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量体裁衣
    ,!

    面对晏长澜时, 众人虽说很是敬重, 但并不畏惧,而面对叶殊时,他们却不知为何, 总在心头冒起一阵凉气, 觉着若是不慎见罪于他,恐怕是绝不会落得好下场。

    ……这也不足为奇, 晏长澜再怎么威严,也总是对叶殊百依百顺,看待叶殊比看待自己重要百倍,若是做错事得罪晏长澜,或许能被宽恕,可若反过来,第一个饶不得他们的,就是晏长澜!

    因此, 这几人多日不见叶殊, 如今看他周身气息越发淡漠强大,顿时更谨慎一些,待他的态度, 也尤为小心恭敬。

    叶殊微微点头:“坐罢。”

    晏长澜便先坐下来,随后众人也都坐在后方。

    叶殊并无寒暄之意, 只吩咐道:“你等近年可仍在学习镌刻禁制?”

    众人对视一眼,都是说道:“也曾抽空学过,只是到府城后, 因忙碌生计,故而懈怠了些,但从不曾全然停下的。”

    叶殊道:“你等仍有意学习此道者,可问我三问。”

    众人自然都是欢喜。

    叶殊又问王敏:“你炼丹如何?”

    王敏连忙回答:“可以炼制下品凝露丹了。”

    叶殊颔首:“不错,中品凝露丹如何?”

    王敏略顿了顿,低声说道:“若要炼制中频凝露丹,法力恐有不足。”

    叶殊瞧了瞧王敏:“炼气四层……”他略思忖,说道,“之后给你几颗丹药,你且服下去,近些时日专心修行,待炼气五层时,炼制中品凝露丹当是可行。”

    王敏自然是赶紧谢过。

    其余几人的面上,都露出羡慕之色,但羡慕归羡慕,却并未生出什么其他的心思。

    一来他们的修为都在炼气六层,而王敏原本只是炼气三层,是跟随晏长澜许久之后,才慢慢提升,逐渐突破到第四层去,境界仍旧比他们低上许多;二来王敏乃是炼丹师,其修为越高,炼制的丹药就越多,对他们而言也极有好处;三来便是因着一路走来他们已是生死之交,既如此,王敏过得好,他们只有欢喜之意的。

    晏长澜在一边观察了众人的神色,发觉他们并无异状,微微满意。

    心性不曾偏移,如此甚好。

    之后,叶殊就给了王敏几颗提升法力的丹药,乃是混入涅金蜂蜜炼制而成,增补法力时,比之寻常同类丹药效用更胜几分。

    旋即他又说道:“待你突破至五层后,可寻我一次,我予你三个时辰,指点你炼丹。”

    王敏听得,大喜过望,立时拜谢:“多谢叶公子!”她忍不住又看向晏长澜,“多谢公子。”多谢……大师兄。

    晏长澜目光微微一暖:“日后好生研习炼丹,莫要辜负阿拙的期望。”

    王敏感激道:“是,我明白。”

    其余众人,也都为王敏欢喜。

    如今他们再清楚不过,哪怕他们之间也有一二人比之寻常修士多上一丝炼器的天分,可比起王敏在炼丹上的天分来,还是远有不如。

    既如此,他们也老老实实,所谓学习炼器,那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已……是为他们日后若是再跟不上两位公子,只能成为累赘时,让自己也能有立足的根本。

    也正是因着这个缘由,才让他们对叶殊有万千感恩。

    该吩咐的吩咐之后,叶殊便让几人发问,而回答了那些疑问之后,就也给了他们一人一粒丹药并一块下品灵石,叫他们自去了。

    众人收下后,也是赶紧离开——他们也要去那三等洞府里安顿下来,日后才能好生侍奉。

    人走后,晏长澜笑了笑:“阿拙,辛苦你了。”

    叶殊道:“无甚辛苦之处。”

    晏长澜仍是勾起嘴角,心情很是愉悦。

    ——如今这些人也到了,日后他的挚友阿拙,也有更多可以使唤之人。

    接下来,叶殊与晏长澜又商议了一些事。

    这事便是关乎于他炼制出来的那些自生禁制的法器之事,原本叶殊炼制出来后,要托人去卖,而不能再直接托于万珍园,而晏长澜正是这样一个人选。但晏长澜到底是惊天剑峰的亲传,于他而言,自生禁制的法器不算如何难得,他亲自去售卖这些东西,多少有点不甚妥当。可是如今便不同,艾久几个来到,直接吩咐他们过去就是,到时假托是晏长澜结识的炼器师即可,而晏长澜不亲自去卖,也不会损了他的颜面。

    因此,晏长澜就将那些法器收起来,说道:“之后我让艾久与胡元去做,鲁松与田秀芯同艾久一处,齐壮与余静华同胡元一处。”

    叶殊道:“他们售卖法器,卖出什么价位,可提一成分了自用。”

    晏长澜知道叶殊素来大方,应道:“好。”

    说完这些,叶殊倏然开口:“我要你猎来的皮子在何处?”

    晏长澜陡然反应过来,连忙说:“我都猎了,阿拙你看。”说话间,他将储物袋抖搂了一下,将里面堆积起来的数张皮子都抖落出来。

    叶殊垂眼一看。

    一张约莫二十多丈长的澄青色蟒皮,十分莹润,青碧好看,叫人见之而喜爱。另有数张纯白的狐皮,几张玄色中掺着丝丝白毛的狼皮,都很是惹人喜爱。

    除却色泽之外,其皮毛完好,且妖气浓郁,几乎都是出自八百、九百余年月的妖兽之身,用它们来炼制成法衣,怕是能自生禁制,纤尘不染。

    叶殊微微满意:“不错。”

    得叶殊这一声赞,晏长澜不由一笑:“阿拙喜欢便好。”说话间他似乎又想起什么,立时将另一个储物袋拿出来,“这些是这些妖兽的心脏与一些较为少见的妖兽材料。”

    叶殊自也是接过来。

    然后晏长澜又将几次售卖猎物后赚取的二三千下品灵石同样交给叶殊。

    叶殊同样收下,并未推拒,而收下之后,他再从中取出五百,反交给晏长澜:“这些你拿去花用,若是有欠缺,再来问我拿。”

    晏长澜自然是笑着收下:“好。”

    两人将东西交换了。

    晏长澜就在一旁将自己近来有所领悟的剑法对着叶殊演练过一遍。

    叶殊很快看过,将自己之感悟说了,又指出一些自己所觉有谬误处。

    晏长澜一一对照,若是应当改进的,便很快改进,若还有疑虑的,又再三与叶殊一同钻研,做得尽己所能……

    两人在此论道,时间倒是过得颇快。

    到傍晚时,叶殊便开始炼制法衣。

    这几件炼材绝佳,叶殊一看便知道这是晏长澜特意只为他自己猎来,便也无意拿去售卖,因此取出炼材上最为精华之处,譬如那蛇皮,竟是精炼数次,炼制出两件法衣来。

    两件因炼材之故,天生便颇有防御之力,而生成的禁制也是相同,尽皆与那蟒皮所出的青色巨蟒般,有避水之能。而因着炼制之法不同,其中炼制得大些的那件,为深青色,其样式外观皆适合晏长澜;其中瘦些的则是淡青色,正适合叶殊了。

    随后,叶殊用那几张狐皮炼制出一件皮裘,通身雪白,其禁制为冰寒不侵,乃是一件能在极冷时削弱冰寒之力的法衣,同样也原本就有防御之力;他又用狼皮炼制一件皮裘,通身玄色,而那其中丝丝白毛却叫其显得不那么死寂呆板,反而带着一分奢华,亦是削弱冰寒之力的禁制,也亦是有防御之力。

    叶殊将其中深青色的法衣递给晏长澜:“此为你如今可穿。”再把狼皮所制那件交给晏长澜,“我等修士虽说不惧寒暑,但天下间秘境极多,其中便有气候特异之地,用此皮裘,可抵御极寒,于你我皆有好处,筑基之后亦可穿。”

    晏长澜自修行以来,但凡是法衣大多出自叶殊之手,只是到了这府城后,原本的法衣早不能用了,便穿上了宗门所赐的。这回他专心去给叶殊猎了皮子,则并未想到会有自己两件。

    然而得了这两件法衣后,他却极为欢喜,禁不住当即便将法衣脱了,换上了那件深青色的。

    晏长澜原本便是猿臂蜂腰,极高大的身形,平日里穿着只是天剑宗里分发的寻常法衣,自己也不甚在意样式,显得稳重是稳重了,却难免有些灰扑扑的,并不能十分衬托他的容貌。如今他船上这件深青色的法衣,其样式颇有些繁复,色泽也极为好看,稳重仍然有,却更将他的气度彰显出来,叫他似乎也带上了一丝贵气的。

    ……不同于当年少城主的张扬,而是一种不显于人前的奢华感。

    叶殊见到,微微点头。

    晏长澜不由说道:“阿拙,你也换了。”

    叶殊对这等小事并不在意,听晏长澜这般说,他也就褪去衣衫,将法衣换上。

    晏长澜原是看着他的,但不知怎地觉得面上有些发热,便转过头去,心仍跳得有些快……

    叶殊换完后,晏长澜似有所感,又转身回来。

    此刻,叶殊身着淡青色法衣,然而这分明并不甚冷的色泽,却让叶殊的气质显得更冷淡了些,只一看过去,就仿佛拒人千里一样。

    但毋庸置疑,是极为好看的。

    晏长澜眼中微亮,随即便发觉叶殊的气质似乎……

    但是紧接着,叶殊朝他看来,目光稍稍缓和。

    晏长澜就觉着,这一件法衣挚友穿在身上,当真是再好不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别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03:23:0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06:01:5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06:27:1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06:30:31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22:24:50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22:25:0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22:25:2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