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救出(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随着那团血雾越走越远, 晏长澜的神情越发沉重。

    他必须尽快查探出一些什么来,绝不能超过一个时辰, 连累外面的挚友。

    许是心zhong紧张, 晏长澜的脑子反而动得更快,他陡然想起那套易容换形之法……既然能够变为任何旁人的模样,不知是否也能装作血魂?虽说血魂乃是魂魄,他有肉身,但气息变化, 理应可行。

    这般想着,晏长澜也就照做了。

    不多时, 他的身子发出一阵咔咔响声, 整个人的相貌改变了些, 气息也发生了变化。他一边感知周围血雾给人的感觉, 一边调整, 终于,将自身气息变得与血魂一般无二!

    此时,即便他的外貌与血魂并不十分相似, 但在这血雾之内, 多少也应当能有些隐匿作用。

    没多久,在晏长澜走得更深后, 血魂也多了起来。在他附近一二丈处, 也出现了血魂的踪迹,晏长澜屏息,原是要出手的, 但是这血魂居然对他视若无睹,反而叫他加深了内心的一个猜测——那些血魂,或许并非是以肉眼来辨别同类,而是用气息分辨?

    若是如此,对他而言就颇为有利了,只要不动用法力进行攻击,血魂便会将他看作同类。

    于是,晏长澜更小心了。

    他直接闭住了呼吸,尽可能地不透出活人的气息。

    又走了一段,出现的血魂的境界也越来越高深,而且都在炼气四层以上,否则,每逢有炼气二三层血魂出现,都会被附近的强大血魂一把捉住吞吃。

    晏长澜有些心惊。

    一时庆幸他乃是炼气四层的修士,一时又有些担忧,若是之后低阶的血魂也不能满足强大血魂的胃口,他这炼气四层的“血魂”,岂非也是十分危险么?

    然而多思无益,既然走到了此处,也只能硬着头皮再往前看看了。

    晏长澜小心与其他血魂一般缓慢前行,好在达到炼气四层以上的血魂似乎已有了一定资格,故而并未被其他血魂袭击吞吃,而是能顺利地往山谷更深处走去。

    渐渐地,他看到了一些人影。

    是修士,而且是面色发青,却好像还未彻底没命的修士。

    晏长澜心里一紧。

    他想着——该不会陆争也在这些修士里头罢?

    这一紧张,他顿时小心翼翼,朝着那些人影依次打量过去。

    不是……

    这个不是……

    仍然不是……

    接连看了许多个,都并非陆争的模样。

    晏长澜微微放心了些。

    接下来,他再观察那些人影,就发觉他们果然都是被控制了的,如今全都站在一起,仿佛形成了个实心的圆,都用发青的脸朝外,而从他们的眼耳口鼻等七窍之zhong,都在不断地向外散发出丝丝血气。

    晏长澜喉头微动,往四周也看了看。

    他瞬间发现,不知何时在他周围也都站满了血魂,密密麻麻,叫人心惊胆寒!

    若是他被血魂察觉……恐怕立刻就会被无数血魂包围,那后果……

    血魂们站在此处,也有规矩。

    实力强的站在最前方,实力越弱,站立的地方越是靠后。

    晏长澜身为炼气四层,周围的血魂就全都是差不多实力的,而他站的方位不前不后,不算特别倒霉。

    在前方,那些强大的血魂将修士们散发出来的丝丝血气吸收了大半,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流入后方,又被后方的再度截取大半,再余下少部分流入更后……一层层地“剥削”下去,等到了最后面的时候,留下来的丝丝血气那当真就是“丝丝”的,分量着实稀少。

    有的血魂能吸收到,有的不能。

    也幸亏是有不能的,否则晏长澜的气息与血魂再像,也没法子跟血魂一样吸收血气,必然是要露馅的。

    不过尽管暂时未被发觉,晏长澜心zhong也略有盘算,倘若之后真暴露了自己,那么甩出不少雷霆子的情形下,应当也能给他开出一条路来。

    想定了这些,他心下稍安,又是一动。

    然后,他就在周围的其他血魂面上搜寻起来。

    会不会……陆争也……

    前面……没有。

    左边……也没有……

    右边……没……

    突然间,晏长澜心zhong猛然一跳。

    就在右边靠后的地方,他看到了熟悉的面容!

    那不是陆争,又是谁?

    但是,这时候的陆争有些怪异,他的眼里泛着一丝血红,此刻微微张口,跟其他的血魂一样,都在吞吸那一丝丝的血气,而且他对于血气的吸引不比与他境界差不多的血魂弱,居然时不时的也能吸过来一二丝,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跟血魂也有些相似……哪怕并非与晏长澜这般极力伪装的,可他能吸收血气,也同样被其他血魂视为了同类。

    晏长澜有些犹豫。

    也不知……陆争现下的神智是否清醒?

    但无论如何,找到陆争,且陆争此时无恙,便是一件好事。

    晏长澜稍作思忖,慢慢地将易容换形之法改变些许,让自己的容貌轻微改变,恢复到原来模样,但身上的气息却依旧与血魂相似。

    而后,他就一瞬不瞬地,看着陆争。

    晏长澜暗忖,倘若陆争仍旧清醒,必然能察觉到他的注视,到时两人沟通一番便是,而若并不清醒,在那些血气的吸引下,怕是不会注意到其他。

    那么,待前头的血气飘到后面时,他就假作追逐,慢慢靠近陆争。

    至于靠近之后要如何……他且瞧一瞧是否能将陆争打晕,而后利用雷霆子开路,将陆争带出去。

    过了一会儿后,因着晏长澜的目光实在明显,刚吸收完一丝血气的陆争缓慢地转过头,正与晏长澜四目相对。而后晏长澜便察觉,他的眼神居然是有些呆滞的!

    刹那间,晏长澜就发觉到自己忽略了什么。

    若是寻常的血魂,在血气的吸引下的确不会注意到他的注视,可陆争毕竟是一名修士,血气对他的吸引恐怕不足以让他忽略一切!

    如今,陆争发觉了他,但陆争却不清醒……晏长澜一时间很是紧张,若是陆争突然闹将起来,他救人也就不方便了。

    好在,最恶劣的情况并未发生。

    陆争在看到晏长澜的面容后,眼里就出现了一丝挣扎之色。

    然后只几个呼吸时间,他的眼神就越来越清醒,而后瞳孔收缩,已是将晏长澜认了出来!

    晏长澜对他做出了一个“等”的口型。

    陆争渐渐平静下来,而后他果然就在原地不动,只是仍旧假装与其他血魂一起争夺血气而已。

    接下来,晏长澜就依照先前所想,慢慢地朝着陆争所在之处移动过去。

    大约过了不到一刻钟,两人顺利会合。

    此时,两人都不方便说话,彼此之间的沟通甚至要屏住呼吸,所有言语都只能依靠口型。

    陆争很是配合,似乎对于晏长澜特意进来寻他有些动容。

    晏长澜将不少雷霆子交到他手里,随即和他一起慢慢地又往后面移动。

    慢慢地,要靠近山谷边缘……

    然而,就在两人逐渐退到最后的时候,那里面被围困的修士们已然被吸干了血气,所有的血魂都不再沉迷,而是开始活跃起来!

    先前还能隐藏自身的晏长澜与陆争,此刻就很快被人察觉了。

    霎时间,许多血魂扑了过来。

    晏长澜一声喝道:“砸出去!”

    陆争反应也是极快,他迅速地将手里的雷霆子激发了一大把,落在自己后面,一瞬发出了极恐怖的巨大响声,将无数血魂都炸成了血雾!

    晏长澜在喝出那声的刹那也砸出了许多雷霆子,同样炸开了一片宽阔之地。

    两人随即运起身法,极快地朝着山谷之外而去。

    也幸亏他们已是靠近边缘了,阻拦并不很多,但他们依旧能够察觉到,在山谷深处的那些极强大的血魂也被他们所激怒,如今正是飞快地从后方突袭过来,眨眼间就缩短了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晏长澜感觉到那强大的威压迅速接近,心里越发警惕。

    他不能在此处浪费时间,否则,阿拙他……

    下一刻,晏长澜将余下的雷霆子zhong,足足一半都激发抛出。

    更多的血魂都在爆炸声zhong“嘭”地裂开,后方追得最快的血魂堪比炼气九层,依旧在这样多的雷霆子轰击zhong,被打得通身都是孔洞。

    陆争也不吝惜雷霆子,趁着那炼气九层受创时,将大量雷霆子又丢过去,再度阻拦住那些血魂!

    很快,两人跟山谷边缘越发接近了。

    晏长澜一边狂奔,一边继续砸,就这样生生地炸出了一条通路!

    终于,两人来到山谷边缘。

    此时若要出去,还要先在上头开出一块无有血雾的空隙方可,但若是他们一停,那些血魂又要追上。

    而此时两人手里的雷霆子,都只余下几颗而已。

    晏长澜与陆争对视一眼,齐齐将雷霆子砸出。

    旋即晏长澜一推陆争:“你先走!”

    陆争一愣,但也知道此刻并非推让之时,顿时打出空隙腾身而上,晏长澜松了口气,他用出自己剩下大半法力,扔出了二十多张小雷符。

    小雷符同样带着雷霆之力,一旦全数激发后,威力并不比雷霆子逊色太多。

    于是,尽管雷霆子没有了,小雷符也给晏长澜争取到了一线生机,晏长澜抓住这生机,快速地同样脱离了这座在月色下尤为诡异的血魂谷!

    晏长澜脱身之后,很快就到了崖上。

    陆争比他快上几步,也安全抵达。

    到这时候,晏长澜才松了口气,但他现下当真是一缕法力也无,只凭着早年习武的力气和颇为强悍的肉身,让他还能立在那处。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阴影。

    晏长澜抬起眼。

    就见那寻常素来冷漠的少年看过来,说了句:“回来便好。”

    晏长澜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我没事。”

    那边,朱尧也在上下打量陆争。

    他是对陆争情谊不及其他几人,但晏长澜能将陆争带出来,陆争又独自在血魂谷里待了那样长的时间,他还是很担心他的。

    现下,总是要瞧一瞧陆争是否安然无恙。

    叶殊也看过了晏长澜,见他并未受伤,暗暗点头。

    那边葛元烽则是在叶殊和朱尧关怀晏长澜、陆争时,主动看向那血雾翻涌的血魂谷,见里头的血魂依旧不曾出来,只似乎有些血魂在里头发出声声不甘嚎叫,也放下心。

    接下来,葛元烽说道:“诸位,咱们回去罢。”

    朱尧自无异议。

    就算是平日里孤僻的陆争,也不曾再露出太过疏离的模样。

    没多久,众人回到了客栈。

    阮红衣守在夏玉晴身边,夏玉晴虽是受了伤,因着惦念同门几人,也不曾入眠。

    听到门响后,阮红衣急忙起身,将门打开。

    这时她也顾不得给陆争脸色,先将其他几人都看了眼,发觉众人都无事时,才让开身子:“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位师兄可要说一说。”

    对于陆争之事众人皆有疑惑,眼下自也不会放他离开,而是要仔细问过的。

    于是,朱尧等人都走进来,再将门关上,各自入座。

    晏长澜看了陆争一眼:“还是你来说罢。”

    陆争心里一动。

    他倏然明白,先前他自己的情景有些诡异,不便对人言,晏长澜让他说,就是为了让他自己决定到底是否说出来,若是不愿说,也能自己找理由。

    不论陆争平日里如何看待这些同门,却并非不识好歹之辈,他对于晏长澜今晚的举动也是感激的。

    血魂谷原本就在夜间最为危险,待血魂潮之后就更是恐怖,他自问和同门皆无多少交情,但晏长澜却冒死而来,将他救走——且不说晏长澜算是唤醒了他,只说若无晏长澜手里的那些雷电属性之物,哪怕他后来能自己清醒,怕是也是出不来的,最终恐怕还是要变得和那些被吸干后化为血水的修士一般。

    更莫说,晏长澜还为他保密。

    陆争思索之后,本想着是否要将那诡异之事说出,但到底还是放弃了。

    晏长澜肯救他,他能信晏长澜,其他几个他自然是信任不足,而且这毕竟是他自己之事,他心里还有不少疑惑,他还是不愿意宣之于众的。

    因此,陆争还是找了借口:“我于血魂谷zhong发觉危险时已然晚了,是曾学过一种法门暂时保住了命,幸而晏师兄进去,用那两样雷霆之物带我出来,不然再过一二时辰,我必死无疑。”

    听陆争如此说,朱尧几人自也能发觉里头他有隐瞒之处,但他们先前自己也不曾冒死过去搭救对方,又怎能寄往对方将秘密全盘道出呢?故而得了个理由便罢,就连阮红衣,也不曾胡搅蛮缠。

    不过,陆争还是道谢,谢过众人惦念之情。

    接下来便无事,众人各自散开了。

    到得门口时,其余几人都走了,晏长澜、叶殊与陆争一同走了一段。

    晏长澜道:“陆师弟,洞zhong之事,你自己要多加留意,只是也要小心谨慎。”

    陆争见他不追问,反而如此体贴,面色缓和下来,说道:“多谢晏师兄提点。”

    随即,两人不再言语,朝两边分开。

    叶殊与晏长澜,进入了同一间房里。

    晏长澜坐下来,吁了口气:“此番陆师弟想必会多多留心了。”

    叶殊则问:“你在洞zhong瞧见了什么?”

    晏长澜对叶殊素无隐瞒,便将在洞zhong见到之事说了一遍。

    叶殊了然:“血魂潮似乎是血魂彼此吞噬而形成,或许也是掠去到足够多的修士后,共享盛宴……且不说这个,那陆争能与血魂一般吞吸血气,自会发觉自身不妥之处,你我也算尽到了提点之意。”

    晏长澜点头:“正是。原本还想着只是带他过来,或许只能约略给他留下一点印象,让他日后有所警惕。但今日之事必然能叫他立时警惕起来,日后再遇上什么事,总也能试着自己想一想法子。”

    叶殊道:“但愿他能在警惕之zhong抓住机会罢。”

    比起晏长澜来,叶殊更加明白。

    前世zhong,先有陆争,再有晏长澜,若是在陆争身上成功了,那多半便不会有晏长澜了,而既然有晏长澜,陆争恐怕就是凶多吉少。

    今生晏长澜不会再落入那境地,就希望陆争能够化险为夷。

    晏长澜心里轻松,只觉得似乎在凝聚法力时也能更快一丝,他沐浴一番,洗去在山谷里沾染到的血腥气,而后就躺下休息。

    叶殊在他身边打坐。

    晏长澜瞧着叶殊,说道:“雷霆之物都用完了,明日便开始准备……”

    没说完,他已疲倦合眼。

    叶殊则低头看了看他:“好。”

    ·

    第二日起,叶殊和晏长澜在城里买了不少材料,回来准备雷霆之物。

    夏玉晴还在疗伤,她是个女子,阮红衣也就留着陪她。

    余下三人,葛元烽与朱尧还是要继续去血魂谷里猎取魂煞珠,陆争也合群了些,与他们同去。

    这一回,三个人都彼此拉了一把,不曾分散,而他们的实力都不错,合作后不说是所向披靡,也是很快往里面推进,弄到了不少的魂煞珠。

    待两日后,夏玉晴差不多痊愈,叶殊和晏长澜也准备妥当。

    一行人一同前去血魂谷狩猎,各自都弄到了许多魂煞珠,每次回来,都心情愉悦。

    关于陆争第一日失陷血魂谷之事,无人再提起。

    等他们回到宗门之后,自也不会外传,甚至,也不会说给白霄峰峰主听……左右事情已然解决,又何必让师尊忧虑?陆争心怀警惕,就更不会往外多吐出一个字了。

    白霄峰众人在此地足足待了有一个月,每每用完了身上之物就去补给,补给之后稍作休息再入谷zhong。

    虽说第一日时颇为狼狈,但后来再遇上血魂潮时,他们就能早早发现端倪,早早离去。但他们是习以为常了,依旧有其他从各处到来的修士不慎留在里面,最终被血魂困住,只是他们zhong几乎无人能被解救……饶是如此,魂煞珠的好处仍是让无数修士趋之若鹜,尤其诸多散修,哪怕冒着再大的危险,也不愿放弃这难得相对容易弄到的大好资源。

    与此同时,哪怕有血雾遮挡,在山谷内有时也会遇上非同伴的修士,这时候是互相厮杀也好,戒备相让也罢,都演绎出许多情态。

    一月以后,朱尧等人虽说还是想多弄点资源,但是长期猎杀也是让人极为疲累,并且因着这些厮杀,虽能巩固住修为,却没能长时间打坐积蓄法力。

    再这样积蓄下去,他们的修为没有长进,也是不妥的。

    差不多得了好些东西,众人终是决定回去了。

    叶殊和晏长澜也不例外。

    两人在谷zhong足足得到了三百多颗魂煞珠,给叶殊炼器怎么也够用了。

    回去后叶殊先拿它们来炼制本命法宝,待炼制剩余的就挑少量出去售卖换取资源,其他则留在手里,作为储存下来的上好炼器材料,以及磨砺意志之物。

    与此同时,阮红衣他们几个至少也都弄到了百多颗的魂煞珠,比起很多在里面狩猎的修士运道都好些。但他们为了猎取魂煞珠消耗的丹药灵符也不少,加之他们与叶殊能自制不同,多是在外采买,最后赚取的资源虽也不少,却是远远不及叶殊与晏长澜两人。

    不过,目前得到的这些,也叫他们足够满意了。

    在宝马疾驰zhong,白霄峰众人心情轻快,回归了九台城里。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0:35:45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0:43:25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0:51:

    linzhong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6:05: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6:4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6:48:30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7:45:36

    老纸不傻只是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1:06:12

    老纸不傻只是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1:06:18

    老纸不傻只是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1:06:27

    皇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3:06:42

    皇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3:07:00

    皇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3:07:09

    随风飘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7:47:25

    大胖栗子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18:26:58

    吃货小懒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0::1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1::3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1:51:1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1:51:2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1:51:5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1:52:0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1:52:2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1:52:37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2:57:11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22:58:36

    truelight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1 :02:25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