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风雷九变
    ,!

    晏长澜的心里陡然生出一丝紧张之意。

    并非是他自己如何,而是如今他来出场, 所代表的便是师尊风凌奚的颜面, 倘若他的表现不佳,不说其余之人是否会嘲讽风凌奚, 却多少会对风凌奚生出几分“教导不利”的想法来。

    于晏长澜而言,这位师尊待他极好,他自然不能让素来横扫一切的师尊, 在此事上折戟。

    因此, 很快定了定神后,晏长澜施展了一门身法。

    这门身法, 正是他自金钟里所得的《风雷九变》, 第一变。

    《风雷九变》是一门极奇特的身法, 其适合的正是风雷属性的修士,而且每一变都极为特殊,其中第一变正是适合炼气期修士的, 比之晏长澜先前所学的诸多功法, 都要强大许多。

    此刻, 这身法一出, 晏长澜的周身就好似被丝丝流风萦绕, 转瞬就好似融合在风里一样,而流风之中又有点点雷光, 这些雷光中带着爆破的力量,推进流风,叫他霎时如同穿梭一样, 就出现在了那山崖之上!

    如此身法,叫人眼前一亮。

    尽管另一名长老的亲传弟子好似一只白鹤般身形矫健,可相较晏长澜的惊艳来,却还是逊色太多了,以至于尽管他也出场了,众人的目光却还是落在了晏长澜的身上。

    淳于有风不由挑了挑眉,说道:“你这弟子,身法当真不俗。”

    风凌奚道:“此法倒不是我教的,该是他奇遇所得罢。”

    淳于有风扬眉:“哦?”他看过去,“你的意思……金钟?”

    风凌奚慢慢露出一个笑容:“正是。他撞金钟而入宗门,想必是在那时表现极为优秀,故而金钟给了传承赏赐。”

    淳于风也笑道:“如你当初一般?”

    风凌奚道:“如我当初一般。”

    两人说这几句,下方晏长澜与其对手相对而立。

    那名亲传弟子乃是个犹若娇花照水般的少女,眉眼盈盈,气韵悠悠,与她出现时身法的果断矫健截然不同。

    她的气息很强,亦是炼气七层,大约应是同境界中的佼佼者,故而当她出现之后,风凌奚才会让晏长澜也出手小试一番。

    晏长澜迅速地观察了这少女一眼,暗暗估了估她的实力,心下有些了然,却无半点轻视。

    紧接着,少女朝着晏长澜行了个剑礼,道:“水韵云,请师弟指教。”

    晏长澜也行了个剑礼:“晏长澜,请师姐指教。”

    下一刻,水韵云长剑抓在手,用力一扬,直冲晏长澜而来!

    晏长澜也伸手一抓,掌心里就出现了一把轻剑,随即他陡然出手,长剑刺出,如同疾风一般,几乎快到了极致。

    水韵云则是立即收回长剑,那剑锋在自己身前轻轻一划,便仿佛漾起了一片水汽,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防御。

    晏长澜的澜风剑刺去时,正刺在那一团水汽上,霎时间便好似刺中了一团极柔韧却也绵软的物事,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向前了。

    这是……水之柔。

    晏长澜不过只是试探,眼见无法奈何对方,便迅速收回剑来。紧接着他便心中有数,径自再出一剑——这一剑,却比先前要暴虐很多。

    既然水韵云以水相对,那么,狂风卷起千层浪,那仅仅是沾染些水之柔意的防御,自然是无法抵御住那海上狂风的侵袭的。

    后续也果然如此。

    水韵云在见到对方挥剑后卷起的巨大风暴后,登时察觉出里面所蕴含的澎湃力量,知晓自己并非对手。之后她娇躯一拧,迅速抽身后退,手里的长剑却也猛然击出,其剑光似洪流,正是与风暴相接碰撞,顿时带出了一股强到可怕的冲击力,四溢而出。

    晏长澜与水韵云都被这力量席卷,他们理应继续往后退去,可水韵云确有退路,晏长澜的后方却是那悬崖,他只要后退,就定然会落到悬崖下去。

    这一条路,自然是不通的。

    水韵云却已退出了冲击之地,她抬起眼来,看向似乎无处可去的晏长澜,眼里闪过一丝流光——她要赢了!

    可下一瞬,晏长澜的身形忽然变得恍惚起来。

    像是有一团风在动,又好像一道雷在闪,眨眼时间里,晏长澜穿过了那些冲击的力量,出现在了水韵云的身前!

    水韵云登时一惊。

    可就在下一霎,一道白色的剑光自她的眼前划过,旋即,她便感觉到脖颈一冷,是一把细剑抵在了那处。

    倘若是生死之战,这一剑已然洞穿她的颈子,让她就此丧命。

    两人对战,前后不过几招,居然就已然分出了胜负,比起先前的对战来,着实让人意外。

    刹那间,就有人议论纷纷起来:

    “那个晏长澜就是风剑主的弟子?”

    “不错,看他气定神闲,击败水韵云好似并不费多少气力。”

    “不愧是风剑主的弟子!”

    “你等可发觉,他的身法很是古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风剑主自然会精心教导于他……”

    这些亲传弟子之间的窃窃私语并不甚多,但彼此相熟的人之间却也都互相讨论一番,而他们更是看出来,跟水韵云一场对战后,居然没什么人能看清晏长澜的底细,就叫人越发好奇起来,也让他们也颇想与这个晏长澜对战一场,掂量掂量那纵横金丹境界的风剑主,到底给他教导出何等本事,能否叫他继承风剑主的威名。

    不过众人同样看出来,且不说晏长澜是否能与风凌奚一般凌驾一方,可他也能越级挑战,而且这越级挑战的并非是宗门外的庸才,而是亲传弟子里的骄子!

    如此足以见得,至少这晏长澜绝不是个废物,反而是足够出色的。

    再说水韵云。

    她察觉到那把细剑对自己的威胁,带着些不甘地说道:“我输了。”

    晏长澜神情平静:“水师姐,承让。”

    水韵云嘴角微抽,还是说道:“不,该是我唤你晏师兄才是。”

    亲传弟子非是拜在同一师尊门下,那自然是以境界高低、实力高低来论身份,除却这些以外,才会论一论年岁、入门先后。

    晏长澜本是入门晚于水韵云的,两人境界相同而晏长澜实力远胜水韵云,自然水韵云要让晏长澜换个称呼的。

    对于这称呼之事,晏长澜并不在意。

    他胜出了这一丑,就立即回到了巨石上,行礼道:“师尊。”

    风凌奚微微点头:“不错,待之后我唤你时,你再去。”

    晏长澜道:“是,师尊。”

    连续两场,都还可算得上精彩,对于之后那些亲传弟子之间的切磋,众人也越发感兴趣了。

    接下来去比斗的人便更多了,也无须那些长老们知会。

    而这些亲传弟子因着都是炼气期的修士,入丑也并无太多试探,甚至他们施展出来的招式也很单一,但是每逢使出,必然都是修炼得十分纯熟,总有精妙在其中,能引人注意。

    可也是这个缘故,就让众人能清晰看出不同亲传弟子之间的差距。

    有的亲传弟子只凭借一套剑招,每战必胜,凡是与其对上之人,尽皆不是敌手,而那套剑招的消耗也不甚大,可以持久作战,让其在那一个境界中,大多时候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一场复又一场,待所有亲传弟子都去战过一次后,那些落败的不再出手,而胜出之人在恢复了法力之后,就纷纷再次入场了。

    只要其中一位入场,对这名亲传弟子感兴趣的其他亲传弟子便会也同样入场,与其交战起来。甚至有些因着数人都想要与那人切磋的,便干脆先将那人丢在一边,让这数人彼此之间略切磋一招,占据上风的方可以率先与其对战。

    晏长澜在巨石上盘膝坐着,只觉得很是有趣。

    这一次的小比不同于大比那般死板,除却最开始由宗主、长老们点过人以外,其余时候便都是自己挑严意的对手交战了。

    在小比的多次对战中,晏长澜同样有所收获。

    筑基期、金丹期这两个境界相距他都还遥远,晏长澜能看懂他们一些招式,但对于其中所包含的精妙处却只能尽量体悟而已,可对于炼气期的对战就截然不同,他能够看懂他们的所有招式,且在看清之后,还能暗自想一想若是自己遇上要如何应对……而从那些亲传弟子的对战里,晏长澜还能为自己查缺补漏,尽力弥补自己的弱处,可谓收获极大。

    看着看着,晏长澜也手痒了,只是他却记得先前师尊有言,要听他召唤,便只好忍着。

    而后,风凌奚就开了口:“若是想去,便自去罢。”

    晏长澜一怔,看向风凌奚。

    风凌奚唇边带了一丝笑,眼中则带有一抹鼓励。

    晏长澜顿时恍然,旋即他的目光在场中扫过一圈。

    先前那些亲传弟子的对战他皆已看过,如今他心里,也有几个很看重的对手,而那几个对手……如今尚未第二次入场。

    许是天随人愿,正在晏长澜等待时,场中再次出现之人,正是他看重的一人。

    这一位亲传弟子,也是一名长老的弟子,其境界……在炼气九层。

    晏长澜毫不犹豫,在发现此人使出身法的刹那,也运起风雷九变第一变。

    正是,风雷动。

    一闪即到了对方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霁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00:04:55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05:25:40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05:25:52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07:00:45

    十八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07 21:53:3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23:02:01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23:04:24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23:06:40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7 23:07: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