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新师门(二更)
    .. ,混元修真录[重生]

    在拜见了师尊之后,晏长澜抬起眼, 就见到了旁边的三人。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是相貌敦厚的青年, 他生得虽不算十分英俊,却别有一种稳重的气度, 让人见了以后就觉得可以信任。

    在敦厚青年的身后, 是一个温婉的女子,相貌清秀,和敦厚青年之间似乎有情愫,两人对视时, 都是淡淡的情谊。

    最后面的是个红衣的少女,长相很艳丽, 眸光却很灵动,让她并没有因为这一份艳丽而让人产生什么俗气的感觉,反而觉得她容光逼人。

    让晏长澜诧异的是,这三人的年岁都不大。

    看他们的骨龄,青年和女子大约都在二十多岁, 少女则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他们的灵根如何暂且不得而知,但他们的境界, 则都在炼气四层。

    晏长澜很清楚, 那些分宗的弟子之所以要在炼气五层才送过来,是因为这七霄宗内门就是要炼气五层才有机会进入,所以通常一些分宗的双灵根天才到了七霄宗以后,还要先在外门经过考验, 才看是否能顺利成为内门弟子。

    可是眼前的几个同门,没一个境界达到炼气五层的,他们却是内门的亲传弟子……这自然是让人觉得古怪。

    那名红衣少女性子活泼,已经快声快语地说起来:“新来的小子很奇怪咱们的修为对不对?师尊就是这样的性子,所有亲传弟子都不计较境界,只要瞧中了就收进来,咱们虽说还没到炼气五层,但师尊说收了,自然就收了。倒是前头几个师尊放弃的同门师兄师姐,他们的境界最低也在炼气六层的,你来晚啦,没见着他们,才这样惊讶。”

    晏长澜听得,顿时恍然。

    难怪师尊说来相见切磋,若是境界相差太远,哪里能够切磋?几个同门都是炼气四层,比他只是多了一层,他自然也有一拼之力。

    红衣少女又叽叽喳喳:“咱们几个朱师兄是大师兄,夏师姐是二师姐,我是小师妹,你来了跟咱们比一场,多半就是小师弟啦!”

    晏长澜难得见到这样性情的少女,但见她天性在此不曾受到束缚,便觉得这几个同门多半不难相处,而这位新任的师尊既然肯纵容,想必也并非其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般严肃。

    如此师门,倒是让他多出了几分喜悦之情。

    此间与在白霄宗时很是不同,那时的师尊孙真人一心续命不怎么管他,同门都是记名弟子,对他多为敬重,少有同门情谊,故而他虽也尊敬孙真人,待同门温和,却难以对他们生出亲近之心。

    现下他见着这回的同门……似乎,颇为不同。

    思及此处,晏长澜的面上也带上一抹笑容。

    那位朱师兄温和地说道:“之后切磋,你我点到为止。”

    夏师姐也是带上笑容:“之后请多指教。”

    红衣少女也煞有介事地说道:“多指教!”

    晏长澜朝几人拱手:“自然。”

    见几人打过了招呼,荀浮荀真人便说道:“既然你等已互相认识了,就出去切磋罢。切记,同门切磋,不可痛下狠手。”

    晏长澜对此叮嘱牢记在心,说道:“是,师尊。”

    于是几个同门就一起走出了洞外——这位白霄峰的峰主亦是住在一处景致幽静的山洞之内,除却指点弟子之外,常年闭关苦修。

    洞外的空地不小,几个同门似乎早已习惯了切磋,就往外分散,只留晏长澜一人在三人的包围之中。

    而后,红衣少女问道:“你要与哪个交手?”

    晏长澜说道:“请这位……”

    红衣少女眼一亮:“你要和我切磋?”

    晏长澜道:“正是,请出手。”

    红衣少女就笑了:“我叫阮红衣,之后让你叫我阮师姐!”

    晏长澜并不多言,只双手扶在了剑柄上。

    下一刻,阮红衣皓腕一扬,一条火红色的长鞭已然甩了出来,如同一条灵蛇般,直冲着晏长澜的面门过来。她口中还发出一声清喝:“我打!”

    晏长澜不慌不忙,他左手拔剑,骤然而出,就有一道狂风卷过。

    那长鞭虽是灵活,但在这仿佛连绵不尽的狂风之中,却是根本不能延展身躯,只一下就被刮了回去。

    阮红衣并不服气,她手臂扬起,鞭法接连施展,鞭影也几乎形成了一张网,直将晏长澜给兜在里面,似乎让他不管从哪个缝隙,都无法脱身一样。

    晏长澜仍旧并不慌张,他左手持剑,剑锋极快地在那些鞭影之间戳刺,每每都能戳中鞭影转换的那一丝变化,就让鞭影暂停下来,露出破绽。

    尽管阮红衣不断调整鞭子的角度,可是在晏长澜的澜风剑下,居然始终没能真正困住晏长澜,反而让晏长澜陡然抓住机会,拙雷剑悍然一个横扫,就直将阮红衣扫退了好几步。

    阮红衣柳眉倒竖,但还是不甘不愿地说道:“我输了。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厉害的炼气三层,这境界莫不是唬我的罢?”

    晏长澜一怔,而后摇头:“尚未进境到第四层,阮师妹说笑了。”

    胜负已分,自然他便知道了该如何称呼。

    阮红衣瘪瘪嘴,声音低如蚊蚋:“晏师兄……”

    朱师兄与夏师姐对视一眼,不由好笑。

    晏长澜对阮红衣的实力也是赞赏的。

    莫看他先前击败了阮红衣,但实际上阮红衣的本事不弱,比起他曾经遇到的那些修士来,同境界她要胜出许多。

    如今也是晏长澜自身大有进步,否则要想击败阮红衣,恐怕得用上他的风雷剑法第三式——那一招他使得还不够稳当,且近来他两种力量融合更深几分,控制也更难,一旦使出,就不知会是何等结果了。

    也是因这个缘故,晏长澜对朱师兄与夏师姐说道:“我如今还不是两位的对手,待我日后修为更精进了,再请两位指教。”

    朱师兄和夏师姐也无异议。

    阮红衣不高兴地问:“你不打啦?”

    晏长澜说道:“法力消耗太多,再打也要输了。”

    阮红衣这才露出笑容:“我是输了,你却也讨不了好。”

    晏长澜并不言语反驳。

    阮红衣就越发高兴起来,先前输掉的那点小憋闷,她也就不记挂在心上了。

    如此暂且定下了排名。

    晏长澜与几人又说了几句话,就一同前去禀报师尊荀真人。

    荀真人听了这排名,便对阮红衣说道:“你先入门,却不及长澜,日后可要多加努力才是。须知他虽是变异双灵根,你却也有双灵根、七分纯,不当落下太远才是。”

    阮红衣诺诺答应,不敢冒头了。

    之后晏长澜便知道,原来荀真人座下的亲传弟子皆是双灵根,除却晏长澜是八分纯以外,资质最好的就是阮红衣,两个灵根都是七分纯;朱师兄朱尧一个灵根七分纯,一个灵根六分纯;夏师姐夏玉晴,一个灵根七分纯,一个灵根五分纯。

    也是,既然荀真人乃是峰主,收下的亲传弟子自然不能只是三灵根,纵然灵根颇纯也是不能,否则在与其他峰主斗气时,岂不是输定了?就算之前被弃的那些弟子,也同样是双灵根。

    荀真人也不曾太过责备阮红衣,只交给了晏长澜一块牌子,说道:“这是择法通行令牌,长澜,你拿了去那传功阁,就可以自其中挑选法门修行。只是那里的法门不能带出,你只能在这令牌所允的五个时辰内录下功法带走。你挑选时也要谨慎,这令牌只允你择功法、身法、法术、剑法或其他杂学之中的三门,不可贪多。你且记住,你所选功法不能太过随意,只因日后若是再要前去挑选法门,还要将你之前所选的几个法门都演练一番,至少要颇为圆熟方能再择,否则若是学得太差,是不能再选的。”

    晏长澜自然是连忙答应:“弟子知道了,请师尊放心。”

    接下来,荀真人又指点了另外三个弟子的法术,才让几名弟子退去。

    晏长澜离开以后,就直接去了那传功阁,一番挑拣后,选了两门剑法,一门身法,至于其他的法门,他便视若无睹了。

    选好了法门,晏长澜就回到自己的居处闭关。

    肖鸣和王敏忙着了解这七霄宗内外那错综复杂的形势,也要打探消息,将在此间生存所需理清的脉络顺一顺,只待晏长澜出关后随时问起,能随时解答。

    光是这些杂事,就叫两人忙得脚不沾地,唯独晚间能够修行,而就仅仅只是这晚间,两人的修行也远快于从前。

    两人皆有雄心大志,肖鸣只觉得自己若是在此间站稳脚跟,来日里对肖家自有无尽好处;而王敏则是抚了抚面上的疤痕,露出一抹浅笑——她如今十分庆幸,当初她能够当机立断。

    ·

    晏长澜一闭关就是月余。

    在他闭关时,那些同门也偶尔过来,意欲寻他联络一番同门情谊,但每每过来晏长澜都在闭关,像朱尧、夏玉晴两人只是一面好笑,一面又对这位三师弟的勤勉有些佩服。而那小师妹阮红衣则是不太高兴,只觉得这三师兄真是太闷了,一点也不像年岁比她还小的半大少年。

    待晏长澜出关后,王敏禀报道:“大……”她一顿,在这七霄宗里,可不能口误,就立刻改称道,“公子,你几位同门前来拜访,肖师弟如今正在招待。”

    晏长澜微微点头:“带我过去,不可怠慢。”

    王敏连忙应声,就带着晏长澜来到了客室内。

    在那里,肖鸣早已准备了香茶果品,正规矩地立在一旁陪客呢。

    朱尧、夏玉晴和阮红衣都来了,围坐在圆桌周围的圆凳上,正笑吟吟地朝着晏长澜看来。

    晏长澜立刻招呼:“大师兄,二师姐,小师妹。”

    朱尧等人也连忙与他招呼。

    夏玉晴笑道:“三师弟入门不久,且来了以后便一直闭关,今日好容易出来了,不如我们同门几个一起去山下走走?”

    晏长澜听得,原是要婉拒的,但他倏然想起,分别这些时日,他的挚友阿拙或许已然抵达九台城?他若是不出去,要怎样才能找见他呢?

    这般一想,晏长澜反而对下山有些期待起来,就点点头:“也好,多谢诸位关照。”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