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用力抱了抱
    ,!

    要炼制这样一把极贴合的法剑, 其炼材必然要早早准备, 陆争已然得知, 这炼器师到了乱葬岗后,为人炼制法器收的是灵石而非是炼材……由此可见, 这一把法剑, 是对方在来到乱葬岗之前,就已然有意炼制的。

    这炼器师与陆争并无交情, 他能这般准备, 自然都是因着晏长澜了。

    陆争手指微颤,心中越发不知该如何言语了。

    叶殊看一眼晏长澜。

    晏长澜心里也有暖意。

    事实上, 叶殊要炼制这一把法剑之事,晏长澜自己也不知道,可他转念间, 也知叶殊为何会替陆争这般准备——自然还是为了他的缘故。

    思及此,晏长澜心情颇好,因叙旧情、想起那些故人而生出的怅惘,在此刻也消弭大半。

    于他而言, 其他交好之人终究还是过客,他会记挂,却不会因此动摇,而只有他这挚友叶殊, 只要叶殊还与他相伴,他便心中安定的。

    然后,晏长澜手里多出一只葫芦, 从里面倒出一粒丹药,递给陆争:“你将此丹服下。”

    陆争因种种变故,如今对晏长澜很是信任,便不曾多问,直接将丹药服下了。

    一旁,叶殊见陆争这般干脆,微微点头。

    晏长澜也觉熨帖。

    陆争虽不知为何晏长澜突然让他服下丹药,但他自己服下之后,却发觉先前因着修炼邪法而受损的体内各处,似乎被一股很是温和的药力滋润,暗伤迅速地愈合起来……与此同时,他丹田里虽然极多却稍嫌虚浮的法力也迅速被压缩,因此快速削减,很快便从炼气巅峰的两千五百余缕法力,减少到只有堪堪两千而已。

    但是,尽管削减,可每一缕法力都凝实了不少,让他觉得自己的根基也扎实了许多。

    陆争知道,修炼邪法吸收血气只是饮鸩止渴,越是往后,越是会让他前行无路,而无疑,待他吞服了这一粒丹药后,却是大大地减少了修炼邪法的隐患,给他扫清了前行的些许障碍。

    如此发现,让他眼中一亮,旋即情不自禁地看向了晏长澜手中那只葫芦。

    晏长澜问道:“陆师弟,感觉如何?”

    陆争迅速回过神,也将目光收回,深深吸气镇定下来,将自己所知所感回答出来,又道:“此丹对我而言,有极大的用处。”

    这样的丹药必然极为珍贵罕见,陆争从前从不曾听说过,且若是这丹药易得,天底下的邪修也不至于躲躲藏藏,误修邪法之人,也不至于克制不住自身,大多堕落。

    故而,虽说先前陆争有一瞬想要询问那葫芦里是否还有丹药,他可否换取,但马上还是按捺住这念头——因为陆争已然反应过来,丹药能修复暗伤、提纯法力,必然不止是邪修有用,他这晏师兄能给他这一粒,已然是很大的恩情了。

    但是陆争却未想到,在他有些遗憾地打消了念头后,他的这位晏师兄却是听他说完了用处,便直接将手里的葫芦递给了他。

    陆争感受到葫芦里沉甸甸的重量,不由一愣。

    晏长澜则是面露笑容:“果然对你有用,如此甚好。陆师弟,你且将这些丹药拿去,依照自身修炼慢慢吞服,夯实根基,将自身积蓄完满后,再来筑基。”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些劝慰,“望你日后仍能克制自身……你纵然已是邪修,可我却相信,以你心性,只要能坚守本心,也未必不能搏出一条与寻常邪修尽皆不同的道途来。”

    陆争手指骤然锁紧,终是忍不住,眼里微热。

    他张了张口,嗓音里带一丝沙哑:“晏师兄,这丹药太过贵重了。”

    晏长澜一笑:“同门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陆争摇头:“修行不易,晏师兄你虽拜入大宗,但资源也定然有限。”他定了定神,“我知你待我亲厚,愿意助我,但我却不可如此厚颜……你我师兄弟,这些丹药对我有大用,我不欲矫情,但如今也的确并无足够换取这些丹药之物……因此,我将如今我所有者送于你,日后也定会回报……晏师兄你若有吩咐,我陆争万死不辞。”

    晏长澜听陆争这般说,思及自己从前自挚友处得到那些厚赠,亦觉无以为报,直至终将性命交付,方有几分安稳。如今陆争的心思,他也能理解几分,若是他不受,恐怕陆争那处还会觉着难以负荷……

    因此,他便坦然说道:“旁的东西也就罢了。”他想了想,提起一样他的确有所需,却难以得到且足够珍贵的物事,“待我筑基之后,定要修炼真正的剑道,故而要炼制本命法剑。如今我看准风属性先天灵宝器胚,却难以寻觅。陆师弟若是有心,遇上此物的消息后告知于我即可,其余资源却是不必。我如今并不缺资源,而陆师弟在外,则更需要资源傍身。”

    陆争听晏长澜这样说,心里原本沉重的心思,慢慢放轻几分。

    风属性先天灵宝器胚?

    此物他并不曾听说,这时却是牢牢记住。

    陆争想起这位晏师兄是风雷双属性,如今只提到风属性先天灵宝器胚,也不知是雷属性的已然有了着落……但这都无什么关系,晏师兄能对他提起关乎于自身本命法宝之事,便更证实对他之信任了。

    而且他此时也想到,自己得到的资源对于这大宗门人而言,或许反而是鸡肋,倒是他自己用这些资源可以提升自身,日后说不得反而可以出力更多。

    陆争素来果断,当下只是想着这风属性先天灵宝器胚之事,定是要多加留意,而将其他资源都送上之事,也就不再多提。

    不过,经由这一番对话,他也感觉跟晏长澜更亲近了。

    晏长澜自然也有察觉。

    他心情同样颇为不错,总是觉着,倘若自此之后,这陆师弟能一直走在亦正亦邪之道上,不去堕落,那当真是一件极好之事。

    叶殊在旁边将整个情景收入眼底。

    这陆争比之晏长澜虽偏激许多,可也是恩怨分明,待其之后重新筑基,想来可以与他们二人在修行路上互为臂助。

    此为一件好事。

    既如此,只要陆争心性不改,之后这人,他至少也要助他走到前世天狼的境界上去,而过后的道途如何,便要看对方的造化如何了。

    陆争得了宝剑,也得了的丹药,还与晏长澜论了道,而后为了避免在此处待的时间太久,引起他人怀疑,就告辞离去。

    回到居处后,陆争先滴血将宝剑认主,感知到那剑于自己越发如臂使指,心中极是喜悦。而后,他又将那葫芦里的丹药处理一番。

    先前只觉得沉甸甸,此时陆争数了一数,才发觉这葫芦里面竟足足有一百三十多颗丹药……也不知他那晏师兄是花费了多大的代价,用了多少灵石才能凑足这些,叫他心里感动无比。

    旋即,陆争心中也觉得沉重。

    因晏长澜之信任,让他更是下定决心,必不会走上歧途。

    至少……哪怕日后他或许会因邪法而道途无继,或是有殒命之危,但只要记得还有这师兄弟之间的情谊支撑,便让他觉得,纵死无憾了。

    ·

    晏长澜待陆争离开后,向叶殊说道:“阿拙,这次也多亏你。”

    他不曾道谢,却无法不表白自身的感激与欢喜。

    叶殊道:“他既是你师弟,且本心不改,炼制一把法剑,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晏长澜并未多言,却不知为何,更加欢喜。

    那一葫芦丹药,其实也是叶殊研究而出。

    自知道陆争之事后,叶殊见晏长澜对陆争时有担忧,便取出一些涅金蜂蜜,再想了个能有祛除邪修暗伤之效的方子,结合起来炼制成了一种新的丹药。

    这方子原本祛除暗伤的用处不强,但是加入涅金蜂蜜后,其用处就有极大改变,不仅祛除暗伤的功效强了些,还带上了涅金蜂蜜本身提纯法力的用处,可谓是一种极好用的丹药了。

    不过,这丹药用的药材并不算如何难得,其关键也只在涅金蜂蜜而已,叶殊炼制也很是顺利,不几日出了若干炉,都是品质优良的好丹。

    叶殊将这丹药装了一葫芦,就交给晏长澜,也才有了晏长澜今日可以给陆争丹药之事。

    不过,两人虽做足了准备,但陆争能得到法剑与丹药,还是因他自己品行之故的。

    晏长澜其实原本想过要将自己的涅金蜂蜜分给陆争一些,只是他到底更看重叶殊,知道一旦给了这蜂蜜,哪怕陆争可信,对叶殊也有不妥,故而从不曾提过。可叶殊爱屋及乌,愿为他花费这心思,真是叫他、叫他……

    后面的法剑,那更是惊喜。

    晏长澜定定看着叶殊,手指微动。

    他心里有些翻涌的情绪不知如何泄出,有些想要伸手,但又怕过于失礼。

    叶殊不知晏长澜心中作何想法,他炼制法剑也好、研究丹药也罢,的确也都只是爱屋及乌而已。晏长澜将性命真正交托于他,在叶殊看来,就与前世的天狼一般无二。

    晏长澜与天狼果然便是一人,都归他所有,叶殊心有所念,想做什么,自然便做了什么了,反而不像晏长澜,心绪繁杂,还不知究竟是什么缘由。

    良久,晏长澜还是张开手臂,用力抱住了叶殊。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5 07:35:13

    桃花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5 13:24:2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5 23:29:2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5 23:32:0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5 23:32: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