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血影猎
    ,!

    一行人离开山谷, 仍旧回到附近的那座城里。

    方英晓很爽快地再请两人去酒楼,并特意叫来一坛上好的灵酒、一桌上好的灵食, 显然心情十分愉悦。

    晏长澜与叶殊也都给他面子,三人大吃一顿后, 才回到客栈里各自休息。

    次日,几人到楼下用早膳。

    方英晓执意继续请客,两人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也都任他招待。

    不过这回用饭时不及之前宁静,在客栈的大堂里, 有一伙人走进来, 找了几张桌子坐下后,其中一人拿着一个画卷在掌柜面前展开,开口问道:“不知掌柜这几日是否见过此人来客栈入住?”

    客栈掌柜仔细看过那画卷, 回道:“不曾看见,客官找此人可是有甚要事?”

    那人冷笑一声:“自然是有要事!”他语气里带着怒意,“此人在我寮县犯下大案,连害了数十名女修, 后听闻逃窜到这边来了, 我等才聚集县里的好手一路追赶而来。这厮穷凶极恶,且学了采阴补阳的邪术,若是掌柜见到这人, 万请告知,莫要叫这厮逃走,贻害无穷。”

    客栈掌柜听了, 神情也是一正:“客官放心,这等无耻之徒,吾辈不耻也,若是知晓,必然不会放任他去。”

    那人才拱拱手,又与其他同伴坐在了一起。

    这一番谈话,大堂里的修士俱是听见了,自然是引起了不少的好奇之心,也有些人就去与那伙人攀谈起来,想打听得更清楚些。

    那伙人似乎也是想着要让更多人知道的,但凡有人来问,都会一一回答,无有隐瞒之意。

    同时,在此处之人也都纷纷知道,有这般一个淫|贼,专窃女修元阴,补益自身,且极狡猾,轻易不能找到。而这淫贼还是个快要筑基的炼气巅峰好手,虽说是用了采阴补阳的邪法,可许是一路经追杀而来,他体内的法力竟颇是稳固,寻常的炼气巅峰非是他的对手。

    也是这个缘故,那伙人中,修为最弱的也在炼气八层,更多的都是炼气巅峰弟子。想一想,大约是那个寮县里一些势力出的人手,一起集结起来对付淫|贼。而有如此阵仗,足以证明这淫|贼在寮县掀起了不小的风浪,说不得他糟蹋的女修里,就有那身份地位不寻常的……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

    众人一边听他们说,一边也都各自议论,甚至有些修为不俗的宗门弟子,起了心要回宗邀相熟的师兄师姐一同去将淫|贼给杀了。

    方英晓自也听明白了,他眉头一皱,便说道:“晏师弟,淫|贼作乱,我天剑宗弟子不可坐视,也要一同出手才是。”

    他只是顶级宗门的炼气巅峰,比之寻常的炼气巅峰自然是更强的,而他败于晏长澜之手,知道这位晏师弟的本事更加不俗。而跟晏师弟交好的叶道友,自也不能以寻常炼气七层修士视之。

    晏长澜曾为少城主,对于自家城民很是爱护,如今听了,自然也很是理解那些寮县之人的心情。何况被害者俱是女子,且不仅被糟蹋,还拿来练功,说不得日后的道途都要受到极大的影响,自然是对那淫贼也生出了杀意。

    这等恶徒,的确不该存于世上!

    不过,晏长澜还是看向了叶殊。

    叶殊道:“那便同去。”

    晏长澜就对方英晓说道:“待用过饭后,可去万通楼打探消息。”

    方英晓点头:“也好。”

    之后,三人也没了什么慢慢享用的心思,很快吃完早膳,便一起出了门。

    万通楼这等打探消息之地,四海俱有,这城里当然也有。

    几人来到万通楼前,已发觉这里颇有些人早早来了,听他们的言语,似乎是为了同样之事。

    这也不足为奇,天下间的修士,宗门弟子有亲眷、有同门师姐妹;散修或有伴侣,或有女修为同伴,或本身便是女子。遇上这淫|贼,其害处与那等杀人越货的相比,还要更恶劣许多,乃是人人得以诛之,待知道此贼只在一座县城里就先做下了几十起的案子,听闻此事者也都不能掉以轻心了——万通楼虽昂贵,但生意素来是极好的。

    一行人入楼中之后,就见那些本来要买消息之人,俱都是面色古怪地站在一面墙前。

    这面墙正是发布悬赏的墙面之一,在上方较靠正中之处,正有一张悬赏单,上面所写悬赏大意是,寮县几大世家并一应势力合发悬赏,要捉拿淫|贼,生死不论,有重赏云云。

    可如今这张悬赏单上却被一支朱笔勾过,正是悬赏已然完成之意。

    叶殊几个便有些了然。

    原来在这些人得知此事来购买消息时,便听闻任务已然完成了,怎能不心情微妙?而那些寮县之人,甚至显然是才到城里不久。

    后来,方英晓便去找人询问一番,回来对叶殊与晏长澜两个说道:“那些寮县之人在当地的万通楼里就发了悬赏,同时买到了消息,得知那淫|贼是往这边而来,故而一路追赶,且每过一城,皆要去那最大的客栈、最大的酒楼吃一顿,并将这淫|贼之事散布出去。这才到了本城不久,他们不过是依照之前的举动而为,并准备再去万通楼买消息,还未买,便见自家的悬赏单被朱笔勾去……”说到此处,他面上不由露出一个苦笑,“原本义愤填膺的诸位道友们,正一腔热血要花大价钱买消息,便得知了此事。”

    淫|贼被杀自是好事一桩,但他们这般起了心要去大干一场,这事便让他们的心里百味繁杂。

    一来自是欢喜再不会有其他女修受害,二来便是好似被泼了桶冷水一样了。

    方英晓继续说道:“不过,那完成任务之人也很是奇异。”

    晏长澜问道:“怎么奇异了?”

    叶殊也听他说。

    方英晓便道:“在此地有一张悬赏榜,一张猎人榜,前者是依照悬赏的赏金而来,后者则是做任务最多的,根据境界划分。”

    说着他带着两人走到另一面墙的前方。

    在这一面墙上,便有数张榜单,左边的榜单皆是黑榜,右边的则是红榜。

    这黑榜便是悬赏榜,红榜为猎人榜。

    每一种榜单,都分别包括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三张,其中炼气期上榜五十,筑基期上榜三十,金丹期上榜十。而到了元婴期以上,便不会被拿来放在这里对比,让他人品头论足了。

    叶殊看到,那张关乎于淫|贼的悬赏,原本在悬赏榜上排行为第九,可见悬赏之丰厚,而完成这个任务的那人,则是在猎人榜上排行第五。

    看着这排行第五的猎人的介绍,叶殊的目光微沉。

    晏长澜则是不自觉地顿住了脚步。

    方英晓看到了这人,不禁说道:“好生奇怪,这个血影猎的杀人手段,莫非便是抽空他人血气?若是如此,他所修之法,恐怕多半也是邪法。”说到此处,他的语气有些迟疑,“然而看他接受任务皆是诛杀恶徒,莫非他是个不慎堕入邪道,却本心未失的正道修士?”

    他说完这些,却不闻有人搭茬,便转头看向晏长澜。

    然后,他就发现晏长澜似乎有些发呆之意。

    方英晓轻唤道:“晏师弟,晏师弟?”

    晏长澜回过神:“方师兄?”

    方英晓问道:“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晏长澜心下微顿,面上不显,摇摇头:“只是觉着,此人大约的确如方师兄你所言,原本应是个正道的修士,若真是不幸学了邪法,真是可惜了。”

    方英晓叹道:“如何不是呢?邪法初时虽是进境极快,但往往后继无力,不及正道的法门绵长。一旦到了某些境界,邪法或是反噬,或是再难寸进,不知耽误了多少天资卓绝之人。因此,我辈修士万不可图一时之利,反而毁了自己的修行……”

    不过,这到底也是别人家之事,方英晓感慨过后,也就将此事放下了,因那淫|贼已死,因淫|贼而生出的怒火便也消失,再不曾在他心上留下丝毫痕迹。

    三人不再在此处逗留,转身一起回到了客栈。

    方英晓一边走,一边问道:“既然此行目的已成,不如我等便尽快回宗修行罢?”

    晏长澜想了想,同叶殊说道:“阿拙,我还想再在外历练历练……”

    叶殊颔首:“无妨,我与你一起就是。”

    旋即,两人朝方英晓告罪,说是要在外再历练一番。

    方英晓并不阻碍,只是说道:“那之后我便先告辞了。”

    叶殊两人自不会阻碍。

    方英晓果然利落,待又一起用过午膳后,他就先离开了。

    留下来的叶殊和晏长澜相视一眼。

    叶殊道:“之后你我一同去万通楼买消息就是。”

    晏长澜一顿,低声说道:“阿拙你原来知道。”

    叶殊微微点头:“若血影猎是他,想必你可以先放心三分。”他看向晏长澜,“若是你能亲眼见一见,想必能更放心。”

    晏长澜面露赧然,良久,他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heartshin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01:45:21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05:20:56

    heartshin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05:34:55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07:09:30

    日暮迟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18 09:56:50

    日暮迟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18 09:56:57

    一个人的精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15:22:0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23:09:01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23:09:1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8 23:09:3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