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亲事作罢
    ,!

    岳千君与岳千里自离开后, 就缓缓朝着居处走去。

    岳千里心头还为先前之事而纠结着, 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自家兄长,以他来看……那位淳于秀姑娘,怕是当真对兄长无意了。可兄长之心, 该如何安放?兄长活了这些年,好容易爱慕一人, 偏生却遇上此事……

    岳千君则是在思索。

    他生性较为迟钝, 自先前也只是觉出,似乎他的未婚妻子当真不太愿意嫁与他为妻,然而他却不知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周到, 居然会是如此?

    不过,他却并未与岳千里一般觉着未婚妻子是移情别恋于晏长澜身上……他这些年来十分关注未婚妻子, 虽不至于事事皆知,但先前未婚妻子那一点故意为之,他却还是看出来了的。

    于此事上, 岳千里却是不如岳千君。

    只是岳千君仍旧有些郁郁, 他只是想着,未婚妻子心中究竟是什么想法……

    就在两兄弟心思各异时, 突然间, 他们听到身后有人呼唤。

    兄弟俩转过头,就见到正是淳于秀小跑过来。

    岳千君肃容道:“秀姑娘。”

    岳千里勉强笑了笑, 并未出口。

    淳于秀看见两人反应,自也瞧见了岳千里难以掩饰的一抹愤怒,与岳千君眼里的一丝黯然。他心里一酸, 捏紧手指,而后松开。

    “岳公子,岳小公子,我们寻个地方说话罢。”

    岳千里一愣。

    这是——

    旋即他眼神一暗。

    莫非,这样早他就要说出来了?

    着实太过可恨!

    岳千里恼怒地看了淳于秀一眼,就有意阻止自家兄长。

    但是岳千君却已点头答应:“好。”

    岳千里……岳千里顿时恨铁不成钢。

    岳千君看着淳于秀:“秀姑娘,你寻一处所在,我们随你同去。”

    于他而言,能多与爱慕之人相处片刻,也是好的。

    淳于秀露出个笑容,心里仍是酸涩。

    这时候,他竟更希望自己是个真正的女子了。

    ·

    不多时,两人到了家酒楼,入了个雅间。

    这雅间有些奇异,在里面还有个隔间,也有小门。

    淳于秀入得其中,看了那小门、隔间一眼,心中的恐慌几乎忍不住要溢出来了。

    然而,终究是无法。

    事到临头,岳千君那般待他,他实不能再隐瞒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后,淳于秀尽力对岳千君露出个美好的笑,轻声说道:“岳公子,稍待,待我出来时,你便会知晓。”

    岳千君不解,但他却很是尊重淳于秀:“秀姑娘,请。”

    淳于秀点点头,转身便打开小门,走进隔间里去。

    岳千里看着淳于秀古怪的行为,倏然发觉,似乎其中有什么隐秘?而这样的隐秘,似乎才是淳于秀与兄长之间最大的……阻碍。

    ·

    淳于秀立在隔间里,手中已然出现了一套男子的衣衫。

    他低头愣愣看了一会儿,指尖都在轻轻发颤。

    这一次,若是出去……

    恐怕,日后都不得再相见了。

    不过岳千里也在场,岳千里乃是岳千君的胞弟,想必,岳千君身边有这胞弟在,应当也能得到一些安慰罢?岳千里待岳千君的关切,十成是真。

    良久,淳于秀到底还是换了衣衫。

    不论如何,他该面对。

    ·

    岳千君和岳千里,在隔间外等了有一刻钟之久。

    岳千里低声道:“她怎么去了这样久。”

    岳千君不知为何,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但这预感似乎并非是来自什么危险,却叫他难得有一丝慌乱之感。

    因此,他并未回复岳千里。

    又是盏茶时间,小门开了。

    兄弟两人都朝那处看去,而后,那门内……就走出一人来。

    那是一名……少年。

    一名相貌与淳于秀一般无二,却是喉头有结,眼里带着英气的少年。

    刹那间,岳千里头皮都要炸了。

    男、男男子??

    ——淳于秀,他是个男子?

    岳千君则是愣住了。

    从前不论经历过多少危难,他都不曾如何,但如今见到了爱慕的未婚妻子变作男子,他实不知自己该如何反应。

    淳于秀见到两人如此,心不由沉了下去。

    他不再如从前那般露出羞怯神情,而是尽力镇定,走到两人面前,慢慢说道:“不瞒两位岳兄,在下淳于秀,的确是一名男子。”

    岳千里怒从心起。

    男子,淳于家怎么敢让一名男子来与他兄长定亲!

    淳于秀佯装不知他的愤怒,而是继续说道:“岳大兄金丹境界也瞧不出在下伪装,是因一件法宝之故,也是因这法宝,方让在下能自淳于家好生活下来。”

    岳千君闭了闭眼,心中犹若惊涛骇浪。

    可是待他看出淳于秀眼里的慌乱时,却是按住了岳千里,缓缓开口:“此事,恐怕还须你给我一个交代。”

    淳于秀心里一疼,颔首道:“这是自然。”他轻声道,“岳大兄,还请听在下道来。”

    岳千里听自家兄长这般说,不由朝他看去。

    他乃是岳千君胞弟,如何看不出如今兄长情绪动荡?但是他此刻也想了个明白,兄长与淳于秀之事,毕竟是他们之间事,他能陪伴于兄长身边,却还是莫要插口为好。

    只是,可怜了他的兄长……

    淳于秀别过脸,将从前事一一道来。

    当年,淳于秀的生父淳于潇乃是一名性好美色之人,且因着喜爱美色之故,常年在外猎艳。他的妻子乃是联姻而来,虽对淳于潇并无爱意,但却须得保住淳于潇的性命。

    原本淳于潇只是在外潇洒并无大碍,可是有一次他求得了一名美艳女子后,将其纳为妾室,却是被其所迷,厌倦了其他美色。

    初时淳于秀的生母岳玉静并未将其看在眼里,毕竟对方瞧着只是个寻常的女修,资质也很寻常,就算美艳,也不足为患。而且那时岳玉静正好怀上了淳于秀,也是她嫁给淳于潇多年后唯一的孕事,自然是宝贝无比,因此,对淳于潇新得的猎物,就更不会多加留意了。

    然而,在岳玉静胎儿月份渐足后,才发觉那女修居然已收拢了淳于潇的心思,让淳于潇待那女修一心一意了。淳于潇的眼里更是只剩下了那个女修,就连原本有几分尊重的岳玉静,也不曾再分给一分心思。

    除此以外,那女修也已怀孕了,可岳玉静却发觉,自己的怀相越来越差,自己的寿元似乎也在流逝……此刻,她才发觉有不对劲处。

    但如今他们一家在外,想要借助家族力量解决那女修已然不成,而岳玉静后来又发觉,那女修对生子似乎格外看重。

    如此一来,岳玉静心惊肉跳,便知若是自己生下了嫡子,恐怕会有不妥……

    后来,眼见自己恐怕生下孩儿便要陨落,岳玉静用了自己奇遇而来的一件法宝,交给心腹婢女。若是她生下的是个女儿,便无妨碍,若是儿子,就以此将其伪装为女儿,等待日后,再寻机会脱身,回到岳家。

    果然,岳玉静生子时只能自己挣命,很快精气消耗殆尽,好容易才能生下淳于秀。见淳于秀乃是男儿,那忠仆婢女就当真将他伪装成了女儿。

    几乎在伪装完的刹那,淳于秀就带着宠妾过来,好生将淳于秀看过。他们两个并非发觉淳于秀的真实身份,又大摇大摆地离开。

    后面的几年,忠仆小心地带着淳于秀,养育教导,而那个宠妾则是成功生下一名儿子,并被淳于潇扶正为妻,将其子认作嫡子。

    只是淳于家非是寻常人家,淳于潇带着宠妾回去要改族谱时,并不为淳于家所承认,而淳于潇始终偏宠,却是用正室夫人的待遇,宠爱那名女修。

    之后,淳于家骤然发觉那女修其实是一名魔修,生下的儿子也并非是淳于潇亲生子,而是一种魔胎,能化为功力反哺自身的。

    淳于潇引魔而来,自然要受责罚,那女魔修也被杀死。

    淳于秀此时原本应当尽快恢复男儿身,但孰料岳玉静陨落真相正是因那女魔修,而淳于家为给淳于秀一份保障,就在他年幼时给他定下了一门亲事,让他能够有所依托,也加深与岳家的关系。

    可此事却是让那忠仆吓了一跳,不敢立即说出真相了。

    ——岳玉静之事原本就是淳于家对不住岳家,而淳于秀的身份若是再有问题,恐怕岳家那边要极为恼怒了。

    故而,忠仆只能慢慢告知淳于秀真相,寄望于随着时间推移,能不着痕迹地解决此事,并尽量保住两家的颜面。

    慢慢说完之后,淳于秀垂目:“此事是在下对不住岳大兄,要杀要剐,悉随尊便。”他闭了闭眼,“当年是我太过胆小,若是再早说几日……”

    其实,是当年的忠仆太过胆小,但忠仆不只是为了他的安危,也有担忧说出后,让淳于家恼羞成怒,对他再无怜惜之故。

    可毕竟,真正伤害了岳千君。

    岳千君听着,神情也不曾有过变化。

    岳千里倒是对淳于秀的厌恶少了几分——他是身不由己,总比故意为之好些。

    可是,究竟要如何,还是受害的兄长说了算。他对淳于秀算是有几分同情,但却远不如他的兄长重要。

    岳千君默然。终是开口说道:“你我的亲事,就此作罢。”

    淳于秀道:“……好。”

    他早知会是如此,却还是忍不住伤心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月に叢雲花に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0:33:35

    24396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1:24:24

    山樱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1:24:38

    横山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1:45:51

    沧海一声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1:57:35

    别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3:11:05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5:23:31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5:23: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7:41:51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7:41:54

    八月桂花香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19 07:45:13

    木木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08:19:55

    苍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0:01:37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0:22:19

    apathy_p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0:22:40

    apathy_p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0:31:17

    apathy_p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0:46:59

    apathy_p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0:52:10

    樱桃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2:46:38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5:27:34

    卿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17:11:16

    沽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23:22:01

    沽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23:22:17

    沽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23:22: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