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法器悬赏(一更)
    ..,混元修真录[重生]

    晏长澜明白叶殊的意思, 面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他原本的打算是悬赏白银十万两, 若是不成,再把价位往上提就是, 如今他有阿拙愿意拿出一件极好的法器,作为悬赏自然更有吸引力。

    晏长澜早已不同叶殊客气,便笑道:“如此一来,就越发有把握了。”

    叶殊道:“这法器我将其炼制为一枚印章,取重压之力。”

    晏长澜想了一想:“若是做出来,镇压敌人想必极有用处, 必能引人注目。”

    两人说定了,叶殊干脆当着晏长澜的面打造起那件法器来。

    晏长澜一腿曲起,坐在一旁静静地看, 心情很是愉悦。

    说来自打晏长澜的境界达到炼气三层之后, 在内门zhong就算是一号人物,加之他心性宽厚, 待众多师弟师妹十分友爱,使得不少其他峰头的弟子也都对他生出了几分憧憬来, 他在内门也颇有名声,常有人来与他相交。

    不过晏长澜虽对这些弟子都很和气, 内心却更喜爱与叶殊相处,故而时常独自出去历练, 一旦打够了猎物,就待在叶殊的院子里,不肯回去。而因着修士在外历练数日不归实属平常, 晏长澜渐渐也在叶殊这里过夜,果然无人追问。到后来,晏长澜越发时常离宗,也只是被人当作是历练苦修,并不会有所怀疑。

    倒是肖鸣,他知晓晏长澜不时会去同“石道友”交往,可他想着石道友后面的那位技艺高超的炼器师,就十分支持晏长澜与石道友热络——这友人之间的交情,自然是要常常走动方能经营得更为深厚。

    再说此时。

    晏长澜一边看叶殊打造法器,一边从腰间解下个葫芦,凑在嘴边喝了一口。

    葫芦里是一种特制的美酒,喝了并不醉人,反而叫人神智更为清醒,少有急躁。这酒的配方也是叶殊所出,不过在晏长澜的手zhong酿制出来,却仿佛格外多了些滋味一样,如今晏长澜时不时喝上一些,能让他修行时更为清醒——数次历练都凭借这美酒提神而顺利归来,就连叶殊手zhong也得了不少,闲暇时可略品一品。

    晏长澜见叶殊似乎颇为喜爱,平日里对这种美酒的酿制也更上心些,而今在他住的石室下还埋着不少,只等每次藏得多几日,就带过来送给叶殊。

    叶殊见晏长澜喝酒,朝他看了一眼。

    晏长澜不禁一笑,把手里的葫芦丢了过去。

    叶殊接住,也喝了一口,再丢回来。

    晏长澜面上笑容加深,干脆起身走过去:“阿拙,我来帮你打铁。”

    下品法器器胚的打造,并非一定要炼器师亲自动手,晏长澜相助自然是无妨。叶殊也不同他客气,直接让出火炉,由晏长澜来经受那炉zhong之火的烘烤。

    晏长澜才在炉边守了不到半柱香时间,就是汗如雨下,笑着开口:“炉火甚热,阿拙每次在此处皆不出汗,我却是汗流浃背的。”

    叶殊说道:“这火受过我的功法,自然不会烧灼于我,你在炉子前一边打铁一边运行功法,对你炼体有益。”

    晏长澜自然是照办,果不其然,就能感觉到那些热量烤在皮肤上后,因体内灵气运转而恢复些,再烤上来,再恢复些,如此几次后,他的身体就好似更结实了些……

    在将一些铁精熔化后,晏长澜挑出它们放在打铁墩上,就来用力击打。

    大大的铁锤自上而下,很快就把那铁精打成不同的形状,他打铁时胳膊上肌肉鼓起,通身的汗水不多时将衣裳浸湿,但他自身却是精力旺盛,仿佛因着刚才在火炉便的烘烤而有许多内火之气没能发泄,正好如今一下一下,全都打入铁精之zhong!

    叶殊在一旁指点晏长澜。

    晏长澜按照叶殊的心意不断将那些铁精锻造,使其形态一点点变得如同叶殊所言那般。

    两人通力合作,打铁墩上的铁精,也逐步出现了他们想要的雏形……

    这一打就是半日。

    到了傍晚时,器胚终究做成。

    叶殊将器胚接过来,指了指屋子:“你自己进去泡一泡。”

    晏长澜笑着答应一声,就快速进了屋,褪去衣衫,跳进浴桶。

    在外面,叶殊用心在器胚上铭刻禁制,只一时半刻的工夫,他就稳稳当当地刻上了他所知较强的一种重力禁制。

    有这禁制后,一旦在对战时将印章祭出,它虽小巧,但只要砸到了人身上,就能叫对方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禁锢一样,旋即就是一个偌大的血窟窿,从此骨碎身残了。

    到此,大功告成。

    晏长澜泡完了药浴,披了外衫走出来。

    叶殊将印章丢过去:“好了。”

    晏长澜将印章揣进兜里:“阿拙,等我报了仇,我们大吃一顿。”

    叶殊看向他,微微点头:“好。”

    ·

    晏长澜带着印章回去之后,要想悬赏,自然并不是随意放出风声便足够。

    因肖鸣路子多,知晓的事情也多,他就将肖鸣叫了过来。

    这些时日来,晏长澜对肖鸣日渐倚重,对于更早跟随晏长澜的王敏三人来说自是有些不甘心,但他们也知道自己的确比不上肖鸣能做事,后来干脆在跟随晏长澜的同时,听肖鸣的指派做事,反而做事更有成效了。

    眼下肖鸣在前,他们三个在后,都在洗耳恭听。

    不过,此事毕竟涉及家仇,晏长澜并未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而是只说了要悬赏一个曾经与他有些过节的修士,问肖鸣如何才能引得更多人知晓罢了。

    听完后,肖鸣略作沉吟:“不知大师兄对那人知道多少?”

    晏长澜道:“此人姓李,大约是散修,于一年前曾前往凡人地界。”

    肖鸣倒也知道这位大师兄是来自于凡人地界,那么想必那李姓修士就是在凡人地界时遇上了大师兄,至于过节,多半也是因他那时对还是凡人的大师兄做出了什么事……想到这里,他就不再深想了。

    他只消知道,大师兄想要知道这人来历即可。

    肖鸣道:“特征少了些,但也未必寻不到。大师兄要死的还是活的,用什么做悬赏?”

    晏长澜道:“要活的,怎么活着都无妨,留下一条命即可,当然,若是完好无损,还有另外的赠礼。至于悬赏,我此处有一件极好的下品法器,威能如何你可拿去一试,其品质大约只略逊色于我那风雷双剑罢了。”

    肖鸣眼一亮:“若是如此,想来定能让人趋之若鹜!”

    晏长澜肃容道:“这件法器应能承受炼气巅峰修士的法力注入,倘使有修士得到此物,用至炼气巅峰都不必更换法器了。除此以外,我还予你十万两银票。悬赏之zhong你须得说明,若是将人活捉送来,可得这件下品法器再并上十万两银票;若是死的,能得下品法器;若是知道他的踪迹,确保能让我与他正面相对,也可得下品法器。”

    肖鸣正色说道:“愚弟明白,请大师兄放心。”随后他又说道,“这悬赏愚弟将在坊市zhong寻一处匿名张榜,榜上将有我白霄宗三名长老用印证实。除此以外,再将此事由坊市zhong人送到各大小宗门,上各势力任务榜,就有宗门弟子也可接下任务了。”

    晏长澜满意道:“如此甚好,我再予你十万两银票,你拿去请那几位长老吃酒,聊表谢意,若是银钱不够,再来与我说明便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07:05:33

    御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08:33:1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2:29:3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2:29:4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2:29:4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2:2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2:29:56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2:29:59

    一只沙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08:47

    一只沙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09:01

    一只沙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09:10

    一只沙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09:19

    一个人的精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18:53

    月神的耳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4:31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34:54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36:47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37:20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37: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