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叶殊之法(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诸位,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于叶殊而言, 他自也不通武艺, 但不论习武内力等物, 俱是由经脉贯通, 流入丹田, 聚集而生劲力。其所养之气、所运行之功法,归根到底也不过是流转途径不同,使得精气化内力快慢不同而已;施展之武艺,便是气劲运转之法不同, 促发内劲强弱有别。

    叶殊当年也有金丹境界,见识广博,于肉身经脉等多有研究, 若说要他创出一门绝世修仙之法, 必然要仔细斟酌, 历时多年未必能成,可只是部凡人调理气劲之法, 他只在心念转动间,就能得出个七八门来。

    只是他毕竟是要去还上叶俊一份“情谊”,自不能当真让他能借此功法在凡人地界纵横无敌,故而他便要将其zhong更改些许,使得此法于前期无碍,后头越是修炼,则越是焦躁不安, 直至将到顶峰后,再无寸进,反而要日渐跌落,最终便由那超一流,沦落到三五流、不入流去。

    红鸳献上的绝世武功将叶俊害到如此地步,叶俊自是不会将他放过,恐怕也不甘轻易要了红鸳的命去,到那时,红鸳大有苦头吃,叶俊武功尽废,也再无出头之日了。

    自此,叶殊便也斟酌一番,写出几样行功之法,斟酌修改一番,最终当真弄出了这般一本《太渊神功》来。此功共有五层,前头四层都极为厉害,只是修炼得层次越高,便越是心火难耐罢了,待到得五层便一泄到底,走火入魔,变为废人。

    叶俊要让原主蹉跎一生,孤苦而死,叶殊便也叫叶俊尝一尝这滋味,才能心气顺平。

    不过,这一门“神功”要如何叫红鸳发觉,还不引起她的怀疑,就还要费些心思。但这也不算难,此间山峰连绵不断,若是哪日里红鸳来寻他却不慎“迷了路”,误打误撞掉下个山洞,在山壁上瞧见这神功,也未必不能。

    只是这神功出世之事,万不能叫它牵扯到叶殊的身上而已。

    已然做定打算,叶殊先去瞧了瞧于山zhong所设迷阵。

    果然不出他所料,此地野兽蹄印不少,似是有些莽撞之兽误打误撞踢开了石子,叫迷阵没了用处——这石子布阵,也确是粗糙了些。

    看过之后,叶殊将这迷阵补上,再在附近的山头走上一走。如今他实力有限,并不能走得太远,挑来拣去,就在临近的那座山头上,寻到了一处地穴。

    那地穴并不甚高,下方有个涌起的内泉,水声左近之处,还真显露出一面石壁。

    叶殊发觉此地,也是讶异。

    此处似乎当真曾经有人隐居,内泉附近还有简陋的草屋,十分清静。只是这隐居之人似乎并非习武之人,反而好似山间隐士。

    叶殊目光一缓。

    如此一来倒也便利,他只消将那“神功”刻在石壁之上,再弄些风沙,便可遮掩过去。此处草屋、一些隐居痕迹十分古旧,纵然有人来看,也必不会生疑。

    但如今叶殊没什么力气,要想在那石壁上刻画并不容易,还是要等他存下道基入了修行之后,才好用法力雕刻。

    将此处重新遮盖起来后,叶殊便回去山间茅屋之zhong。

    不急,不急。

    那叶俊如今尚无成亲打算,红鸳也还等得……

    ·

    时光飞逝,日子过得极快。

    从前到后足足用了三个月时间,叶殊总算是在一次吞吐之zhong,将那如云似雾的先天真一之气不断压缩,最终在丹田里化为一缕似真似幻的黄芽,存下了道基。

    而有了这黄芽之后,叶殊在吸取天地灵炁时,被汲取的三样灵气就不断地朝着那黄芽涌去,似的黄芽表面慢慢生出了一丝薄雾,且不断汇聚……

    修行如此艰难,叶殊却半点不曾有后退之意。

    想当初他身zhong奇毒时,便是灵根极好,每一次修炼也都犹若酷刑,天地灵炁越是吞吐得快,受到的苦楚越多。莫看那时他存下道基仅仅用了一个时辰,但那个时辰里周身好似有千针万刺,痛楚到了极致!因此纵然最后很快成功,却也只记得难熬,心zhong难以安定——哪里有如今他一点一滴炼气来得踏实?

    诚然现下的修炼是慢了些,但胜在时时刻刻心zhong有数,而且他重来一次,又有混元珠在手,也不怕来日里被瓶颈所阻,最多也只是艰难些而已。

    他叶殊从前千万般痛苦都能结成金丹,现下只是灵根普通,必不会没有出头之日的。

    也是如此自信,叶殊的修行的确扎实。

    这些时日里,他再不曾下山与晏长澜相见,但每三日一次送菜倒是照常,若是有暇,他自己抓上个两只野兔山鸡,便匀给晏长澜一只。

    晏长澜亦不曾上山,不过在天气转冷时,叫人在取菜时吆喝一嗓子,足送了叶殊一箱子大毛衣裳,厚厚棉被。

    叶殊冷眼见到,心zhong也是承情。

    又一些时日后,后面薄田里的药材也长成了些,他便下山给老大夫那里匀了几样好的,又往城主府送了一片紫叶芝,聊表心意。

    这般的来往,倒颇有些“君子之交”的意味,叶殊无意改变,也还觉得熨帖。

    复又一个月后,叶殊丹田内的虚幻黄芽之上,逐渐凝结出一滴灵露,叫他陡然神清目明,好似身心都被洗涤过一般。

    到此刻,便是炼气一层了。

    叶殊微微松了口气。

    接下来,他再来聚气时,就要将灵气压入灵露之内,形成法力。

    先前他那般努力,而今根基扎得极好,若是并无意外,日后这一滴灵露做所存下的法力,当能达至那数目最多的十缕了。

    只是如此,还需慢慢积攒起来。

    ·

    因着有了炼气一层,那刻录“神功”之事便可以做起来。

    叶殊每日花费一二时辰在那地穴zhong的石壁上,将他所创的那《太渊神功》一笔笔刻上去。这刻录可不是单凭力气,总是要调动起些许法力,汇聚于一支木剑之上——他原本倒是想用手指,然而他如今不过十二岁,手指纤细,却不适合了。

    以如今叶殊的这点法力,压榨个干净也刻不出太多来,但他每每将法力榨干后,再吞服混沌水,却发觉在回复之时能平日里更快些,回复后的法力仿佛更精纯一丝,根基仿佛也更扎实几分。如此一来,他倒是更尽力了。

    如此大约耗费有十余日之久,灵露zhong已然聚集有三缕法力,比起叶殊原本所想要快上不少,而那石壁上的“神功”,也总算是刻完了。

    叶殊抬头看了这石壁一眼,想出了一个极是寻常、名为“风石术”的法术,便耗费一缕法力打在了那石壁上。

    刹那间,被打zhong那处的石壁簌簌掉下一些细石子来,就让那些刻出来的字迹变得斑斑驳驳,好似有多年风化腐朽一样。

    叶殊的根基既厚,这一缕法力也是甚强,一击过去,半面石壁都迅速变化,而后他便再使出一道风石术,将另外半面也都变了。

    到此时,这假造绝世武学之事,就算大功告成。

    叶殊瞧着这些,微微满意,就此离开。

    之后便是要找个机会,让红鸳“发现”此处才好……

    ·

    叶殊回到草屋,暗暗思忖。

    红鸳每一旬有一日不上工,除却他“恢复”后的头一回相见,数日以前她又来了一次,再过几日又轮上她歇息,为讨好叶俊,她想必还会来此同他拉近关系。

    如此一来,待那日之前,他便在山下布置几个迷阵,将人引到那边的地穴处去,哪怕是她不来,到时候撤去也不迟……

    没几日,叶殊果然在山下布置起来,随即就不再理会。

    待得红鸳歇息那日,他在屋zhong等候,然而直至夜色擦黑,亦不曾见得红鸳。

    第二日,叶殊下山去察看一番。

    这一看,他唇边登时泛起一丝冷意——阵zhong有痕迹,那红鸳,果然已被引去地穴了。

    叶殊并未贸然前去地穴之处,左右他已然将这“神功”送了出去,那红鸳天性自私,必不会轻易将此事告知叶俊,而他倒是可以等上一等……

    不出叶殊所料,在下一回不上工时,红鸳来到了山上。

    她看向叶殊,神情里颇有些犹豫,又有几分意动。

    红鸳一边同叶俊你侬我侬,一边喜滋滋等着做新娘。

    她心里亦很明白,如今俊少爷娶她为妻多是因那神功之故,但她却相信,只要他们成了婚,她再为俊少爷诞下麟儿,一切便有不同。她总是能与俊少爷白头偕老的,俊少爷的妻子,也只会是她一人。

    而此时此刻她却忘了要给“殊少爷”一张请柬……这叶家乃是伤心之地,殊少爷他,还是莫要来此了罢!

    那被红鸳抛诸脑后的那个殊少爷,则是又下了山。

    这一回正逢着送菜的日子,叶殊大清早便等在那树下,见到了来替晏长澜取菜的一名小厮。那小厮也识得叶殊,知他与自家少城主有些交情,不敢怠慢,过来行礼。

    叶殊说道:“今日我寻少城主有些事,不知……”

    小厮连忙笑道:“少城主有言,若是哪天殊少爷要寻他,只管让小人带了去。”

    叶殊点点头:“如此便劳烦你。”

    小厮又连道“不敢”。

    随后,叶殊跟在这小厮身后,一直来到城主府后方,自那角门进入府内,直入晏长澜所居的那一处院落了。

    晏长澜身为少城主,居住的地方却并无太多奢侈之感,大体布置得熨帖舒适,又有个极大的练武场,有一座兵器架子,上面摆着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

    此刻,晏长澜正手持长剑练武。

    他出剑如风,身似游龙,剑花挽动处掀起点点白浪,手腕翻转间绽开朵朵剑花,无数寒光四下迸射,着实是耀目缤纷,刺得人眼都花了。

    叶殊见到这一幕,微微点头。

    这一套剑法在凡人界zhong算是不错,在他眼里却颇有不少破绽,晏长澜便是将其舞得一丝不错,也算不得什么。但他欣赏之处在于,晏长澜或许阅历不足,不能改动这剑法,可是挥舞之间,却不自觉地以身法将这些破绽遮掩,让那足有七八处的破绽,登时只有两三处明显,而就算是明显,也有后招扫尾……不论是那叶俊还是曾经的叶殊原主,在习武资质之上,都远不如这位少城主。

    按照凡人地界的眼光,如今的晏北城主在武linzhong乃是超一流高手,晏长澜已然接近一流,叶俊原本不过接近二流,在练了“神功”之后,也跃上了二流,奔着一流去了。

    叶殊的目光微深。

    若晏长澜乃是天狼,他必有灵根,在修行之上也应有天分。只是当年天狼的灵根十分怪异,似乎被邪功所改动过,化为猩血之物,而现下他的灵根什么,却不得而知了。

    也罢……他不再多想。

    这晏长澜还算顺眼,不论是否曾经的天狼,也堪与为友。

    晏长澜一轮剑法舞完,便察觉了叶殊的到来,便收手一掠,到了叶殊的近前:“叶兄,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叶殊说道:“此番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晏长澜笑道:“叶兄言重了,若有我能出力之处,必然尽力。”

    叶殊语气淡淡:“倒非是其他……不知晏兄手zhong,可有叶家叶俊大婚请柬?”

    晏长澜一怔:“叶家请柬?”旋即他便想起此人出身,微微一叹,“叶家请柬倒是送来了,不过父亲忙于闭关,无暇前去,乃是我来代替。若是叶兄有意,到时与我一同去叶家观礼便是。”

    叶殊知这晏长澜有些误会,也并未解释,只点一点头:“如此,便多谢晏兄了。”

    因着大婚之日就在两日后,晏长澜便留叶殊在此小住。

    叶殊身怀秘密,自不能如此,因而婉拒。

    晏长澜有些失望,却也并不勉强,只新送了一件颇为光鲜的外衫给他后,就亲自将人送出门去。

    叶殊收了外衫,见它确是自己的尺寸,便明白这原本就是为他所制。不过如今拿了这外衫,倒适合过两日的观礼了。

    随即,叶殊就此回去。

    仍旧是布阵、修炼——他虽对叶俊同红鸳大婚有些在意,但归根到底还是自身修为更要紧,如今他于炼气一层上还欠缺不少法力未满,必要万分努力。

    两日时间一晃而过。

    叶殊将自己稍微拾掇,穿上那外衫,来到山下。

    才到此处,便见前方有一辆马车停着,他便驻足而看。

    马车门一开,就有个英姿勃发的少年郎跳下来,仍旧是一身雪白锦衣,意态潇洒,神采飞扬,朝着叶殊露出一个笑容来:“叶兄!”

    叶殊走过去:“晏兄。”

    晏长澜说道:“叶兄来得及时,这便一同去罢。”

    叶殊道:“有劳晏兄亲自来接,应是我去城主府等待晏兄才是。”

    晏长澜不在意道:“我脚程快些,就先来了,叶兄请。”

    叶殊也就不再多言,直接上了马车。

    车厢不大,不过叶殊同晏长澜都还只是半大少年,也不拥挤。

    马车果然颇快,没多久已来到了叶家宅邸之外。

    朱红大门前,有数十位扎了红带的叶家人在此迎客,正在大门下,叶俊一身红色喜服挺拔而立,他原本便生得十分英俊,此时更被映衬得气度不凡。

    晏长澜先下了车。

    叶俊连忙迎上来:“少城主莅临,真是有失远迎。”

    晏长澜朝他一点头,道一声:“恭喜。”而后他便转过身,对车zhong人说道,“下来罢,随我进去。”为免叶殊尴尬,他并未称呼。

    马车上就有个少年走下,他略垂眼,穿得也还周正,跟在晏长澜后头。

    叶俊扫这少年一眼,只大致瞧了个轮廓,只当是晏长澜的随从,便未多问,只殷勤地将晏长澜请入宅内罢了。

    晏长澜也未解释,就举步而去。

    叶殊跟在他的身后,也是入内。

    他心zhong却是想着,叶俊虽处处打压原身,却从未将他看在眼内,不然如今两人当面,叶俊也不至于认他不出。

    这般想时,叶殊已和晏长澜入了宅,被安排在最前方的桌子边坐下了。

    因着这一桌代表城主府,故而桌上也无他人,晏长澜让叶殊坐在他的一侧,不时低声同他闲聊几句,以免他触景伤情。

    于这叶家,叶殊心zhong一片冷然,见到这般情景,亦不觉如何悲恸。但晏长澜言语zhong带着宽慰,实为善意,他便同晏长澜应和几句,受了他这份心思。

    晏长澜见叶殊并无太多异样,微微放心,就将那婢子送来的茶点等物朝他面前推了推,叫他先垫上一垫。

    叶殊盛情难却,也拈起一块,送入口zhong尝了。

    两人平静相处,另一边却有些人过来与晏长澜客套,晏长澜虽然年少,于此事上倒也游刃有余,间或有人问起晏长澜身边叶殊乃是何人时,他便道一声“友人”,并不多谈,而饶是如此,叶殊也被敬了几杯酒。

    待宾客约莫都到了,吉时亦到了。

    众人再不同他人交际,回到各自的位子上。

    新郎双亲叶振与唐氏很快坐在了高堂,唱礼之人亦极快就位,于一片贺喜声zhong,就有面带笑容的新郎叶俊牵着红绳,将身着喜服的新娘子带了过来。

    一对新人,盈盈下拜。

    叶殊瞧着这一幕,面色平淡。

    旁人或者瞧不出什么,但他自己却是知晓,在他体内深处,仿佛有一缕尘埃被轻轻抹去,魂魄与肉身更为契合,连那黄芽灵露内的法力,也陡然增加了两缕之多。

    他很明白,尽管原主早已不在,他亦占据这具肉身,但现下他亲眼看见红鸳与叶俊成婚,原主最后执念完成,肉身便彻底归属于他,再无一丝违和之处了。

    这也正是叶殊分明已可知那一对男女最终结局,却还要随晏长澜一同前来观礼的缘故。

    大礼毕,新娘被送入洞房,在场宾客吃酒闲聊,气氛热烈。

    喜桌上摆满好菜好酒,晏长澜与叶殊静静吃了一些,不去同其余人等凑热闹。待吃过一轮,晏长澜便起身告辞,叶殊自也与他一同走了。

    叶俊此刻被缠住,脱身不得,就由一名叶家嫡系将晏长澜送到门前。

    晏长澜带叶殊上了马车,便扬长而去。

    一路上,晏长澜再次留客:“今日天色已晚,叶兄还是在我那处歇息一晚罢。”

    而这一回,叶殊瞧一瞧天色,便并未拒绝了。

    稍作思忖后,叶殊已然心生一计。

    说来倒是不难。

    如今这凡人地界盛行习武,要养内力以制敌。叶俊当年要打压原身,也不过是因着原身天生经脉宽阔,且悟性颇高,习武起来事半功倍罢了。

    因此,于此间之人而言,若是能有一本绝世秘籍,内含绝世武艺,便自然可以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血雨腥风,争夺不休。

    要想让红鸳嫁入叶家,还能成为叶家当代年轻第一人叶俊正妻,最佳之法就是红鸳手zhong有这般一门无法谋夺的绝世武功,方能叫叶俊再不顾其他,只一心一意娶她过们。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00:01:29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01:04:5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06:57:47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06:57:52

    花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10:09:10

    哎呦喂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12:40:08

    小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15:20:11

    桥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17:14:

    秋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19:03:31

    yqgmsb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19:57:59

    腻腻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21:01:06

    纯蠢的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22:58:59

    唯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26:51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4 :29:00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