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重剑vs重剑
    ,!

    这名亲传弟子身形高大, 与晏长澜相对而立时, 给人的感觉很是相似。甚至这亲传弟子先前对战时所使用的也是一把重剑,其力气极大, 在重剑出手后, 几度俱是用重剑劈出时造成的威压震散了敌方所用出的一切招式,让对手不得不认输。

    晏长澜看中他, 正是看中了他所使的重剑。

    同样学了重剑,也同在炼气期,这人当真是晏长澜再好不过的对手了。

    那亲传弟子见晏长澜来得这样快,被其身法惊艳,陡然瞳孔一缩。

    旋即他便开口道:“石刚,请指教。”

    晏长澜道:“晏长澜, 请石师兄指教。”

    两人都行了剑礼。

    紧接着,石刚拔出自己背着的重剑,沉声道:“晏师弟小心了, 我这重剑一旦击出, 气劲所过之处,有金石开裂之力。”

    晏长澜道:“多谢石师兄提醒,在下所使也是重剑,如今正想与石师兄实打实对战一场。”

    石刚听晏长澜如此说,也来了些兴趣:“那便请罢!”

    晏长澜微微点头, 手中拔出拙雷剑,握紧:“请!”

    两人客气这样几句,旋即不约而同一起动手!

    他们的招数毫无花哨, 就当真是实打实用最为基础的剑招与对方碰撞。

    只见空中似乎发出了两声沉闷的震荡声响,而后就有一股庞大的力量陡然爆出,正是自那两柄相交的重剑之间迸发出来!

    晏长澜感觉手指轻微发麻,心里有些惊讶。

    这个石刚师兄,臂膀上的劲力果然不凡,只在炼气期就有如此力道了。

    先前在看石刚与他人对战时,已叫晏长澜见猎心喜,眼下当真跟晏长澜对上,却也着实不曾叫他失望。

    晏长澜顿时更有兴致。

    而石刚在一剑与晏长澜对撞之后,心里便不是惊讶,而是骇然。

    手指发麻,好似对方撞来的力道透过经脉往上,让臂膀都仿佛被震了震一样。

    乍一看是势均力敌,可石刚自己是在炼气九层,而晏长澜却仅仅是炼气七层。石刚为了能御使这股力气与那庞然重剑,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在炼体之上,可晏长澜小他这许多岁,能驾驭同样的力道,他的肉身又是何等强大,是花费了什么代价锻炼而成?

    只稍想一想,便不能不为之震撼。

    然而此刻却非是震撼之时,石刚迅速回转精神,全神贯注地与晏长澜对战起来。

    每一招都结结实实,不带半点的松懈,也不会有丝毫的轻视。

    在这时,石刚也将晏长澜当成了自己难得的对手!

    石刚尚且如此,越级挑战的晏长澜就更是专注了。

    “锵!锵!”

    每一次对撞都极为凶狠,一下一下毫无花哨之感。

    气流的涌动在四方弥漫,两道人影并未使出什么其他手段,只单单在这里比拼气力,在长剑的交接中,流了满身的大汗。

    不知不觉间,两人如此已然连续交手了上百个回合,时间也过了有近乎半个时辰了——比之先前那些对战的炼气期亲传弟子,要长上许多。

    巨石上,风凌奚扯了扯嘴角。

    淳于有风笑道:“你这是什么神色?”

    风凌奚道:“我这弟子尊师重道,品行不错,就是太迂了些。”

    淳于有风道:“这非是迂,是耿直,又或不是耿直,而是此情此景,恰适合验证一番他自己的能为罢了。”

    风凌奚就露出一个笑容。

    淳于有风见状,不由好笑:“你喜人夸你那弟子,只与我说就是。”

    风凌奚却道:“真心夸赞方是夸赞。”

    淳于有风从不曾见风凌奚这般,又笑说:“看来,你对这弟子满意得紧?”

    风凌奚回他:“既精进快,非是那等狼心狗肺的蠢物,我自然满意。只是平日里不可叫他知道,失了我为人师尊的威严。”

    淳于有风顿时大笑,旋即说道:“你教得好,纵然如今他对上了比他高出两个小境界的对手,也快要胜了。”

    风凌奚不再多言,但眼里却也带上了一抹笑意。

    淳于有风则是慢慢说道:“石刚素来是有神力的,肉身也强,晏长澜却不知是学过什么法门,肉身淬炼得更厉害些,两人同样狠着比剑,但石刚的手臂已有颤意,晏长澜却还稳着,约莫再过三个回合,就可以分出胜负来。”

    的确,晏长澜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削弱。

    有道是此消彼长,对方削弱了,晏长澜还能保持,自然就能撑得更久些。

    石刚的额头绷起青筋,手臂上的肌肉也虬结成一团,通身都有些发红。

    他如今发觉,若是全然只凭借自身的神力,并不能奈何对方,故而张口厉喝道:“晏师弟,小心了!”

    晏长澜心里一凛,神色也严肃起来。

    他的手指之间,有紫色的光芒萦绕。

    比拼重剑威力时,晏长澜已知自己略胜对方一筹,但是那只是单纯的力气比拼,倘若对方要使出什么其他手段,他也不能懈怠了。

    因此,晏长澜阖目,想起当初在撞金钟时所悟出的一招雷属性绝招,当时他自以为圆满了许多关乎于雷属性的认知,后来到了天剑宗之后,才发觉自己不过是知道了些许皮毛,还远远不能真正领悟到其中的意韵。

    然而——

    在此时用出来,也足够了。

    晏长澜深吸一口气,将拙雷剑擎起。

    同一时刻,石刚猛然朝前挥剑——他的剑锋上被炽热的火力染成了通红的色泽,周遭不仅有绝大的热力,还有凶猛的重压,劈头盖脸一起朝着晏长澜碾压过来!

    拙雷剑也劈出了!

    剑锋处,好似生出了一个极大的漩涡,带着恐怖的吸引力,将无数细细的电蛇聚集在这一剑的周遭,之后肉眼可见的,那些电蛇迅速地汇聚在了剑锋的漩涡处,并在晏长澜的一斩之下,直接冲着石刚而去!

    惊天动地的巨响!

    火红的剑光与紫色的力量碰撞,那恐怖的气浪让石刚和晏长澜都不得不后退,而在他们的身上,在他们肌肤的表面,也出现了无数细细的裂纹,似乎让他们瞬时化为了斑驳的瓷器,只要一触……便会崩溃。

    晏长澜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淤积了暗伤,但好在经过风谷的历练后,他的肉身强了很多,因此虽说瞧着伤得重,实际上也只是皮肉伤而已。

    而石刚就不同了,晏长澜所使出的雷电太厉害,已然由表及里,侵入到了他的体内,在五脏六腑之间肆意破坏。以至于同样是朝后退,晏长澜还能稳稳地站着,但是石刚却是不得不喷出一口血来,就此倒了下去。

    幸而,石刚还未晕迷,他只是露出一个苦笑,说道:“我输了。”

    晏长澜站直身体,行了个剑礼:“石师兄承让了。”

    他并未道歉说什么自己不该出手太重之类的话语,那非是谦逊,而是对石刚的侮辱,而石刚见他不曾说什么废话,虽是受了重伤,倒也没什么异样的情绪。

    很快,就有同门之人迅速过来将石刚抱了回去,要尽快为他疗伤,以免影响根基。

    晏长澜则是再使用风雷九变,迅速地出现在了自家的巨石上,立在了风凌奚的左边。

    两人的这一次对战,吸引了所有亲传弟子的注意。

    他们既然加入天剑宗,哪怕还未筑基,将来也必然都是要成为剑修的,剑修所凭乃是剑法,往往变化多样,硬碰硬的有,但是并不如其他常见,纵然是见过一些,但重剑和重剑的比拼也仍旧是十分稀少的。

    学剑之人也有热血,石刚与晏长澜这一番对撞,乍一看直来直往着实简单,然而却很能让人热血沸腾,反而让不少人都看得目不转睛。

    若只是如此,大抵只要看到其中一个脱力倒地也就罢了,但是众多亲传弟子却没想到,在最后几个回合时,不仅石刚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发出了至今为止的最强一击,晏长澜更是使出了一招极强的剑法,其威力之盛,让不少旁观的亲传弟子自忖之后,都觉得心中动荡,似乎……难以接住。

    当真震撼!

    一时间,更多人的注意力落在晏长澜身上,他们越发的想要跟晏长澜切磋了。

    都想要领教领教……那一剑的风情。

    晏长澜回到巨石上后,向风凌奚行礼后,当即便盘膝坐下,吞服了一颗叶殊炼制的疗伤丹药,迅速恢复起伤势来。而为了之后还能参加对战,待体表的伤口尽数消失后,他又小心吞服了一滴涅金蜂蜜,治疗体内的暗伤,也迅速恢复法力。

    几番手段后,晏长澜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已然恢复大半。

    风凌奚并未去查探晏长澜的做法,只是在见到他彻底好转后,微微点头:“之后可还要与人对战?”

    晏长澜道:“这是自然。”

    小比尚未结束,也没甚规矩,总归是战到最后的那些能被推出个公认的魁首,晏长澜也知道争夺天机的道理,能赢的时候绝不后退,要淬炼自己这一颗道心,也要为惊天剑峰争夺荣誉。

    风凌奚满意道:“之后与何人对战,也都随你,只一条,不可损坏自身根基。”

    晏长澜感念风凌奚关切,自又应道:“是,师尊。”

    接下来,晏长澜彻底痊愈后,便自己跳下场去。

    而这一次,在他身前出现了三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8 00:24:03

    横山裕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08 14:09:05

    asdqw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8 18:12:28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8 19:07:3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8 23:22: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