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苏(二更)
    .. ,混元修真录[重生]

    当禁制被铭刻在器胚之上, 就会因这些微型阵法本身的作用,让器胚也附带上类似的能力。

    然而这样铭刻上去的禁制不过是最为简单的一种, 所附带的能力譬如撕裂、锋锐等等, 虽说能增强法器本身的威力, 可比起那自然生成的禁制中所蕴含的神通来,往往都要逊色很多。

    要自然生成禁制, 就要用上更为高明的炼器之法, 并非是以材料原本的形态进行粗略锻造, 而是将材料彻底改变外形, 再尽皆融合, 重新塑形,再生成一种全新之物, 即为法器。那样一来, 法器本身才会生成天然的微型阵法, 而这样天然的微型阵法,能根据材料原本的特性以及其他许多影响因素,在炼器师的引导之下摄取力量, 孕育出特殊的神通来。

    如今叶殊仅仅炼气期修为, 若是想要用那等高明的炼制之法, 至少也要等筑基期时, 三阳真火成型。

    雷霆子正是一种要在筑基期后, 以那带有雷电属性的材料融合炼制成一颗黑珠子的法器,且在炼器师引导之下,生成那特殊禁制, 能使其投放出去后,就能激发,化为雷霆,攻击力极强。另还有一种威力也不弱者,是炼器师制成器胚,再以秘法镌刻空白禁制于其上,而后由一名阵法师激发这空白禁制,吸引落雷于其中,使得雷霆子成型。只是落雷霸道,若是吸收的雷光多了,雷霆子会被摧毁,故而通常数十颗雷霆子器胚中,只能成型一颗到数颗真正的雷霆子而已,很不划算。

    叶殊精通阵法、炼器,比起寻常的炼器师来自是法子更多,他制作雷霆子时,借鉴那第二种法门,只是镌刻空白禁制时只绘制九成九,再叫晏长澜输入雷属性的法力,并同时将禁制镌刻完成。不过这般完成的雷霆子威力只有真正雷霆子的一半,打出去时还须得以法力引动……饶是如此,这雷霆子在炼气期时也已极为好用了。

    晏长澜自是不知道叶殊这看似轻描淡写的炼制之中,是包含有多少玄妙之理,但既然叶殊要他输入法力,他便依言而为,绝无半点含糊。

    大约三四个时辰后,上百颗雷霆子终于全数完成。

    天色已黯淡下来,叶殊手指轻颤:“长澜,你可还能坚持?”

    晏长澜运转一下功法,点头道:“自然。”他倏地一顿,“阿拙,莫非你还要炼制?”

    叶殊道:“此去不知会发生何事,多准备些总是更为妥当。”

    晏长澜倒是不怕累,却很担忧叶殊:“上百颗雷霆子……难道还不够么?”

    叶殊轻叹:“若是不曾遇上筑基真人,自然足够,可若是万一运道不好遇上了,几十颗雷霆子砸过去,总是能砸出一条生路来,便不够用了。”

    晏长澜微微皱眉,到底还是赞同叶殊的想法。

    诚然他并不觉得此次做个护送的任务会遇上与己方为敌的筑基真人,可正如叶殊之言,有备无患,宁可此时辛苦些,做了白工,也不愿事到临头时却发觉手段不够,白白送了性命。

    叶殊道:“余下的材料,我欲都做成雷霆子。”

    晏长澜道:“我陪阿拙。”

    叶殊神色一缓,也不多言,便迅速地开始制作雷霆子器胚了。

    他手指动作极快,交错之间恍若生出了残影,晏长澜也不敢怠慢,他迅速再吞服下品凝露丹,将药力全转化为法力,将方才消耗了部分的法力补充起来,以备叶殊使用。

    又是几个时辰过去,在叶殊与晏长澜的极力而为中,居然生生再做了百余雷霆子,最后两人手中器胚总数,达到了惊人的两百七十之多!

    两人此时都很是疲惫。

    叶殊直接分了一百五十雷霆子给晏长澜:“我还有其他手段,这些你拿去。”

    晏长澜原想推辞,可一看叶殊面色,也就默默收下:“到时候,我与阿拙一同行动。”

    叶殊点了点头:“若是走散,性命为先。”

    晏长澜道:“我明白。”

    雷霆子做完之后,距离天明也只有不足两个时辰了。

    叶殊与晏长澜回房之后,也顾不得旁的,都是满身疲惫,倒在了床上。

    随即,是一场酣眠。

    ·

    次日,叶殊与晏长澜起身。

    身为修士,这短暂睡眠已化解了疲惫,两人准备了些吃食用了,就一同带上先前整理好的所需之物,一同前往那坊市里的景华楼。

    约定的时间,正是辰时。

    朱尧等四个同门师兄妹也来得很早,在叶殊和晏长澜刚坐下不到半柱香时间,他们已推门而入。

    晏长澜朝几人招呼示意。

    朱尧把手里一块牌子放在桌上:“这便是领取的任务,我等凭借此物前往昙心城,去苏家接人。”

    葛元烽说道:“这任务既然是大师兄接的,信物也就放在大师兄的手里,此番主事之人,也都请大师兄一并担待了罢。我定然听大师兄的吩咐。”

    阮红衣和夏玉晴从前就听朱尧安排,这回也不例外。

    晏长澜表态道:“我和阿拙也是如此。”

    叶殊微微点头。

    朱尧温和一笑:“承蒙诸位信任,我必不会让诸位吃亏。”

    如此就说定了。

    一行人一同接任务,总是要有个主事之人,这朱尧,的确是最合适的一位。

    莫看朱尧面相敦厚,他行事却是十分利落。

    因着由他主事,故而他很快就从宗门里租借了一架马车,前面栓着六匹马,轰轰然过来。

    朱尧说道:“原本可以租借青鸟,那青鸟日行数千里,用来做任务更快上不少。只是那青鸟租用一日便要花费一个灵币,着实不太划算,这些角马便不同,其日行千里,连马带车一同租用,一日也只要十两金罢了。”

    他这样一解释,众人便明了。

    的确,做任务是为了有得赚,若是花费太多,还不如不去。

    不过,此时朱尧却并未直接上车,而是说道:“先将马车收入储物袋中,我等骑马过去。”

    众人自是说道:“也好。”

    他们毕竟是去护送人,坐马车大摇大摆的,似乎不太像样。

    朱尧见众人并无异议,就亲自去将缰绳解下,又手一挥,把马车收入了储物袋。

    葛元烽不由说道:“这储物袋是?”

    阮红衣有点惊讶:“小师弟你不知?储物袋在宗内任务堂可以换取,一万金一个,只是若要好的,还得加钱。”她想起什么,又对晏长澜说道,“三师兄好像也没换一个?待回来后,可以去瞧一瞧。”

    葛元烽嘿嘿笑:“一万金哪,那我还得攒一攒。”

    晏长澜则是对阮红衣谢过,然而他却不曾想着要去换一个——只因他还记得,挚友阿拙曾经说过,日后待修为更长进后,会亲自给他炼制一个。

    叶殊亦想起此事,略思索,说道:“我倒能做些容纳不多的,待回去后,为你做一个。”

    晏长澜登时心满意足,面上带笑。

    阮红衣则瞪大了眼:“叶道友会做储物袋?”

    叶殊再道一遍:“容纳不多。”

    夏玉晴已叹道:“如今宗门虽有许多弟子都有储物袋,但储物袋制作不易,便是宗门里的炼器长老来做,也是许多个才能出一个,故而昂贵。”说着又是赞道,“没想到叶道友也会做,哪怕当真容纳不多,也足以赚取大笔金银修行了。”

    阮红衣嘻嘻地笑:“炼器师成了气候,原本就不缺钱么!我看叶道友就是这样,肯定不差资源!”

    叶殊淡淡说道:“技艺不精,还差得远。”

    晏长澜也不为叶殊吹捧,只笑着说道:“阿拙日后定能做出最好的。”

    一行人说话间,已都上了马。

    朱尧一甩马鞭,说道:“走罢,往昙心城去!”

    ·

    九台城与昙心城相距不远,众人白日里赶路,到了晚间若能寻到客栈下榻便去,若是寻不到,则将马车取出,在上头将就一晚。

    大约只过了两日,他们便来到了昙心城。

    这昙心城的苏家在城中名气不小,曾经苏家做过城主,后来从城主之位上退下来,整个苏家也依旧是城中大族。苏家的筑基真人有十来位,子嗣颇多,也收揽了不少的人才。这样一个大族,怎么还要送女前去投亲?纵然是因着什么事要让闺秀去亲戚那里住些时日,又怎会需要往外头发布任务,招人过去?

    不过朱尧既然接了这个任务,对其中内情就有几分了解。

    朱尧说道:“这位苏小姐乃是苏家家主嫡女,但资质却是不成,只有四灵根,好在其中有两个灵根达到五分纯,这才勉强能算个末等中上。如今她已然十六岁,自幼好药材催灌着,境界也只在炼气二层,故而虽受其父宠爱,却不受族人爱戴,地位寻常。”

    说到此处,他倏然闭口,似乎有些为难。

    夏玉晴轻叹一声:“听闻就在不久前,族中有不喜她‘浪费’资源之人,算计了她,使得她在外遭逢了磨难,似乎是幸好不曾有什么大碍,但此事到底还是引得其父震怒,有意将其送走一段时日,好在族中整顿一番,树立威信。因着先前那算计,苏家主在整顿之前,除却少数心腹之外已不信其他族人,然而多数心腹却要留在族里为他震慑,便只好想法子借助宗门弟子的身份护送其女,同时,或许再抽出一二心腹随行。”

    听朱尧与夏玉晴这样说,几人方才明了。

    那位苏家主也算是用心良苦了,不论如何,他们打着七霄宗的招牌接任务,大多数人总是要给一点薄面,至少苏家那些心怀鬼蜮之人应是不敢造次的。而他们这境界只是寻常,到了路上,那苏家主想必也并非是一定全然要他们出力。

    弄清了事情的缘由,几人也不耽搁,直接到了苏家门前。

    在此处,已有一名管事模样的中年人等候,见到六匹骏马踏风而来,这中年管事急忙迎上去:“几位可是七霄宗的高足?”

    朱尧抱拳道:“七霄宗朱尧。”又言,“这几位是我同门师弟师妹。”他并未刻意提起叶殊,左右对方只是要他们的身份,实不必连老底都透出去。

    中年管事连忙打招呼,殷勤地将他们请进了门。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