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连战连胜
    ,!

    出现的三人俱是长身玉立的青年, 虽相貌不同, 气度不同,但无一例外都带着强者之气, 也都是至少炼气九层的修士, 在亲传弟子里面算是佼佼者。

    他们几乎同时入场,彼此对视一眼后, 眼里有一丝跃跃欲试。

    晏长澜也看向这三人。

    这三人也都是他先前很是看重的对手,如今似乎也看中了他。只是眼下一下子来了三个,他却无法分|身与他们对战的。

    那三人也不叫晏长澜为难,其中一人说道:“我三人论剑一招,占上风者先与你对战,另两人再等上一等就是。”

    晏长澜自无异议, 便后退一步道:“三位师兄请。”

    三人彼此微微点头,毫不迟疑地同时出了一剑。

    这一剑里,都含着很奇妙的意味, 有如云如雾的, 有如烟如霞的,有如山如海的,只不过一闪而逝,叫人来不及细品,就已然瞬时散去了。

    而这一剑之后, 三人之中就有一名相貌英俊的青年走出来,说道:“晏师弟,我名方英晓, 便是我来先与你切磋了。”

    另外两个略有失望,但也没什么不甘心的,便各自退去,回到自家落脚的巨石上,准备来欣赏晏长澜与这人的对战。

    晏长澜看得很清楚,在这场地对面一块空着的巨石上,有三道剑痕。

    三道剑痕里面也包含不同的意韵,但是每一道剑痕的深浅却有极细微的差别——其中一道比起另外两道来都要略深一丝,自然是占据上风了的。

    尽管这剑痕的深浅并不能全然代表此人的实力就定是比另外两人强,但马上就要对战,总不好还非要消耗大量法力验一验罢?也就暂且以此来排个先后了。

    晏长澜见那人来到了自己面前,也朝对方行剑礼道:“晏长澜,请方师兄指教。”

    方英晓手指在已然拔出的长剑上轻轻一弹,顿时剑吟不绝,他一笑,神情颇为爽朗:“也请晏师弟多多指教。”

    下一刻,晏长澜的长剑与方英晓的长剑几乎是同时刺出,其区别只在于,方英晓右手持剑,而晏长澜则是左手擎起澜风剑,正是以快剑打快剑了!

    方英晓的笑容越发爽快:“好c!方某要见识的,正是晏师弟你这剑法!”

    两人身形交错间,剑与剑的碰撞声变得极快,如同暴风骤雨,但每一次碰撞都极为清晰,听得人满耳之间都是这剑击之声,一时间被其中奇异的韵律所慑,有些沉迷起来。

    旁观的亲传弟子们早先见到晏长澜与人对战两场,可一场结束太快,另一场则是重剑的硬碰硬,与现下快剑的急促截然不同,便不由得更仔细地观看起这剑法来。

    他们发觉,晏长澜的左手剑每次击出的剑招都带着风的韵律,看着只是快,可细品时却会发觉,其中所包含的并不仅仅只是疾风而已。

    方英晓在与晏长澜的持续对战中,也发觉对方的快剑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比他先前所想的还要更强一些,而且由于对方肉身强大,不仅修炼了快剑还修炼了重剑,故而对方的快剑除却快以外,比起寻常的快剑还要重上一些……这一点上,却是比他要强了。

    思及此处,方英晓有些心绪不宁,他到底修炼了二十多年,比起晏长澜来年长好几岁不说,还是自幼就在天剑宗内修行的,晏长澜和他相比,可说是野路子了,这样一个人却越级越到他的头上了——须知从前只有他来越级挑战的,何尝被人这般过?

    自然,方英晓再如何大度,还是会有些不甘。

    深吸一口气后,方英晓越发冷静了。

    若是在剑法之快上不及对方,那么他就该持续得更久些,能在法力上压制对方了。尽管不太情愿,可是,他既然原本境界就更高一些,就该全力以赴,不必再思索其他的。

    这般想着,方英晓的剑居然更快了一分。

    于切磋中进步,场外旁观之人自也都看了出来,长老们面带欣赏之色,而亲传弟子们则是都有些羡慕,也有些敬佩。

    其实,为剑修者,败北并不可怕,也非是定要不可摧折,但只要能在败北后重新站起来,重新将自己的剑打磨得更锋锐,便能继续大步向前!

    方英晓能变得更快,正是因着他尽管有不甘却无怨恨之故,他将败北的缘由归于自己不够快,却不曾认为是晏长澜的过错,才能不生心障。

    晏长澜的剑原本与方英晓差不多快,当方英晓更快一分时,对他就造成了更大的压力,让他在抵挡的时候必须更加专注了。

    但这些压力也不能奈何晏长澜——他从前练剑时,也曾面对过极强的压力,不论是在叶殊的指点下,还是在风凌奚的目光里,他都要全力抵抗。

    因此,晏长澜也很冷静,很沉稳。

    他或许比起方英晓来要稍稍慢了一线,可是在压力之下,他居然也追上来了,他的剑,也变得越来越快!

    ……若说方英晓的变化让众人敬佩,那么晏长澜变快就是让人震惊。

    这人在剑道上的资质,未免也太强了一些!

    巨石上。

    淳于秀的瞳孔收缩,心中很是震惊。

    自与晏长澜相识时,他们两人的境界一般无二,尽管或许对方的实力比自己要强上一些,可是差别绝不会这般大。但是如今却不同,不仅晏长澜的境界更胜他一重,对方的实力更是已然走到他瞧不清的地方去了——他方才试想了想,若是自己面对晏长澜这般的攻击,他能如何?思前想后,他也只能得出一个结果而已。

    他接不下来。

    若是接如今晏长澜的剑,恐怕他只能坚持数十个呼吸时间,便再也无法接下来了。

    缓缓地吁了口气,淳于秀这些时日里沉浸于求而不得中的心思,登时收拢了些。

    诚然他仍旧爱慕那人,可那人已然是金丹大能,来日里前途可期,他若是不能沉心定气,恐怕日后便是连想着那人的时日,也不多了。

    淳于秀默默看着如今再将自己与方英晓剑法拉平的晏长澜,在心里暗下决心。

    他这位晏师兄心中也有人,却知道自己要不断变强,从不曾放下修行,他自己也不能再如此颓废下去,也要心性澄明地修炼才是。

    如此想定了,淳于秀只觉得自己心里一松。

    他爱慕岳千君,此事必然不会改变,可是他再不会因此陷入愁肠百结之中了。

    场中,晏长澜和方英晓仍旧是势均力敌。

    两人陷入了僵持,只看哪一个战得更久些,那么就是胜者,否则便会败北。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到底还是方英晓手臂一麻,指间的长剑陡然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方英晓手指捏了捏,发觉自己已然近乎于脱力了,不由露出一个苦笑。

    他很快去将那长剑捡起来,对晏长澜说道:“我输了。”

    晏长澜道:“承让。”

    与先前胜出时那般,回到了巨石上。

    到此时,众多亲传弟子便已发觉,晏长澜这人,似乎并无短处。

    若论身法,他极为神妙,不在任何亲传弟子之下;若论剑法,他有快剑有重剑,前者能先发制敌,后者则是触之非死即伤,都极厉害;若论法力,他虽只炼气七层,却是连炼气九层的弟子都能耗过,可见他的法力必然十分精纯;若论肉身,当真是强悍无比,在人绝招轰击之下,竟也只是受了皮肉伤,内里的伤势极为轻微……

    如此之人,要如何才能对付?

    修士修行,越是活得越长久,所知越多,所学越多,可若只是在炼气期时,任凭你如何天资高绝,为积蓄法力也是时间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

    偏偏这个晏长澜,似乎是做到了……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先前与方英晓争夺的那两名亲传弟子,见晏长澜如此厉害,眼里也微微发亮。

    他们也很想要与晏长澜切磋,试一试他是否当真没有缺陷之处……

    晏长澜盘膝恢复。

    待恢复到全盛时,他睁开眼,开始寻找自己的下一位对手。

    这一回,是那两名亲传弟子之一的李友河抢到了交手的机会。

    晏长澜始终沉稳,在短暂地交流后,他出剑动手。

    李友河要见识晏长澜的双剑。

    晏长澜并未拒绝,反而依照李友河之言,与他用双剑切磋。

    若只用一只手出剑的晏长澜只能在快剑和重剑中挑选其一,那么在双剑同出后,他的剑便让人找不到脉络了,一时极快,一时又极重,一时快剑与重剑相结合,让人防不胜防……

    李友河的败北,比他自己所想的更快。

    他还没来得及使出自己的绝技,就已然在两种不同的剑法中迷失了自己的反击之力,以至于到最后先被耗空。

    接着是另一位亲传弟子,他也是被晏长澜看重的,汲取前面二人的经验,对手后并未先去尝试对方的快剑重剑,而是一开始便发起猛烈攻击,甚至在出招几次后,就先将自己的绝招使了出来!

    晏长澜自然也是绝招对绝招,他直接将那仿佛能劈开雷霆的一式斩出!

    这位亲传弟子,比李友河败得更快……

    连番数次,被多次挑战。

    晏长澜自始至终,皆无败绩。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霁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01:35:26

    安口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05:03:43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05:51:38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05:51:48

    作者夸我污污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09:50:35

    作者夸我污污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09:50:

    作者夸我污污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09:50:51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16::46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23:22:14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9 23:22: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