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山林历练(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许是因着晏长澜平日里与叶殊在一起的时间多, 凶面蛛蝎对晏长澜也有些熟悉, 听得晏长澜如此说, 它用爪子扒拉扒拉, 也就静静地待着不动了, 只有那长长的尾钩倒竖起来, 瞧着像是蓄势待发,随时随地都要扑出去般。=

    叶殊与晏长澜俯身进入那矮木之zhong。

    因神识探路, 故而叶殊知道有一头肤色与矮木相似的豹子趴在一棵矮木树杈上入眠, 看起来好不悠闲自在。其妖气颇为浓郁, 估摸一番, 应是有三百年岁了。

    这一头妖豹在妖兽之zhong也算是不弱的了, 但是对于如今的晏长澜而言,却算不得多么厉害。

    在感知到其妖气后, 晏长澜便低声问道:“阿拙,可要我去?”

    叶殊双目微眯, 在仔细瞧了一会儿后,才道:“小心,在那妖豹腹下, 还有一只蜈蚣, 妖气也不弱, 瞧着同那妖豹相仿佛。若是你去杀那妖豹,还要叫凶面同去,对上蜈蚣。”

    晏长澜听得,心里一凛:“竟这样狡猾?”

    叶殊微微点头:“故意为之, 以妖豹引诱,以蜈蚣杀敌。”

    晏长澜记下来:“放心,我自会谨慎。”

    两人说定后,叶殊也不曾闲着。

    他以杂学见长,所修虽也是正道,但攻杀上却与晏长澜不同,所以并非是近身搏杀。

    在稍稍吸气后,他的神识已落入腹zhong,沟通那丹田之内的本命法宝。

    下一刻,晏长澜猛然扑出!

    他右手持剑,雷光炸响,只一刹那就到了妖豹的近前,其剑法极快,瞬时已落在那妖豹的身上!

    妖豹通身的毛发几乎都要炸开,当时就是陡然跃起,其身形一拧,极快地躲开那剑大半威能,但就算如此,它的身侧还是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剑伤,且那创口处有雷光细碎爆响,同拙雷剑本身的禁制相配合,就叫妖豹流血不止,那一片皮肉都变成了碎渣了。

    刹那间,这妖豹就发出一声疼痛的怒吼!

    在妖豹动身的同时,其身下的那条蜈蚣也动了。

    这蜈蚣似乎是身负风属性,其动作极快,毒牙已朝着晏长澜咬过来!但是,叶殊头上的凶面蛛蝎更快,如同一道残影一样,在蜈蚣冲出的刹那就同它相撞!

    霎时间,蜈蚣被撞了个趔趄,直接朝后面倒过去。

    凶面蛛蝎发出一声轻轻的嘶吼,凶猛地扑到了蜈蚣身上,其身形之快,竟叫那蜈蚣根本来不及躲闪!接下来,凶面蛛蝎已是将蜈蚣的身上咬下了一大块!

    蜈蚣身体绷直,似乎是痛到了极点,然而凶面蛛蝎得势不饶人,那尾钩迅速竖起来,直接自上而下,将那蜈蚣的身体贯穿!

    凶面蛛蝎之凶悍,由此可见一斑。

    它似乎无须指点,只要是遇上了妖兽、敌人,它便自动知道该如何与其扑咬厮杀,好似天生就融在骨血里一样,熟练得很。

    叶殊看得这一幕,点了点头。

    只一个照面,晏长澜已将那妖豹打伤,妖兽蜈蚣亦是在凶面蛛蝎的攻击下死了大半,这等战绩,可谓是十分光彩了。不过,既然妖豹与蜈蚣都受了创,创口处鲜血淋漓,若是不尽快处理,难免引来更多妖兽,那么对他们便十分不利。因此,叶殊微微张口,就有一根细针自其口zhong迸发而出,眨眼间就冲到了妖豹前方!

    晏长澜虽不曾看清,但因着与叶殊颇为默契,且对那细针也颇熟悉,因此在细针逼来前就已有些背生寒意之感,便顺着心意,闪身一让。

    刹那间,细针闪烁寒芒,只一瞬就自妖豹的头颅穿了过去!

    妖豹双目圆睁,在这一刻,居然连叫声都没能发出来,就已被彻底抹除了生机!

    庞大的身躯,就此倒在了地上。

    而后那细针迅速飞回,其表面不沾一点血丝,仍旧与先前一般洁净明亮。

    叶殊再张口,朝着那细针吹了口气。

    细针上并无半点污迹,就被他重新吞入腹zhong。

    晏长澜拎起妖豹的尸体,立即回身。

    叶殊看了看道:“这妖豹豹皮、内丹、筋络都还算有些用处,再取一些豹肉,其他便不要了。”

    晏长澜自是利落地解决:“豹血叫凶面来喝?”

    叶殊应了一声。

    两人简单对话时,也朝凶面蛛蝎处看去。

    凶面蛛蝎好似那蜈蚣的天敌,用尾钩穿透蜈蚣身躯后,蜈蚣垂死挣扎了一会儿,也是彻底地没了意识。这时候两人看它,它却是正摁着蜈蚣大快朵颐,吃得“咔咔”作响。

    叶殊道:“你快些吃,再来此处趁热将血喝了。”

    凶面蛛蝎扭头看一眼那妖豹尸身,螯枝动得更快,三两下将蜈蚣吞吃进去后,就快速地爬到了妖豹身上。

    此刻,晏长澜正在剥豹皮,就感觉手下的妖豹尸身肉眼可见地塌了下去,顿时有些无奈。于是他稍等了一会儿,妖豹的血肉就都没了,剩下来的,还真就是豹皮骨头筋络内丹牙齿之类……

    叹了口气后,晏长澜说道:“这可是省了工夫,只可惜,豹肉也没了。”

    叶殊并无言语,只在凶面蛛蝎餍足地爬回来后,默然将它放在了自己的肩上。

    而凶面蛛蝎并不满足于此地,它爬啊爬,又很快爬到了叶殊的头顶,藏在他的发髻前方。

    如今妖豹只剩下残骸,蜈蚣整条都被吞吃,自不会再有什么引来妖兽之事,因此晏长澜将妖兽材料收到储物袋里,就同叶殊一起走进矮木lin内。

    这矮木lin瞧着寻常,但在其深处却生着一种灵果,乃是聚集多年此种矮木精华而成,足有数十颗,能壮健筋骨、拓宽经脉。对于修士而言,经脉亦是越宽阔越好,这类灵果的效用并不明显,须得长久服用方可,但若是炼制成丹药,也是不错的筋骨丹,所以也算受欢迎。

    叶殊将这些灵果摘了收好。

    他自不会拿去炼制什么筋骨丹,不过用来调制药浴却有些用处,另外亦可先收起来,待将来若是那王敏或是旁人有炼丹的灵性,交给他们去折腾亦可。

    转过一圈后,两人又在矮木lin里找到一种灵菇,也有些药用,就也都采集收好。

    到此时,矮木lin里便再无可用之物。

    而后,两人一蝎离开此地。

    叶殊再度祭出神识,在周遭方圆百丈之内迅速搜寻,若是遇上一些妖气不够浓郁的妖兽,他直接掠过,并不多看,亦无将其捕杀之意——除非那些妖兽守护的灵草灵果正好是他所需。

    约莫有行了有数里之遥,叶殊才寻到了一只可堪捕杀的妖兽,那乃是一头身形雄壮的巨牛,头上生有三角,其zhong一对犄角是其御敌之物,两角之间还有一支小角,长不过寸许,色泽金黄,却是一种极好的入药之物。

    见得这妖牛之后,叶殊低声同晏长澜说道:“此牛莽撞,若是与它硬拼,十分消耗法力,不甚妥当。因此我来布个简单的阵法将其困住,而后你与凶面在外掠阵,不使它逃脱,我则用百劫九煞针将其杀死。”

    晏长澜听叶殊如此说,应道:“好。”

    随后,叶殊迅速取出几面阵旗来。

    这阵旗亦是他精心炼制而成,上面的阵纹颇为常见,乃是数种阵法都能用上之物。待他将要布阵时,只挑选几面阵旗打出,就能通过那些阵纹形成不同阵法,用在不同的情形之下。

    如今叶殊打出的阵旗极快地落在那头妖牛的附近,若是有人以神识查看,便可发觉在那些阵旗打出的刹那,周遭的空间都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涟漪,涟漪一闪而没,但那一片空间就带上了几分压抑之感。

    不过,这样的压抑之感非常轻微,若是只凭本身的五感来感知,却是很难。

    那头妖牛虽然身躯雄伟,大约也活了三百多的年岁,然而它到底只是一头灵智未开的蠢物,哪有那样细致的感知?尽管在叶殊布阵时本能地昂头往四处看了看,却是一无所觉,旋即又继续低头啃食一种灵草。

    晏长澜见妖牛不曾发觉,心下微松。

    他不介意耗费一把子力气与其拼杀,但既然挚友说要省力,他也明白当然是省力更好。

    那些阵旗将妖牛附近一片困住,妖牛便是想要横冲直撞,也是无法逃脱的,叶殊感觉到阵法的威力,口微张,就直接将百劫九煞针打出!

    一抹毫芒急速闪过,骤然刺向那牛头!

    细针带去的威胁感极重,妖牛在细针刺去的刹那,倏地摇头晃脑,一支牛角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抵住了那细针,然而牛角虽然锐利,却是挡不住毫芒之威,那细针如何刺来便如何穿透,直接将牛角洞穿了。

    晏长澜与凶面蛛蝎也同时出现,分别堵在那困阵的两头。

    叶殊并未显现身形,他意念一动,神识就将细针牵引回来,悬浮在他的身侧。

    妖牛如今已然明白自己是被袭击了,当即发出一声怒吼,旋即四蹄踩踏,就朝着晏长澜所在方位猛地冲撞了过去!然后,那牛角便陷入了……一株巨木。

    凶狠地拔出牛角,妖牛往晏长澜所在之处看去,极其不解。

    它分明是撞向此人,为何撞的却并非是对方?它那贫瘠的脑子里搞不清这些,但剧烈的愤怒再度冲上头来,将它一双牛眼都给冲得血红。

    随即,妖牛再度冲向了晏长澜!

    这一回,它仍旧不曾撞到晏长澜,而是在强大的冲击力zhong,撞塌了另一株巨木。

    晏长澜看出这是阵法的威力。

    那妖牛每一次看的确是晏长澜不错,但因着阵法之故,它在阵zhong见到晏长澜所在之地并非是晏长澜真正所在,当然是每撞一次都要落空,白费力气。

    妖牛两次撞不zhong,愤怒更甚。

    如这类妖兽原本就是极其鲁莽之辈,而今被折腾数次,就再无理智,正是对着那阵法四处冲撞起来!毫不意外的,被它撞翻的巨木不少,却仍旧没有一次能撞到晏长澜身上。

    叶殊见那妖牛已是如此,再将细针打出。

    这一回,妖牛不能察觉细针所在,细针也就顺利突入,从其胸口刺入,穿透其心脏而出!

    妖牛牛目睁大,赫然倒下!

    此刻,凶面蛛蝎迅速爬到阵法里,直接钻进妖牛的心脏。

    紧接着巨大的妖牛身躯就迅速干瘪,还是晏长澜迅速出手将一条牛腿斩下,才算是抢救了足够食用的牛肉。

    凶面蛛蝎扭头看了晏长澜一眼,见他是将那牛腿拿去找叶殊了,才晃了晃蝎尾继续吞吃。

    叶殊此时也从树丛里走出来,收回百劫九煞针,说道:“这牛除却牛角外,牛骨亦可入药,当留下来。”

    晏长澜一笑:“如今你我也不必自行采集妖兽材料了,待凶面吃完,余下来的往往都恰是可用之物。”

    叶殊淡声道:“也是这数次采集的材料之zhong无有五脏等物,若是遇上妖蛇,它还将蛇胆吞吃,就要好生给它一个教训了。”

    晏长澜点点头:“到遇上了教它便是。”

    那边凶面蛛蝎吃完了妖牛,晏长澜剥开牛皮一看,非但骨头架子留着,连牛黄牛筋也都留着,内丹牛皮俱在,三支角也在。

    晏长澜将那牛黄亮了亮:“凶面越发乖巧了。”

    叶殊道:“算它有几分小聪明。”

    之后,晏长澜将这些妖兽材料收好。

    接下来又是叶殊放开神识寻找,找到合适的妖兽或者合适的药草,就还是由叶殊使出阵法手段,又用那百劫九煞针来迅速袭击,制妖兽于死。

    凶面蛛蝎跟着叶殊,算是吃了个饱;晏长澜忙着搜集妖兽材料,偶尔遇上合适的妖兽对手就去切磋,剑法上也是颇有进步。

    不知不觉间,天色就暗了下来。

    晏长澜道:“今晚你我怕是要在此处住下了。”

    叶殊微微点头:“找一处山洞罢。”他仰头看了看天色,“入夜后,或有雨。”

    晏长澜一怔:“阿拙还会瞧这个?”

    叶殊道:“略有涉猎罢了。”

    晏长澜就不多言,只迅速地和叶殊一起往山上更高处奔去。

    当务之急,是赶快找个落脚的地方。

    神识之用,在此处更为凸显。

    叶殊用神识往四处一扫,不多时就找到了一处宽阔的洞穴所在,只是洞穴里妖风阵阵,想来是早有主人的。他将神识往洞穴zhong探入,就察觉到里面有一头庞然大物,正在大口嚼吃另一头弱小的妖禽。

    晏长澜也知晓叶殊有其特殊的法子,如今见他神色微顿,不由问道:“阿拙,找到了?”

    叶殊道:“附近有一处极好的山洞,但却有一头近乎四百岁的妖兽盘踞其zhong,如今若是想要尽快安顿下来。怕是要同那头妖兽厮杀一番了。”

    晏长澜眉头微皱:“近乎四百年……但,终究还不到四百年。”

    叶殊目光平静:“大多数妖兽五百岁时有所蜕变,堪比筑基修士,四百年的妖兽算起来,约莫在堪比炼气七层左右,而不到四百岁,应是在炼气五六层间。”

    若是修士,晏长澜与炼气五六层的散修相对,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但妖兽更凶悍些,要与其厮杀,自也是要艰难些。不过如今并非只有晏长澜一人,而是还有叶殊与凶面蛛蝎两个,若是好生算计,未必要以命相搏。

    晏长澜眉头松开:“那就好生准备一番,将其杀死!”

    叶殊见晏长澜如此反应,微微点头:“那妖兽如今正在进食,我来布阵,让凶面进去先刺它一记。”

    晏长澜一愣:“让凶面去刺一记?这可有用处?”

    叶殊伸手将头上的小蝎子捉下来,用手指轻触它的尾钩:“此处有毒针,内有剧毒,只是如今它太年幼,毒素不多,不可轻用。”

    晏长澜稍作思索:“凶面的毒性如何?”

    叶殊道:“依照我与其之间的联系,大约可知,其毒性不弱。”

    ——然而,不弱是不弱,究竟有多强,又是否能将那妖兽如何,却是不得而知了。

    晏长澜做出决定:“赌一把罢!若是实在不成,有阿拙你的阵法阻挡,我等就算对付不了,也能退去。”

    他也并非鲁莽之辈,尽管以他们的能力应能与那妖兽厮杀,可厮杀后必然大有消耗,在这山linzhong的夜晚,消耗太多实属愚蠢。一旦算计不成,厮杀就不必了,还不如趁着天色还未全黑,再去找一找其他落脚之处。

    叶殊亦赞同晏长澜所言,说道:“布阵之后,就叫凶面过去。”

    晏长澜点点头:“那妖兽可快要吃完了?”

    叶殊稍一感知:“来得及。”

    下一刻,叶殊再取出阵旗,往周遭迅速打出。

    利落的数个手势之后,这些阵旗就形成了一个小巧的防御之阵,然后叶殊再在里面加入其他小旗,没多久,防御之阵的外面又套上一个简易的攻杀阵法。

    攻杀阵法的威力尚可,但只有一击之力,防御阵法的威力也不错,却只能抵御炼气五六层修士的三次攻击而已。不过,一击之力和三次抵御,已然可以空出足够的时间,让两人顺利脱身了。

    做好这些准备,叶殊对凶面说道:“将你所有毒素注入其zhong妖兽体内,可知否?”

    小蝎子痛快地点头,然后它尾钩一甩,就六足并用地爬到了地面上,又如同一道疾风般,飞快地沿着一条隐蔽的道路,闯到山洞之zhong去了。

    晏长澜目送那小蝎子的背影,有些迟疑地开口:“阿拙,凶面它的身形……是不是突然缩小了些?”

    叶殊眼神一凝:“确是有些。”

    晏长澜神情就有些难言。

    叶殊将神识探入那座山洞,竟然也带上了一丝讶异的神色。

    这边晏长澜等了数息时间,仍旧不曾听到山洞zhong有嘈杂之声,一时间颇为不解,他不自觉看向叶殊,却正好看到这一丝的讶异。

    他顿时唤道:“阿拙?”

    叶殊收回神识:“……你我一同进去罢。”

    晏长澜一愣。

    叶殊道:“那妖兽已死了。”

    ·

    山洞里。

    穿过了防御阵法和攻杀阵法,叶殊与晏长澜立在山洞里,静静地看着前方倒卧在地上的那一头妖兽。

    妖兽的身形很巨大,若是其直立起来,应能有五六丈高,其毛皮也很厚实,瞧着十分壮健,气息亦极凶悍,恐怕是方圆数百丈内最为强大的一头。

    它之本体,是一头妖熊。

    但是此时这头妖熊通身漆黑,整个似乎都在缓慢地融化一般,在其身体周围,都似乎有丝丝黑水沁出,而这些黑水散发出淡淡的腥气,叫人不慎嗅闻之下,便有些晕眩之感。

    那黑水是毒水,腥气为毒气,而妖熊……根本就是被毒死的!

    凶面蛛蝎这回没钻进妖熊的身体里吸食,它待在一边甩着尾钩,而那尾钩上原本闪动的乌光,在此刻也是黯淡了不少,让它整个都显得有些萎靡。

    晏长澜心里一紧:“凶面的毒?”

    叶殊点头:“正是。”

    先前叶殊在释放出神识后,就见到凶面蛛蝎身形缩小到几乎只有蚂蚁大,也不知是其本身特性、还是吞服过不少混沌水的缘故,它身上也并不带着妖气,所以很顺利地就借助暗影的遮挡,极快地来到了那头妖熊的后方。

    妖熊啃食时警惕心不足,凶面蛛蝎直接扬起尾钩给了妖熊一下,然后只一瞬,妖熊的身体就从后方到前面地极快变黑,立即被毒死了……

    前后也不过数个呼吸时间而已。

    两人都不曾想到,凶面蛛蝎的毒,竟剧烈到如此地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之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00:09:16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00:33:01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00:37:52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00:38:54

    信徒甲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26 09:48:57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07:26:1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07:26:

    そ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08:40:36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12:51:48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13:07:05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13:11:21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13:17:13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13::14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21:04:53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21:12:25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7 21:18:39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