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山谷阴煞(二更)
    .. ,混元修真录[重生]

    除却符墨与先前不同且压入古字以外,那绘制的符纸似乎也和从前所见有些不同, 书写出来的符文亦并非是以往最简单的一个符文, 而是三个。这三个符文彼此结合,形成极稳定的环境, 而后随着古字的不断嵌入,这个稳定的环境似乎又生出什么奇妙的变化, 最终绘制而成的符内蕴含着一种让晏长澜心惊的力量,比起从前的那种灵符来,何止强大了两三倍!恐怕,上十倍也是有的……

    晏长澜心里微震。

    这难道才是阿拙所制灵符真正的威能么?当真是远超他的想象。

    叶殊做完一张,递给晏长澜。

    晏长澜接过来:“是要试一试么?”

    叶殊道:“不必, 给你防身。”

    晏长澜就笑着接下了:“今天时日尚早, 我去野外弄些妖兽材料回来?”

    叶殊知他心意,便道:“去罢, 此符威能大约可伤炼气八层及以下修士, 若是炼气九层则可抵住,而倘若是筑基真人则无法抵抗。你此番出去,也要小心。”

    晏长澜自然满口答应:“阿拙放心, 必然小心。”

    随后, 叶殊就继续在院中绘制灵符——两人在客栈里租的也是个清幽小院, 为他们省了许多事。

    晏长澜见叶殊沉浸其中,方转过身,去城外狩猎了。

    ·

    临城城外也有数条山脉,里头有密林有湖泊, 也有偌大的荒地,生存着除却人族以外的许多妖兽。那些妖兽大多都在深山老林之类,各自圈定地盘,若是人族闯进去,那自然就是你死我活。

    晏长澜腰悬双剑,深吸一口气后,进入其中。

    此间他并不十分了解,自也会遇上不少危险,但他身为持剑之人,本应多多磨练,加之身上配备许多防御、攻杀的外物,他定然会全心狩猎,平安而归。

    这一个磨练,便是两三日。

    晏长澜知道这些时间里叶殊要忙于准备,他就干脆在山脉中驻扎下来,遇上能敌得过的妖兽尽皆杀之,剖下妖兽材料,若是遇上敌不过的转身便走,绝不有丝毫贪婪。

    如此一来,因他万分谨慎,在这十分陌生的山脉之内,晏长澜也不曾受太多伤,反而收获极多,几乎将他的储物袋都给装满了。

    于是,晏长澜满载而归。

    到了那客栈里,他将所有妖兽材料尽皆掏了出来:“阿拙,你可有什么所需?”

    叶殊就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在这些材料中扒拉一番后,挑了大半可用的:“其余之物你处理了罢。”

    晏长澜习惯地要用包袱皮将这些余下的物事装起来,而后想起什么,手一拂,这些东西就都被他收回储物袋里了:“我还留了几种肉质鲜嫩的妖兽精肉,如今正好烤了。”

    叶殊道:“你去烤,我再绘几张。”

    不多时晏长澜烤完肉,切好了递给叶殊。

    叶殊此时也恰是绘完,便接过来吃了。

    晏长澜的手艺着实一般,但好歹熟了,而叶殊对于今生食用之物皆是观感寻常,晏长澜做的好吃不好吃,在他那处都不重要。

    倒是晏长澜,他见叶殊神色淡淡,自己也吃了几口,略有沮丧。

    ——如今他受阿拙相助良多,偏生自个除却能猎些妖兽材料之外,再没有别的用处……就连做这烤肉,也只能勉强入口,实在是叫他有些不是滋味。

    但很快他就将这想法拂去。

    多思无用,刻苦修行方为正道。

    而这烤肉……他日后闲暇时多试上几次,相信总有一日能做出叫挚友喜爱的味道来。

    经由两日,叶殊如今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除却七杀阵与灵符外,他还趁空炼制了几件法器,每一件都精心镌刻了繁复的禁制,使得那几件法器皆能抵挡炼气八层修士的一击,若是两件叠加,则连炼气九层也能防住,故而一人两件,携带于身上。

    而后两人又往临城最大的商行去了一趟,询问过是否有带煞之物售卖。

    这商行管事只言近来没有,两人也只好暂且放弃,后来叶殊指点之下,他们在这商行里买下不少丹药,出去后换几条街,再买一些。

    如此这般做足了准备后,叶殊与晏长澜回客栈好生休息一晚,第二日清晨问客栈掌柜退了房,再去买了角马,一路往叶殊所言的那一处山谷疾驰而去。

    ·

    山谷在临城西南方向千里之遥外,对于能日行千里的角马而言,约莫不到两日工夫,便已顺利抵达。

    晏长澜看着前方的山谷,只觉得它瞧着平平无奇,与寻常可见的山谷并无不同,也不见有任何异样之处。心下这样想着,他便转头看向叶殊。

    叶殊低头看了看:“今日在山谷中入宿罢。”

    晏长澜并无异议,说道:“也好。”不论有无有,住上一夜自然知晓。

    于是,两人顺着山谷往下,将角马栓到附近的一株大树下后,便找了片空旷的草地,把帐篷给搭建起来。

    晏长澜走到河边插鱼,并问道:“阿拙,你说此处异样与某种宝煞有所相似,不知是什么异样?”

    叶殊坐在一边,淡淡回答:“那杂记上所载,是在此露宿时,听得有鬼哭之声。”

    晏长澜好奇道:“鬼哭是个什么宝煞?”

    叶殊道:“阴煞。”

    晏长澜若有所思:“听说……人有三魂七魄,死后化为鬼魂?”

    叶殊摇头:“凡人死后,仅有极少数执念深重且福泽深厚之人方可化身为鬼,其余凡人魂魄直入轮回,只一瞬息便不留存。若是修士,筑基期方可凝聚意识,生成神识,此时三魂七魄密不可分,便成神魂。筑基修士陨落,神魂极为虚弱,大多在陨落时便已与凡人一般进入轮回;到得金丹期,若无法宝相助,陨落后神魂可留一刻钟;元婴期,神魂在元婴之内,元婴不灭,神魂不灭,元婴若灭,神魂也难逃离,亦被打散。”

    晏长澜不知还有这许多说法,听得极为入神。

    叶殊继续说道:“不过若是巧合遇上极特殊的环境或是天材地宝,凡人的魂魄、修士的魂魄或者神魂留存,亦有机缘踏入修行之道,而若是修行有成,可为鬼修。”说到此处,他稍顿了顿,“但这天底下除却我等修士以外,还有些走邪道的修士,他们可用特殊之法掠去魂魄,甚至将人杀死后,用其手段禁锢魂魄,并以魂魄为材料炼制成法器……极为邪恶。长澜,日后你在外行走,须得留心此事,若是能得安魂木等镇定神魂之物,可不计代价将其取来,我为你炼制成镇压神魂之宝,以防你被人暗算。”

    晏长澜将叶殊所言牢牢记下。

    倘若有机会,他自然会取得安魂木等物,且他并非只为自己取得,还要为叶殊取得,他要保住自身,更要保住挚友,方不枉费对方的一片心思。

    叶殊这时候,说到了此间的异样:“一如你之猜测,阴煞的确与鬼魂有关。若是有一处曾有许多人死去,不论凡人修士,天长日久之下就会使得阴气增加,渐渐孕生出阴煞来。并且若是这些人皆是枉死,或许不仅能孕生出阴煞,还有可能是怨煞,阴煞与怨煞甚至可以共存……”

    晏长澜又有些明白。

    ——难怪阿拙要特意来一趟,只因若是他推测不错,此处或许还有机会得到两种宝煞?

    叶殊的确是这般想,此时再道:“不过现下白日里来此,似乎并不见阴冷之气,阴气不足。待到夜间若是还不能得见,恐怕就要无功而返。”

    晏长澜想了想:“阿拙,那杂记上可有详述?”

    叶殊略思索,回答:“杂记乃是一名低阶的炼气修士所写,言道他被人追杀经过这山谷,实在是逃脱不得故而藏在树林之间。入夜之后,他忽然听到哭声,初时并不理会,后来哭声呜咽不绝,他不知怎地行了过去,便瞧见有一名白衣女子在溪边哭泣。而等他走近之后再看,却发觉那女子消失,而在那溪边之处,便有好几具尸体,正是先前追杀他的敌人。他心中好奇,又感激自己能逃脱追杀,原以为乃是那白衣女子相救,故而住下来,准备寻到那女子感谢其恩情……”

    说来叶殊将这故事时并无多少情绪,语气淡淡,波澜不惊,半点也不精彩,可晏长澜听着却越发入神,好似他说得极为动听一样。

    叶殊还在继续:“孰料第二日时,那修士在溪边不曾等来女子,却等来了一个老头儿,他本想去问问,但那老头儿也在眨眼之间不见了。第三日,溪边出现一名青壮;第四日,出现一名妇人;第五日,出现几个孩童……每一日皆有不同,所见之人从不与他说话,且每逢他出现,那些人都会消失。而那名白衣女子,也再不曾出现过。后来,那人足足在此留了一月之久,也再不曾见到白衣女子,他也就告辞了。只是离开前,山谷之中出现浓雾,他又足足耗费了数日时间方能出去。等回去后,那修士觉着此事奇异,就将其书写下来,做成了杂记。”

    晏长澜听完,吁了口气:“阿拙是觉得,那些女子、老头儿、青壮等人皆是鬼魂,而那浓雾,实则是因着鬼魂众多而生出的阴气?那修士离开前,也是被阴气迷住了视线?”

    叶殊道:“正是如此。依照那修士所言,他过了一月方才离去,每日所见之人皆有不同,时而见得一人,时而数人,若都是鬼魂,在这山谷里至少也该有数十鬼魂甚至近百鬼魂才是,而阴气形成浓雾也不算弱了,或许这里无法孕生出真正的宝煞,但若只是带着阴煞的物事,却大有可能。并且鬼魂原本不能长久留存,他们却留存下来,其中也必有蹊跷。”

    晏长澜补充:“倘若那些人死得冤枉,那么就不仅有带阴煞之物,还可能有带怨煞之物了。”

    叶殊微微点头:“正是如此。”

    晏长澜彻底明了:“那你我二人今日入夜时便警惕些,也仔细瞧一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殊道:“也要谨慎小心。”

    晏长澜一笑:“是。”

    两人说定了,也就一同准备了一番。

    渐渐天色微黑,晏长澜的注意力,便落在了山谷里唯一的溪边。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