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长澜归来(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这些动作自然被晏长澜看在眼里,也叫晏长澜很是惊异。但惊异之后,晏长澜却是一字未提——他只觉得如此秘密事关重大, 一旦泄露必然不妥,须得守口如瓶才好。

    叶殊却已然对他说道:“修士纳物,可用下品法器小乾坤袋,我身上有类似之物。”

    晏长澜听得, 点一点头。

    纵然如此也足够珍贵, 自也是不能同他人提起的。

    之后, 两人下了山。

    城zhong之人多识得晏长澜容貌, 叶殊便为两人都使了隐身术,迅速地到城zhong打探晏城主遗体所在之地。不多时他们就听说, 晏城主尸身被放置在城西义庄之内, 由城卫军把守,等朝廷来人再度验伤结案之后, 方会寻一处风水宝地下葬。

    然而晏长澜不能在城zhong久留, 亦不愿让父亲尸身一直暴露在外,因此便与叶殊一起,趁夜将他父亲尸身盗走, 又连夜砍树做了棺木, 将其安葬在城外的群山之上, 并竖了个无字碑。

    叶殊为防山zhong野物凶猛刨开棺木, 挖出茅屋附近还未彻底无用的玉瓶碎片, 在棺木附近布了个迷惑的阵法,而阵法之外又以石子、木头等物再做了个“一阵套一阵”,彻底将这一片墓地圈住,隐匿起来。

    晏长澜在此处体验一番迷阵威力,对叶殊越发感激。

    叶殊道:“晏兄同晏城主说上几句话罢,之后你我便要离开了。”

    晏长澜深深呼吸,微微点头,朝着那无字碑跪拜下去。

    叶殊转身而走,在山腰之处等待,他思忖片刻,取了些药材,开始调制起来。

    待晏长澜从山腰上走下来时,叶殊端起一碗药膏,说道:“此去你当改换容貌才是。”

    晏长澜自然是听从叶殊的指点。

    叶殊就用这药膏将他面容遮掩,把他从一名英气勃勃的少年郎变为了羸弱黄瘦的贫家子,又让他穿上不甚合身的寻常衣裳,才算满意了些。

    随即,两人便自这山zhong边缘行走,一路往晏北旧友所在郡城行去。

    ……至于晏北城主尸身遗失在鸣山城掀起了何等的轩然大波,便不是两人所在意之事了。

    ·

    晏长澜如今身上“一清二白”,途zhong一切花费俱是叶殊所出,他心下颇为不安,每逢在野外露宿时就前往山zhong打猎,不论是猎来什么样的野物,都将最好的肉块送予叶殊,聊表心意。除此以外,他更主动承担翻烤一事,虽说初时做得难以下咽,但烤得多了,这滋味也好了许多,便再不曾让叶殊动手了。

    见他如此上心,叶殊也领了这心意。

    大约过了有二十几日时间,两人终于来到了渭郡郡城。

    晏北的生死之交在武linzhong也有不弱的名号,他乃是青河门门主魏有徐,一双崩云掌极为厉害,以他如今的年纪,也算是个宿老了。

    青河门在江湖上是一等门派,尽管不及那几百年传承下来的老资格,但新近几十载崛起后,也是响当当,很富裕。

    叶殊听晏长澜言,这魏有徐年轻时与其父晏北携手闯荡过一段时日,后来晏北成家立业,被朝廷招揽做了城主,魏有徐迎娶武linzhong顶尖高手的女儿为妻,从此彻底做了武lin正道的大侠。于是晏北与魏有徐渐渐接触少了,逢年过节倒是有书信来往,但真正见面却没有几回,以免引起忌讳。

    晏长澜道:“魏伯伯的人品,父亲也是盛赞的,此番过去,应不会将我出卖。”

    叶殊略思忖:“防人之心不可无,但过分猜疑也是不必……你既然是投奔过去,再多带上一个我却不太妥当,不若这般,你独自前去拜见,我便在附近寻一处屋子租下,若是有甚万一,也好与你策应。”

    晏长澜经由晏西背叛之事,心里也有些计较了,而今听叶殊说的在理,虽说觉着让友人孤身在外有些不好,但也同意下来。

    他就说道:“若是有所需,到时我来请叶兄一起,还望叶兄莫推辞。”

    叶殊道:“这是自然。”

    两人说定以后,便打探了青河门的所在。

    探得之后,晏长澜和叶殊先住进一家客栈,由晏长澜写一封信请人送上门去,叶殊则询问小二附近是否有租房之处,并从zhong挑选距离青河门最近之处。

    青河门在武linzhong名声不坏,有人送了信去,言明要交到魏门主手zhong,门房也是规规矩矩把信递了进去。

    收到信不足一炷香时间,青河门zhong便走出了一名zhong年男子,面带一丝掩不住的焦急,来到了晏长澜所居的客栈。

    叶殊自然是率先察觉,立时回避。

    果然很快有人叩门,晏长澜将门打开,正与那zhong年男子照面,便认出此人与父亲予他瞧过的画像一样,正是魏有徐。

    魏有徐见到晏长澜,顿时细细打量起来,然而面上却带了几分狐疑:“你……可是我那长澜侄儿?”

    晏长澜用水洗去面上易容之物,规规矩矩地朝魏有徐行礼:“侄儿晏长澜,拜见魏伯伯。”他的声音里带着压抑和一丝哽咽,“家门不幸,父亲身亡,侄儿……”

    魏有徐急忙将晏长澜扶起:“长澜侄儿快快请起!晏北兄遭逢如此不幸,可是苦了你了。长澜侄儿不必担忧,魏某与你父为八拜之交,有魏某一日,必然护你周全!”

    晏长澜急忙谢过,便跟着魏有徐一同回到了青河门,他感动于魏有徐真挚邀请,但却并未打算在青河门久留。

    八拜之交的兄弟之间互相收容遗孤乃是常事,若是晏长澜不知那凶手乃是一名修士,说不得便也安心现在青河门住下了,然而他既然知道,哪里能将祸端带给青河门?便是如今他不得已来一次,也是因着青河门所在之地为南北两河相交zhong枢,往来之人极多,且很是繁华。修士虽与常人不同,但也必然不敢在如此之地如在偏僻小城鸣山城那般灭门闹事,加之炼气二层境界还敌不过早有防备的顶尖高手,而魏有徐也正有如此本事防备。否则,他纵然是饿死,也绝不会上青河门来。

    可修士毕竟是修士,晏长澜还是想要尽快离去,能不叫那李姓修士发现什么更好。

    幸而魏有徐同晏北相交之事,就连晏西也不甚知道,李姓修士到处寻找他的踪迹,却也未必能寻到青河门来。

    晏长澜跟随魏有徐入了青河门之后,叶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