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身世之说
    郑明山万万不曾想到, 这回遇上了如此危机, 搭救了他的竟然会是当初在各府参加排位之战时所结识的一名友人。当时他将一枚信物给了对方,而对方赠予他一小瓶奇遇所得的珍贵之物。

    排位之战归来后, 郑明山的法力原本便修行到了炼气巅峰,又因着历练有了体悟,不久便生出了一种即将筑基的预感,闭关起来。

    在闭关时, 郑明山服用了筑基丹,然而可能他到底还是稍微急切了些,以至于在筑基时法力有些不稳,他思及手中刚得了一瓶据说可以提纯法力的物事, 尽管还未试过,可筑基紧要关头也顾不得其他, 他就将这一小瓶的奇物吞服了。

    没料想这么一吞服, 郑明山原本不甚稳当的法力竟立时稳固,而原本岌岌可危的筑基关卡也立时被破开,让他顺顺当当地筑基了!

    可以说, 若非是有那样一小瓶的奇物, 郑明山不仅不能筑基, 反而会因此受到重创, 下一次再何时才能筑基, 便说不准, 甚至或许要耽误个十数年甚至更久也未可知。到那时, 他心志被夺, 恐怕再也不能勇猛精进了。

    郑明山心中有些感慨。

    当时他筑基时的危难有赖于这位叶道友所赠之物的相助,如今被同门拖累险些丧命,也有赖于这位叶道友出手相救。

    这恩情……可是欠得大了。

    于是,郑明山很正经地朝他行了一礼:“此番,多谢叶道友搭救。”

    叶殊摆了摆手:“郑道友不必多礼,不过是恰好遇上罢了。”

    在一旁,陈明瑞撇嘴道:“既是友人,怎么不亲自去救?自爆几件法器算什么。”

    这句话他虽是压低了声线,但是在这寂静的山间,还是十分清晰。

    听得此言,郑明山和王明宇原本缓和些的面色,变得越发难看了。

    这个陈师弟,当真是被师尊给宠坏了!

    诚然如今的郑明山和王明宇都不算受到师尊重用,但是他们的资质都是很不错的,家世也是不俗,否则又怎能拜在元婴老祖的名下为亲传弟子?师尊虽疼爱幼子,可大多数时候,也不算十分偏心,更不可能苛待他们。

    对于这个陈师弟,在其遇难时,两人为了避免师尊迁怒,不能弃他不顾,可是他如今没了生命危险,他们两个却也不必讨好他。

    于是王明宇顿时斥道:“陈师弟,不可妄言!”

    他人好心相救,陈明瑞却如此态度,也太不成样子!

    如他们这般的顶级宗门,以入门前后定下师兄弟的名分,之后即便对方结丹甚至成婴,名分亦不会改变,也不能乱了辈分。

    若是之前,郑明山与王明宇还是以陪伴、护持居多,那么如今他们被陈明瑞拖累,又救了他的性命,自然可以摆出师兄的威严,训斥于他,也谅他告不得状。

    陈明瑞兀自不甘。

    在他看来,他有个元婴老祖的父亲,还有筑基三重的修为,凭什么要对这个炼气期的修士和颜悦色?即便是他自爆了几件法器又如何?也不过只是区区几件法器而已,怎么就敢自认对他有救命之恩了?

    只是陈明瑞虽说任性妄为,倒也还记得出行前父亲吩咐要多听两位师兄的话,且先前之事到底让他有些气短,故而也不得不闭嘴,以免再受斥责。

    叶殊三人见到陈明瑞的言行举止,都是暗暗摇头。

    这个筑基三重的修士果然不成,如此性情,日后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大长进了。

    此刻,郑明山与王明宇都觉得颇为丢脸。

    他们乃是顶级宗门的弟子,然而自家却出了个如此、如此……的筑基修士,旁人看了,当他们流华宗都是这等人,该如何是好?

    好在陈明瑞不曾再言出无状,否则,他们定会让陈明瑞知道,何为宗门的尊严!

    郑明山按捺住对陈明瑞的不满,对着叶殊询问道:“叶道友到我风音府来了,为何不去寻郑某?郑某也好一尽地主之谊。”

    叶殊洒脱笑道:“叶某正往府城去,孰料在半途便遇上了郑道友,可谓有缘啊。”

    郑明山也笑了:“果然是有缘。”

    到此刻,气氛轻松了不少。

    叶殊邀请道:“叶某带着两名随从过来,已寻了个山洞落脚,原想着出来猎些野物去吃,不料今晚有妖兽争夺灵物,以至于险些被困在了妖兽群里。如今正要回去山洞,晚间露冷,若是郑道友不嫌弃,不如随叶某前去那山洞歇歇脚?”

    郑明山露出一丝感激之色:“也确是累了,须得调息一番,如此便打扰叶道友了。”

    叶殊摇了摇扇子:“无妨,无妨。”

    于是,郑明山三人遂同叶殊等一起前往他所寻的山洞了。

    晏长澜与陆争见到了郑明山等人之后,便表现出随从的模样,很是肃然。

    而晏长澜也还罢了,陆争在见到叶殊如此姿态后,却是觉得对他……似乎多了解了一分。

    这位叶大师,伪装时竟天衣无缝,当真是叫他不知如何形容了。

    不过,陆争内心却将叶殊的举动尽皆记下。

    日后他若是扮作其他人的模样,也要尽力做得格外不同才是,否则,即便是易容换形,到底也难免露出破绽啊。

    ·

    山洞不算大,但是多容纳几人也不算难。

    叶殊走在前面,在进入山洞时,先将防御阵盘都收了起来。

    而地面上的篝火,还在熊熊燃烧。

    晏长澜取出一头妖兽,在洞门口开膛剥皮,清理起来。

    陆争在他身边打下手。

    叶殊先坐在火堆旁,朝着郑明山几人笑道:“郑道友,诸位请坐。”

    郑明山对两位同门示意,三人都坐在了火堆前。

    陈明瑞因着看不起炼气期的修士,也觉着对方救下自己不过是用些许微末法器,故而坐得远些,也无意与叶殊说话。

    叶殊本也不在意这修士,倒是郑明山与王明宇,不得不再度按捺住胸中的怒气,以免进一步在叶殊面前丢脸。

    郑明山尽力忽视陈明瑞,而是同叶殊说道:“叶道友到风音府来是为游历?”

    叶殊笑道:“正是。叶某平日里不爱待在一处,平生志愿是要踏遍千山万水,各处府城,因此在闭关一段时日,稍微提升修为后,也就出来了。”他娓娓道来,“历练原无目的,只是后来倏然想起与郑道友结识,也就干脆来了风音府。”

    郑明山也回了个笑容:“原来如此。我风音府乃是上府,天地灵炁很是浓郁,叶道友到此处历练,当能有所收获。”

    叶殊深以为然:“叶某亦这般想。”

    王明宇跟叶殊并不熟悉,因此也未插话,但是他听着叶殊对风音府很是推崇,心里与有荣焉——他乃是流华宗的弟子,也是风音府内之人哪。其他府城之人赞赏他之故乡,自然高兴。

    一番交谈后,王明宇与叶殊也熟悉起来。

    与当初的萍水相逢不同,当初的郑明山自恃乃是顶级宗门的弟子,虽说了自己的身份来历,却不曾强行询问叶殊,而叶殊也不曾提及,而如今王明宇和郑明山都有和叶殊增加点交情的心思,对于叶殊的来历,当然也就更关心几分。

    叶殊在来风音府之前,已想好了说法。

    他笑了笑,言道:“叶某为漠河叶家之人,不过叶家素来隐居,也称不上什么大族,只每一代族中子弟成年之后,便打发些资源,要待筑基之后方可回归家族,是为叫我等叶家子弟于历练之中体悟生存不易,也为日后的进境奠定根基。也是因着隐居之故,这漠河究竟在何处,却是不能同诸位详述了……叶某十分歉意。”

    叶殊这般说,郑明山与王明宇也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这位叶道友乃是隐世大族中人,难怪如此风度,偏生家族不曾听人提起了。

    这两人也并不曾怀疑叶殊是散修,只因他的仪态风姿,种种举止,俱显示出他的出身不凡,绝非在外摸爬滚打的散修可比。其气质自肌骨内透出,是半点也做不得假的。

    郑明山与王明宇所在家族有大势力,对于世家公子是何等模样再清楚不过,他们之所以待叶殊越发客气,又何尝不是在短暂相处里,发觉叶殊底蕴尤其深厚之故?

    于是,越发不敢怠慢了。

    而事实上,叶殊原本便是灵域大族中的少族长,常年受家族子弟尊崇,本身气度威严自然不俗,且叶族的底蕴极雄,种种远胜这下界大族,稍微展露,便可震撼众人。

    因此,他这般自称,遇上了那等没见识的,或许没什么用处,可是如同郑明山与王明宇这般有见识的,反而会更敬重他的。

    之后半夜,晏长澜和陆争备下了烤肉送上,郑明山、王明宇与叶殊三人言谈甚欢。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