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快来京城
    花漪萱摘掉眼镜,揉了揉眼睛:“爷爷,你还是有事儿说事儿吧,别绕圈子了。”

    “额……你这丫头,我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你了,想跟你随便聊聊。”

    药岐黄老脸一红,有些尴尬。

    “真的?”花漪萱有点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就是最近没跟你联系,想着问问你最近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找男朋友之类的。”

    听到这话,花漪萱赶忙说道:“停停,打住,爷爷,我这边还有个课题要写,我们改天再聊!”

    “行了,你这丫头……真是不让我省心,我不问了还不行么?”

    药岐黄有些失望,都这么久了,这两人竟然也没发展一下?真是让他老人家跟着着急啊!

    “嗯,爷爷,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什么时候来龙海?”

    “呵呵,我挺好的……至于什么时候去,不是距离那个交流会还有一段时间么?等临近了,我就过去,顺便给你介绍一位年轻俊杰。”

    药岐黄决定,这俩人不着急,他得推一把才行!

    想到两人见面时的画面,他就忍不住笑出声来,那画面应该非常不错吧?

    “我才不要认识什么年轻俊杰,一群幼稚的家伙!”

    “好好好,这个到时候再说……哎,我问问你,你那个课题做得怎么样了?”

    “正在做,已经有了一些进展。”

    “哦哦,你还和你上次提到的那个年轻人有交流么?”

    “最近没有。”

    “哦?怎么不多交流一下?有些问题,就得多交流才行啊。”

    药岐黄觉得,他真是为孙女的幸福操碎了心啊!

    “嗯嗯,我知道了。”

    “那行,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注意早点休息,少熬夜,对身体不好。”

    药岐黄见孙女这边的路走不通,也就不再废话,准备挂电话了。

    本来他还琢磨着,要是孙女和萧晨勾搭上了,那他就算半个孙女婿了……他这当爷爷的找孙女婿救个人啥的,他好意思拒绝?

    现在看来,根本行不通啊,还是得豁出这张老脸去!

    不过想到,豁出老脸去,可能救韩老爷子一命,又觉得是值得的!

    再说了,也许萧晨很乐意给韩老治病呢?

    想到这,药岐黄给萧晨打去电话,可响了一阵子,那边却没人接听。

    再打一遍,还是没人接听。

    “这是干嘛去了?”

    药岐黄皱了皱眉头,不过想到韩老至少能撑到明天这时候,也不再着急,寻思着他见到未接电话,就会给自己打回来。

    ……

    萧晨喝多了,真的喝多了!

    哪怕是他的酒量,也被这些人给灌断片儿了!

    最后,只保留着一分清醒,被楚狂人扔到了某个房间去休息了。

    用楚狂人的话来说,在四九会所,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更何况这里是京城!

    出于对楚狂人的信任,萧晨也放开了量,喝了个九分醉,也算是借酒浇愁了。

    至于龙战更是不堪,连全场都没有坚持下来,也就个半场,就被放倒在了桌子底下。

    他醉过去的那瞬间,听到有人这么说:“老子喝不过你老子,还喝不过你?今天可算是报仇了!”

    要不是脑袋太昏沉了,估计他能从桌子底下蹦起来,我尼玛的,这是欺负不了老的,欺负小的啊?

    太特么不要脸了!

    ……

    找不到萧晨的,不光是药岐黄一人,韩一菲又几次给他打电话,也都没有接听。

    她不仅有些着急,萧晨跑哪去了?不会出事了吧?

    因为心念爷爷,再加上找不到萧晨,韩一菲几乎一夜没睡,就呆在韩老爷子的房外,胡思乱想着。

    “乖女儿,你爷爷暂时不会有事的,暂时去睡觉吧。”

    五点多钟,薛云凤出现了,有些心疼的看着女儿。

    “妈,我没事儿。”韩一菲摇摇头,“你说真没什么办法,治好爷爷么?”

    “应该没有了。”

    薛云凤想了想,摇摇头。

    “那……另一个层面呢?”

    “你是说古武界?”

    “嗯嗯,有办法么?”

    “之前,二号介绍了一个古武界有名的药师,给你爷爷看过了,他也束手无策,表示无药可医。”

    薛云凤沉声说道。

    韩一菲心中一沉,连那个层面的药师,也没有办法?

    那,萧晨能行么?

    “傻丫头,别多想了,我知道你和你爷爷感情深,但生死不由命啊。”

    薛云凤抱着女儿,缓缓说道。

    “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爷爷死么?不行,我一定要试一试,不管他有没有办法,都得让萧晨来试试。”

    韩一菲语气坚定地说道。

    “乖女儿,你跟妈说实话,你跟这个萧晨,到底是什么关系?”

    正所谓知女莫若母,薛云凤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

    “我……我也不知道。”

    韩一菲听到母亲的话,心中一慌,摇摇头。

    薛云凤见女儿如此,就心里有数了。

    要是真没什么关系,以女儿的性子,会直接干脆说没有关系。

    可现在,却说她也不知道,那说明确实有问题!

    不过,让薛云凤好奇的是,到底是个怎样的青年才俊,竟然能让想来敢爱敢恨的女儿,变得如此!

    “妈,你说我能不能偷偷把萧晨带进来,然后让他给爷爷看看?”

    韩一菲想到什么,问道。

    “不能。”薛云凤听到这话,严肃摇头:“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做,要不然不光会害了你,也会害了萧晨!”

    “为什么?”

    韩一菲惊讶问道。

    “虽然谁都知道,你爷爷坚持不了多久了,但如果萧晨进来被人知道了,那有些责任就会推到他身上……你不想害了他吧?”

    韩一菲缓缓摇头,难道真没办法了么?

    “还有,你爷爷的命暂时保住了,如果所料不差的话,等天亮了,会有很多人过来……包括一号等人!其中,有朋友,也有敌人!所以,你根本无法把萧晨偷偷带进来。”

    “那我该怎么办?”

    “傻丫头,什么都不要做了,你做得已经够多了。”

    薛云凤摸了摸韩一菲的秀发,疼爱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试试……我要给萧晨打电话,问问他是否有办法再延长一下爷爷的生命。”

    韩一菲说完,又拿出手机,给萧晨打去电话。

    响了几声后,电话终于接听了。

    “喂?”

    萧晨有些头疼,声音也透着几分不舒服。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韩一菲听到萧晨的声音,急声问道。

    旁边,薛云凤看着女儿的担心与急迫,暗暗摇头,唉,这丫头陷进去了啊!

    不过,可能她自己都没那么清楚!

    “啊?是一菲啊,我没事儿……昨晚被人灌醉了。”

    萧晨用力甩了甩头,终于清醒了一些。

    “……”

    韩一菲有些无语,她担心了一晚上,这家伙竟然只是喝醉了?

    要是换其他人,估计早就开骂了!

    不过想到是她把萧晨带来京城,然后他又被大伯赶出去,就一阵愧疚。

    “那你有没有不舒服?”

    韩一菲这话一出,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像是自己说出来的话么?

    薛云凤神情更是怪异,轻轻拍了拍脑门,完了,女儿真是陷进去了。

    “我还好,你这么早给我打电话什么事?”

    听到这话,韩一菲想起正事儿,忙把情况说了一遍。

    萧晨听完,神情也严肃起来:“我知道了,一菲,你放心好了,交给我,今天我一定会过去的!”

    “你有办法了么?”

    韩一菲有些惊喜问道。

    “嗯,我已经有办法了。”

    萧晨决定,给龙军打电话,让他带自己去韩家,不能再拖下去了。

    “好,那我等你。”

    两人又聊了几句后,萧晨挂断电话。

    “嗯?”

    萧晨看到那么多未接电话,不由得一愣,药老打这么多电话干嘛?

    他再甩甩头,赶紧回拨电话。

    “你小子终于给我回电话了?”

    药岐黄的声音,自听筒中传来。

    “额,药老,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所以……”

    “年轻人啊,不懂得节制,喝那么多酒会伤身的!”

    “额,我知道了。”

    “好了,说正事儿,我听说你答应李胜,三个月帮他治疗一个病人?”

    “嗯,是有这事儿,我每次去医院,他都缠着我,我只能答应了。”

    萧晨苦笑着说道。

    “呵呵,现在李胜把这个名额送给了我。”

    药岐黄笑着说道。

    “啊?啥意思?”萧晨一愣。

    “啥意思?就是说,我想找你治疗一个垂死的病人。”

    “额,药老,至于么?你找我,还用名额?你说一声就行,我保证没二话。”

    萧晨哭笑不得。

    “当真?”

    “额,当真,不过也不能太多,要不我不用做别的了。”

    萧晨怕药岐黄三天两天找他给别人治病,赶忙又多说了一句。

    “放心,我是那种讨人嫌的人么?病人身份特殊,你马上来京城,等到了,我再跟你细说。”

    药岐黄撇嘴说完,又沉声道。

    “嗯?京城?药老,我现在就在京城啊。”

    萧晨再次一愣。

    “什么?你在京城?太好了!”药岐黄大喜:“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找你!”

    ————

    两章~勿等~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