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豪赌
    旁边,十几米的位置,站着一男一女,气质非凡。

    “陈九指出现了。”

    男人看着被称为‘陈老’的老者,眼皮一跳,沉声说道。

    “真没想到,曾经大名鼎鼎的陈九指,竟然会隐藏在飞鹰帮这么个二流势力的赌场里……”

    虽然年轻女人说的是陈老,但眼睛却盯着萧晨在看。

    “呵,但凡出众者,都有古怪之处,或许他也想大隐隐于市呢。”男人轻笑一声:“我们过去?”

    “等等再说,可能还有一场好戏。”

    年轻女人摇摇头。

    “好戏?你不会觉得,这小子能赢了陈九指吧?”男人先是一愣,随即有些好笑的说道。

    “谁知道呢?”年轻女人看着萧晨,嘴角勾勒起一丝好看的弧度:“也许长江后浪推前浪呢?”

    “呵呵,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我也有点期待了。”

    男人也笑了,反正闲着没事儿,就看看呗!

    老者坐在萧晨的对面,上下仔细打量一眼,确实挺眼生的,在圈子里没见过他,也没听说谁收了个这样的徒弟。

    “萧先生,不知道师承何处?”

    萧晨一愣,随即笑了:“陈老,我不是你们圈子里的人,而且算是——自学成才吧!”

    “不是圈子里的人?”

    老者一愣,还自学成才?

    “对。”

    “哎,老头儿,我们来这,不是跟你闲聊的,而是来赢钱的……想闲聊也可以,晨哥收费不高,一分钟十万块,你想聊多久聊多久。”

    白夜敲了敲桌子,反正晨哥说了,是来找麻烦的!

    既然是找麻烦,那肯定是敌人了,既然是敌人,那去他娘的尊老爱幼,去他娘的传统美德!

    老者一愣,这年轻人怎么这么冲?就算是来砸场子的,也得按照规矩来吧?

    “还有,筹码呢?钱呢?大憨,把咱的家伙什亮出来,让他们看看,省得他们以为咱是来跟他们扯淡的。”

    白夜又嚷嚷着说道。

    “好。”

    李憨厚点点头,掏出四条麻袋,扔在了赌桌上。

    看着这四条麻袋,老者愣了,隆运愣了,十几米开外的男女也愣了,全场所有赌客,都愣了。

    这是干嘛呀?

    怎么来逛赌场,还带着四条麻袋啊!

    “晨哥,咱是装现金,还是装筹码啊?要是装筹码,装满这四条麻袋,我觉得有点困难。”

    白夜拿过一条麻袋,比量一下桌上的筹码。

    “……”

    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四个麻袋是来装钱的啊!

    卧槽,还真是来砸场子的,而且那么有信心,连麻袋都带来了!

    “萧先生似乎今晚有目的而来?”

    就连见过大风浪的陈老,嘴角也狠狠抽搐了几下,这也太不把赌场放在眼里了吧!

    “对,赢钱。”

    萧晨很直白,点点头。

    “呵呵,要不,我陪萧先生玩一局?”

    陈老笑着说道。

    “哎,老头儿,你能先把欠账结了么?咱一把一清的,怎么样?”

    白夜又拍了拍桌子,什么情况,磨磨唧唧不拿筹码,不会是想赖账吧!

    陈老摆摆手,隆运点点头,转身离开。

    很快,他又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漂亮的旗袍女郎,手里端着托盘,里面是堆积如山的筹码。

    “七千二百九十八万,一分不少,你可以点一下。”

    男人指着筹码,对白夜说道。

    “好。”

    白夜点点头,真就开始清点起来。

    其他人还好,不知道白夜的真正身份,而萧晨则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堂堂白家大少,还把这点钱看眼里了?竟然当众点,真是不嫌丢人啊!

    “萧先生,筹码都在这了,就像我刚才说的,咱俩再玩一局,如何?”

    “怎么玩?”

    萧晨似笑非笑,看着陈老。

    “如果我赢了,桌上的筹码都归我……如果你赢了,我再多给你一倍,怎么样?很公平吧?”

    听到陈老的话,隆运脸色一变,再多给一倍?那又是七千多万啊!

    如果一晚上输出一亿四千万,那任老大能扒了自己的皮,然后杀他全家!

    “陈老……”

    隆运张张嘴,想说什么。

    还没等他开口,陈老摆摆手:“如果输了,这钱,我来出。”

    听到陈老的话,隆运不再阻止,同时升起几分期盼。

    虽然他不知道陈老多牛逼,但能让任老大亲自送过来,并多番交代的人,肯定不会差劲就是了!

    要是他真能赢了这个姓萧的家伙,那之前赌输的钱就赢回来了,自己也不会受惩罚甚至身死!

    “老头儿,你好像很有钱啊?不只是这赌场里的一个负责人吧?”

    白夜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陈老,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看出这老头气质非凡了!

    “呵呵,没多少钱,不过玩一把的小钱,还是有的。”陈老轻笑。

    “真是越老越会装逼,你这逼,我给你82分,剩下18分,分成666给你……不怕你骄傲!”

    白夜竖起大拇指,说不出嘲弄还是夸赞。

    陈老没再理会白夜,看着萧晨说道:“年轻人,怎么样?”

    “好,我陪你玩一把!”

    萧晨似笑非笑,九根手指的老人,呵呵,有点意思!

    “好,够痛快……”

    陈老见萧晨答应,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不管赌术如何,至少敢于应战,魄力十足!

    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

    “赌什么?”

    “就赌骰子吧,三局两胜,一人摇,一人听,然后互换……”

    陈老提出赌法。

    “行!”

    萧晨点点头。

    “陈老,我去楼上开个房间。”

    隆运忙说道。

    因为在赌骰子,听点数的时候,最忌周围环境嘈杂,这下面大厅里乱糟糟,会受很大的影响。

    “萧先生的意思呢?”

    陈老看向萧晨。

    “不用了,我觉得这里就挺好。”

    萧晨环顾四周,淡淡的说道。

    “好,就在这里!”

    陈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露出笑容。

    这个年轻人,把地方选在这里,是自大,还是真有本事?

    一会,就能揭晓了!

    如果是后者,那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

    “隆运,再去准备一份同等的筹码。”

    “是。”

    隆运点点头,转身离去。

    一场豪赌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赌场,全场都兴奋了!

    上亿的赌注,他们这些散户平时哪能见识到?

    以前,就看那些胡诌八扯的赌神了,虽然那赌注个股多,几个亿几个亿的,而且还是美金,但那他妈是假的!

    而眼前,虽然是一个个筹码,但这些筹码都能换出真金白银啊!

    不远处,那两个男女也走近了几步,眼睛中闪烁着几分兴奋。

    真的有热闹可以看啊!

    “你看好哪个?”

    男人轻声问道。

    “陈九指,老了。”

    年轻女人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话,而是淡淡说了一句。

    “老了?”男人一愣,随即笑着说道:“那你没听说过,姜是越老越辣么?”

    “可是,辣椒还是小的更辣一些。”

    “据说,陈九指这辈子,就输了一次,而这一次,也让他断了小拇指……”

    “据说?呵呵,据说的东西,你也信?据说,还不知道被多少张嘴传过了,比传说水分都大!”

    年轻女人轻笑,她心里对这场赌局,很期待。

    很快,隆运就再次拿出两个托盘的筹码,上面同样堆积如山。

    “用再清点一下吗?”

    隆运把筹码放在赌桌上,故意冲白夜说道。

    “小子,你很吊啊?信不信,我今晚就能把你沉江,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白夜听出隆运的讥讽,眉头一扬,满脸桀骜与挑衅。

    “……”

    隆运不吱声了,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动辄就沉江,不能愉快玩耍了。

    “谁先来?”

    陈老看着萧晨问道。

    “尊老爱幼,是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你老,你先来。”

    萧晨笑着说道。

    “好,那我先来。”

    陈老点点头,用缺了小拇指的左手,抓起了骰钟。

    看着陈老的动作,周围看热闹的赌客们,自然而然安静了下来。

    光是看看,他们都觉得心跳有点加速,这可是上亿的豪赌啊!

    要是换做是自己体验一下一掷千金的爽感,半年不睡娘们都行啊!

    哗!

    陈老的动作,没那么多花样,有些朴实无华,把骰子收进骰钟后,就开始摇晃起来。

    而且,他的速度也没那么快,骰钟在里面一下一下晃动着,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有些奇怪,这老家伙能行么?就这样的,看着也不像是个高手啊!

    刚才那个隆运,玩得还有赌神那么一点,这陈老的动作,就像是个普通赌客啊!

    白夜则盯着陈老,脸色有些严肃,这老头儿既然敢下战书,那肯定很牛逼!

    要不然,他就是一傻逼!

    可他从头到尾打量了好几圈,也不觉得这老头像个傻逼!

    随着陈老摇晃骰钟,萧晨脸上笑容缓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这老头儿真的是个高手啊!

    正所谓举重若轻,说得就是这种了!

    难道,这老头儿真是自己听说过的那人?

    想到这里,他目光又下意识飘过老头儿的左手断指处。

    咔嚓!

    就在萧晨愣神的时候,陈老把骰钟重重放下了。

    “萧先生,多少点数?”

    陈老看着萧晨,笑眯眯的问道。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