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女修(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诸位,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平常时, 周遭皆是凡人, 叶殊布阵只用些石子之类,算是稍作掩饰,可如今似乎有修行zhong人来此, 自然不能如此敷衍。

    玉瓶于他而言本是有用,但事急从权,现下也只好先砸碎了做那引阵之物了——不论如何, 玉石比起石子来, 总是合用得多。

    阵起后,好似有一阵微风吹拂过去。

    此刻若是有人自上方朝下看, 便连那茅屋也瞧不见了。四周左右, 也皆是如此。

    做完这些,叶殊才走回屋内,看向榻上的晏长澜, 轻轻叹了口气。

    他必然是遭逢了磨难, 也不知晏城主如何了?而那修士又为何要对晏长澜下手?以那晏城主的性情, 理应不会得罪修士,而修士行事, 多是无利不起早,若是无可图之处,怕也不会自降身份,对付凡人。

    那么, 若非是有人请修士对付晏城主,那么便是晏城主手zhong,有修士觊觎之物。

    这般思索一番,叶殊猜不透,也便不多想。

    当务之急,乃是先将晏长澜的身子调理过来,否则若是他醒转过来,发觉自己受此重创,岂非难以承受?

    稍作迟疑,叶殊用手指拂过晏长澜颈侧。

    晏长澜原本便已昏迷,而今被他点zhong此处,若不解开此术,zhong途必不会醒来。

    也不曾多犹豫,叶殊就将自己平日里泡澡的浴桶拿来,清洗一遍,将水注满,旋即把那仅剩的白玉瓶儿拿了出来、

    短短十多日,他攒了有六滴混沌水,晏长澜如今经脉俱断,以他这堪堪炼气一层的修为,自不能以法力为他续接,那唯一之法,就只能靠这混沌水的生机滋养之力了。

    于是,叶殊滴了一滴到那水里,再把晏长澜衣裳剥了个干净,置于浴桶之内坐下。

    晏长澜无知无觉,整个人直没入水zhong,一直到顶。与此同时,叶殊手指在他身上按捏,为他短暂开穴,叫他不会因此无法呼吸。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浴桶里的灰色变淡了一丝,叶殊便明白,这正是晏长澜体内已被滋养的缘故。既如此,便足以证实,这断去的经脉也有恢复可能了。

    叶殊捏住晏长澜的脉门,见他脉象果真好转许多,那紧蹙的眉头才稍稍放缓。

    许是晏长澜受伤颇重,又许是他原本体魄极佳,再许是他食用了不少时日含有混沌水的大叶青菜与野兔山鸡、同混沌水颇是亲和,尽管他是个凡人,体表十万八千毛孔吸收起那混沌水来也是不慢。

    约莫一个时辰后,那一桶水已变得澄清,内zhong所含混沌水竟是被晏长澜吸收个干干净净!

    叶殊微微一惊。

    不过人之体质各异,若是晏长澜能吸收更多,他也不吝惜这些混沌水。

    而后,叶殊便在那桶里再滴了一滴。

    大约一个时辰后,晏长澜再度将其吸收干净,比先前快了一些。

    接下来,叶殊滴了第三滴。

    也是此时,叶殊察觉有一丝淡淡的窥视之感,自远方传来。他微微一顿,将气息收敛得更深些,同时打出个遮掩的法术在那浴桶之上。

    这种窥视感只徘徊了数息时间便已消失,不过叶殊却能分辨,这窥视并非来自于灵识,而是目力和法术罢了。既如此,这窥视之人的本事也并不高明。

    再忍了半个时辰左右,这窥视之意始终不曾再来,叶殊方才撤去法术。他此时再看晏长澜时,便发觉他此番吸收得更快,浴桶zhong的混沌水,色泽变得只余下极淡的一层。

    叶殊再滴入第四滴,晏长澜用半刻时间吸收干净;他滴入第五滴,晏长澜耗费了盏茶时间……而且并未全部吸收,还剩下了一丝。

    因此叶殊便知晓,吸收五滴混沌水,便是晏长澜的极限。

    叶殊伸手给晏长澜探脉,探知他如今身子大好,重续的经脉比起从前来更为宽阔,血肉也越发纯净强健,甚至就连他的个头也略长了一寸左右,那原本还带着些稚气的面庞,现下也渐渐有了一点坚毅的轮廓。

    下一刻,浴桶zhong忽然有一道大风卷过,将整个茅屋内的器具都吹得摇动起来,噼里啪啦掉下来摔了,又有一道雷光迸现,发出一声炸裂之响!

    叶殊眼瞳蓦地收缩。

    风吟雷动,这是风雷变异灵根生成的征兆!

    此时,叶殊看向晏长澜的目光,便带上了一抹复杂之意。

    显然这晏长澜从前也是有灵根的,如今因混沌水刺激潜力、重塑经脉时,那原本不知为何的灵根经发生了变异,化为了风雷双灵根……且看这风吟雷动的阵势,便知他的灵根也颇纯净,恐怕,最低也在七八分间。

    单论这资质,可算是因祸得福了。

    只是,如今城主府应是遭逢大难,凡人地界资源有限,修行缓慢,若是心怀不甘,晏长澜是否情愿修行尚未可知。

    修真之道,步步艰难,非有大毅力者不可为,因此,虽说以晏长澜资质,一旦修行,大有可为,却还是要他自己心甘情愿才好。

    此时,叶殊又想起天狼来。

    天狼他……一生坎坷。

    晏长澜年少时便遇上如此灾厄,与天狼似乎有些对上。

    稍作犹豫之后,叶殊取来了一张绢布展开。

    这绢布还是晏长澜同衣被等物一同相赠,现下他正可将一部《风雷啸天诀》书写于其上,又匆匆留字数行。

    《风雷啸天诀》乃是前世叶家自一处遗迹所得,非风雷双灵根者不可修行,非灵根七分纯以上不可修行。

    叶家自有家传秘法,除非恰好有这双灵根,否则必不会学它,故而此法被束之高阁,叶家子弟尽可翻阅,亦无限制传授。

    如今看来,此法正是为晏长澜量身而制,叶殊便顺从心意,留给他一份。

    日后若是晏长澜合该修行,则正可以修炼此法,若是他只愿习武……也是无妨。

    写完后,叶殊略一叹,将这绢布卷起,放在一旁,又将晏长澜自浴桶zhong抱起擦身,放于床榻上。随即,他便用心调息,将法力尽数恢复后,下山而去。

    此去,是为打探城主府的消息。

    已然是一夜半日过去,近乎午时了,叶殊来到城门口,发觉此地仍在戒严,守城的兵士面上则都有些不安,似乎城zhong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依旧用了隐身术,叶殊进了城门。

    白日里街上倒是间或有人经过,只是巡城的兵士也增多了数倍,每前行数百步,皆是甲胄碰撞之声响起。他快速往城主府而去,路上再不曾见到什么毒虫,但等他到了城主府前,却是发觉府门大开,有许多兵士进进出出,也抬出了好些尸体。

    叶殊心里一凛,闪身入府。

    很快他便见到了些五官熟悉的面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zhong一名衣着格外不同之人,有城主府标识……应是晏城主晏北?

    不,不对。

    晏北武功极高,纵然是尸身,也不该是如此模样,那么……是晏城主的胞弟晏西?晏西也有武功,却远不及其兄长,只是他为何会穿城主服饰?昨晚城主府出事,若晏北不能幸免,晏西却能如此打扮,其zhong必有蹊跷。

    不多时,叶殊又见到一具摆放在棺木内的尸身,其相貌英俊,五官同晏长澜十分相似,气度也很是威严。这一位,想来才是真正的城主晏北。

    ……果然已经殁了。

    晏北腹部有一个大洞,血肉边缘有焦灼痕迹,乃是修士以法力将其杀死,那修士所修乃是火道的法术,极为狠辣。如晏北这等凡人地界的顶尖高手,竟并非是他敌手。

    叶殊仔细感知这淡淡火道气息,分辨出对方境界之后,心下一宽。

    那位修士的境界也不过只在炼气二层,比之他强不得几分,他自身心境远高于对方,所知秘法亦是很多,拼杀起来,必能胜出。

    再看府内一块空地上,还有许多尸身一具具排列,乃是城主府的仆婢管事之流。他们尸身大多一片漆黑,为zhong毒之相,却是不曾受到什么杀人的招数,只是在细微处,有许多啮咬痕迹,也有被吞吃的血肉……这正是被毒虫袭击所致。

    这些伤口上都无法力气息残余,但凡所见毒虫也都如此,便让叶殊笃定,另一位能驱使毒虫之人,多半还未踏入修行之道。

    当然,这仅是一桩较为实在的用处罢了。混元珠真正的好处,乃是那由黄竹汲取聚集的混沌水。此水当真能滋养万物,不仅可增添草木之物生机,纵然是金铁之类,亦有极大用处。

    对于草木之物,叶殊几次试过后,大略推知这混沌水若仅用以栽种凡间草木,哪怕是凡人推崇之珍稀品种,一滴兑水万斤后也依旧效用非凡;若是用以栽培灵花异草、珍贵药材,则视其所需生机而定,但不论如何,一滴水将数十年药性转为数百上千年,也不在话下。

    除此以外,叶殊曾将后厨一把半炖铁刀浸泡在兑过混沌水的水盆之内,尽数淹没后,不多时,上面些许铁锈已然褪尽,其刀身慢慢缩小了一圈,刀锋却渐渐变得锐利起来,寒光四射,几可伤人。这哪里还像是凡铁?几乎近似于铁精甚至玄铁了。

    由此可见,这混沌水不仅驱除了刀身内的杂质,叫铁刀品相提升了一些,还将其催化,使得它的特质也有所改变,仿佛变成了另外一种更为珍贵之物。

    而这两样功效虽能令叶殊惊喜,他却更在意混沌水对于生灵的好处。

    前些时日,柱子上拴着的一只野鸡因腿上有伤,又几日无食可吃,生气减弱,奄奄一息,叶殊心zhong一动,便取了一杯兑过的混沌水喂它喝下。下一刻,那野鸡便迅速恢复元气,就连那腿上的伤口也很快愈合,十分神异。除此以外野鸡再无异样,后来叶殊将它宰杀吃了,却觉那野鸡肉滋味鲜美,比之先前所杀的几只野鸡强上许多,尽数吃完之后,更隐约觉出丝丝热流在体内流淌,很是熨帖……单单只吃那大叶青菜时,却是并无这般感受。

    过后叶殊用其他大小野物再多试几次,便发觉越是精壮的活物所得好处越多,往往可叫它们强身健体,皮毛更为鲜亮,脚爪牙齿也更加锐利;可若是治疗伤口却有不同,越是伤重,效用越弱,就得将混沌水兑得更浓一些方可——实则这伤口愈合加快非是混沌水有治疗之用,而是它提升野物生机,叫其肉身强健,自然便让伤势好转。若非是这等伤势,而是zhong毒之类,混沌水也只能尽力吊命罢了。

    事过之后,因着这些野物都得了好处,叶殊自己便也服用了一些。

    才刚喝下一杯兑过的混沌水,他便感觉到一股几乎有些发烫的热流在经脉里流动不休,又很快渗入血肉之zhong,内外涌动,叫他整个人都有些发热起来。他能察觉到,先前亏空的身子似在不断地被补足,舒适之感胜过喂食过混沌水的野鸡之肉。与此同时,他的肌肤上也溢出一层薄汗,这层薄汗略带黑色,略有腥臭之气,应当是带着些许毒素。

    叶殊稍一思忖,便知这恐怕是当年那一碗药残余之物,原本应当在他打下根基时由灵气带出的,现下这混沌水已先襄助了他一把。

    后来叶殊便小心将那混沌水慢慢加浓,每日服用。

    如此下来,他的身子元气充沛,干瘦的四肢也贴了些肉,肌肤之上亦多光泽,瞧着比寻常人还更健朗些。

    只不过,每日所出那一滴混沌水颇是浓郁,叶殊到底也不敢将其全部服用,故而每日取半滴用以试验,另半滴则用来吞服……此亦为叶殊自身极限,再多便不能承受。而不知为何,连续吞服好几日后,他竟隐约觉得,自己在吸纳天地之气时,似乎也顺利了一丝。

    因此叶殊更加坚定,每一日吞服混沌水之事,绝不zhong断。

    一面修行,叶殊也一面翻阅那老大夫所给的黄皮药书,将凡人的大夫常用哪些药材、如何采摘药材等牢牢记住,随后才去山zhong寻药。只稍微去得深些,就能见到不少草药,只是大多年份不足,少数生在偏僻险峻之地,药性便更充沛些。

    叶殊大约摘了有小半篓,并未放入混元珠内,而是直接背了回去。之后他利用兑过的混沌水将其zhong少数药龄稍长的浇灌一番,使其药性更强,还有些原本脆弱的,也增补一番……等整治得差不多了,最终摆放在桌上的草药,品相瞧着就好了几分。他这番处理皆不过分,所出之物药龄最高也就五十年,称不上什么贵重山珍,但若只是卖上些银钱,换取一些所需之物,却并不难。

    心里将自己的一些打算捋过一遍后,叶殊吃过午饭,去后面田里摘了许多大叶青菜放进背篓里,再给之前捉过的几只兔子灌进一些冲兑混沌水,把它们敲晕了绑住,也放进背篓里,最上面则放上那些药材。

    然后叶殊再不停留,就往山下走去。

    到了城门口,叶殊抬头看一眼这城门。

    此处仍有许多兵士把守,见到叶殊走过来,并未阻拦。

    叶殊略顿了顿,径直走了进去。

    ——自打晏北做了城主以来,城门口来往出入便皆无费用了。

    入城后,叶殊径直去了医馆。

    鸣山城zhong医馆并非只有一处,但这一家却是颇有些年头了,里面虽只有一位老大夫,但他颇有医德,医术也很高,故而很受城民尊敬。

    医馆不太大,门口有药童守着,见到叶殊走过来,就问道:“你是看诊还是抓药?”

    叶殊说道:“前些时日受了医者的看顾,如今来送谢礼,烦请小哥帮忙通报一声。”

    药童听他这样客气,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忽而说道:“我认得你,确是在这里调养了几日。我这就去同师父说!”语毕他急急忙忙就走进去,没多久很快出来。

    叶殊立在原地没动,听见动静看过去。

    药童就说道:“师父说请你进去,快来。”

    叶殊便同他进去,一路上左右看了看,并未见到有人看诊,只有人在寻药童抓药。

    那老大夫则坐在正堂药柜前,也正看了过来。

    叶殊颔首示意:“老丈,晚辈前来拜访。”说话间,他将背篓取下,从里面掏出一包袱药材,放在老大夫的面前,“前日里去山里摘了几株药材,其zhong有品相不错的,便想拿来换几个银钱使使。

    老大夫温和地笑笑:“让老夫瞧一瞧,若是好的,老夫便都收了。”

    叶殊点一点头,主动将那包袱解开。

    霎时间,一股浓郁的草药香气便传了出来。

    老大夫微微吃惊:“后生,这些药材药性颇足啊。”他一边说,一边仔细查看起来。

    “三七、黄芪、五味子、地黄……”老大夫一样样看过去,最后目光落在了几片暗红色的山芝和一根有手指粗细的参上,“山芝还小,不过这参倒有五十年药龄了。”

    叶殊说道:“能采到这颗参,也算是运道好。”他略顿一顿,“当初晚辈能迅速恢复,多亏了老丈的关照,晚辈身无长物,唯有刚采到的这一颗参尚看得过去,便将其送给老丈,还望老丈收下。”

    老大夫一怔,旋即推辞道:“后生不必如此,当日都是少城主心善,老夫只是适逢其会罢了。这一颗参能换百两银,不是小数目,后生拿了银钱,手头也可多些积蓄。”

    叶殊摇了摇头:“老丈不必推辞。诚然当初是少城主救了晚辈一命,但老丈对晚辈多加照顾,还允晚辈翻阅药书,若是老丈不肯收下这参,晚辈实在心里不安。”说话间,他从衣襟里取出包好的那药书,也推了过去。

    老大夫接过药书,看向那颗参时,却是眉头微蹙,似有为难。

    叶殊又将那背篓一指,说道:“还请老丈先收下参,再为晚辈算一算其他药材能值几何。此后晚辈还要去一趟城主府,给少城主送些山货,聊表谢意。”

    老大夫看一眼那背篓,终于还是说道:“后生有心了。”他不再推辞,但在收他药材时,便多算了些银钱。

    叶殊早先在此调养时,因善于观察,已知这些药材大略价值几何,便将多余的推了回去,再不多言。

    那老大夫也只好摇了摇头,将多给的银钱收回去了。

    触手生温,质地颇佳。

    在凡人地界这或许算是一块美玉,但在修士眼zhong却是再寻常不过。

    其zhong的灵气,极其稀薄。

    不过,再如何稀薄也有灵气,而且在玉佩上雕琢的一株极寻常的秀兰内,隐约有一道极其粗陋的符wen。

    这符wen,似有储音之用?

    叶殊对符箓也有涉猎,便将一道法力输入进去。

    刹那间,一道苍老的嗓音便响了起来——

    听到此处,叶殊便明白过来:“原来是一件凭证。”他看向晏长澜,说道,“此物乃是一位筑基真人所留,应是晏城主年轻时对罗庆真人有一些恩情,故而罗庆真人留下此物,给出一个承诺。但不知为何走漏了消息,反而叫晏城主遭逢如此大难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花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0:02:20

    花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0:02:31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0:06:06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0:18:41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0:19:34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0:42:3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5:59:01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05:59:08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12:20:32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12:29:06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12:39:22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12:52:54

    2452263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21:03:

    香独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20:43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26:22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27:27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28:13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