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不解心结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在前方, 有个手拿扇子的年轻男子拦路, 神态轻浮。他旁边一人身形微胖, 一双小眼被挤在肉里, 带着几分凶相。

    此时两人看着叶殊, 轻浮男子先开了口:“我听说……你这傻子突然不傻了?嘿, 可真是有意思。现在瞧瞧你长得还行, 就是瘦了些。这么可怜,又没个营生, 不如让为兄给你荐一处,也叫你日后能锦衣玉食,好不好啊?”这话说得仿佛是真心实意一般, 但他这副做派,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凶相之人亦是一脸恶意:“不错,养上几天,说不得还能卖个好价钱!哈哈哈!”

    叶殊自然认得这两人。

    那轻浮男子名为叶茂, 凶相之人名为叶熊, 原主早年痴傻之后, 同先前在城门口手误杀死原身的几人一般,他两个亦是常年欺侮原主, 只是原主并不太懂, 才时常被他们推搡折腾, 每每都带了伤回去。但莫看这两人一副没脑子的模样, 却并非当真没脑子。若真是没脑子,这次拦住他以后便也与从前一样推搡踢打起来,哪里会只动口而不动手呢?

    只因这两人——或者说两人身后那主使之人叶俊,已然知道他叶殊不再痴傻,故而叫他们过来试探一番。

    叶殊心念一转,便闷声说道:“让开。”人也往另一边绕去。

    叶茂和叶熊对视一眼。

    叶熊瓮声瓮气地说道:“还真是不傻了?”

    叶茂则步子一动,仍然将叶殊的去路堵住:“不傻了也不能失礼罢?我两个好歹也是你的族兄,怎么,连叫人都不会?”

    叶殊继续闷声开口:“我不认得你们,快让开。”

    叶熊恶狠狠道:“我若不让呢?”

    叶茂扇子一摆,同叶熊站在一处,始终不肯让路,似乎是铁了心要与叶殊为难了。

    叶殊见状,心中觉得有些不对。

    只是单单同以前那般的欺负,辱骂几句见不能更占便宜,也该走了,可这两人分明不着痕迹地要将他围住,身上亦散发出强烈的攻击之意…… 不好!

    他倏地明白,这两人前来堵他,不仅是试探他是否当真不再痴傻,而是只要确认了,便要对他出手——恐怕,是打着要除去这个威胁的主意。

    若是原主在此,当真是因意外恢复神智,加之其本身武艺早已荒废,被两人拦住,定是会痛打一顿,即使并非是一下子就将原主废掉,但只要 日后原主一出现,两人便痛打原主,长久下去,原主自会变得畏畏缩缩,再不与人接近,到那时,原主更无一丝可能与那叶俊相争了。

    只可惜,在此处之人并非原主,而是他这附身之人。

    那叶俊的确狠毒,可到底是想岔了一筹。

    叶殊唇边带了一丝冷意。

    诚然他如今还不曾真正踏入修行之道,但这些日子以来连续服用混沌水,又不断引气入体冲刷血肉,早已十分康健,力道也大得很。这两人脚步虚浮,本身只是比寻常人多两手把式罢了,若是敢来出手,他自有法子让他们自食其果,事后还找不出缘由来。

    那两人越是接近,周身的恶念越重,其两手微颤,显然马上就要动手。

    叶殊手指一动,就要后发制人。

    然而就在此时,街头拐角处倏然传来一声晴朗的少年音:“住手!何人叫你等在我鸣山城中欺凌弱小?”

    叶殊听得这声音,觉得有些许耳熟,同时恢复如常,按捺住那一丝杀意。

    下一刻,从那拐角之处便走出了几个人来。

    为首一人身穿白锻金丝锦衣,头戴玉冠,相貌很是英俊。莫看他年少,却是神清目正,此刻瞧过来,眼里似有怒意。

    方才正是他出声喝止了那两人。

    而叶殊在见到此人熟悉的眉眼时,心里不觉一颤。

    像,当真是像极了。

    他曾几度想象过血傀生前的姿态模样,却都不甚清晰,如今这少年是年幼了些,气质也是与那血傀不同的灼灼耀目,但若血傀生前便是这般神采飞扬,却也没什么不好。

    这少年正是鸣山城少城主,晏长澜。

    他素来不喜城中叶家子弟跋扈,此时见叶家纨绔又在欺凌他人,自要阻止。

    叶家那两个纨绔见是这位少城主来了,已知今日之事不能继续,故而仓皇后退,意欲离开。但眼见他们如此,晏长澜又怎能轻易放过?

    当下里,晏长澜便斥道:“自今日起,这小兄弟便由晏某照拂,若是日后你二人再来寻他麻烦,莫怪晏某不客气!”

    叶茂叶熊一听,登时苦了脸。

    得,这回任务没能完成不说,还得罪了少城主,反而叫这小傻子得了少城主的庇护……这、这回去以后,还如何同俊公子交代?唉,少不了要 吃苦头了!

    但事已至此,两个纨绔只好赶紧走了。

    叶殊并未朝他们多瞧一眼,而是来到了晏长澜的面前。

    晏长澜见他尚未离去,以为他心里还有惧怕,便和善说道:“小兄弟,日后他们若再来欺侮你,你只管来寻晏某,必为你主持公道。”

    叶殊微施一礼谢过,却又说道:“在下叶殊,为叶家出族之人,前些时日承蒙少城主救命之恩,今日进城,是特来寻少城主致谢的。不曾想遇上了族中纨绔,又蒙受少城主援手之德,在下感激不尽,不知何以为报了。”

    晏长澜听叶殊这般说,稍作思索,想起了他的身份。

    原来此人便是那被叶家驱逐的弃子?据闻那一次他将此人送到医馆后,此人因祸得福,反而恢复了神智,如今看来,竟然是真。

    不过,看这叶殊如此知恩图报,行事之间也颇有章法,可以推知他年少时必然极为聪颖,若是不曾遭那算计,如今叶家必会多出一位真正堪称俊杰的年少英才,而非是如那叶俊般面目可憎,十成十一个虚伪小人。

    晏长澜对叶殊印象颇好,便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必多谢了。倒是你日后行事更谨慎些,若独自一人时,对那些叶家之人却是尽量躲着些为好。”

    叶殊对这或许是天狼的晏长澜感觉也还不错,就将那背篓中拴着的几只野兔,串起的一大兜大叶青菜往前方一递:“山野之人,只有些自己种的菜、山上抓的野物尚能拿出手,区区薄礼不能表谢意之万一,万望少城主收下。”

    跟随在晏长澜身后的几个护卫知晓这位少城主性情随和,虽瞧不上这些东西,但也不敢大声呵斥,只看他神情,等他吩咐。

    晏长澜随手救助的人颇多,也受过一些谢意,却从不曾想过竟会被送上这等谢礼,一时间倒有些怔愣:“你还会种菜、抓野兔?”

    叶殊说道:“一点糊口的微末之技罢了。”说着又将东西朝前推了推,“还望少城主莫要嫌弃。”

    晏长澜知他若是不收,这叶殊怕是会心中不安,想了想后,就接了过来:“既如此,我便收下了。”

    叶殊点点头:“若是少城主吃得好,在下再送些过来。”

    晏长澜推辞道:“一次谢礼足以,不必再多了。”

    叶殊却是不管这个,只说:“一旬后在下再来。”

    语毕,他再微施一礼,转身就走了。只留下晏长澜一人,在后面哭笑不得。

    晏长澜摇了摇头,低头看看自己拿住的两样东西,笑道:“也罢,好歹也是他的心意,回去后便叫后厨的人做了我吃。”

    那几名护卫诺诺答应着,就要伸手替他将东西接过。然而晏长澜却不肯,也不管自己气度有损,只自己拎着罢了——还是方才那句话,既然是一份拳拳谢意,他便该亲手拿回去。

    叶殊走了颇远之后,才回过头。

    他如今目力极佳,自能瞧见晏长澜举动,心下微动。

    这位少城主,的确被教养得极好……

    而后叶殊用他从老大夫那里换取的银钱,买了些米面油盐等物,放在背篓里背回去。等到了山上,他将那亩薄田中的大叶青菜摘了八成放进混元珠内,随即便将那空出的田地分成若干块,分别将药材的种子种下,浇灌稍浓的混沌水。因着混沌水滋润之力极强,那些药材不多时便出了小苗,顺利成活了。但若是要其成熟,就还需浇灌更多,如今的叶殊并不十分着急。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