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大阵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而少年临死之前最大愿望,便是想要让那女婢能达成心愿……

    “看”完这些, 叶搴神情不动,心中冷笑。

    他身躯原主叶殊秉性单纯, 烧坏脑子后更是痴傻,可叶搴却能瞧出那其中种种异样之处。

    叶殊天生聪颖, 族中资源却很有限, 若是要大力栽培他,便会减少其他族人的供给。原本族中资质最高之人为嫡支叶俊,叶殊异军突起,便是挡了叶俊之路,自是不能容忍。他寻人一碗药下去,就让叶殊高烧不止, 自此痴傻, 再不能与他争锋。

    那被叶殊惦记的女婢名为红鸳, 本是叶殊父母在时救下来的孤女,若无意外, 将来应是叶殊暖床之人, 待叶殊父母因故死后,红鸳便侍奉叶殊,还算尽心。后来叶殊习武资质被族人发现, 红鸳地位自也不同, 然而她年岁渐大, 对尚是孩童的叶殊并不会生出情愫,在此刻再被那叶俊稍加引诱,自然暧昧滋生,愿为他赴汤蹈火。令叶殊发烧的那一碗汤药,正是红鸳亲自熬煮送来,叶殊对她并无防备,喝下汤药,便改了命运。

    只是叶俊如何能看得上红鸳?他借红鸳之手害叶殊痴傻,再借族人之手让叶殊出族,此后叶殊被种种折辱,皆因叶俊对他不喜之故。红鸳对叶殊有几分愧疚,对他偶尔怜悯,却也因叶俊之故,不曾真正相帮。

    而这红鸳最大心愿,便是嫁与叶俊为妻。

    叶搴平生最恨背叛之人,当年叶驹如此,如今红鸳亦是如此。

    叶俊害叶殊至此,毕竟是利益之争,失于阴毒,却也只是叶殊手段不及罢了,可杀之却不必怪之。但红鸳当年承叶殊父母救命之恩,如此作为乃恩将仇报,十分无耻,便碎尸万段也不足解恨。

    只可惜这肉身乃是叶殊所有,叶殊痴傻之后,唯一执念竟是为红鸳满足心愿,实在可怜。叶搴若要用了这具身躯,便要满足叶殊心愿,红鸳不仅杀不得,还要让她嫁与叶俊为妻。

    思及此,叶搴心念转动间,已有对策。

    他自会叫那红鸳……如愿以偿。

    心里有了对策,叶搴便将这几人抛诸脑后。

    如今他修为尽数不在,神识却在,足以知晓自己体内情形。

    在叶搴丹田之内,有一颗灰蒙蒙的珠子沉沉浮浮,他分明认得,这正是自他叶家禁地所出奇宝混元珠!

    当年得此珠后,众老祖尚未探明其用途,消息便已泄露,那混元珠不知被哪位老祖藏了起来,而今竟是跟他回来,还落在了他的丹田之中?

    叶搴自记忆中得知,如今他已回到千载以前,以金丹境界不能夺舍,可他既然能回归从前,附身于叶殊身上,恐怕也同这混元珠有关。

    只不过,这混元珠在他丹田之内,却不受他驱动,只让他隐约感觉自己神魂与混元珠有一丝联系罢了。稍作思索后,他以神识小心触碰那混元珠,刹那间,就感觉仿佛自己神识被一柄大锤砸中,陡然间是头晕目眩,几乎要再晕厥一回!

    然而,叶搴意志何其坚韧?

    他硬生生撑过来,只流了一身冷汗。

    旋即叶搴便察觉,自己脑中竟有无数蚊蝇小字盘旋,起起落落,形成篇章。而最前方那一行大字书写,赫然是:混元奥妙诀!

    竟然是……传承的功法?

    叶搴心里一动。

    与此同时,他的神识延伸到混元珠内,便瞧见了其中的情景。

    混混沌沌一片蒙蒙,唯有中央之处有一座小岛。

    那岛上有一根黄竹,竹上有一片竹叶,竹叶上有一层淡淡白霜,慢慢倾斜,凝聚成一颗水珠,悄然落在前方的一个竹筒里。

    待叶搴看那竹筒时,便见到那其中有一滚圆的灰色水滴,静静地靠在竹筒边上。

    ——这是何物?

    他才刚这般想,脑中就自然知晓,此为混沌水,混沌养万物,此水便有如此用处。只是这水只能以玉器盛放,否则每一日过去,便自然化为一缕混沌元气,进入那一片蒙蒙之中。

    大略弄清这些,叶搴便听见有门扇被推开的响声,随即脚步声起,有人走进来,拿起他的手腕为他把脉。

    叶搴心中微动,眼皮颤了颤,慢慢地睁开——也是时候该醒来了。

    坐在床边之人乃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形容有些枯瘦,但双眼有神,手指有力,气质也颇和蔼,瞧得出应是个不错的大夫。

    此刻他见叶搴醒转,便面带笑容:“后生醒了?”

    叶搴动了动唇:“晚辈……在何处?”

    老大夫温和说道:“后生撞了头,是少城主将你送来医治,你也莫要担忧,少城主秉性仁厚,已将银钱给了,你只管在此处歇息,待再服几剂药,能动了再走不迟。”

    叶搴便露出个感激的神情来:“多谢老丈。”

    口中这般说,他的脑中却倏地闪过一个熟悉的面孔。

    若他不曾记错,才刚到这具肉身时,他曾短暂醒来一瞬,只因身子破败,才瞧了一眼便昏迷过去。那被他瞧见之人,似乎……与伴他两百余年的血傀一般模样。

    犹记得引爆大阵陨落以前,他仅余心愿便是想要见一见血傀活着时的模样,莫非这混元珠遵循他的心愿,竟当真将他送到了还活着的血傀生身之地么?

    思及此处,叶搴心中喟叹。

    叶家血傀,本是穷凶极恶之活人炼制,素来分与族中出色子弟,一生相护。祖父却曾告知于他,他身边这血傀当年虽是屠杀一域,但真正恶人则并非是他。那被屠一域之中,或者非是人人皆为极恶之辈,却也并无一人无辜……且这血傀固然是血傀,亦不是祖父将他擒拿炼化,而是他主动相求,心甘情愿。

    血傀自名“天狼”,后号“血屠”,但似乎还有原名。叶搴并不知晓详细,只听说自打他出生不久,血傀便被祖父带回,自此守在他的身边。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