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野心
    ,!

    风凌奚道:“若无神游境, 无事时尚好, 一旦有事, 我宣明府必然无法抵挡。到那时,即便如今府内元婴之数渐渐增多, 却也依旧只能任人宰割。千年一次神变果熟, 倘使错过,就要再过千年……千年悠悠, 焉知有多少变数?既然如今你我师徒赶上了, 便当使出全力,夺取一颗神变果!”

    晏长澜的面色也凝重起来。

    如今他拜入天剑宗, 自然是与宗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天剑宗归属于宣明府,那么不论内中有多少纠结之处, 对外却是宣明府越好,他们这些府内宗门的弟子越好。

    略思索之后,晏长澜倏然问道:“师尊,如今我宣明府在炼气、筑基、金丹三个境界的比试上有多少把握?以往……又有多少把握?”

    风凌奚听他这般问, 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千年之内,宣明府连胜四次,之后便是连败四次, 于百年前再胜一次。前头的四次,乃是炼气、筑基两个境界的比试胜了,而后四次, 却是三个境界都败了,待上一次,乃是炼气、筑基两个境界胜了。这一次,为师当全力以赴,以金丹境界参加比试,使金丹比试取胜,而长澜你便要让炼气比试取胜才好。至于筑基期,便是尽力而为。”

    晏长澜一听,顿时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些。

    而后他想起什么,又问:“师尊,上一次的炼气境界比试……可是师尊……”

    风凌奚傲然道:“正是。当年为师也不过是炼气八层境界,与府内比试之后,便作为宣明府炼气期参比修士之一,前往与各府炼气境界强者争斗。每一府炼气修士派遣七人,筑基五人,金丹三人,与人相斗时,尽管其余六名同伴尽皆落败,但为师却是独自留到最后,便还是我宣明府胜了!”

    晏长澜闻言,便知道他这师尊让他参加比试究竟为何了:“师尊之意,是让弟子竭尽全力,做到筑基之下纵横无敌……旁的同伴若能胜出自然最好,若是不能,要让弟子一人,也将对手挫败,让我宣明府保住炼气境界这一局?”

    风凌奚一笑:“正是。”他定定看着晏长澜,“为师知你有奇遇,近年见你修行进境颇快,实力也极不俗,再有宗内小比时,你与诸多同门对战,尽皆横扫,便知你果然不负为师期望,能继承为师之志,保住炼气一局!”

    晏长澜深吸一口气,却不曾回绝,而是说道:“弟子谨遵师命!”

    他郑重应下了。

    一是天剑宗与师尊待他厚道,他自然应当回报;二来他挚友那般出色,若是他连在同一境界中都不能做到顶峰,又谈何对他有所助力?不仅如此,若非是大境界之间壁垒厚重,即便是更高境界的,他也愿拼上一拼——不求得胜,但求能护住身畔之人。

    风凌奚见他如此果断,神情也似是思虑妥当,不见轻浮,满意点头:“自今日起,你要更加努力才是。再过十日便是府内争夺,你若是在府内也争不出个名额来,便更莫说与其他各府炼气期的好手相争了。”

    晏长澜再应:“弟子明白。”

    风凌奚旋即又有嘱托,譬如五日之后来日日与他切磋,他当将境界压制到与他一致云云……晏长澜自然全数都听了,又一一应下来。

    之后,晏长澜再受一些指点,才告辞离去。

    在自己洞中修炼一阵后,晏长澜还是下了山,去见叶殊。

    叶殊于洞府里打坐积蓄法力,见晏长澜行色匆匆,便推了个蒲团过去:“坐下说。”

    晏长澜坐下来,对叶殊毫无隐瞒之意,只管将风凌奚的吩咐都与他说了一遍,然后才道:“阿拙可有什么法子,能叫我更快坚固肉身?”

    叶殊略思忖,微微颔首:“还有些方子,比之前给你用上的那些费事些,但如今你我灵石足够,倒是能用上一用……只是用此药浴,定然有经脉寸断之苦,长澜,你可能忍受?”

    晏长澜果断道:“自是能忍,阿拙只管为我用来。”

    叶殊便道:“调配此物须得一日光景,你且去将艾久等人叫来。”

    晏长澜就放了只纸鹤出去。

    紧接着,叶殊取出纸笔,迅速书写,而除却王敏外,艾久胡元等人尽数到来。

    晏长澜将叶殊写下的单子递过去,吩咐道:“你们几个将这单子上所需药材之类抄了,分头去找,尽快凑齐送来。”

    与此同时,他也给了一只储物袋,内中装了不少下品灵石。

    艾久几个最近不曾收到其他吩咐,都在洞府里专心修行,眼下有了任务,当然都极是认真,迅速应下,就去商议行事了。

    等他们走了以后,晏长澜才对叶殊说道:“阿拙,依你之见,此番我宣明府在各府之争中,是否还能保住中府的排位?”

    叶殊道:“你那师尊风凌奚资质出众,修炼刻苦,悟性也极不俗,乃是极罕见的天之骄子,且性情与其道相合,更是进境神速。他既然同你说了,他便有把握在金丹境界取胜,而你只要保住炼气一局,自可让宣明府有参与之权。”他略一顿,续道,“何况,你那师尊的野心……怕是不止如此。”

    晏长澜一怔:“阿拙有何见解?”

    叶殊看他一眼:“神变果只有九颗,但上府、中府有二十四之多,各府派遣多少元婴争夺这神变果,你可思索一二。”

    晏长澜果然想了想,回答:“依照师尊先前所言,炼气有七人比试,筑基五人,金丹三人,那么轮到元婴时,每府出一人?”

    叶殊点了点头:“应当是这个规矩。不过既然还有上府与中府之别,或者上府每府出二三人,中府只出一人,也有可能。”

    晏长澜一想,神觉有理。

    参加争夺的元婴越多的各府,能夺得神变果的几率自然更大,成道机缘不可相让,以上府的威势,又怎会与中府名额相同?而若是差得太多,并不妥当,差得少了,上府也多半不肯。

    想来,十二上府里,每一府出三人的可能最大罢。

    如此算一算,十二上府便出三十六元婴,中府十二元婴,这就有四十八人。

    其中,或者有九人能夺得神变果,或者更少。

    而但凡是自己夺得神变果的,就可以用作自己将来进境神游之用了。

    说到此处,晏长澜陡然想起先前叶殊所言“野心”二字,不由说道:“阿拙之意,是师尊意图以我师徒二人之力保住中府排位后,再立时踏入元婴,旋即参加神变果之争夺?”说着,他有些惊异,但不知怎地却觉得,以他师尊的性情,说不得当真是如此。

    晏长澜皱了皱眉:“虽说师尊实力极强,但上府、中府所选出争夺神变果的元婴老祖,应多半都是潜力不弱,且接近神游的……师尊哪怕是顺利踏入元婴,以元婴初期境界对上那些老奸巨猾之人,也定然不易。何况宣明府里元婴众多,师尊若是想要因着我师徒二人保住排位之事占据争夺神变果的名额,怕是不成。”

    再者,炼气七人、金丹三人,若是其余同伴比试也大占上风,他们也只能算是有功劳者之一,除非其他人尽皆不顶事,才能说是他们力挽狂澜,有大功绩。

    叶殊闻言,淡淡说道:“你那师尊生出如此野心,恐怕还与你之孝敬有关。”

    晏长澜不解。

    叶殊提点:“蜂皇浆。”

    晏长澜瞳孔微缩,瞬时明白,脱口道:“阿拙之意,是师尊借由涅金蜂皇浆提升了底蕴,且缩短了晋级元婴的时间,让他能够以初入元婴的境界,就有极强的实力?”

    叶殊道:“多半如此。”

    晏长澜长长吁气,面上的神情也带了一丝古怪:“这……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叶殊神情不动:“风剑主参加这争夺乃是一件好事,可见识到各府元婴强者,对来日修行大有好处。但他若是当真夺得了神变果,却莫要吞服为妙。”

    晏长澜心里一紧:“阿拙此言何意?”

    叶殊道:“境界提升,自是凭借自身感悟水到渠成最是妥当,其底蕴也更雄厚。据我所知,风剑主如今不过百岁有余,能半步元婴,堪称天资纵横,日后只要不出岔子,进入神游顺理成章,无须神变果辅助。这神变果看似不错,实则最为合适之人,乃是前途有限、寿元将绝、孤注一掷者。风剑主若是吞服,非但无有好处,反而俱是坏处,毁了前途。”

    晏长澜喉头微动:“既如此,我当劝说师尊放弃此物。”

    叶殊微微点头:“你也不必心急,以你如今境界,要来劝说风剑主,必然是人微言轻。”

    晏长澜了然:“我知。”

    叶殊目光缓和,语气也平和:“你也不必太过担忧,我看风剑主很是聪敏,想必自己也知晓用外力突破并非好事。他如今夺取神变果,未必是为他自己所夺……即便是为自己,或许也只是为来日里增添几分保障罢了。”

    晏长澜心里一松:“阿拙这话,也极有道理。”

    他陡然想到,如今天剑宗的宗主正是元婴巅峰境界,而他的寿元,似乎也所剩不多……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05:25:0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07:07:36

    樱桃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08:08:52

    余生有颗糖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10:42:14

    青青梧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11::26

    别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12:23:45

    am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22:13:03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23:09: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23:10:1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7 23:12:3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