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此仇,不共戴天!
    听着白夜的话,看着他满是正义的表情,秦建文真的很想从病床上跳起来,把桌上的烂苹果和烤地瓜砸他脸上去!

    旁边,萧晨看着秦建文不断变幻的脸色,心里暗笑,今天还真来对了,戏,挺热闹,挺好看,挺爽!

    秦建文深呼吸几下,终于压下了即将喷涌的怒火:“白大少,我谢谢你了,如果没什么事情,你可以离开了!”

    “哎呀,秦大少,你这人就虚伪……不,你这人就爱客气,我都跟你说了,不用谢了,你干嘛还得谢啊!”

    白夜看着秦建文额头跳动的青筋,说道。

    “……”

    秦建文觉得自己有点压制不住了,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还有啊,我和晨哥没啥事儿,就在这陪你聊聊,有助于伤口愈合……受伤了,一个人呆在病房里,呆久了,心理会出问题的,甚至心理变态都有可能。”

    白夜很仗义的说道。

    “……”

    秦建文攥起了拳头,马勒戈壁的,你在这哔哔,才能让老子心理出问题!

    “嗯,这个倒是,我很赞成白夜的说法。”

    萧晨也插了句嘴,咱不能总看戏吧?好歹也是白夜拉来的重量级演员啊!

    “……”

    秦建文又看向萧晨,妈的,这是打算人多欺负人少么?

    “秦先生,我会点医术,要不我帮你看看?”

    萧晨想了想,光比拉比拉的说,也没啥意思,要不下点狠手?

    “不用了,这里的医生很不错,就不劳烦萧先生出手了。”

    秦建文忙摇头,笑话,伤都快好了,再让你一弄,搞不好又得多躺一个月。

    萧晨见秦建文拒绝,耸耸肩,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秦大少,我听说你是在倾城公司门口被人盯上的?你那辆宾利,还被人泼了大粪?”

    白夜又开始了。

    秦建文脸色变了,声音一冷:“那是一种油漆燃料,谁说是大粪!”

    “哦哦,不是大粪啊,你堂弟又胡说八道。”

    白夜又把秦建华给卖了,反正这堂兄弟已经到了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地步了,也不差这点事儿了。

    “哼,别让我查到是谁派来的杀手,要不然,我十倍还给他!”

    秦建文盯着白夜,冷声说道。

    “嗯嗯,一定要查到,竟然敢对付秦大少,还真是胆大包天……不过,秦大少,现在龙海乱啊,别说是你了,就连我这两天,也遭遇了一场袭杀!”

    白夜先是愤愤一句,然后话锋一转。

    “哦?”

    秦建文目光一凝。

    “是一群戊南来的猴子,火器精良,直接就冲着我突突啊,吓得我啊,当时满脑门子冷汗,当晚玩了三个女明星才算压了惊……我又没秦大少这么厉害,有一流巅峰甚至更牛逼的实力……唉,不提了,当时真是太狼狈了。”

    白夜也看着秦建文,语气夸张。

    同时,萧晨也在看着秦建文,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猫腻。

    “我跟秦大少一样的意思,马勒戈壁的,别让我查出是谁派来的这些戊南猴子,要不然,我扒了他家祖坟!”

    白夜恨恨地说道。

    “……”

    秦建文嘴角一抽,扒祖坟?

    “秦大少,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谁有戊南猴子的渠道?”

    白夜看着秦建文,问道。

    “没有。”

    秦建文摇摇头。

    “哦,我还以为是你呢。”

    白夜嘀咕一声,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秦建文听到。

    听到白夜的话,秦建文脸色一变:“白夜,你说什么呢?”

    “啊?没,没什么,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别介意哈!要是我认为是你,那我今天能来看你么?还买了礼物,是吧?”

    白夜摇摇头。

    “……”

    听到白夜又提礼物,秦建文真想把他从楼上扔出去。

    “秦先生,你现在还是倾城公司的副总吧?现在倾城公司一堆事情,你还打算在这住多久啊?”

    萧晨淡淡的问道。

    “倾城公司一堆事情?萧先生,你指的是什么?”

    秦建文看着萧晨问道。

    “我听说,最近有不少狼盯着倾城公司……”

    “狼?商业对手么?”

    秦建文不解问道。

    “或许是吧,或许比商业对手还可怕……反正不管如何,倾城公司有事,你这副总躺在病床上,有点不太好啊。”萧晨说完,又加了一句:“别忘了,我还是倾城公司的大股东,我可不希望公司出事,我还指望你给我赚钱呢。”

    “……”

    秦建文脸色难看,提到这事儿他就上火!早知道,就不进倾城公司凑热闹了!

    “我已经准备辞职了。”

    秦建文想了想,冷冷说道。

    “辞职?好吧,那你走了,我就回去。”

    萧晨一愣,然后笑着说道。

    “……”

    秦建文咬咬牙,好不容易才把萧晨从苏晴身边赶走,真要是让他再回去了,那不是做了无用功了么?

    如今,苏小萌已经不怎么爱搭理他了,别说像以前一样‘建文哥长建文哥短’了,连他电话都不爱接!

    要是萧晨真回去了,那想把他再赶走,可就难了!

    想到这,秦建文郁闷归郁闷,挤出两分笑容:“嗯,不过小晴应该不会让我走……你不是说,倾城公司有一堆事情嘛,我现在走了,也不太好,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行吧,那你给我赚钱吧。”

    萧晨点点头,表情很欠揍,就跟一地主老财对长工说话的语气似的。

    “……”

    秦建文深吸一口气,他觉得,他被这两人一气,最少得少活五年!

    “要是没什么事情,我想休息一阵子,两位请便吧。”

    “哦哦,那你休息吧,我们再待会儿。”

    白夜点点头。

    秦建文忍不住了,马勒戈壁的,难道你没听出来,我是要送客么?

    “怎么了?不让我们呆?不是你说请便么?请便,就是随我们便吧?”

    白夜胡搅蛮缠。

    “老三,送客!”

    秦建文真怒了,对坐在门口的中年人说道。

    他已经懒得再演下去了,他讨厌这两个家伙,一刻也不想让他们在眼前多呆!

    “好。”

    中年男人站起来,声音很冷:“萧先生,白大少,请吧,我们大少要休息。”

    “你算哪根葱?”

    白夜一瞥眼,问道。

    “我不是葱,也不是外面的那些废物,白大少的嚣张狂妄,最好别用在我身上。”

    中年男人冷声说道。

    “呵,敢这么跟我们大少说话!”

    老翁脸色也是一沉,向前一步。

    砰!

    下一秒,两人同时出手,老翁和中年男人的拳头,在空中碰撞,发出沉闷的响声。

    老翁身子一晃,后退了一步,而中年男人也后退一步。

    两人眼中都闪过忌惮之色,相同的实力,暗劲中期巅峰!

    秦建文眼睛微眯,白家还真舍得下本钱啊,竟然在白夜身边安排了暗劲中期的高手。

    还没等他念头转完,只见老徐向前一步,一拳轰出。

    “我来试试你!”

    中年男人大喝,施展全力,与老徐的拳头碰撞。

    砰。

    这次,老徐身子微晃,而中年男人则脸色煞白,蹬蹬蹬,一连退了三四步!

    暗劲中期巅峰和暗劲后期,虽然只差一个境界,但实际上却隔了一条鸿沟!

    古武修炼,越往后,差距越大,每个小境界,都相差甚远!

    所以,能越级挑战的,无不是武学奇才!

    噗!

    中年男人还是没忍住,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老徐这一拳,已经震伤了他的内腑。

    他看着老徐,从带血的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暗劲后期的高手!”

    秦建文忍不住瞪大眼睛,真的震惊了。

    还真是人比人该死啊,白家除了给白夜安排了一暗劲中期巅峰的高手外,还有一暗劲后期高手?

    而他,也是这次受伤了,他爷爷才安排了个暗劲中期巅峰罢了!

    这么一想,秦建文心里就不平衡了,同样是七大家族的子弟,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呵呵,秦大少,你的人好像不如我的人啊。”

    白夜得意笑了,老徐这一拳,爽!

    什么打狗要看主人,他白大少偏不!

    从一开始,他就不是这么做的,一来先抽两巴掌,那两巴掌就相当于抽在了秦建文的脸上!

    现在,这一拳,更是如此!

    秦建文脸色难看,不过却没作声。

    “别以为是暗劲中期巅峰,就觉得自己很牛逼……你这样的,我白家一抓一大把!”

    白夜撇撇嘴,很不屑。

    “白大少说的没错,像我这样的,白家三位数。”

    老翁加了一句。

    “……”

    听到老翁的话,不光中年男人瞪大了眼睛,就是秦建文也震惊了,白家底蕴这么深?不可能吧!

    “秦大少,既然你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先走了……等你下次受伤,我们再来。”

    白夜说完,摆摆手,转身就走。

    不过,他这话却差点把秦建文给气死,马勒戈壁的,什么叫下次受伤,我们再来啊?还盼望着他受伤是怎么着?!

    萧晨心里暗笑,跟秦建文打个招呼,也走了。

    啪啦!

    他们刚出病房,就听身后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砸吧,反正又不是砸我家的。”

    白夜咧嘴,然后一拍老翁的肩膀:“老翁,很配合嘛,回去给你加十万。”

    “呵呵,谢谢大少。”

    老翁笑了笑。

    萧晨一愣,好嘛,跟他一样,白大少也善于用‘钱’啊!

    “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

    病房里,秦建文咆哮,砸了一些东西后,才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

    “大少,息怒。”

    中年男人沉声说道。

    “息怒?我他妈怎么息怒?他们今天来,看我笑话就算了,还他妈来打我的脸!”秦建文又发飙了一阵子后,指着桌上的烂苹果和烤地瓜:“给我扔出去!”

    “好。”

    中年男人点点头,就准备丢出去。

    “等等,那烤地瓜……好像挺香的啊?”秦建文抽了抽鼻子,忽然感觉有点饿了:“拿过来吧。”

    “大少要吃?”

    “嗯,我尝尝,好多年没吃了。”

    “好。”

    秦建文拿过来,打开,闻了闻,还真是香啊。

    他咬了一口,露出满足的表情,最少有五六年没吃过这个了,还是这么好吃。

    时间不久,他就感觉到肚子里一阵绞痛,这让他脸色大变,难道这烤地瓜有毒不成?

    紧接着,他直奔厕所,一泻千里……然后,就再也没离开过马桶。

    半小时后,他瘫软在了马桶上,仰头,歇斯底里:“白夜,你他妈竟然下了泻药,此仇,不共戴天!”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