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小集市
    ,!

    若说先前众人对晏长澜只是好奇, 想知晓惊天剑主教导了一些时日的亲传弟子究竟有什么本事, 如今真正见识到了,便发觉此子不仅瞧不出什么薄弱之处, 且对战多次也依旧沉稳冷静, 可见绝不寻常。

    众多的亲传弟子,不仅与晏长澜同境界之人尽皆输了, 越他两三境界的也都输了,就连炼气巅峰的亲传,同样也不能将他战败……如此一来,岂非是只有筑基期的修士方可以与他一战么?

    事实也果然如此。

    在真正还未筑基的亲传弟子都与晏长澜战过且败北之后,终于就有筑基期的亲传弟子压制境界,入得场中, 与晏长澜挑战。

    筑基修士与炼气修士很是不同,在筑基期后,他们已然是真正的剑修, 对剑法上的某些意韵体悟得更清晰些, 再运用的剑法中后,就让同样剑法的威力提升了不止一二筹。

    晏长澜在意韵的领悟上并不及筑基期的亲传弟子,但是他的剑法却是很稳,左右交错,硬是用风雷互相促进的狂暴, 将那些筑基亲传抵挡了回去。

    虽说晏长澜在这般的抵挡中并未真正胜出,可毕竟筑基与炼气相差极大,若是能持续平手盏茶时间, 便是炼气亲传胜出了。

    故而晏长澜每每能稳稳接住,自然便都是算他赢的。

    终于,再无人挑战晏长澜,而晏长澜端坐在风凌奚身旁,仍旧是一派冷静模样。

    他分明年纪尚未及冠,却绝无半大少年的狂妄与张扬,反而比之寻常弟子都更沉稳,在众多长老看来,这又是一项极好的资质,正合适做剑修了。

    之后又有许多其他亲传弟子互相切磋,全都被众多的长老、宗主看在眼里,其他亲传弟子也都是既看他人切磋,又自行切磋。

    如此过了有三日之久,才都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

    宗主笑道:“这几日观诸位亲传弟子对战,多见诸位进益,而战过之后,当推一名魁首。诸位以为,魁首当为何人?”

    诸多长老都微微思索。

    而众多亲传弟子的目光,却都落在一名高大少年的身上。

    那少年身旁坐着个面色冷峻的剑修,目光转动时,似有冷电,傲气逼人。

    剑修为惊天剑主,少年则正是他多年来终于收下的那名亲传弟子——晏长澜。

    多日对战,亲传弟子们心里大多有数,这晏长澜的本事确实不凡,在筑基期以下,也真是如同他的师尊风凌奚一般,肆意横扫了。

    如此之人,当推魁首,若是推了他人,岂能服众?

    亲传弟子们这般想,长老们心里自也早已有数了。

    长老们都看向宗主:“此次的魁首,应是惊天剑峰风剑主座下晏亲传。”

    宗主抬眼四顾:“诸位可都赞同?”

    长老们与亲传们俱是应声:“确是他了。”

    宗主便朝晏长澜一笑:“晏亲传,这一次的亲传弟子小比,便是你为魁首。来来,既为魁首,当可得十件珍奇之物,你可自行取之。”

    晏长澜自然是立即起身。

    风凌奚伸手轻拍了拍他:“去罢!往日里为师不过是个看客,今遭可算能搂些回来了。”

    这话说得有趣,晏长澜心里微松,就运起风雷动,极快地出现在宗主所坐的那块巨石下,朝着他行了一礼。

    宗主高踞在上,此时垂目朝着晏长澜笑了笑,而后伸手一抹。

    刹那间,在晏长澜的前方便出现了数十个匣子,或大或小,但内中有何物,则都无人知晓。

    宗主道:“你自行选十只匣子罢。”

    晏长澜再行一礼,就随意从里面择出了十只匣子,收了起来,恭敬说道:“多谢宗主与诸位长老赏赐。”

    宗主微微点头:“去罢。”

    于是,晏长澜就回到了巨石上。

    接下来,宗主又让众人推举出三人,这三人每人可取五个匣子;再推举五人,每人三只匣子;最后是十人,每人一只匣子。

    这些被推举出来的亲传弟子,便是之前的切磋中胜出次数较多的,至于其他亲传弟子,虽在小比里也必然有不少收获,却无额外的赏赐了。

    自然,就有人失望,有人欢喜。

    宗主又道:“你等可自行瞧一瞧匣子中物,若是无所需者,可在此处与其他同门交换一番。”说到此处,他不由笑道,“这等年轻弟子的聚会,我等老头子便不插手了。”

    语毕,这位宗主很快便离开,与此同时,其他长老们也都纷纷离开。

    风凌奚对晏长澜说道:“你便在此处与其他同门结识一二,为师且去了。”

    晏长澜起身道:“恭送师尊。”

    不多时,这原本用作小比之地,就只剩下了众多的亲传弟子,而此处因是宗主拥有的山峰,不论是哪个弟子,也不敢在此地生出什么小心思……故而众多亲传弟子之间的气氛也算和乐,同门之间也不见什么勾心斗角之处。

    晏长澜颇为喜爱这氛围,仍坐在巨石上,先将十个匣子一一开启。

    这些匣子里,大多都是不同属性的天材地宝,也有些较为媳的千年灵草之类……尽管里头并无风雷属性之物,他自己怕是用不上,但若是能交给挚友阿拙,想必能讨他欢喜。

    见过后,晏长澜也有些喜悦,就小心将它们收了起来。

    而后他再抬头,便诧异地发觉,在不同的巨石上,竟然都摆出了摊位……摊位上面所陈列之物,并非只有先前从那些匣子里所得之物,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而用来交换的物事,也都被摊位的主人在一旁插了面旗子,书写于其上。

    晏长澜顿时恍然。

    交换先前所得匣子之物……这只是个由头,实则在小比之后,如今便是他们亲传弟子之间将资源交换的时间了。

    这算得上一次小集市,是为让亲传弟子彼此之间更为熟悉,但也是为诸位弟子放心将所得较珍贵却自身不合用的资源拿出来换了。

    当真是一举多得。

    晏长澜了悟之后,想了想,便也取出了一些物事。

    在他身上,最珍贵的自然是涅金蜂蜜,但此物不便现身于人前,那么从前狩猎得到的一些兽丹,他觉着色泽不喜人而暂时存着的兽皮,叶殊炼制的一些没什么杂质的丹药……诸如此类的东西,就被他拿出来交换了。

    至于交换之物?

    晏长澜只定了灵矿、灵草、古怪天材地宝之类的大类,具体为何便并不多提了。

    这面旗子一插,其余亲传弟子见到,便知晓这晏亲传只是为来凑个热闹,并无真正急需之物。

    晏长澜确是凑热闹。

    在这小集市上,他能换到便换到了,换不到的也无妨。

    不过,若是被他瞧见什么挚友必然会喜爱的物事,那便要好生计较一番,尽力换取了来……

    晏长澜算是个新来的生面孔,所售卖的也都是些常用之物,观其品质居然很是不错,众多亲传见状,自是多照顾他的生意,不多时就给他换了个空。

    因此晏长澜便收了好些奇怪的东西,有些他不认得又觉得有意思的也都换了——都只是为拿回去给叶殊瞧一瞧罢了。

    换完之后,晏长澜将摊子收了,自己则去了其他人的摊子上看去。

    这里留下的亲传弟子大多都是炼气期、筑基期的,若是金丹期的那些,也不会来参加这等小比了,同时他们所得资源等级更高,便也不会在此处摆摊,而只是稍微走一圈,见不到于自己有用的,也就离去了。

    筑基期、炼气期修士所得之物,也并不会太过媳,所以晏长澜走一圈后,也没见到什么特别想要弄到手的。后来,他就只在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里面打听了,而这些小玩意儿未必有人要,他自己可以交换的物事是没什么了,可若是用灵石买下……哪怕是亲传弟子,总也是不会嫌弃灵石太多的……

    过得片刻,晏长澜在一个摊子上停下来。

    这摊子的主人,正是先前与他切磋过的、气度不俗的方英晓。

    在切磋时,方英晓的表现很是爽快,如今不在切磋中,他的性情也并无什么变化。

    见到晏长澜,他就笑道:“晏师弟来瞧瞧?”

    晏长澜走到摊子前蹲下,用手指了指一个圆溜溜的东西,问道:“方师兄,这是何物?”

    方英晓看了看那物,思索片刻,摇头道:“我不识得,晏师弟对此物有兴趣?”

    晏长澜多看几眼后,点了点头:“我有个好友,最喜怪异之物,此物我不认得,方师兄你也不认得,偏生上面带着些灵气,若买回去,想必好友愿意把玩一番。”

    方英晓了然:“原来如此。既是晏师弟要拿去送给好友,便是我这做师兄的送了你罢,左右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

    晏长澜连忙婉拒:“这倒不必,多谢方师兄好意了。”说话间,他不知怎的心里有点发热,续道,“我要拿去送人的,还是我换了来为好。”

    方英晓听得,有些奇异地看了看晏长澜:“晏师弟,你那好友,可是一名女子?”

    晏长澜愣了愣,想起从前淳于秀也这般想过,便道:“并非女子。”

    方英晓的神色,顿时更加奇异。

    而此刻,晏长澜则想起了淳于秀。

    先前淳于师叔与自家师尊离开后……淳于师弟怎不见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火非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00:29:32

    12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01:01:23

    樱桃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07::42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08:27:19

    2436752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21:26:1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23:09:18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23:09:29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23:09:43

    樱桃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0 23:52:4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