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月牙绿洲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陈越也已经看开了,不是他的东西注定无法获得。

    莎拉看着全身**着的陈越,红着脸道:“主人,你其实不用这么伤心,陵墓地图上的标记我虽然没有记全,但藏着这张地图这么多年的绿洲领主肯定记住了陵墓的位置,以主人的能力,肯定能够从绿洲领主的脑海中撬出这方面的记忆。”

    “咦?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那么,我们下个目标就是那个绿洲领主所在的绿洲了,刚好我们顺络也要去哪里办些事情。”陈越喜出望外道,丝毫没有在意他现在除了游戏中不可摧毁的**外,身体完全是暴露在了莎拉他们的面前。

    “主人的身材好棒啊!”黑女巫法琳娜面舔了舔嘴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越的身体,仿佛随时都可能扑上来样。

    瘟疫使者诺斯撇了撇嘴,就是因为法琳娜的这种表现,他才和法琳娜闹掰了。

    陈越甩掉身上的岩浆,自顾自的穿上了冒险者的皮甲,腰间重新挂上了两把伪装用的短剑,披上斗篷后就再次变成了名普通的冒险者。

    黑女巫法琳娜望着穿好衣物戴好护目镜的陈越,脸遗憾道:“好可惜,要是主人让我侍寝那该有多好。”

    “别发花痴了,主人怎么可能看的上你这种残花败柳!”瘟疫使者诺斯不屑顾道,要不是当年他鬼迷了心窍,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女人。

    “你说谁是残花败柳?老娘可是永远二十岁的少女。”

    瘟疫使者诺斯冷哼声道:“老女人就是老女人,你的年纪并不比我小多少。”

    黑女巫法琳娜在黑暗魔法下永葆青春,这么多年来样子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这并不能掩盖她已经是老女人这个事实。

    “法琳娜阿姨,上啊!这要是我肯定不能忍。”奥妮在边起哄道,并且为法琳娜是老女人的事实插了刀,她很想看法琳娜和瘟疫使者诺斯打起来。

    “我都已经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要我叫姐姐,不要叫我阿姨!”黑女巫法琳娜的嘴角抽搐着,要不是对方是主人的心肝宝贝,她肯定得和奥妮拼命不可。

    “好的阿姨,没问题阿姨!”奥妮蹦蹦跳跳道,并且拿出诅咒之喉,威胁着想要发飙的法琳娜。

    “算你狠!”

    黑女巫法琳娜看了眼散发出红光的诅咒之喉,果断的选择无视奥妮进步的挑衅。

    “切,好无聊啊!”奥妮拖着诅咒之喉,在沿途留下了道深深的斧痕。

    “行了,吵闹也该够了,我们接着上路。”陈越环顾四周,眼神从现场每个人的身上扫过,这让奥妮等人集体闭上了嘴,随后他们收拾收拾,就再次踏上了冒险者的征程。

    …………

    中午太阳下的绿洲异常酷热。

    自从陵墓地图被偷盗出去后,整个月牙绿洲以及围绕它形成的部族都被月牙领主迁怒了,即便是月牙领主的那些心腹手下,现在也不得不顶着中午的烈日集合了起来,随时都有前往死亡大沙海的可能。

    至今未归的追捕队,让月牙领主十分忧心忡忡,刚才陵墓地图突然消失的魔法印记,让月牙领主决定不再等了,他要亲自去追捕偷盗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