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围杀
    ,!

    诸位,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此次城主府灭门之事, 似乎与晏西有关。

    晏北房间的酒杯中有那城卫军统领分辨不清品种的药物痕迹,只知应是有极强的**作用——倒也是, 若非如此,晏北也不会死得如此轻易。

    凡人地界的顶尖高手若是同炼气三层以下的修士对上, 修士的反应必然不及顶尖高手,而且寻常低阶修士所能施展的法术也极稀少,尽管法术的威力不弱, 可是与顶尖高手厮杀时, 却未必能打中对方,自然也不能伤及对方, 反而若是顶尖高手经验丰富,便可以借此连续引诱修士施法,待法力用完以后, 修士也只能任由宰割了。

    从打斗痕迹来看, 晏北的反抗很是迟钝,自是中了药的缘故, 而能拿出药来让他毫不怀疑的, 也只有他最亲近的几个亲人了。晏长澜同样身受重伤, 必不是他,晏西却是那副装扮, 应当就是他的主意了。只不过, 晏西引狼入室, 也未能逃过对方的杀机。

    叶殊的目光落在几处布满血迹之处。

    那晏北在发觉被胞弟背叛后,恐怕也亲眼见到了独子被捉来废掉的情景,之后他便用最后的力气拼命阻挡那修士,又有自己培养的死卫拖住晏西等人,才让晏长澜得以逃脱。

    不过,既然晏西已死,昨晚那些毒虫却未放弃寻找晏长澜,可见真正想要捉拿晏长澜的,乃是那修士与驱使毒虫之人。

    那么这恐怕就如同先前叶殊所猜测的,晏城主的手里,有什么东西被这两人所觊觎。

    大略推知这些后,叶殊不在此处久留。

    他再度给自己使了一道隐身术,就迅速离开了城主府。

    远远地,叶殊也见到三大世家中派出了一些人来打探消息,但这与叶殊无关,只略扫一眼,便不再看了。

    一路上,叶殊更仔细地寻了寻,城中的确已无毒虫,也不见修士气息,那两人看来当真离去,只留下这城主府、一堆死人的烂摊子……等过些时日,鸣山城中事上报之后,这凡人地界的朝廷自会再派人过来接手鸣山城,而晏氏一门,则只余下遗孤晏长澜一人。

    叶殊匆匆往城外山中赶去。

    刚到了山脚,他正要朝上飞掠,不曾想却是嗅到了什么,脚步微微一顿。

    因着脚程快,此刻叶殊的隐身术尚未消失,他干脆身子一闪,往他所在意的那处极快掠去。不多会已然来到了相邻的山中,与此同时,他也听见了虫豸在草间爬行的声音。

    足有两尺多长的蜈蚣,拳头大小的蜘蛛,巴掌大的蝎子,在非常细微的古怪声音催促中,还在不断朝着四周搜寻。

    叶殊顺着这哨声的来处看去,便见到一个不过六尺高的矮小男子,穿着黑衣戴着黑斗笠,正不耐烦地在等待着什么。

    “娘的,也不在这!难道真跑了?”矮小男子满心的不痛快,“那个被废了的小崽子能有多大本事,还跑到天边儿去了不成?姓李的自己没用找不到,说不定便宜我了呢?要找到了我可以就发了,也能做个仙人,还那姓李的还敢对我颐指气使的……”

    听到此处,叶殊已然明了。

    那李姓之人便是他所知的炼气二层的修士,是在城主府找一样对修士有用之物。这矮小男子善于操纵毒虫,想必是将他叫来做个帮手的。待灭了城主府后,两人不曾找到那物,便想着应是在已然逃走的晏长澜身上。而晏长澜身受重伤,最有可能躲避的地方,自然不是城中的暗处,便是城外的连绵山脉中了。

    先前李姓修士不知用什么法子在山中扫过一遍,因小五行迷踪阵之故不曾找到晏长澜,又因对自己的法子极是相信,便自以为晏长澜逃得更远,如今是追过去了。矮小男子被那李姓修士抛下,却认为晏长澜多半还是在山里,心中生出贪婪之意,便用毒虫来细细地找,想要吞了晏长澜身上的好处。

    叶殊先前扒下晏长澜衣裳时,只顾着为他疗伤,倒是不曾去翻找什么,也不知是否真有这样一件东西。不过他救了晏长澜,这矮小男子和李姓修士便都是隐患,如今既然遇上一个,自还是斩杀了为好。

    心思一定,叶殊就思索起来。

    方才他便察觉,这矮小男子驱使毒虫之法是因其天赋异禀,喉咙发出嗓音与常人不同,故而能用出的一种偏门之法,有点妙处,比起真正的御虫之法却要逊色许多。他不知矮小男子有多少毒虫,但是如今他境界低微,即便用法力护体,毒虫若一拥而上,也难以应付,若是要杀,便最好是一击割了他的喉,哪怕此人有所防备,可只要能让他喉咙里发不出声来,也就无妨了。

    而后便是如何施展……

    他现下手段有限,许多精妙之法尚且不能修习,不过这矮小男子除却能驱使毒虫外,气息虚浮,与寻常人无异,哪里又需要什么妙法了?只是以防万一,还是要布下一个困阵,如此一来,即便出了意外,也让他有周旋余地。

    叶殊便再调动两缕法力出来,其中一缕将那隐身术补了补,另一道则施于足下,为御风术。前者可隐匿身形,后者叫他行动无声,都适合此处。

    至于困阵……左右只需用上片刻,他便随意捡了几颗石子,悄然地打在了那矮小男子周遭,待阵成时,他已果断出手!

    一道锐风掠过!

    矮小男子本在全心驱使毒虫,哪里想到会有人能瞒过毒虫感知,偷袭于他?锐风过时,他刚觉出自家垂下的几根头发不知为何飘浮起来,紧接着就是喉头一凉,一阵剧痛!

    好在他早已知晓自家本事尽在这喉咙上,在那处早早就贴上了一张与肌肤一般无二的皮革,方才那锐风虽是凌厉,但是斩断皮革后再入肉里,也只能切开一半,并不能真正将他一剑断喉!便让他留下了性命。

    叶殊依旧隐身,立在一旁,面上却闪过一丝冷笑。

    果然,矮小男子喉咙如此特殊,并不会不做防备。不过许是担忧过于防备反而被人瞧出自己的弱处,他通常以竹哨掩饰,也不曾用金铁之物护住颈部,只用了一块极坚韧的皮革护醉咙罢了。可这皮革能防住寻常刀剑,比之叶殊附着法力的碎玉却是逊色太多。

    ——不错,在叶殊以碎玉布阵时,因那菜刀亦要用在阵法之内,故而留下数枚碎玉,用以情势紧急时作利器攻杀。

    此刻,不正是用上了?

    矮小男子又惊又怒,立时便要驱使毒虫咬死那人,然而他发声时方才发觉,他喉咙里只能“嗬嗬”破音,要想驱使毒虫,并不可能。

    不能发声驱使,矮小男子四处寻找偷袭之人的踪迹,却是一无所获,他捂醉咙,气恨之极,竟是将腰间的皮囊一拍,从里头放出了足有数十只的毒虫来!

    然而,之后之事却与矮小男子所想不同。

    只见毒虫意欲四散开去,却不知为何只在同一处地方胡乱碰撞,仿佛找不着方向一样——正是被阵法所迷惑了。

    矮小男子慌乱不已,叶殊却再度出手。

    这一次他直接注入法力,从后方切割,只一旋,就直接割下了那矮小男子的头颅!

    临死前,矮小男子满脸恐惧,却连凶手在何方都不曾瞧见过。

    矮小男子死后,那些毒虫都不再朝着阵法攻击,反而纷纷回过身来,一起爬到了那矮小男子的身上,疯狂地啃食起来。与此同时,四面八方还有窸窣声音响起,又是十多条毒虫返回,同样爬上了尸身。

    用这等粗浅之法驱使毒虫,主人死去后毒虫自然反噬。

    叶殊淡淡瞧了眼,不以为奇。

    他已是知晓,矮小男子以凡人之躯,真正能控制的毒虫不过数十只,只是每一只都堪称虫王,每到一处地界便可以将四面八方一应毒虫吸引过来由虫王驱使而已。

    眼下虫王忙着反噬,这山中的其他毒虫自也回归山中,并不会回来夺取虫王的口中美食。

    那轻浮男子名为叶茂,凶相之人名为叶熊,原主早年痴傻之后,同先前在城门口手误杀死原身的几人一般,他两个亦是常年欺侮原主,只是原主并不太懂,才时常被他们推搡折腾,每每都带了伤回去。但莫看这两人一副没脑子的模样,却并非当真没脑子。若真是没脑子,这次拦住他以后便也与从前一样推搡踢打起来,哪里会只动口而不动手呢?

    只因这两人——或者说两人身后那主使之人叶俊,已然知道他叶殊不再痴傻,故而叫他们过来试探一番。

    叶殊心念一转,便闷声说道:“让开。”人也往另一边绕去。

    叶茂和叶熊对视一眼。

    叶熊瓮声瓮气地说道:“还真是不傻了?”

    叶茂则步子一动,仍然将叶殊的去路堵住:“不傻了也不能失礼罢?我两个好歹也是你的族兄,怎么,连叫人都不会?”

    叶殊继续闷声开口:“我不认得你们,快让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