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嗜甜
    275.嗜甜第(1/2)页

    天: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这个粗陋的小阵,对于叶殊而言并不十分满意,却是他如今能布下的最合适的阵法了。

    待做完这些, 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平常时, 周遭皆是凡人, 叶殊布阵只用些石子之类,算是稍作掩饰, 可如今似乎有修行中人来此, 自然不能如此敷衍。

    玉瓶于他而言本是有用, 但事急从权,现下也只好先砸碎了做那引阵之物了——不论如何,玉石比起石子来,总是合用得多。

    阵起后,好似有一阵微风吹拂过去。

    此刻若是有人自上方朝下看,便连那茅屋也瞧不见了。四周左右, 也皆是如此。

    做完这些, 叶殊才走回屋内, 看向榻上的晏长澜,轻轻叹了口气。

    他必然是遭逢了磨难,也不知晏城主如何了?而那修士又为何要对晏长澜下手?以那晏城主的性情,理应不会得罪修士, 而修士行事, 多是无利不起早, 若是无可图之处,怕也不会自降身份,对付凡人。

    那么,若非是有人请修士对付晏城主,那么便是晏城主手中,有修士觊觎之物。

    这般思索一番,叶殊猜不透,也便不多想。

    当务之急,乃是先将晏长澜的身子调理过来,否则若是他醒转过来,发觉自己受此重创,岂非难以承受?

    稍作迟疑,叶殊用手指拂过晏长澜颈侧。

    晏长澜原本便已昏迷,而今被他点中此处,若不解开此术,中途必不会醒来。

    也不曾多犹豫,叶殊就将自己平日里泡澡的浴桶拿来,清洗一遍,将水注满,旋即把那仅剩的白玉瓶儿拿了出来、

    短短十多日,他攒了有六滴混沌水,晏长澜如今经脉俱断,以他这堪堪炼气一层的修为,自不能以法力为他续接,那唯一之法,就只能靠这混沌水的生机滋养之力了。

    于是,叶殊滴了一滴到那水里,再把晏长澜衣裳剥了个干净,置于浴桶之内坐下。

    晏长澜无知无觉,整个人直没入水中,一直到顶。与此同时,叶殊手指在他身上按捏,为他短暂开穴,叫他不会因此无法呼吸。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浴桶里的灰色变淡了一丝,叶殊便明白,这正是晏长澜体内已被滋养的缘故。既如此,便足以证实,这断去的经脉也有恢复可能了。

    叶殊捏住晏长澜的脉门,见他脉象果真好转许多,那紧蹙的眉头才稍稍放缓。

    许是晏长澜受伤颇重,又许是他原本体魄极佳,再许是他食用了不少时日含有混沌水的大叶青菜与野兔山鸡、同混沌水颇是亲和,尽管他是个凡人,体表十万八千毛孔吸收起那混沌水来也是不慢。

    约莫一个时辰后,那一桶水已变得澄清,内中所含混沌水竟是被晏长澜吸收个干干净净!

    叶殊微微一惊。

    不过人之体质各异,若是晏长澜能吸收更多,他也不吝惜这些混沌水。

    而后,叶殊便在那桶里再滴了一滴。

    大约一个时辰后,晏长澜再度将其吸收干净,比先前快了一些。

    接下来,叶殊滴了第三滴。

    也是此时,叶殊察觉有一丝淡淡的窥视之感,自远方传来。他微微一顿,将气息收敛得更深些,同时打出个遮掩的法术在那浴桶之上。

    这种窥视感只徘徊了数息时间便已消失,不过叶殊却能分辨,这窥视并非来自于灵识,而是目力和法术罢了。既如此,这窥视之人的本事也并不高明。

    再忍了半个时辰左右,这窥视之意始终不曾再来,叶殊方才撤去法术。他此时再看晏长澜时,便发觉他此番吸收得更快,浴桶中的混沌水,色泽变得只余下极淡的一层。

    叶殊再滴入第四滴,晏长澜用半刻时间吸收干净;他滴入第五滴,晏长澜耗费了盏茶时间……而且并未全部吸收,还剩下了一丝。

    因此叶殊便知晓,吸收五滴混沌水,便是晏长澜的极限。

    叶殊伸手给晏长澜探脉,探知他如今身子大好,重续的经脉比起从前来更为宽阔,血肉也越发纯净强健,甚至就连他的个头也略长了一寸左右,那原本还带着些稚气的面庞,现下也渐渐有了一点坚毅的轮廓。

    下一刻,浴桶中忽然有一道大风卷过,将整个茅屋内的器具都吹得摇动起来,噼里啪啦掉下来摔了,又有一道雷光迸现,发出一声炸裂之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