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虫卵(二合一)
    .. ,混元修真录[重生]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小说  晏长澜收剑,走过去伸手拉他一把:“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华衣少年站起身, 拍了拍灰,有点尴尬:“失礼了。”

    叶殊不曾走来,远远说道:“带他回去罢。”

    晏长澜就朝华衣少年说道:“夜深露重,你孤身在外怕是不安全,我二人在前方寻了一处破庙休息, 不若你也来罢。”

    华衣少年自然是连连点头:“好好好!多谢两位大侠!”

    晏长澜笑道:“不必如此, 我名晏长澜, 这位是我好友叶殊,你直呼我二人之名便是。”

    华衣少年看看叶殊, 见他对自己微微点头,心下稍稍安稳,也赶紧说道:“晏兄, 叶兄,我叫罗子尧, 家住京城。”

    三人这般互相介绍了, 就一起来到了破庙里。

    至于那黑衣人的尸首, 则都不曾理会——山间多野物, 待明日来时,想必也就只余下一把骨头了。

    到了破庙,晏长澜将门堵上。

    庙中的火还燃着, 给内中添了一片温热,罗子尧才刚走进来,便长长呼了口气,说道:“总算活过来了,外头可真是又冷又潮。”

    几人围着火堆坐下。

    晏长澜才问道:“罗兄,方才那黑衣人可是你的仇家?”他稍稍一顿,“你似乎对武艺不甚精通,出门在外,理应多带些人手才是。”

    罗子尧摆摆手,搓搓脸:“莫提了,我出来时带了有十余个护卫,其中竟有过半乃是奸细,先前还算忠诚的几人皆被杀了,我功力浅薄,抵挡不得,正当我要殒命时,又来了个黑衣人。那黑衣人我也不识得,本以为他是来救我之人,孰料他将那些奸细宰杀后,又追杀起我来……若非是你二人恰好来此,我恐怕也难逃毒手。”

    晏长澜与叶殊一听,便知这恐怕内中有些私密处,也就不再多问。

    倒是罗子尧,现下对两人十分相信,反而主动说道:“我仔细想想,这应是我府中有人图谋,只要将我杀了,他们便有机会。”说到此处他哼笑一声,“可惜我却还活着,待回去后,可要好好瞧一瞧那几张脸孔。”

    晏长澜一面听他说,一面又烤了两块肉给他,说道:“莫要多想,先吃些东西。”

    罗子尧接过这些肉,嗅一嗅,几乎要热泪盈眶:“多谢你了晏兄,你和叶兄救了我的命,现下又救了我的肚子啊!”说罢,他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一夜他被追杀逃命,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自然是又累又饿了……

    吃完以后,罗子尧靠在一堆稻草上,打了个呵欠,一脸的惫懒:“说来我还不知,两位兄台风尘仆仆的,是要去往何处?”

    晏长澜道:“倒没什么特别的去处,只是我两个对那奇闻异事颇有兴致,便看了些杂记,要往那些去处走一走罢了。”

    罗子尧听了,神情一怔。

    叶殊阖目养神,并未加入两人对话。

    罗子尧犹豫一会儿,忽然压低声线:“两位……可是想要寻仙访道?”

    这回便轮到晏长澜怔住了。

    ——求道之事,本应十分隐秘,怎么他于路上随手救了个人,便从他口中听出这事来?

    叶殊似也不曾想到,睁开了眼。

    罗子尧嘿然一笑:“两位有所不知啊。”

    晏长澜素容道:“罗兄,愿闻其详。”

    罗子尧先说了一句:“你道是何人、为甚追杀于我?”而后才不卖关子,继续说道:“如今京城皇室世家、文臣武将等皆得密报,可选取各家子女赴会琼华宴。据闻那琼华宴上有仙人现身,若得青睐,能随仙人前往仙家福地,也有望成为仙人。”

    之后,这罗子尧便说起他的身份来历。

    原来他乃是京城镇北侯世子,亦是唯一嫡子,不过他老爹镇北侯天性风流,家中妾室足有二三十余,生出来的庶子,单是比罗子尧年长的就有三人,比他年幼的不下七八之多,可谓是子嗣繁盛了。

    但当朝规矩言明,家业非嫡子不可承,若无嫡子,便是自五服之内过继一人,亦不可扶正庶子。因此来日里若无意外,罗子尧便是下一任的镇北侯了。

    若只是如此,倒也不会有人打罗子尧的主意,但若是有追随仙人、求得长生的机会,天底下何人肯让?这只瞧“仙缘”,却未分嫡庶。

    不过只要罗子尧活着,镇北侯府的名额便必定落在他的身上,哪有那些庶子什么事?因此就有几个狠毒的妾室联起手来,要先将罗子尧杀死,之后再来争夺这名额。而如若罗子尧死了,他京城的老爹再如何愤怒,也只能从庶子里挑人去赴琼华宴,否则其余各府都有仙缘,偏他镇北侯府没有,便要比旁人落后了。

    说到此处,罗子尧一声冷笑:“尽管除却皇室以外,每一家只有一个名额,但那些妾室却不知晓,若嫡子能被选中,是能挑选两人作为护卫同去的。我与老爹早有默契,一旦被仙人选中,就自府中选两名庶支的兄弟姐妹同往。如今不知哪个狠毒妇人要害我性命,既是这般,我自不愿便宜了他们。”他看向晏长澜与叶殊,再不同先前那般惫懒模样,而是神情一肃,“听闻两位也在寻找仙缘,若是两位不嫌弃,可委屈于那护卫名额,随我前往仙人福地。所谓‘护卫’原本便是个噱头,是为叫我等择取能守望互助之人,有些或者当真是护卫,有些却是不然,只借名头前往罢了。经由今日之事,我以为与其找那不知是否包藏祸心的庶支同去,还不如将这好处让与两位救命恩人。庶支若是出头,怕是恨不能一脚将我踩死,可若是两位出头,想来也肯庇护我一二。”

    这些言语,足以表明罗子尧的诚意。

    叶殊暗暗思忖。

    修士踪迹,虚无缥缈,与其去那几处不知真假的所在寻觅,还不如与罗子尧同往。罗子尧若是能选中,自是千好万好;若是不能选中,他二人触及此事,也可另想法子。

    而依他来看,那选中与否,恐怕全看灵根如何,只要有灵根,一切便都好说了。

    自然,叶殊虽觉得此事颇像是宗门下山收弟子的情景,可一来此间乃凡人地界,修士轻易不来,更莫说在此处收徒了,着实很不寻常;二来也未必没有邪修假作正道模样,哄骗去好苗子,行那暗中的目的。

    不过,此番之事涉及皇室中人,若是皇室并不昏聩,想来也有些缘由。但无论如何,纵使内中有什么蹊跷,也是他们如今一个难得的机会了。

    叶殊此刻方正眼瞧了瞧这罗子尧。

    此子心性不错,又还算率直,若是真能由他进入修士的地界,日后照拂于他也不算什么。

    想定之后,叶殊朝晏长澜微微点头。

    晏长澜见叶殊如此,便同罗子尧说道:“如此机会,自当抓住,多谢罗兄了。”

    罗子尧瞧出这两人之间很是默契,其中主导之人则是叶殊。

    他心中对真正的救命恩人晏长澜更有好感,此时受了谢,也是说道:“不必客气,两位救命之恩我尚且未报,如今也不知我自身能否被选中,当不得晏兄谢意。”

    晏长澜又问了问他如今京城的境况,尽力多了解些。

    叶殊虽不曾同罗子尧多言,但两人的交谈他却一直听在耳中,不断思索,从中整理出许多消息来,一一记下。

    罗子尧将能说的都同晏长澜说过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疲惫极了,而后竟是就这般睡了过去。晏长澜和叶殊一个小憩、一个打坐,便一直到天明了。

    次日,三人一同上路。

    有了罗子尧这武艺粗浅之人拖后腿,这行程自然就慢了些。途中仍是以穿过丛林、山脉等边缘之地为主,有晏长澜开路,叶殊感知,正是有惊无险。

    大约一月后,总算是到了京城。

    在城门口,单单是罗子尧这张脸便已能通行无阻,他带着晏长澜与叶殊两人,一路威风,大摇大摆地直接到镇北侯府去了。

    侯府门前,那看门的守卫见得罗子尧,一脸喜悦:“世子怎么这样久才回来?侯爷听说世子在这当头跑去城外打猎,还不知为何失踪了,正急得很,满处派人寻找世子。如今世子回来了,侯爷定然是高兴极了!”

    说话间,守卫把门打开,就要把罗子尧给迎进去。

    罗子尧撇撇嘴,一面带着晏长澜、叶殊两人朝里走,一面说道:“老爹还真以为我是出去打猎意外失踪?当我傻么!”

    又有修士说道:“这立柱,好生奇怪——”

    “咚咚!”

    还未等他们弄个清楚,又是两声巨响,又有两根立柱,从另外方向升起。

    紧接着,接二连三,数根立柱冲天而上!

    “咚!”

    “咚!”

    “咚!”

    冲起的立柱看不清有多高,或者数百丈,或者数千丈,总之才刚显现,就已然比起那些飘浮在半空中的修士们更高,叫那些修士仰起头来,也不能看到顶端。

    这正是,几近于擎天巨柱了!

    突然间有修士惊呼道:“这是锁天柱!快看这些柱子,它们分明就是锁天柱!”

    另有修士也惊叫出声:“锁天柱?八根锁天柱齐出,这莫非是八门锁天阵?”

    更多声音,此起彼伏:

    “八门锁天阵乃是上古阵法,这小儿看骨龄不过两三百岁,竟能布下如此古阵?”

    “看他动作,必然是他!”

    “快,八门锁天阵非同小可,若是再不离去,便难以走脱了!”

    “去找生门!此阵必有生门,到时择数人而出,将阵打破,这小儿再无计可施!”

    而就在此刻,最后一声也轰然响起来!

    “咚——”

    足足八根立柱,就从八个方位,将这无数前来进犯叶家的修士,全都包围在其中!

    ·

    叶家少族长的动作太快了,只在一个呼吸之间,那八根立柱竟已然形成了合围之势,而那些修士们才堪堪将阵法辨认出来,便已然没有了提前脱身的机会。

    霎时间,认得阵法的修士拥拥挤挤,都想要去找那生门,而不认得阵法的修士则犹若无头苍蝇,四处乱撞个不停。他们这般一撞,将认得不认得阵法之人撞成一团,本来气势汹汹围攻叶家的无数修士,竟倏然变得狼狈不堪起来。

    为首那老道眉头连跳,怒声斥道:“慌乱什么?八门锁天阵有三吉门,只不过是个困人之阵罢了。那叶家小儿于阵法之道上能有几分见解?就凭他一人统领那近百叶家余孽,莫非还能是我等这许多修士的对手么!”

    老道一通话出口,果然就叫修士们镇定不少。

    此时他们冷静下来,不少人便羞惭于自己等人先前居然闹出那等笑话;却也有不少人尽管停了动作,也仍是有些慌乱,只是为能得到生路,暂且听他一言罢了;也有数人并不肯听这老道之言,眼见许多人都不再拥挤,就觉得寻到了机会,直直地朝着那原本生门而去。

    但这几人才刚入生门,不过一二呼吸间,就发出数声惨叫,再没动静。

    如此反应,直让人心里一紧,忍不住急急发问:“这是怎么了?那处莫非不是生门?”

    又有其余略通阵法者惊道:“并无错处,那里正是生门……那几位道友行走生门,缘何会陨落其中?”

    此话刚出,那原本显露出三吉门——生门、开门、休门——之处,白雾弥漫,竟然将其尽数隐没起来,再寻不到离开的路径了。

    这一变化,又是叫阵中众多修士一阵喧闹。

    老道见状,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叶家少族长原本神情冷漠,然而此刻看他,却能见到他唇边不知何时,竟现出了一抹奇异的笑意,使人心中不安。

    老道眉头一皱。

    叶家少族长却是恰恰伸出一根手指,在前方轻轻一划——

    刹那间,似有涟漪自他指尖之处扩散开去。

    同时,那八根立柱之上,便绽放出极明亮的光芒!

    无数道白色的气流自那些立柱上迸发而出,带着恐怖的劲力,便往众多被困于阵中那些修士身上穿刺过去!

    众多修士猝不及防,当即就有起码上百人都被那气劲贯穿,这其中更有数十人乃是直接被穿透了丹田,或是被打破了六阳之首而陨落,只见那高高在上的躯体陡然跌落,砸在地面一声闷响。而这闷响犹若镇魂钟声,一瞬就几乎将那余下之人的魂儿都给震飞了!

    就有修士破口而出:“关虚子!你这老道说这是困阵,哪家的困阵有这等攻势,叫这许多道友陨落,都是你胡言乱语之过!”

    那老道眉头紧锁:“八门锁天阵,本就只是困阵,诸位之中也有识得之人,与贫道所见并无不同。”忽然间,他想起先前叶氏族人一应动作,不由看向那位年纪轻轻的叶家少族长,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莫非,这阵法乃是此子进行了改动?

    此刻,众多叶氏族人都聚集在那叶家少族长的身侧。

    他们的身上都隐约有白光,这些白光乃是自他们手中玉牌上逸散出来,映在他们的脸上,将他们的神情颇是遮挡几分。如今有人细细看来,方才发觉他们脸色苍白,竟好似精气都被抽走一般……而如此反应,却是叫人心中不安。

    关虚子老道对阵法一道颇有了解,在心中生出怀疑之后,便用心观察。

    这一观察他便发觉,那些叶家之人手中玉牌彼此之间好似有所关联,而每一枚玉牌,又好似同那八根立柱隐约呼应。

    不错了,那叶家小儿,定是将这阵法改动过了!

    由困阵,变为了困杀之阵!

    刹那间,关虚子老道便不由咬牙。

    这小子区区数百年岁,堪堪金丹境界,莫非是打娘胎里便开始参悟么,竟是连上古的阵法都能改动,真是了不得!

    但越是如此,越是不能叫他活下来。

    此子,必杀!

    当即这关虚子老道便大声说道:“此阵由那小儿操控,诸位速速出手,将其斩杀,阵法不攻自破!”又说,“叶氏众人手中玉牌颇是古怪,也都杀了!”

    先前乱糟糟的诸多修士本是慌神,而今听关虚子老道这样一说,下意识便听从起来。他们立时动手,都朝着那叶家众人扑杀过去!尤其是那叶家少族长,须臾之间,便受了无数攻击!

    而正在此时,那立于这少族长身后的巨型傀儡身形一晃,健硕的身躯就挡在了他的前方,其手中一柄重剑骤然当胸一横,就将那些攻击挡下大半!还有少数越过了重剑,却只打在了这傀儡身上,不曾伤到少族长一分一厘。

    那些攻击虽是厉害,巨型傀儡却只是晃了晃身体,那些攻击打过来,只发出一阵叮当声响,不能破开他体表防御。

    眼见众多袭击都是无功,有人不由低呼:“叶家血傀,观其修为,生前竟似在聚合之上,炼制之后,而今也余神游,极难对付。”

    还有人认出来:“观其形貌,似是数百年前自下界而来,纵横一时的血屠天狼?他屠了一域之人后便销声匿迹,不曾想是被叶氏捉住,炼成了血傀!”

    不过众人虽对当年的血屠天狼有些忌惮,但到底他们之中也来了几位聚合修士,对付这强者尽去的叶氏,原应是手到擒来,哪怕多出这一名当年的凶徒,也不当例外。然而他们本只是要威逼对方取出宝物,孰料这叶家的少族长太过古怪,竟是弄出一个困杀之阵来,使得他们一动便被阵法攻杀,十成法力也发挥不出三四成来,就显得狼狈了些。

    这些修士也是历经千难万险方才修行到如此地步,在攻杀一轮之后,便比先前冷静不少,哪怕还有一些慌乱的,只要跟着周遭修士共同进退,倒也能够出力。

    叶家少族长也知晓他那困杀阵法虽是厉害,可一旦对方都适应下来,怕是这阵法也不能同先前那般杀灭上百之人。

    他双眼微眯,倏然开口:“叶氏儿郎,敢与我同死否?”

    叶家众人相视而笑:“任凭少族长吩咐,万死不辞!”

    叶家少族长微微颔首:“纵然要死,也要有个轰轰烈烈的陪葬。诸位,且将精血注入玉牌之内,尽我等性命,以祭此阵。”

    叶家众人毫不犹豫,都将自己所有的精血注入玉牌。

    这些玉牌也十分奇异,在吸收精血之后,就自内中陡然生出一股极强大的吸引力,直将叶家众多族人的血肉也全都吸入,并一瞬红光大放,全数没入到那八根玄柱之内!

    被吸干了血肉后,众多叶家族人凑在一起,倒成了一堆。

    他们勉力睁开眼,看向那少族长时,满脸都是期盼。

    叶家少族长冷声开口:“且瞧着罢。”

    说话间,他也咬破了舌尖,喷在他不知何时拿出的一块阵盘上。这阵盘光芒大作,那些玄柱上的光芒,也越发刺目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00:28:40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06:06: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06:06:32

    小小小小扇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0:17:29

    紫吴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1:38:02

    shunli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5:17:11

    20503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8:45:42

    清风伴明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2:59:30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07:19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0:01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3:24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6:51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