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我帮你洗
    ,!

    两人交谈间, 艾久等人已回来拜见。

    叶殊吩咐几人进来,那几人也就迅速入内, 行礼之后,将他们分别买下的药材等物献上。

    地面上乱蓬蓬堆着好些个盒子、药包, 叶殊一一翻看过, 开口道:“不错,皆是品质上佳,你等的眼力更有长进了。”

    胡元笑道:“这也多亏了敏丹师平日里多有指点。”

    晏长澜在一旁见状,也是满意的。

    因着修行日久后,总有不少杂事要处理,若都是自己来,未免太浪费光阴, 便定然需要有人帮手才是。这几人一路跟着他们两个, 用得已很顺手, 能培养出来才是最好……不过, 单单是他们给资源还不行,几人也该上进,如今看来, 他们不仅没忘了修行, 也在极力补充自身不足,不算是白白培养了一场。

    艾久几个也是这般想。

    他们的资质有限, 凭借自身能走到什么地步去?如今难得运道不错,遇上的是极宽厚的朱家,自是想要一直跟随的, 自然对各自的要求也更严格些,唯恐被后来人给挤下去了。

    叶殊倒是不曾想这样多。

    他前世今生俱是如此,从不吝惜赐予,可若是随从不能跟上,便换能跟上的人来,若是用得顺手的,也肯多给些东西而已。

    目前胡元等人,他用得也算顺手就是。

    胡元等人将东西送来之后,便识相地离去。

    叶殊立即为晏长澜调配药液,装了满满一桶,并道:“你且泡进去。”

    说话间,他指间还多出一个小瓶儿,从里头倒出一滴灰色的汁液,落在浴桶之内。刹那间,浴桶里的药液似乎翻腾了一瞬,变得比之先前更纯净几分。

    晏长澜早已习惯了叶殊如此,对那小瓶儿也半点不陌生,但里头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从不会寻根究底。

    如今他迤迤然褪下法衣,便光着身子泡在了浴桶里。

    叶殊盘膝坐在一旁,说道:“若是受不住了,可唤我一声。”

    晏长澜答应着:“我知了。”

    叶殊又提点:“我所言受不住,非是痛楚,而是肉身。”

    晏长澜再应:“好。”

    接下来,药力大作,一种极其痛苦之感席卷全身,晏长澜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叶殊也没闲着,他手头也在调配其他药液,甚至涅金蜂蜜等物也被他取来不少,慢慢炮制,每过上片刻,就会往那浴桶里倒上一些……

    晏长澜感知自己体内经脉寸寸断裂,又在眨眼间被恢复一般,如此反反复复,所受的苦痛,比之从前炼体时不知强过多少,就连雷池锻体,也不及如今。

    但他更可以察觉,待药力一点点被他吸收之后,他的肉身确是极快地在增强,似乎有极为强大的力量在血肉之中孕育,让他觉得,一旦这次炼体成功,他的法力或许并不会有什么改变,但是他的实力,却会变得强大许多!

    眨眼间,就是三日过去。

    这三日里,叶殊不曾停了给浴桶添加药液,晏长澜在桶中“死去活来”,却一声不吭,更不曾提过要跳出桶去……只是,三日时间对他而言,有些“度日如年”罢了。

    叶殊见晏长澜始终不曾提及受不住的话,自身也难免多观察一番,好在经由他之观察,发觉晏长澜确是不曾到那极限,故而就很明白,他非是强行忍耐,而是当真还有提升余地。

    如此一来,他也放下心来。

    ……晏长澜的体魄,比之他先前所估更强,看来,日后他为他强化肉身也可更大胆些,不必被寻常的事例所桎梏的。

    三日半过去,眼看着就要到了与风凌奚约定的时日,晏长澜终于感受到体内的筋肉开始颤抖,似乎有些将要崩溃之感,便猛然睁开眼,开口就要同叶殊说起。

    叶殊此时正立在他的对面,见晏长澜如此,抬手将他阻止:“不必多言。”

    晏长澜见状,也就不再说话。

    如今……他吐出几个字也极是费力。

    叶殊也不计较其他,伸手抓住晏长澜的臂膀,就将他整个自浴桶里提起,放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榻上。

    霎时间,黑色的泥水淅淅沥沥地流下来,居然是顺着那长榻,将上面的被褥都打湿了。

    晏长澜自浴桶里出来后便好受了许多,再无先前那等肉身崩溃之感,但他先是为自己全身无力,不得不被叶殊弄出来而感到窘迫,马上又嗅到自己身上传出的恶臭,顿时面红耳赤。

    这、这是——

    叶殊倒不在意,只说道:“这等锻体之法,能在淬炼之余将你体内杂质压榨而出,自会变成这般模样。你且莫动,之后我叫人来为你擦洗。”

    晏长澜不及先前那般痛了,但说起话来还是有点难捱,然而听到叶殊说要叫人来为他处理时,顿时脱口而出:“阿拙不可!”

    叶殊立在原处:“怎么?”

    晏长澜神情越发羞窘:“待我歇息片刻,自己来便好。”

    叶殊看晏长澜如此,稍一思索,便问:“不愿被他人瞧见你这模样?”

    晏长澜喉头微动,轻轻点头。

    实则不仅是他人,若是早知会变得如此,他更不愿让挚友瞧见他这等模样……着实,着实是让他觉得羞耻。

    平日里,为炼体之事在挚友面前裸身也就罢了,可这般狼狈之态,臭气熏天,这、这……

    叶殊不知晏长澜心里有这许多想法,只道:“泥水要尽快洗去方可,你既不愿让旁人来,便由我动手罢。只是我从不曾为他人洗过,怕是不及他们细致。”

    晏长澜心里一梗。

    他张口想要拒绝,可见到立在自己面前这神情冷淡、目若寒星的少年,却不知怎么的嗫嚅几声,默认了下来。

    叶殊见晏长澜默认,也就当作他是不愿在随从面前狼狈,颇能理解。旋即他就再取出一只浴桶来,在里头注满清水,倒进去一些温和滋补的药液,又把晏长澜抱起,放了进去。

    晏长澜被叶殊抓住臂膀时,有些想要挣扎,可还未来得及开口,又进入了浴桶之内。

    温和的药液顿时自毛孔里浸入,让他四肢百骸里仍旧细细密密的麻痒感,眨眼间就消失了大半……舒坦多了。

    自体内而出的杂质所化泥水并不易洗,不过叶殊早有预料,在清水里添加其他药液将晏长澜泡了一泡后,顿时好洗了许多。

    叶殊再拿出一张帕子,就顺手给晏长澜擦了擦背。

    晏长澜顿时浑身绷紧。

    叶殊一顿:“可是我手粗,将你弄得痛了?”

    晏长澜面上发热,想要出口的话也是一噎,然后才道:“……并不是痛,只是从前俱是我自己洗浴,便有些不惯。阿拙你愿意帮我,我很感激。”

    叶殊淡淡道:“倒不必感激,若是痛得狠了,便唤我再给你添些滋补之物就是。”

    晏长澜声音有些发闷,却是说道:“好。”

    叶殊很快用帕子给他将后背擦过一遍,又道:“你站起身来。”

    晏长澜默然站起。

    叶殊又顺次向下擦洗,手法虽不算太轻,却很利落。

    晏长澜越是这般被擦洗,越是觉着浑身发热,不自觉间,竟是觉着有股热意朝下而去,一瞬叫他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他心里一惊,瞬间坐了下来。

    叶殊不解:“怎么?”

    晏长澜嗓子有些微哑,低声说道:“我现下好了许多,阿拙已替我将擦洗不到之处擦过,之后我自己慢慢处置便好。”

    叶殊听得,也觉有理,便道:“那你自便,我也好再去给你配些解痛之药。”

    晏长澜急忙道:“也好。”

    旋即叶殊便走到一旁,晏长澜看了叶殊一眼,默然转过身,用后背对着他。

    然而他低头一看自己身子,又是头皮一紧,有些无言。

    寂然半晌后,晏长澜一边擦身,一边缓缓平复了那股热意。

    他心中却想着:想必,这是药力太烈所致……幸好不曾被阿拙瞧见。

    ·

    从调配、浸泡药浴到擦洗再到后面的一些滋补,也是足足花费了近乎五日时间,晏长澜全然恢复之后,也就该回宗门里了。

    晏长澜心里的尴尬窘迫还未完全平复,但到底也算很有克制,面对叶殊时,态度与往日无异:“阿拙,师尊先前叫我五日后回去同他切磋,指点于我,如今正是时候,我便先过去了。”

    叶殊微微点头:“也好。不过风剑主所修乃是剑道,尽管他愿压制境界指点,然而只与剑修交手,未免单调了些。你可还记得当初与岳千君之约?如今你要参加府内的比试,也可与他联络,与其切磋几回,也能更掌握如今的身体。”

    晏长澜自然是受教的,闻言便肃然应了:“我知了。”

    之后,他才转身离去。

    没多久,晏长澜回到了宗门。

    稍作歇息后,他就依照约定,去拜见了风凌奚。

    风凌奚一眼见到晏长澜,眼里就微微带上了一丝讶异:“咦?你如今的肉身,似乎比之先前更强大了许多。”

    晏长澜道:“回禀师尊,这几日弟子私下里炼体,小有成效。”

    风凌奚颔首道:“你能如此努力,极好。”

    不过他心里却也想到,若是寻常的法子,区区几日想要有这般的进境绝不容易,想必这法子并不容易……是否有隐患,之后他一试便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0:08:07

    南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0:49:08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5:26:51

    二次元生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6:41:43

    小竹子fox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8:42:40

    giott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9:06:51

    槐下书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9:10:03

    槐下书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9:11:05

    槐下书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9:11:52

    沽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09:25:57

    微知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10:41:21

    樱桃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11:09:16

    小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11:17:3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22:28:3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22:31:30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8 23:11: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