灵符制作不易,能卖这许多时间,他们已是赚取了许多银两,占足便宜了。此后即便不再去卖,他们也无不快。

    晏长澜将此事告知后,就让王敏几个先下去,只留下肖鸣一人。

    王敏三人知道肖鸣才是记名弟子之中最有门路的一个,对于大师兄留他倒不奇怪,都纷纷推门而出,又小心将门掩上。

    晏长澜看向肖鸣:“那些丹药可弄来了?”

    肖鸣小心从衣襟里莫出个巴掌大的小袋子,说道:“弄到了,请大师兄放心。”

    原来这一片地界虽说方圆千里之内只有一些大小宗门、一个坊市,再并上一些旁边的农镇村庄,但是在更远之处,却有很多凡人聚集,形成城池。

    那些城池之中有不少家族势力,其中也不乏筑基真人,但真正强大的自然还是宗门,故而一些家族子弟也往往会分别进入不同宗门修行,甚至有些家族根本就依附于宗门,或者与宗门有合作关系等等。

    肖鸣所在肖家便是稍远的一处城池白石城肖家的嫡系子弟,自幼便查出乃是三灵根,这般资质在家中注定得不到太多培养,也就送到了白霄宗。因着他颇有些家世,刚到宗门便入内门,并被当时已有几个记名弟子的孙吴辛收下,而肖家有不少产业,名下更有能走更远的商队,因此可以弄到大量资源。

    晏长澜在得了肖鸣靠近之后,自然就渐渐知道了他的家世,同时也动了些心思。

    在坊市里时,若是花费大价钱常年购买资源,免不了要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可若是通过肖鸣去弄资源,就要方便许多——尤其肖鸣口风紧,宗门人多,他找借口也容易许多。

    因此晏长澜与叶殊商议之后,就用大量银票叫肖鸣去弄资源过来,尤其是一些在宗门里很难换取的丹药,都能让肖鸣去想法子谋过来。

    譬如现下,晏长澜依照叶殊之言,要大量凝露丹、一些长春丹、一些避毒丹,肖鸣十分尽力,果不其然就都弄到了手,如今放在了储物袋里拿来。

    不错,那灰扑扑巴掌大、如同锦囊般的口袋,正是储物袋。

    晏长澜瞧过,这储物袋中约莫有三尺见方,若说放上太多东西自然不成,可若是放入一些丹药,则是容易。

    肖鸣很快取出了有十个瓶子,其中凝露丹有八瓶,每一瓶都有十粒,长春丹与避毒丹各两瓶,也一样一瓶十粒。

    晏长澜接过丹药,又问:“铁精之事,你打听得如何?”

    肖鸣立时说道:“此番我肖家倒是听闻了有一处新开的铁矿,若是要购买铁精,前往那处去买最是便利。”

    晏长澜听得,有些心动。

    不若……便邀阿拙同行?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