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尽力张扬
    ,!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有帮着魏莹儿的清亮女声传来:“你们收敛些, 纵使我等江湖儿女不同大家闺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也不能坏了闺誉,你们怎能胡言乱语?”

    魏莹儿也连忙说道:“正是!你们不能胡说八道!”

    其余几个少女听得,果然收敛了些,但还是悻悻说道:

    “无风不起浪,若是魏门主没这个意思,做什么要收留那人在门中?他既非门人弟子, 也不在门中做事,这般白养着,不正是……”压低了声线的, “要找个上门女婿的意思么?”

    “就是,就是!”

    “我们可不是胡编乱造!”

    魏莹儿原本被先前那女音安抚下来,如今正是又急又气, 恨恨地一跺脚后, 便立刻冲回了青河门, 连一声告别都不曾说。

    她这一走, 另几个少女也就不再多言了。

    只有人嘀咕一句:“这个魏莹儿,总是这般大的脾气。”

    听得这些后, 那些少女再有交谈,叶殊便回避了。

    他心中想着, 那婚约未必是真, 但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只不知晏长澜如今意欲如何解决此事?若是当真要在此成婚, 恐怕便要换一条路走了。除非那魏莹儿也有灵根,否则,必只能二择其一,不能两全。

    不过此为人生大事,不论晏长澜如何选择,叶殊亦不会贸然为其作出决定,但他稍后也须得去问一问,也好对之后之事,作出计划来。

    想定了,叶殊便也不再花费心思,而是一心一意,在翻阅那古籍游记之中关乎于“仙人”的蛛丝马迹罢了。

    将一个书铺的杂记都看完以后,叶殊便回去租下的房子里,如同往日一般修炼。

    待过上两日,他便要找个时机,去与晏长澜见上一面。

    ·

    魏莹儿回到青河门,满面羞恼,直冲到了内院里,开口就嚷道:“娘!你瞧瞧外头人都将女儿说成什么样子了?爹他也太过分了!”

    院子中,一个美妇正在绣一条帕子,闻言手中的细针一偏,便将食指刺破,沁出一滴血来。她将这血擦了,自己站起身来,迎住魏莹儿,关切问道:“莹儿,这是怎么说?你在外头受什么委屈了?你爹惹恼你了?告诉娘,娘去给你出气。”

    魏莹儿满脸不开心,噘着嘴恨恨说道:“那几个丫头都传我要嫁给新来的那个破落户,还说什么我同他有婚约,还说他要上门,哪里有婚约了?上门的男子有什么出息?我才不要嫁给他!娘,我不要嫁给他!”

    美妇一怔,然后好笑道:“怎会叫你嫁给他?他不过是你爹旧友之子,家道中落前来投奔的。若是资质好便倚重几分,资质不好给口饭吃也就罢了,怎么配得上娶你为妻?你可是你爹心尖尖上的爱女,必然会给你一门满意的亲事,你要嫁的人也必然要文武双全,家世出众。”

    听美妇这样说,魏莹儿的神情便从恼怒转为了娇羞,但还是说道:“可外头都这般猜测了,对女儿的名声不好。娘,你去跟爹说一说,可别把我跟那家伙牵扯在一起了。”她忽然想起什么,扭了扭身子,“不过……我好像听我爹提过,我跟那个破落户,差点还真有婚约……娘,是真的么?”

    “都说了是‘差点’,自然是没有的。”美妇掩唇一笑,伸出纤纤玉指点了点女儿的鼻尖,嗔道,“你呀……好,娘去和你爹说,放心罢!”

    魏莹儿这才放心下来,拉着美妇的手腕,腻来腻去地撒起娇来。

    到了晚间,魏有徐门中事务忙完,回来休息。

    饭后,他去练武场惯例练武,打了一通掌法后,接了爱妻递来的汗巾擦了擦脸,神情很柔和:“怎么不见莹儿?”

    美妇白他一眼:“咱们莹儿今儿个可不会来瞧你了,她去同小姐妹玩耍,听了一耳朵的谣言,现下正委屈着呢。”

    魏有徐一愣,旋即拧眉带怒:“是谁给了莹儿气受?”

    美妇叹口气:“还不是你御下不严,弄出那些传言来?都说莹儿啊,要嫁给你刚收留的那故人之子,他可不是莹儿的良配,莹儿听了,怎么不委屈?都是你,提什么‘差点有婚约’,这婚约还有‘差点’的?有就是有,没有啊,就是没有!”

    魏有徐恍然:“说长澜啊……当年我跟晏北兄是生死之交,你和嫂夫人又是同时有孕,我二人酒后便提过是不是指腹为婚的话来。不过当时我和晏北兄手中皆无信物交换,酒醒以后也都有些后悔,担忧两个孩子长大后相处不来,故而便心照不宣,不再提起此事了。”说到此处,他笑了笑,“如今长澜生得俊逸,又是文武双全,倒也……”

    美妇听了,柳眉倒竖:“什么?你还真有这心思?”她还真没想到在此事上,夫君与自己所想会有不同,连忙说道,“这怎么行?他眼下一穷二白,孤苦无依,怎能匹配?”

    魏有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男儿暂时穷了些算什么?他方才十三岁,武艺已是一流,有几个人能比得上?晏北兄早亡固然让他在身份上差了些,可他如今没了旁人依靠,娶了莹儿之后正可以就在我青河门内长居,不必让你我受那独女外嫁之苦。我看他待人接物也颇有章法,品行也好,日后定能将我青河门发扬光大,且晏家一向厚道,待他与莹儿成婚后,同他提起第二个儿子继承我魏家的姓氏,想来长澜也不会拒绝……诸般好处,怎能只看眼前?”

    尽管魏有徐如此说,美妇仍是一口拒绝。她眼见夫君似乎就要将此定下来了,也再没了和对方婉言相劝的意思,当即说道:“不成,此事万万不可。”她说得很快,语气坚决,“日后是日后,如今是如今,纵然他也有可取之处,可莹儿是你我爱女,又不是那一般二般人家的女儿家,莫非不能寻个四角俱全的,还非得要找这样一个穷困少年郎?哪怕他将来并非池中之物,但蛰伏之日也要叫莹儿备受嘲讽,于莹儿而言,该是何等打击?再者,夫君你可莫要只瞧着那继承姓氏的好处了,女子就该风光大嫁,诚然留在家中你我可以多享天伦之乐,外人见了,却只会觉得莹儿寻了个软骨头的夫君,却不会想到所谓‘来日’。你我成婚十余载,只得这一个爱女,妾身半点委屈也不愿叫她承受。”说着说着,她的声音里隐隐带上了一丝尖锐,“那晏长澜若是个有骨气的,便不该有这等念头,夫君要收留故人之子妾身并不反对,可若是那人要想迎娶莹儿,妾身也只能说他痴心妄想了……”

    魏有徐从不曾见自家夫人这般态度,知她是恼得狠了,急忙哄了几句,又拉她手说道:“夫人,夫人莫急,此事为夫还不曾对长澜提起,你若是当真不愿,也就罢了!”

    美妇听得,语气和缓下来:“妾身也非是不近人情,只是那晏长澜,的确不是莹儿的良配……夫君,你万不可轻易将莹儿许嫁啊。”

    魏有徐自然连连答应,再不同他说起将魏莹儿嫁与晏长澜之事。

    美妇心下稍安,一双美眸有意无意地朝不远处瞧了一眼,又朝着魏有徐依偎过去。

    魏有徐忙着哄她,自也不会留意有什么异样了。

    ·

    晏长澜面沉如水,无声无息地快步远离演武场。

    先前他被一名小厮引来,说是魏伯伯有事寻他,他自然是来了,却不曾想听到了这样一番话,也见到了魏夫人的些许神色……他登时明白,这是那魏夫人刻意叫自然叫他过来,说出这一番话给他听。

    虽说他对那魏莹儿全无半点绮思,且原本便绝不会迎娶对方,可被人如此瞧不上,还是让他心中生出了几分怒气来。

    然而待回去房中后,晏长澜的面上反而露出一丝苦笑。

    仔细想一想,那魏夫人所言也无错。

    天底下的父母总要给自家孩儿最好的东西,他晏长澜如今确是一无身份二无钱财,若非是先前承蒙友人为他重塑经脉,恐怕连武艺也没了,这般的人,魏夫人如何放心托付爱女?倒是魏伯伯看得起他,可心思确是不及女子细腻。

    只是……

    晏长澜深吸一口气,做出决定。

    只是他原本开不了口的,如今还要尽快开口才好,之后他便速速离去,也以免杵在这青河门里,叫魏夫人与魏小姐不痛快。

    思及此,晏长澜闭了闭眼。

    不知为何,他倏然极想去见一见叶兄,同他说一说话……沉默良久后,他终究是难以忍耐,便陡然转身,悄然地朝着青河门外掠去。

    若是前世,叶殊私库珍宝无数,随意拿出一样都使得,但如今他身无长物,想要个玉瓶儿都是晏长澜所赠,倘若他当真有意赠礼,总不能敷衍,伤了情分。

    叶殊沉思片刻。

    若是要一表心意,自是亲手做一件最佳,只是这到底做什么,就有些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