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半废遗迹
    ,!

    入城后, 几人找了个客栈下榻, 又去了附近一家酒楼里。

    方英晓因觉着自己年岁最大,是上杆子要做东,也要了不少滋味颇美的菜点。

    晏长澜和叶殊也都没多做客套, 就与他一边吃,一边交谈起来。

    方英晓说道:“说起这个废弃的遗迹, 乃是城外的一座山谷里。当年我不过炼气七层, 出来历练被一头四百多年的妖兽追赶,误入了山谷里的那个洞穴,不知怎么的就别传到那个遗迹里去……后来我在那里搜寻了几日,找到了一些年份颇长的灵草灵药, 还捡到了几样灵矿和一些不识得却有些奇异的物事, 然后就出来了。”说到此处, 他不由笑道,“其他的物事都是我找到的,唯独晏师弟你换取的石块儿, 当时我是正采一株灵药, 刨那根须时不知怎么的被这石块儿撞到了手里,而后又不知怎么的, 鬼使神差地带走了。”

    晏长澜听着也觉得有些奇异,便道:“既然如此,想必此物是当真与方师兄你有缘,那我等此行,说不定能得到养元参的机会也大些。”

    方英晓听着, 觉着有些道理,就又笑了笑:“若是如此,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叶殊听着两人说话,虽不言语,心里却也赞同。

    天地间冥冥机缘甚多,那撞入方英晓手里的石块儿相隔多年被他认出来,未必不是缘分。

    不过也莫要抱有十成希望,机缘还未到手前,那都是说不准的。

    吃过后,方英晓给他们大略说了些当年所见,就带着他们一起出了城。

    那座山谷就在城外百里处,周遭有山岭有密林,方英晓当年正是在其中历练,才有那际遇。而那遗迹说是半废,实则就是废弃的,只是那时他还算是找到了些好东西而已。如今那地方,想必也再无什么价值可言,只是养元参须子的出现,让他们觉着还要再去仔细找一找才是。

    三人坐在妖禽上,一路往那山脉而去。

    路上,晏长澜说道:“那遗迹若是没有,附近也可以找一找。”

    方英晓道:“自然。”

    百里之遥于凡俗人而言自是很远的,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却用不了多少时间。

    到了那山脉之外,三人并未让妖禽降落,而是由方英晓仔细回忆,顺着记忆慢慢朝着那山谷的方向飞行,待到了山谷的前方,才停下。

    叶殊挥手让比翼鸟自行飞去,方英晓也叫他的妖禽去觅食。

    晏长澜看着前方那山谷,开口道:“咱们这就下去罢。”

    ·

    山谷并不算太深,但是里面的草木却较为杂乱,乍一看,还觉着说不得一个不慎就要在里面迷路一样。

    方英晓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说道:“数年不见,这里倒是也多出一些妖兽的痕迹,但似乎并未来什么太过厉害的。”

    说着说着,几人渐渐就看到了一个山洞。

    那山洞的入口不大,前方有些藤条垂下来,还有杂草丛生,几乎将整个洞口都堵住了。若不是方英晓曾经来过,他们这些炼气期的修士就很难寻到了——纵然是筑基真人,用那十丈方圆的神识来找,也很是辛苦。

    方英晓身为师兄,那是身先士卒的。

    当时他就拔出长剑,挥臂用力,在一片剑光之中,迅速将那些杂草藤条斩落,露出那能容纳两人进入的洞口来。

    晏长澜此刻说道:“我先进去,阿拙在最后。”

    方英晓一愣,旋即了然:“无妨。”

    毕竟是与资源有关,晏长澜他们有两个人,方英晓只得一人。

    若是还由方英晓上前,他们两个在后面若是暗算于他,他必然躲闪不得。可若是晏长澜再最前就不同,方英晓在晏长澜身后,叶殊又在方英晓身后,这就可以互相克制了。

    方英晓虽觉着这位晏师弟的心思敏感些,却也知道如此一来大家最是放心,便还是依照晏长澜所言,自己走在中间,心里的确也越发放心了。

    ·

    三人往洞里行走。

    这山洞并不深,大约有个五六丈后,一切便豁然开朗。

    前方并非是山洞,而好似穿越了时空一样,见到另一座小山谷。

    这座小山谷在外头是瞧不出的,应当是自山腹掏空打造而成,四面的山壁上种着不少巴掌大的奇异大叶植株,每一片上都泛着莹莹的白光,虽说不算太亮,却也能让此中有淡淡柔光,让人进入其中之后,不至于瞧不清。

    除此以外,就是一些瞧着老旧的房屋。

    这些房屋里有较为高大的小宫殿,但更多则是寻常的屋舍,里面还能见到一些小园子之类。

    叶殊看过去。

    的确是半废的遗迹,有些地方可以看见禁制、阵法的痕迹,可是天长日久之下,这些痕迹虽在,禁制和阵法却已然消失不见了。也有淡淡的灵气飘散,但是这些灵气似聚似散,可见里面也曾经是有聚灵阵的,只是后来阵法也因无人护理而逐渐消失而已。

    但是这里的阵法应当并未全数消失,否则……他仔细看过后,有所判断。

    否则,这遗迹应是会彻底坍塌才是,而不会还留存当年遗迹的大致模样。

    心里这样想着,叶殊却并未说出来。

    那边方英晓顺着回忆带着两人到了当初他得到怪石块儿之处,那里是个小药园,里头同样有阵法的痕迹。

    方英晓指了指前方说道:“当年我自此处得到了一些年份颇长的药材。”说话间走到一处显然曾经被动过的药地前,“那石块儿就是自此处撞入我手的,此处的小洞,便是因我当年挖一株药材而成。”

    叶殊和晏长澜就都走在那处,往四周打量。

    晏长澜看向叶殊。

    叶殊说道:“若我不曾猜错,此地原本的主人于阵法上颇有些见解,而他或者还有个道侣,敲在炼丹一道上有些本领。”

    方英晓好奇道 :“叶道友如何看出?”

    叶殊回答:“这药园里有阵法痕迹,且应是曾经男子对女子表达爱慕的求凰阵。”

    方英晓越发好奇了:“求凰阵?这倒不曾听说,可有什么说头?”

    叶殊道:“此阵本是一种防御阵,后来有个阵法师将其改了改,让这防御阵对一人打开缺口,每逢那人进入其中时,就会有妙月奏响,表达爱慕之意。”说到此处,他干脆批判道,“原本那防御阵威力还算不错,加入此法后反而削弱了威能,华而不实,也只能博人一笑罢了。”

    方英晓听得怔愣。

    天底下还有人花费心思弄这阵法?若真是如此,也难怪被人一眼认出来了。

    通常用这法子的,是男修讨好爱慕的女子——虽说不能妄下论断,但通常男修未必会喜欢这等讨好之法,因此少有女修为男修如此。

    叶殊便推测,这应是男子所设,且那男子才是阵法师。阵法所护持的是一座小药园,每逢有人进入其中就会奏乐,自然是男子的爱慕之人时常入内了,方能讨好对方。而什么人才会这样时常进入药园?多半便是炼丹师了。

    方英晓和晏长澜转念之间自然也是想得明白的。

    随后,方英晓便笑叹:“想必此处在多年前是一对伉俪的隐居之处罢?”

    晏长澜赞同:“多半如此。”

    不过,如今遗迹半废,阵法也废得差不多了,方英晓又不曾在此处发现过那对伉俪的尸身,便不知究竟是发生何事了。

    或许是那对伉俪去了他处,又或者有什么意外……那于他们而言,也都是旧事了。

    叶殊并未将心思放在此事上,只道:“先找一找可有什么奇异之处。”

    方英晓和晏长澜都答应道:“也好。”

    不知不觉间,在叶殊提出先前对阵法的见解后,其余两人都依照他的指令行事了。

    遗迹并不大,药园更小,几人干脆不曾分头找,而是一同行走,只是每到一个地方,一人搜左一人搜右而已。

    找过一遍后,方英晓苦笑道:“还是和上次所见一般,并未寻到什么。”

    晏长澜却是想了想,才道:“似乎我也不曾找见。”

    叶殊略作沉吟:“若是找不到,或许有所隐藏。”

    当即,叶殊带着两人再去找。

    将小药园找过了,并无发现;将那些瞧着约莫就是废墟的一些房屋找过,仍是并无发现。

    叶殊思索着,旋即匆匆迈步,朝着一幢小楼走去。

    方英晓和晏长澜急忙跟上,极快地也进入小楼之内。

    这小楼相较其他房屋都要精致些,入内厚度摆设却是清雅大气,一些痕迹也显示,当年此处并非只有一人入住。

    方英晓说道:“这里应是那对伉俪的居处。”

    晏长澜则道:“那对伉俪之间似乎感情颇深,若是有什么十分重要的机关,也该是在这里面才是……”

    方英晓叹道:“从前我也这般想过,却是并无发现……”

    晏长澜想了想:“阿拙许是有法子。”

    说话间,他们跟着叶殊已在那对伉俪的入寝之地找过一遍,并无发现。

    而后叶殊所去之处,就是拐角处的一个小间。

    这个小间不算大,但却临窗,进入其中不觉逼仄,反而有些敞亮。

    在小间的中间,则是摆着一把筝。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安口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5 02:57:31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5 05:45:40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5 06:12:38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5 11:25:39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5 23:13:3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5 23:13:4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5 23:14: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