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心善
    ,!

    晏长澜立在风凌奚的飞剑上,只觉着足下之剑极为平稳, 却也极快, 上下盘旋,他周身大风鼓荡, 若是并无一层法力覆盖在周遭护住了他,恐怕在飞剑纵横游走时,他便会身形椅, 从剑上跌落下来。

    这一层法力, 自然便是风凌奚所有,其中蕴含着剑之锐气, 以及一股极霸道的意味。

    晏长澜刚踏上飞剑时还有些忐忑, 但不多时已然冷静下来, 旋即就开始体悟起这法力带给他的感觉了——如此也正是有了师尊的好处之一,能时时刻刻言传身教,而在他以前虽也拜了几位师尊, 却从不知还能这般。

    不过, 这体悟的时间并不长久, 大约总共也只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前方就豁然开朗, 出现了一座瞧着颇为巍峨的高峰。

    这座高峰为宗主所有,每一次的小比总是在此中进行。

    风凌奚带着晏长澜落了地, 就立在了一块巨石上。

    此处乃是一个断崖,除却山崖那方外,另一面都有不少这样的巨石, 每一块巨石都很是平滑,看来,也是众人参加大比时的“宝座”了。

    晏长澜跟随风凌奚一起,看向其他巨石。

    很快,许多元婴长老都出现了,还有一些金丹修士,但众人的座次无疑是依照境界而来,修为越强的,越是靠近,而修为弱的,则要相距得远些。

    风凌奚的座次,仅仅在元婴长老们的下方。

    又是眨眼时间,在风凌奚的身边又落下了一个人——居然是淳于有风!

    晏长澜顿时诧异。

    他只知淳于有风与自家师尊乃是好友,却不知淳于有风在小比时也会来此?

    淳于有风来了之后,便对风凌奚笑道:“今年你果然会来。”

    风凌奚瞥他一眼:“你至今未有一个弟子,来凑什么热闹?”

    淳于有风大笑:“我纵有弟子,也入不了这小比,也只好带个后辈凑凑热闹了。”

    风凌奚嗤笑。

    两人来往几句,倒是让晏长澜颇见识了一番两人的真正相处。

    渐渐晏长澜也终是了解了。

    这淳于有风原来并非是天剑宗弟子,所修也是剑道,因其潜力非凡且实力高明,曾与风凌奚一同历练,互相促进,后来在风凌奚的推荐下,做了天剑宗的客卿,也占了个小峰头,若是有意,同样可以在天剑宗收弟子。只是淳于有风的眼光也极高,故而不曾收过,只是仍旧与风凌奚交好,平日里十分洒脱。

    此刻,淳于有风并非是独自前来,而是带了淳于秀。

    在两名长辈说话时,淳于秀朝着晏长澜露出一个笑容,这笑容里饱含感激。

    晏长澜也朝他笑了笑。

    因着小比还未开始,风凌奚与淳于有风便让这两个小辈自去说话,晏长澜就与淳于秀走到一处,到了巨石后面些的地方,以免打扰到两位长辈。

    淳于秀便直接对晏长澜说道:“晏师兄,还要多谢你救命之恩。”

    晏长澜一愣:“什么?”

    淳于秀笑言:“先前大比时,我去山林里历练,却被几个小人围攻,后有人出手相救,那人所言,正是看着晏师兄你的脸面,才会出手。”

    晏长澜略思索,顿时了然:“是阿拙去林子里历练了?”

    淳于秀点头:“正是叶大师救了我一命。”

    晏长澜神色温和:“原来如此,你也不必谢我,阿拙原本便再心善不过。”

    听晏长澜这样说,淳于秀反而心中微妙。

    叶大师……再心善不过?

    这恐怕天下间也只有这位晏师兄会这般觉得了。

    旋即淳于秀又有些恍然。

    或许……只是因着在面对这晏师兄时,叶大师总是再心善不过罢。

    这一刻,淳于秀又有些羡慕起晏长澜来,他嘴唇微动,有些想要与他说些什么。但思前想后,淳于秀还是并未开口。

    他虽羡慕晏长澜,但也很敬爱这位师兄,故而,多余的话便不必说了。

    晏长澜心思并不算十分细致,虽也是把淳于秀当作了很看重的师弟,却不会如同对待叶殊时那样,连对方一点心绪变化都极为注意,只是仔细打量过淳于秀后,发觉他神色自然,眼里虽带着一丝忧郁,却不见愁苦,就微微放心。

    只希望时间过去,淳于秀能更将心胸放开些罢。

    如今看来,这师弟是已然坚定下来的,倒再不必为他多担忧了——但晏长澜却也不知道,让淳于秀安定下来的正是一个要为岳千君炼制一件足够好的法宝的信念,而那件法宝的炼制之人,便是他的挚友阿拙。

    两人说了些彼此的近况,其余时间就用在论道上了。

    他们的境界不高,切磋也不必非要直接对战,用手指比划各自的法门,一边切磋一边讨论招式变化以及剑法的精妙之处即可。

    ——淳于秀如今也在学剑,大约是跟随淳于有风一段时日后,他也找到了自己想要走的道路,但他并非要成为剑修,只是以剑法为最主要的手段罢了。

    大约切磋了几个回合,诸多巨石上都坐满了人,所有带人来参加小比之人都到齐了。

    最高的那块巨石上,宗主立在上方,在他的身后跟着两名少年,相貌生得一般无二,竟然是一对同胞双生的兄弟。

    他们看起来年岁也不太大,修为在炼气七层,可见资质颇高。

    晏长澜此刻也逐渐打量了那些跟随长老们过来的亲传弟子,见他们修为大多在炼气七层以上,最高则是炼气巅峰,也有少数炼气六层的弟子,但看样子他们并非是前来参加大比的,而是如淳于秀一般,在此处观战,提升自身——这约莫也是亲传弟子的好处之一罢。

    下一刻,宗主起身笑道:“我天剑宗弟子,能破格入亲传者大多不俗,然而修为不够不能参加大比,就有这小比叫彼此切磋,互相促进。”

    众多长老、金丹大能等人都是应道:“是,正该叫他们互相验上一验!”

    亲传弟子们则同时说道:“是,宗主。”

    如此,这亲传弟子之间的小比就要进行。

    宗主先一点双胞兄弟中的一人,说道:“玉贤,你先去对上一场。”

    立在左边的那少年便道:“是,师尊。”

    他纵身一跃,足下好似生出一股微风,眨眼间就到了巨石下方,立在了崖上。

    这名少年瞧着温文尔雅,眉眼之间自带一股清气,很是沉稳的模样,与他那面相带着桀骜的同胞兄弟截然不同,尽管五官面貌一般无二,却半点也不会叫人认错的。

    晏长澜和淳于秀的目光落在了这名为岳玉贤的少年修士身上。

    只见他慢条斯理地将手指按在悬挂于腰侧的细长宝剑上,遥遥对着周围说道:“诸位同门,还请多多指教。”

    在岳玉贤率先出来之后,又有一名长老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弟子,笑道:“宝儿,你去与这位岳师弟切磋一番罢。”

    这名弟子却是一名女修,相貌里透着一股子冷艳,足尖微点,就立在了那岳玉贤的对面,她语气冷冷:“棋宝儿,请岳师弟多多指教。”

    棋宝儿入门略早,境界与岳玉贤一般都是炼气七层,但气质显得颇冷,此刻和岳玉贤相对而立,一人温和一人冷傲,叫人瞧着十分有趣。

    但是,两人的架势都非同一般,显然其所学也非是俗物的。

    两人互相示意之后,同时出剑!

    刹那间,剑光飞溅,两把长剑眨眼间就交接一处,只听得一阵铿锵声不绝于耳,剑鸣清脆,居然在身形交错的时候,彼此身上就多出了一道伤口。

    晏长澜轻吁口气。

    真是厉害。

    尽管他们的修为只在如此,可剑法的精妙却很是少见,甚至也能将剑法的精妙处尽力诠释出来,真不愧是诸位长老以及宗主破格提拔的宗门弟子!

    淳于秀只觉得两眼有些发花,不由开口:“晏师兄,你可瞧出他们每人使出了多少剑?”

    晏长澜一怔,旋即回答道:“岳师兄十八剑,棋师姐也是十八剑。”

    淳于秀想了想:“我却瞧出了三十六剑……”

    晏长澜略思忖,说道:“因剑太快,剑光过处有重影,恐怕是生出幻觉来了。”

    淳于秀仔细回想,认同道:“我的眼光,不及晏师兄。”

    晏长澜并未接话。

    他心里却也想到,若是自己从前,怕是未必能尽数看出来,而之所以能看出,大约与自己先前观看你大比,体悟其中意韵有不小的关联。毕竟他的境界是不高的,要想将那些至少是筑基修士所行的大比看清楚,自然要颇有些眼光方可。

    如今这也没什么捷径,大约还是要多多观看,多多领悟罢。

    淳于秀也只是一声感慨,并无他意。

    在说过之后,也就很快地继续观战了。

    岳玉贤与棋宝儿凭借剑术一番对战后,法力渐渐消耗了大半,他们也都是干脆果断,眼看自己法力将要告罄,就齐齐将丹田里最后剩下的那些法力都运起,使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一招,直朝对方刺去!

    这一击之下,剑光四溢,让人眼前仿佛一片炽白——

    一剑过后,岳玉贤静静站立,棋宝儿唇边溢出一丝鲜血。

    是岳玉贤胜了!

    两人向对方行一个剑礼,以示尊重,离开对战之地。

    下一刻,另一名长老点出自己的亲传弟子过去。

    晏长澜也觉肩头微沉。

    风凌奚道:“长澜,你去。”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07:22:43

    醉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06 07::49

    月初钓船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15:22:56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15:48:56

    木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15:59:34

    小无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17:41:18

    小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17:58:50

    千水月子o(n_n)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1:40:04

    千水月子o(n_n)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1:40:29

    千水月子o(n_n)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1:40:50

    千水月子o(n_n)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1:41:17

    取次花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2:01:2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2:53:49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2:54:10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2:54:2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6 22:55:4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