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百万金
    叶殊叫几人先在外头候着, 只让晏长澜与他一同去房中。

    肖家三人知道他这是要将法器自储物袋中取出来, 心中不由猜测那储物袋内中有多大乾坤,能装下两百余件法器, 但转念想到叶殊身后那名炼器师,便觉得这也平常——炼器师的弟子, 自当能得到更好的储物袋。

    再说叶殊,在这客房里与晏长澜一起收拾出来一块空地, 桌椅之类,都搬到一旁, 而后他念头一动,地面上就已出现了两百多下品法器。

    晏长澜立时过去相助,将这些法器分门别类, 或放在床上榻上, 或放在桌上凳上。

    好在两人一起动手, 拾掇得快。

    大约只用了盏茶工夫,晏长澜就扬声道:“诸位请进罢!”

    晏长澜的话音一落, 那些肖家之人便迫不及待推门而入。

    进门刹那,几人目光所及之处俱是法器,瞳孔蓦地收缩, 心中惊诧极了!

    刀枪剑戟,衣珮钗环……各种常见的不常见的各自放好,琳琅满目, 叫人眼花缭乱!

    肖振刚不由庆幸, 自己先前并未打什么歪主意, 而是只一念闪过便决意交好。

    若这些各类下品法器当真都是那位炼器师打造,其本身的实力……当真非凡!

    叶殊静立一旁,做出一副不善于与人交往的模样。

    晏长澜就上前一步,首先说道:“三位可各挑一件擅长的法器试一试,瞧瞧那威能如何。”

    肖家几人回过神来,自无异议。

    肖鸣一眼瞧中一支竹萧,且竹萧为竹子所制,以此物来尝试,更可看出那炼器师的本事。

    肖振刚和肖振远虽也很想立即挑一件,但他们到底是长辈,若是行为太急促,岂非吃相难看?因此由小辈着急先试更好。而肖鸣挑选一支竹萧,也叫他们暗暗点头。

    肖鸣就将竹萧凑到唇边,注入法力,吹了一口。

    只听那竹萧“呜”得一响,霎时间,从竹萧的另一端就出现了一个气团,直接打在了前方的石桌上,砸出了一个足有人头那么大的石洞!石桌虽说还未完全碎裂,却能瞧出在那洞口的边缘有些许灼热痕迹,足见那气团不仅攻击极强,还带有高温!

    这般的下品法器,当真厉害!

    肖振刚与肖振远也极满意。

    肖鸣更是将竹萧翻转,将其内侧一处指给伯父与父亲观看。

    两位年长者便过来看了看,果然见到那里有一块微微凸起之处,其中比划玄妙,他们虽不识得,但的确是一种禁制!

    肖鸣才低声对两人提起那些法器据说都有禁制之事。

    肖振刚听闻,眼中的光芒越发明亮。

    竟都有禁制……

    炼器师之所以难以更进一步,其中最为要紧的实则便在那禁制之上。寻常炼器师炼制一件法器后,一旦刻上禁制,威力便大有增加,可流传下来的禁制十分稀少,镌刻了禁制地方法器,自也不多。而莫看当修士得了法器之后,能瞧见禁制的图案在何方,但纵然是寻常人瞧清楚了,若不知如何起笔如何描画,也依旧无法将其镌刻,更莫说偷师了。

    当然,多看一些禁制图案,未必完全不能悟出什么来……肖振刚如今得知有许多禁制镌刻在不同法器上,便更是决意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将这些法器全都收入肖家!到时候,让肖家对炼器有些天赋的子弟多多观看这些禁制,不图他从中悟出玄妙,但只要耳濡目染,能增强对炼器一道的悟性,也足矣!

    之后,肖振刚选了一把长剑,肖振远选了一根长棍。

    两人用这两样法器分别尝试,肖振刚只觉那长剑锐利无比,挥舞时好似能将对手的法器都斩断一样,寒气逼人,正是绝世好剑!肖振远也觉长棍出手沉重,待适应之后,竟是能依从自己心意,在挥出的刹那猛然变得更重数倍!如此一来,若是遇上敌人,对手防不胜防之下,便极容易被这一棍砸到稀烂了——也是一条好棍!

    而且两人也都看过,长剑也好长棍也罢,都镌刻了禁制,他们再随意从法器中挑选一二,就能发觉禁制存在。有些法器上禁制相同,也有不同,至少以他们看来,起码就出现了有十余种禁制之多,叫他们目不暇接,心情激动无比。

    晏长澜看他们面色惊喜,也笑道:“诸位觉得这法器如何?”

    肖振刚已决定花大价钱了,自不会在此处故意贬低这些法器的价值,而是赞不绝口:“好!太好了!不论两位小友要价几何,我肖家都愿付出!”

    晏长澜见肖家之人态度诚恳,心中略定,就开口道:“那就请几位依照内心所想为这些法器定个价,说出后阿拙若是满意,便能拿走。”

    他在此处用了点心思——这一来瞧一瞧肖家是否厚道,二来也是他自己觉得“一刀切”叫阿拙太过吃亏了。

    肖家并没有动什么心思,不过因着他们也无意做冤大头,故而先一一试过,再几人商议了后来定价,但几人也担忧自己报价太寻常,叫他们宁可慢慢去卖也不肯都给肖家,因此所给出的价位比起估出的价位,又高出一些。

    肖鸣先道:“这竹萧着实不凡,出价四万二。”

    肖振刚道:“此剑可出四万五。”

    肖振远也道:“此棍亦是四万五。”

    这般报价,也非是说竹萧威力不及长剑与长棍,只是剑棍之类用者多,竹萧之类用者少,所以在价位之上,便有些差别。

    对于这点差别,晏长澜与叶殊都不甚在意。

    晏长澜故意看一眼叶殊。

    叶殊便点一下头。

    晏长澜笑了笑:“肖家厚道,阿拙愿意以这个价卖出。”

    肖家三人一听,也都很是喜悦。

    他们也微微放心,由这价位便可看出,卖者二人并无漫天要价之意,而是公平交易,真是天佑肖家!

    接下来,肖家三人一一看过法器,也一一报出合理且略高的价位,叶殊果然也都同意卖出,叫几人越发欢喜。

    大约花费了有两三个时辰,才算是将这些法器都卖了出去,最后估出的总价位在一千零二十三万两,就被叶殊做主,直接抹去了零头。

    二十三万两也不是小数目,见叶殊这般大方,肖家几人对他也更有好感了。

    随后,肖振刚爽快地要给出银票。

    然而此时叶殊却说道:“这千万银两且都换成金叶子。”

    肖振刚愣了愣,但这并非什么大事,金银之物,肖家不缺,金叶子比起金锭来用着方便,家中所存金银多是金叶子银锭,如今换来,也很方便。

    肖振远亲自跑了一趟,回来时,手里多出了三四个储物袋:“若是叫人抬过来,怕是轻易抬不动,百万两金叶子,都在此处了。”

    这些金叶子拿出来,他们肖家藏金之地也空了大半。

    叶殊将储物袋接过来,作势同自己腰间的储物袋对接。实际上他则是沟通混元珠,直接将肖家储物袋中的金叶子都收进了混元珠内。

    只一瞬,那块略为凹陷的土地上就出现了一堆金灿灿的物事,耀目生花。接下来就是第二个、第三个储物袋,每一个储物袋都塞得满满当当,全都倒进混元珠后,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十分喜人。

    收妥当后,叶殊说道:“不错,正是百万金。”

    肖家几人也露出笑容:“如此,多谢石小友法器了。”

    交易顺利做成,肖家人对叶殊、晏长澜两人更为热情,不过因着到底不同辈分,肖家两个长辈就先行离去,留下肖鸣与两人交往。

    肖鸣同两人说话,很是客气周到,又不惹人憎厌。

    待天色更晚后,肖鸣暂且告辞,去拜见他的母亲。

    晏长澜和叶殊也分别回房休息了。

    次日,叶殊就要问及了铁精之事。

    肖鸣正送早膳过来,闻言就说道:“我先前寻父亲也打探过,那铁矿正在城北百里外的一处荒地。后来有陈家先行发现了铁矿,但一人吃不下,几方争斗后,数个势力联合开矿,至今尚未挖完,足见那乃是一座富矿。如今已有不少修士前去求购铁精,人多了,那里也形成一个小镇,有许多属于不同势力的铺面,就在那处售卖不同品相的铁精。”

    叶殊说道:“若是富矿便再好不过,师尊给了不少银钱,当可多买一些铁精到手。”

    晏长澜也十分赞同。

    肖鸣点点头:“既如此,两位何时要去,愚弟都愿带路。”

    叶殊道:“事不宜迟,用过早膳之后便可出发了,早日买到,也好早日回去同师尊复命。”他微一顿,“总不能叫师尊等急了。”

    肖鸣挽留几回不可得,也就主动出去准备。

    他们这回过去,可以带上肖家的好手同行……

    肖家家主肖振刚很能处事,见叶殊急于要走,就大方送人,只吩咐肖鸣一定要好生招待。

    肖鸣认真答允,带肖家好手护送两人上了马车,直往那铁矿之处行去。

    而肖振刚则是转身回了宅中。

    现下肖家的秘库里,贵重的下品法器甚多,他须得好生思忖一番,要先为哪些肖家族人配上这般出色的下品法器……

    ·

    百里路程于修士而言并不远,若非是为了显出有丰厚身家,几人也不至于非得乘坐马车不可。然而刚到那处,马车却被拦住了。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