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相处(二更)
    .. ,混元修真录[重生]

    客套之后, 叶殊对几个白霄峰弟子说道:“几位是长澜的同门, 初次见面,先前并无准备, 若几位不嫌弃, 便请各自挑一件法器,算是见面礼。”

    几位白霄峰弟子面面相觑。

    他们自不会嫌弃,可这白拿法器之事,他们却也做不出来。

    阮红衣眼珠一转:“哪能白要叶道友的东西?不过听说这些法器都是叶道友炼制, 若是叶道友不为难,可否给我们几个量身锻造一件法器?材料便由我等自己出了, 何如?”

    她这话刚说完, 夏玉晴已先轻轻拉了拉她, 微带斥责:“四师妹, 不可如此。”

    阮红衣语毕, 自己也觉得好像是有点不太妥当, 咬了咬唇准备收回这话……也是, 一名炼药师自己炼制法器比专为人量身炼制法器要容易得多, 她先前怎么就想着自己出材料就不算太占便宜呢?

    叶殊却已答应下来:“可。”

    朱尧等人怔了怔,没想到他还当真答应, 一时间,都不禁看向晏长澜。

    晏长澜知晓这是叶殊在同门面前为他长脸面, 心里一暖,就说道:“阿拙既然愿意炼制,诸位同门也不必客气了。阿拙长于炼器, 答应下来就是有些把握的。”

    朱尧几人这才释然。

    夏玉晴道:“纵然最后事情不成,我等也绝不会迁怒叶道友。”

    阮红衣先前说错话,现在也不敢多说话了,只是连连点头。

    葛元烽则是说道:“咱们这回可都是跟着三师兄占了便宜!”

    晏长澜摇摇头:“莫胡说。”

    不过叶殊已同意了炼制,朱尧等人瞧见这店铺里的法器后,也颇为相信叶殊的本事,故而心里都很欢喜。叶殊招待他们喝了一轮茶后,朱尧几个就要告辞了。

    晏长澜说道:“大师兄,二师姐,两位师弟师妹,我与阿拙许久不见,今日便不回去了。”

    朱尧看一眼叶殊,发觉他并未露出丝毫异议,也就答应道:“若是师尊召见,我会替你同师尊说一声。只是你在宗外亦不可荒废修行,你可知道?”

    晏长澜自然说道:“我知,必不会荒废。”

    叮嘱的也说完了,白霄峰的诸多同门就离开了这店铺,他们约定了回去准备材料,三日后就同来与叶殊说明自己所需法器为何。叶殊再度答应下来。

    等他们都离开后,晏长澜看向叶殊的神情越发温和。

    叶殊说道:“你同我回去罢,也认一认住处。”

    晏长澜自无意见,笑道:“我也想瞧一瞧如今阿拙住在何处。”

    很快,叶殊带着晏长澜回到了新租下的院子里。

    晏长澜只瞧着外面,便知道这座院子虽说还是颇为隐蔽,内中却必然比曾经他们住过的那处要大上许多。

    叶殊打开院门,同晏长澜说道:“此处房屋虽不少,但大多都被我置成了各类杂学所需之处,你日后到我这里来,便也与从前一般,和我同住主屋罢。”

    晏长澜不知为何心里一跳,陡然间仿佛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可很快这感觉就消失了,同时他口中却欢喜说道:“日后阿拙若不厌烦,我必时常过来打扰。”

    叶殊说道:“你随时自来就是。”

    晏长澜微微一笑,心满意足。

    随即叶殊先带着晏长澜一一看过那炼器房、炼丹房等处,待晏长澜都看过后,他一面把一块小巧的阵盘递过去,一面用手指点了点立在院子边缘的几个仆役,说道:“这些是我买下的仆从,境界都在炼气六层了。”

    晏长澜接过阵盘,看向仆役们。

    这些仆役瞧着都颇为结实,对待其主人叶殊也很恭敬,瞧着并不像是那等头有反骨之辈,就算其中有一二人瞧着心思玲珑,但也识时务……阿拙的眼光,果然不会出错。

    叶殊已又同仆役说道:“此人便是长澜,你等须得记住。”

    众位仆役闻言,自然也认真将晏长澜如今更成熟些的面貌记下来:“是,公子。”

    吩咐了之后,叶殊摆手让那些仆役自行忙碌。

    晏长澜则观看手里这阵盘:“阿拙,似乎与从前的有所不同。”

    叶殊说道:“聚灵阵,可增两倍天地灵炁。”

    晏长澜一愣,旋即笑了:“阿拙果然厉害。”

    叶殊微微摇头:“还有许多不足。”

    随后,两人都仔细看向对方。

    分别这些时日,彼此的修为也大有长进,不过因着晏长澜先行来到了七霄宗,宗门内天地灵炁十分浓郁,因此他现下凝聚的法力也已追上了叶殊,两人都是炼气三层,八缕法力。

    叶殊一叹:“怕是再过些时日,你便要超过我了。”

    晏长澜道:“不过是因着阿拙为杂学分心罢了,若是与我一般终日里积蓄法力,阿拙必然比我凝聚的法力更多。”说到此,他神情诚恳,“日后纵然我当真……阿拙也要继续指点我才好。”

    叶殊目光一缓:“这是自然,直至你结丹之前,想来我都能提点一二,但结丹之后……各自路途不同,怕是就不能了。”

    晏长澜笑道:“到结丹时已是极好,即便日后路途不同,我也可与阿拙同行大道,互相印证。”

    叶殊唇边浅笑一闪而没:“也好。”

    之后,晏长澜试过了阵盘,发觉此物聚灵确是厉害,对自己日后修为提升更有把握。接着他同叶殊说起了离别后事,也问过叶殊所遇,不知不觉间,就是几个时辰过去。

    傍晚,晏长澜将自己新择取的几个法门拿出演练,虽说因着乃是宗门所传,他不便传授给叶殊,但叶殊只看晏长澜演练,也能从其中窥见一些疏漏之处,指点晏长澜。

    又是几个时辰过去,那两套剑法一门身法,都被晏长澜学得了几分精髓。

    晏长澜收了剑:“日后只消练熟即可了。”

    叶殊微微点头:“长澜悟性极好。”他稍一顿,“尤其之于剑法。”

    晏长澜看着自己手中的澜风拙雷双剑,也点点头:“若是有机会,我当走剑修之道。”

    叶殊道:“剑修之道,一往无前,若你真要修行剑道,筑基时便要有所抉择了。”

    晏长澜郑重说道:“我知道。”

    两人说了一番日后,晏长澜就随叶殊入了主屋之内。

    现下他们不过是炼气期,尽管可以长时间修行,但也无法做到日夜不辍,因此在打坐一个时辰后,便一同躺在了榻上,抵足而眠。

    如此经历实在少有,晏长澜仰面躺了一会儿,竟觉得有些睡不着。

    不过在片刻之后,他自月光中陡然见到叶殊平静的睡容,不知怎么的他心中也静了下来,旋即入睡了。

    ·

    晏长澜与叶殊重逢,且因叶殊见识广博,能对他多有指点,故而他干脆不曾回去七霄宗,而是就像当初在白霄宗时那样,在叶殊之处停留。

    经由相处,那些仆役对晏长澜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这位被他们主人极看重的少年修士性情比起其主人来更好相处,心下更是大松一口气。

    如此一来,他们也可以安心为主人效命了。

    在第二日,晏长澜未归,肖鸣思虑再三后求问了阮红衣,得知了店铺的存在,想到了与晏长澜交好的“石拙”,就寻到了那店铺之中。艾久看铺时,得知肖鸣来意,回去禀报之后,就应命将肖鸣带到了那院子里。

    肖鸣看到了晏长澜,也看到了一个面生的少年修士,不由有些不解。

    竟然……并非石拙道友?

    晏长澜看一眼叶殊。

    叶殊点一点头。

    晏长澜便说道:“肖师弟,石拙原本为叶殊道友易容所化,原先那些法器也是阿拙炼制,与旁人无关。”

    肖鸣:“……什么?”

    一时间他只觉得脑中被许多消息充满,当真是乱糟糟,让他无所适从。

    石拙……叶殊……这便是说,并无背后的炼器师?不不,若叶殊能炼制出那等法器,原本他便是一名极出色的炼器师,哪里还需要背后不背后的?

    而肖鸣到底是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为何先前叶殊要化身石拙的缘由。

    怀璧其罪。

    叶殊的年纪太轻,境界太低,若是被人知道他能炼制出那许多优质的法器来,绝不会因他资质高而被人尊崇,而是因他境界低,要将他控制在手里,好为各自的势力源源不断地炼制法器——甚至是他所在的肖家,若是知道真正有本事的是叶殊,恐怕也会动心。

    诚然晏长澜在白霄宗的地位不低,可这样的地位不足以让人忌惮到放弃叶殊这样一名年少的天才炼器师。哪怕晏长澜要借助宗门力量也不成,只因叶殊的本事,怕是连白霄宗也会觊觎。

    但是到了九台城就不同,此处的法器并非是那等稀缺之物,叶殊显露出本事来,就更可能被培养而非是被压榨,并且晏长澜此时已然是白霄峰峰主亲传,有那峰主看顾,偌大的七霄宗不至于觊觎一个炼制下品法器的年轻炼器师,就反而会成为叶殊的庇护。

    想得通透了,肖鸣吁口气,对叶殊见礼:“既如此,日后便是叶道友,非是石道友了。”

    叶殊道:“先前迫不得已,万勿见怪。”

    肖鸣笑道:“此为叶道友谨慎之举罢了,何谈见怪。”

    知道了叶殊居于此处、且晏长澜时常在此处修行之后,肖鸣也就不再那般急切,而是回去宗门为晏长澜打理事务,到第三日时,王敏也来认了门,同样回去,只是走之前,她看了一眼那些仆役,若有所思。

    ……关于聚灵阵之事,叶殊和晏长澜都不曾对两人提起,尽管他们如今还算值得信任,可对于九台城,聚灵阵也是个稀罕之物。他们能将此事告知完全掌控的仆役,却不能单凭这些信任,就和盘托出。

    再一日,朱尧等晏长澜的同门前来拜访叶殊,并带来了各自对法器的要求。

    叶殊也一如他们所愿,按照他们的说法,为他们量身打造了足够品质的下品法器,叫这些同门对叶殊印象也是大好。

    与此同时,朱尧便主动提供了一个消息,并邀请自家数位同门以及这新结识的炼器师叶殊,一同前往去做一个任务。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