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演习开始
    晚饭后,萧晨与苏家姐妹三人坐在沙发上,随意看着电视。

    “今晚,南城三区将会进行消防演习,请广大市民尽量减少外出,减少室外活动……”

    本地新闻里,漂亮的女主持人,正在播报一条新闻。

    总得来说,就两个意思,尽量呆在室内别外出,然后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别惊讶,是消防演习罢了!

    “演戏?又不知道搞什么鬼,光会糊弄老百姓。”

    坐在沙发中间的苏小萌,撇了撇嘴,有些呲之以鼻的说道。

    听到苏小萌的话,萧晨心中微讶,这小妞还有这觉悟呢?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扫了眼新闻上消防车的画面,嘴角翘起。

    差不多了!

    萧晨想到这,站起来:“苏晴,小萌,我今晚约了朋友,有点事情要忙……”

    “行了行了,知道就你最忙,去吧。”

    苏小萌有点不耐烦的摆摆手。

    萧晨哑然失笑,这小丫头,搞得她跟一家之主似的!

    不过想想,这别墅里的一家之主,再怎么算,也算不到他头上!

    “自己,终究是个外人,迟早会离开。”

    萧晨心中叹口气,眼中闪过一抹黯淡之色。

    “路上注意安全。”

    苏晴看着萧晨,叮嘱了一句。

    这不是苏晴第一次这么说,而是已经养成了习惯。

    当她第一次把这句话说出口时,也很惊讶于自己怎么会这么说,但她又找了个理由来说服了自己。

    所以,时间久了,这话也就越说越溜了。

    “嗯,我知道了,那我走了。”

    萧晨点点头,回房间取了断空刀,离开了别墅。

    一路上,他把布加迪威航开得飞快,同时在路上打了几个电话。

    “晨哥,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嗯,我马上就到。”

    到了地方,萧晨与黄兴等人碰面了,简单几句后,就准备按照计划实施。

    “晨哥,俺跟你一起。”

    因为萧晨受伤的事情,李憨厚心怀愧疚,甚至今天看见香喷喷的饭菜都没什么胃口了!

    所以,他决定这次无论怎样,都要护在晨哥身边,帮他挡刀子,挡子弹。

    萧晨看了眼李憨厚,点点头:“行,那你就跟我……”

    他说到这,忽然神情有点古怪,要是带着这大家伙的话,那布加迪威航不就开不了了么?

    不过再想想,还有一辆悍马车后,也就无所谓了。

    十分钟后,萧晨和李憨厚开着悍马出发,而小刀、孙悟功等人,也都离开了猎鹰堂的总部,按照计划去行事了。

    “晨哥,咱去哪?”

    李憨厚坐在副驾驶座上,抚摸着拳头上的特制拳刺。

    萧晨瞄了眼李憨厚手上的大号拳刺,目光缩了缩,这家伙的拳头,轰上就能要命,现在又戴上拳刺,那一拳下去,不得把人打成肉酱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给他搞的拳刺,太凶残了!

    “去……一个老地方吧。”

    “老地方?哪?”

    “夜色娱乐城。”

    “夜色娱乐城?挺耳熟的。”

    “就上次你用麻袋装钱的地方。”

    “啊,是那啊,咱去那干嘛啊?”李憨厚说完,又挠挠头:“我忘了带麻袋。”

    “这次咱去不是装钱的,而是杀人放火的。”

    “哦哦。”

    李憨厚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来到夜色娱乐城,萧晨把车停下,带着李憨厚向里面走去。

    “哎,先把这玩意儿摘了,要不一看就是过来找麻烦的。”

    萧晨偏头,对李憨厚说了一句。

    “哦。”

    李憨厚点头,摘掉了手上的拳刺,揣进兜里。

    萧晨进门前,左右看看,当他看到什么后,嘴角翘起,迈开大步走了进去。

    两人进了夜色娱乐城后,没有去夜总会,而是直接去了赌场。

    萧晨琢磨着,在闹事之前,先赢点零花钱,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

    所以,他换了十万块的筹码后,就坐在了一张赌桌前。

    “小。”

    萧晨坐下,听了一下骰钟里的骰子,就把十万块的筹码都扔到了‘小’上。

    看着这么多筹码,荷官和周围赌客都是一惊,在散场一把下注十万,绝对算是大手笔了。

    “赶紧开啊,别墨迹,赢完了钱,我还有事情呢。”

    萧晨见荷官盯着他看,皱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荷官掀开,不出所料,是小。

    几把下来,萧晨面前筹码已经过了三百万,堆得像小山一样了。

    而荷官脸色也终于变了,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先生,稍等。”

    荷官准备回去找高手了。

    “去吧,把你们这的高手叫过来。”

    萧晨点点头,他这话,让荷官更觉得就是来砸场的!

    等荷官后走,萧晨把面前大部分筹码放在了盘子上,递给大憨:“去,把筹码换成钱去。”

    “不玩了?”

    李憨厚瓮声问道。

    “玩,不过筹码换成钱,才是钱,要不只是一堆破塑料。”

    萧晨笑了笑,他可不想他‘辛辛苦苦’赢来的筹码,等会儿换不出钱来!

    “哦。”

    “直接现金转账就好,转到你卡里。”

    萧晨随意说道。

    “俺不知道俺卡的帐号。”

    “……”

    萧晨无语,这憨货,本来想给他点钱花来着,不给机会啊!

    他摇摇头,把自己帐号告诉了李憨厚,后者挠挠头,端着一盘子筹码走了。

    还没等李憨厚回来,就见刚才荷官带着一个中年人来了。

    “这位先生贵姓?”

    中年人打量萧晨几眼,面生,没见过。

    “姓赢。”

    “赢?”

    “对,赢钱的赢。”

    萧晨笑着点点头。

    听到萧晨的话,中年人脸色黑了几分,他又怎么看不出,这年轻人是故意的!

    “这位先生,莫非是来我夜色找麻烦的?”

    “呵呵,赢你们点钱,就说我是找麻烦的?你们夜色也太霸道了吧?”

    萧晨语气嘲弄的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周围不少赌客也大声说着什么。

    中年人扫了眼四周,摇摇头:“赌场开门,广迎四方客,能赢钱是本事……但这位先生却说自己姓‘赢’?”

    “怎么了?不能姓赢啊?是不是我姓‘输’,你才满意?”

    萧晨倚靠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枚筹码。

    “……”

    中年人脸色又黑了几分。

    “少废话,你们赌场输不起么?”

    萧晨不耐烦了。

    “才三……”

    中年人刚想说,才三百万,我们还是输得起的,可他目光一扫,萧晨面前哪还有三百万的筹码,就只有十来个筹码了!

    筹码呢?

    “要么赌,要么滚。”

    萧晨见中年人盯着自己面前筹码,脸色一沉,不客气了。

    他今晚本来就是来找麻烦的,所以也用不着客气。

    “好,我跟你赌!”

    中年人深深看了眼萧晨,然后隐蔽的冲人群中打了个手势。

    虽然他的手势很隐蔽,但还是被萧晨看到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而是冷笑一声。

    中年人坐下,连着三把,又输了三百万,他的脸色也变了。

    而此时,李憨厚也回来了。

    “大憨,再去把这些筹码换了。”

    萧晨又把筹码装进盘子里,对李憨厚说道。

    “好。”

    李憨厚点点头,转身又走了。

    中年人脸色彻底黑了,他很想让人直接把这孙子干趴下,可周围这么多赌客,要是这么干了,那影响可就恶劣了。

    “看来这位先生,真是来找麻烦的啊?这里是飞鹰帮的地盘……”

    “飞鹰帮怎么了?”

    萧晨把玩着手里的筹码,时间差不多了,也不想再玩下去了。

    “得罪了飞鹰帮……”

    啪!

    萧晨不等中年人说完,手里的筹码飞出,正中对方脑门。

    虽然只是一枚塑料筹码,但加持着劲力,直接击破了中年人的脑门,鲜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中年人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

    “干!”

    飞鹰帮的帮众,此时早就围在了周围,见萧晨动手了,大吼一声,向着他冲来。

    “嘿嘿,开始了么?”

    李憨厚回来了,他咧咧嘴,掏出大号拳刺,戴在了手上。

    然后,就像一头大棕熊,以横冲直撞的威猛之势,从外侧冲进了包围圈!

    砰砰砰!

    闷响声不断传出,一拳挥出,骨断筋折,甚至一击必杀!

    萧晨起身,掏出烟,点上,扫了眼周围赌客:“各位,还看热闹啊?再不走,一会儿可就走不了了。”说着,他把还燃烧着的zippo,抖手扔在了旁边一张赌桌上。

    这张赌桌表面,有一层绒布,火机刚一上去,马上就引燃了,火苗窜起,越来越大。

    周围赌客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这家伙是要打算放火烧了这赌场啊?!

    下一秒,赌场内变得一片混乱,吼声,喊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也就几个喘息间,火势越来越大了,整张赌桌都燃烧起来,而且还引燃了旁边的椅子……火势,开始蔓延了。

    “快,快救火!”

    有负责人出现了,大声吼道。

    可飞鹰帮的帮众,此时却全被李憨厚给缠住了,根本脱身不得。

    没错,他以一己之力,硬憾几十飞鹰帮的帮众而不落下风,所过之处,惨嚎不断!

    萧晨吸了口香烟,轻轻吐出个烟圈,看着越来越大的火势,嘴角翘起,南城三区的消防演习,现在开始吧!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