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被袭
    ,!

    原来那淳于秀因着见晏长澜与人切磋时进境极大, 一时间自己也受了些刺激, 想着堂堂男儿不能再如先前那般总在心思上纠结,该是要多多努力才是, 故而这后面的小集市便不曾参加, 而是直接跟着淳于有风离开了。

    此刻晏长澜虽想到了淳于秀,但到底正在与方英晓交易, 便很快回过神,用灵石将方英晓手头那些古怪之物尽皆换取,好生收起来。

    到这时,能换的东西也都换了,晏长澜再没什么瞧得上的,在与一些他先前切磋后, 觉着值得一交的亲传弟子互相结识一番,也就离开了此处。

    在离开后,晏长澜回到了惊天剑峰。

    峰头上, 他瞧见了淳于有风, 便问了问淳于秀的下落,只言到先前不曾于小集市上瞧见他。

    淳于有风便是一笑:“我那侄孙受了刺激,如今去闭关发奋了……我倒是要谢过你,否则也不知他还要郁结多少时日。”

    晏长澜听说淳于秀是回去闭关,也就放下心来, 说道:“淳于师弟资质不俗,如今下定决心,定然会有极大进境。”

    淳于有风笑道:“便承你吉言了。”

    说这几句后, 晏长澜拜见了风凌奚,见这位师尊无甚事情交代,也就要告辞离去。

    待晏长澜走了,淳于有风才看向风凌奚:“怎么,不将那事与他说说?”

    风凌奚道:“左右还未定下来,何苦扰乱他的心境?不如就叫他自行修炼去,若真选中了他,只要实力够用,也不惧什么。”

    淳于有风便道:“你总是有道理。”

    ·

    晏长澜并未在山上闭关,而是很快去了叶殊的洞府。

    这几日不曾见,他一直在静心沉思自己日后的剑道,体悟他人剑法,倒是还好,如今大比小比尽皆结束,他便忍不住想要去与挚友一同分享一番。

    只是待晏长澜去了那洞府后,传入其中的纸鹤被弹了出来,就让他知道,叶殊并不在洞府里。

    霎时间,他便有些失望。

    稍作思索后,晏长澜直接到了那三等洞府里。

    ——不错,早在定下这洞府时,他便拿了个凭证,可自行进入其中,而叶殊那处是他早先没想到,后续也觉着没甚要紧,方未有准备。

    进入洞府中后,晏长澜就见到王敏正在小心炼丹,即便他进入此间,王敏也只是稍微抬头瞧了瞧,而后迅速全神贯注于炼丹上。

    晏长澜心里虽急切,倒也欣赏王敏这专注心思,故而不曾打扰,直至王敏成功炼制出一炉丹药来,他才开口道:“王师妹,你这炼丹的技艺,似乎又有提升。”

    王敏起身行了礼后,才道:“公子谬赞,都是托了叶大师的福气。”她也知晓晏长澜此来必然不是为了寻她,故而立时续道,“公子可是来寻叶大师?叶大师去密林历练了,胡元等则带了些他们弄出的小东西,去一些浮萍小坊市上售卖,因此不在。”

    晏长澜微微点头:“原来如此,你继续炼制,我去寻阿拙。”

    王敏笑道:“叶大师也推知公子你大约在这几日会出来,便吩咐属下告知,他是在城西你常去的密林里历练。”

    晏长澜道:“我知了。”

    之后,晏长澜便立刻离开洞府。

    王敏对晏长澜这般举动也是习以为常,她好生将晏长澜送出去,就继续仔细炼制起来——她有今日很不容易,且她如今能毫无挂碍地跟随两位公子身边,已然胜过了当初那些同门。如此机会极为难得,她定要抓紧所有机会,不落人后才是。

    再说晏长澜,他原本便极想与叶殊见面,待扑了个空后,就越发急切起来。

    没多久,他就已然来到了城西的密林中。

    密林与往日一般没什么变化,晏长澜并未筑基,也无神识,若是要寻叶殊,也只能撞一撞运气了。因此,他也未犹豫,便直朝着其中一个方向而去。

    这走的,正是他往日里过来时所走的那一条路。

    ·

    法器都卖了去,叶殊盘膝打坐一日,又到了密林里。

    此番临行前,他思及晏长澜或者会来之事,便吩咐了王敏等人,言到若是晏长澜去寻他们,不论哪个守在洞府里,皆要告知晏长澜他的去处。

    对于叶殊的吩咐,王敏等人自是分毫不敢怠慢的,只是心里禁不住想着:两位公子的情谊果然极为深厚,竟是这区区几日不见,也都要说个分明。

    叶殊到了密林里,就拿那些妖气浓郁的妖兽练手,主要以灵符、阵法为主,间或用一用本命法器百劫九煞针,若是实在不能敌,方会派涅金蜂或是凶面蛛蝎出来助阵。

    与上次密林历练相比,这一次他的法力运转更纯熟些,且此番他也不是为狩猎而来,而是要去采集一些灵草……生于野外的灵草大多都有妖兽守护,因他选的灵草大多不是凡物,自然守护的妖兽就正合了他的要求。

    大约在此处历练一二日后,叶殊弄到了上十株品相、年份都很不错的灵草,同时也杀死了这上十头妖兽,得了不小的利润。

    只是在最后一次取了灵草后,却有另一头妖兽突然窜出,因其头角尖锐,居然意外撞破了叶殊一样布阵之物,使得护持叶殊的阵法突然被打破……而那妖兽见着叶殊,便像是见着了什么与它有深仇大恨之人,就强硬攻击过来,叶殊刚刚采下灵草,正把它收起来,一时间没能防备,就被这妖兽所伤……

    叶殊自不会坐以待毙,当即就将另一块阵盘布下,同时放出数张灵符,将那妖兽击退。

    只是这头妖兽也极为不凡,其本身的妖龄竟是近乎五百年,也就是堪比炼气巅峰的修士,再加上它皮糙肉厚、奔行极快,叶殊受伤之下,应付起来就颇为困难了。

    更叫人郁结的是,叶殊在与其对战时,神识不经意放出,才发觉在稍远之处,正有一名矮小修士紧紧跟在妖兽后方,是趴在草丛里观战……涅金蜂与凶面蛛蝎俱是他的杀手锏,轻易不能现身人前故而叶殊也值得自己与那妖兽周旋,也使得自己的伤势更重。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叶殊一点点将妖兽磨得伤痕累累,那稍远处的修士眼见叶殊冷厉的目光似在四周逡巡,顿时不敢再留,赶紧离开了。

    叶殊朝那处看了一眼,张口放出百劫九煞针,直接穿透了身受重伤的妖兽弱处。

    妖兽庞然的身形骤然倒下,尸体于地面上轰然一震。

    叶殊心弦微松。

    这一头妖兽,称得上是他未借外力亲手所杀,也是他如今杀死的最为凶狠的一头妖兽,只可惜那外皮被他伤得品相极差,是不能用了的。

    叶殊闭闭眼,很快吞下疗伤丹药,又吞服一滴涅金蜂蜜,才将妖兽尸身收起,转头朝着另一方向而去——先前有人跟在他的身后,若是此人只单单一人也还罢了,若是他还有同伴,之后,他怕是会遇上危险。

    此地,不宜久留。

    叶殊的推测果然不错。

    因他重伤只在缓缓痊愈,故而他虽是尽力离开,却依旧被那些精于追踪的修士们找到踪迹,并迅速地跟了上来。

    叶殊眸光一冷。

    不过,此事在预料之中。

    叶殊的神识放出后,很快发觉了那些跟在其后之人,他感知到自己的法力还在慢慢恢复,知道若是正面相对,怕是难以应付——何况他原本所走之道便非是剑修那般光风霁月,只要能剪除了暗中之人,手段却并不打金。

    因此,叶殊不动声色地继续遁行,随后寻到个周遭无有妖兽却草木繁多之地,迅速地将阵盘给布置出来,另让凶面蛛蝎隐藏于树丛之下,便于随时出手。

    只可惜布阵之物先前毁了一样,那小雷光阵是没法子再布置了,还得等他回去再重头搜集炼阵之物。而且,日后这炼阵之物他该多准备几份才是,先前他却未想到,五百年以下的妖兽,竟还能将他的布阵之物毁损……

    心念连转,叶殊的动作却不慢。

    小迷踪阵一出,周遭的景致看似未变,实则却在细微之处扭曲起来,对修士、妖兽都有不小的迷惑之处。

    不过先前那远远观望的修士大约也看出一些,必然会多加谨慎……然而这谨慎也无大用,知道有阵法是一回事,可若是这要对付他,必然是绕不开这阵法的。

    布下了小迷踪阵,叶殊略思忖,去除一些雷击符挂在不同的草木上。

    小雷光阵长于攻击,如今没了,用灵符补足也未尝不可……只要他们进入阵里,乱转之时,一个不慎,就会碰上这些灵符。

    尽数弄得妥当后,叶殊才闪身立在一株巨木的后方。

    这巨木也被小迷踪阵扭曲了形貌,却正好是阵盘所在,也是这小迷踪阵的阵眼。

    他在这里,除非是阵法被破开,否则便是再安全不过。

    叶殊缓缓呼了口气,盘膝坐下。

    他再喝一滴涅金蜂蜜,迅速地回复法力。

    与此同时,那些追踪之人也迅速来到了这一处。

    为首之人迅速抬手,止住了众人的步伐:“莫再深入,小心!”

    其余人都是停下步子,开口探寻:“老大?”

    为首之人皱起眉:“你们都忘了么,先前小六提过,那人会布置一种迷阵。”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織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00:41:22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01:01:11

    安口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11:37:49

    沧海一声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12:34:05

    千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13:17:28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23:22:0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23:22:20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1 23:22:3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