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9章 是她?!
    网,。

    “怎么,阁下来都来了,还不敢出现么?”

    闫嵘看着大树后,冷冷说道。

    萧晨也握紧了刀,他隐隐也感觉到了,那里似乎真的藏着人!

    就是不知道是敌是友,如果是敌人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一个闫嵘,已经让他够蛋疼了,要是再来一个,估计得完蛋了!

    萧晨低头看看手里的刀,尼玛的,这玩意儿果然是个炸弹啊!

    要不是有了三皇猜测,他绝对能把这把刀扔掉,爱谁抢谁抢去,反正他是不要!

    就在萧晨胡思乱想的时候,大树后面,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

    当萧晨看到这个白色身影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怎么是她?

    出现的这个,正是之前与猎魔人战斗,被他所‘救’下的白衣女人。

    等他撂翻了猎魔人之后,这个白衣女人就不见了。

    当时萧晨还有挺大意见,好歹也是英雄救美吧?就算不以身相许,至少也得看看长得什么样子才行啊!

    结果最后毛都没看到一根,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太没良心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这里竟然又会见到她。

    不过,这个应该算不上敌人吧?好歹他也帮过她。

    “你是什么人?”

    闫嵘看着白衣女人以及脸上的白色面纱,眯起老眼,冷冷问道。

    “……”

    白衣女人没有说话,眼睛看着萧晨。

    萧晨见白衣女人看自己,一愣,然后赶忙说道:“这位女侠,这老狗很厉害,你还是赶紧走吧!”

    白衣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最后又看向了萧晨手里的刀。

    “难道她也是冲着这把刀来的?”

    萧晨注意到白衣女人的目光,心中微愣。

    不过,这把刀他是不会送出去的,就算再他妈美女也不可能,事关骨戒和九炎玄针呢!

    想到这,萧晨又紧了紧手中的刀,如果她真是为这把刀而来,那就只好一战了!

    “我拦着他,你走。”

    出乎萧晨意料的是,白衣女人开口了,声音清冷,但却非常好听。

    听到白衣女人的话,萧晨愣住了,她是来帮自己的?

    随即,他心中感动,嗯,这女娃子不错,还懂得知恩图报啊!

    不过,就算知恩图报,也得有自知之明才行啊。

    闫嵘可是化劲中期巅峰的大高手,凭你怎么可能拦得住?又能拦几秒钟?

    另外,他还心里犯嘀咕,这女人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在哪听过呢?

    “你拦着我?呵,口气不小!”

    闫嵘冷笑一声,一步步向萧晨逼近了。

    他根本没把这个女人看在眼里,虽然刚才忌惮,但一介女流,又能有多厉害?

    “美女,哥们承你的情了,不过这老狗很强,你还是赶紧走吧,我留下对付他。”

    萧晨冲白衣女人喊道。

    “走!”

    白衣女人说完,气势轰然爆发,身上白衣以及脸上的面纱无风自动,化劲威势彰显无遗。

    感受到白衣女人的气势,萧晨猛地瞪大了眼睛,卧槽,这娘们是化劲高手?

    是了,要不她怎么能跟猎魔人一战呢?

    可笑的是,他还屁颠屁颠冲上去,结果呢?

    让人笑话啊!

    不过,这娘们也忒不仗义了,他跟猎魔人打生打死的,她就不上去帮忙,站在旁边看热闹?

    而闫嵘的脚步也停下了,脸上闪过凝重之色,这个女人竟然是化劲高手?

    这气势,就算不如他,应该也相差不了多少吧?

    化劲中期?

    整个古武界,化劲中期才有多少?

    其中的女人,更是寥寥几人而已!

    她是谁?

    闫嵘上下打量着白衣女人,这身材,这气质,难道……

    还没等他想完,白衣女人就拔剑了。

    一声凤鸣,响彻天际!

    一抹寒光,杀意冲天!

    闫嵘看着白衣女人手中的剑,瞪大眼睛,凤鸣剑?!

    “你是……宁可君?”

    闫嵘瞪着白衣女人,下意识叫道。

    “什么?宁可君?”

    旁边的萧晨,也一下子傻眼了。

    卧槽,她是秦兰的师父,宁可君?

    飞云坊的掌门,宁仙子?

    不对啊,她不是应该四五十岁了么?可是看这身材,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啊,太迷人了。

    咳咳,不对不对,瞎想什么呢!

    飞云坊和闫家不是关系不错,甚至是盟友么?

    那宁可君怎么会帮自己拦下闫嵘?

    就算真要帮,她应该也是帮闫嵘才对啊!

    完全没道理!

    萧晨想不明白,有点懵逼了。

    “还愣着干什么,走!”

    宁可君冷冷一句,然后持剑杀向了闫嵘。

    “宁可君,你要与我为敌?!”

    闫嵘也反应过来,大喝一声。

    “闫老,可君讨教您的高招!”

    宁可君冷冷说完,凤鸣剑闪出三朵剑花,笼罩住了闫嵘。

    “好好好,老夫今晚就试试你宁仙子到底有多强!”

    闫嵘怒极,他完全没想到关键时候,会杀出宁可君这个化劲高手来!

    随着话落,闫嵘拔刀了!

    刚才,无论是面对溪山大汉还是火神时,他都没有拔刀,全靠一双拳头,就力压两人。

    至于萧晨,他更没怎么看在眼里,也没有动用兵器。

    可是在面对宁可君时,他却不敢大意了!

    宁仙子不光是古武界第一美女,在修为方面更是极具天赋,四十岁就到了化劲中期,放眼古武界,又有几人?

    屈指可数!

    最重要的是,他也想速战速决,别让萧晨给跑了!

    当啷!

    刀剑碰撞,蹦出火花。

    两人展开激烈的大战,一个刀风凌厉,大开大合,霸道异常。

    一个身形飘逸,白衣飘飘,犹如仙子下凡!

    萧晨没有走,他在旁边看得傻眼了。

    当然,他没看闫嵘,这老狗没啥可看的,他的目光完全放在了宁可君身上。

    她真是宁可君?

    虽然戴着面纱,不知道脸什么样,但就这份气质,也把他给迷住了啊。

    “难道,她真是最漂亮的女人,没有之一?”

    萧晨嘟囔着,也不知道能不能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

    与闫嵘拼斗的宁可君,扭头一看,萧晨还傻站在那里,不由得皱眉,这家伙怎么还不走?

    “我不是他的对手,你赶紧走!”

    “宁仙子你为我出手,我哪能弃你而去?我萧晨不是这么不仗义的人!”萧晨昂首挺胸,一脸正色:“我今天就与宁仙子同生共死!”

    “……”

    听到萧晨的话,宁可君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要不是她不怎么骂人,估计现在很想爆粗口,谁他妈要跟你同生共死了?你想得美!

    “宁仙子,我来帮你!”萧晨大喝一声,然后又看向闫嵘:“闫老狗,你拿命来!”说完,拎着刀就冲了上去。

    “来得好!”

    闫嵘心中一喜,他最担心的就是萧晨逃跑了。

    现在这货非但没跑,还傻逼似的冲了上来,那正合他意!

    当当当。

    萧晨瞬间劈出三刀,暗金色的刀芒,笼罩住了闫嵘。

    咔嚓!

    不愧是宝刀,几乎是谁碰谁死!

    就算是闫嵘这把刀,在萧晨大力劈砍之下,也承受不住,直接断成了两截!

    闫嵘一惊,快速后退,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断刀。

    他这把刀,几乎陪了他大半辈子,本以为死了以后,能带进棺材里!

    没想到,今日竟然被毁了!

    下一秒,他就怒了。

    “小王八蛋,敢毁我刀,我今天把你扒皮抽筋!”

    闫嵘狂怒,大声吼道。

    “闫老狗,我今天也把你扒皮抽筋!”

    萧晨也大吼一声,一击断刀,他心里对这把宝刀也多了几分兴趣,好像还不错啊!

    “宁可君,你真要与老夫为敌?”

    闫嵘知道,有宁可君在,他想杀萧晨,没那么容易。

    “我受人之托,只想保他一命。”

    宁可君摇摇头。

    “好,我可以饶他一命,让他把刀留下,我保证不杀他!”

    闫嵘忍下怒气,不管怎样,先把刀留下再说。

    宁可君看向萧晨。

    “不可能,刀在人在!”

    萧晨毫不犹豫拒绝了,老子还指望这把刀解开骨戒之谜,然后龙翔九天呢!

    “闫老,那就得罪了。”

    宁可君见萧晨拒绝,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看向闫嵘。

    萧晨看宁可君如此力挺自己,心中感动,这宁仙子真是够意思啊!

    同时,他感到愧疚,以前怎么能那么编排宁仙子呢?把她说成半老徐娘啥的!

    瞅瞅,什么叫侠义?

    这就是侠义了!

    把他感动得都想以身相许了……额,这个还是算了,他对半老徐娘还是不怎么感兴趣。

    “好,宁可君,你是打定主意,要与老夫为敌,与闫家为敌了!”

    闫嵘怒声,手持断刀,战意犹如实质,席卷而来。

    “老狗,别逼逼了,与你闫家为敌又如何?连把好刀都买不起,一磕就断,还装成多牛逼?”

    萧晨嘲弄说道。

    “杀!”

    闫嵘差点气死,拎着断刀杀向了萧晨。

    “宁仙子救命!”

    闫嵘含怒出手,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到了萧晨面前,一刀劈下。

    萧晨脸色大变,这就是闫嵘最强战力么?

    他想都不想,转身就跑,同时扯着嗓子就喊。

    宁可君脸色也是微变,不过心里对萧晨的喊声却有点无语,这得脸皮多厚,才能喊出来啊?

    下一秒,她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恰好挡住了闫嵘这一击。

    当。

    一击,哪怕是宁可君,面纱后的脸色也白了几分,受了一些内伤。

    已经跑想旁边的萧晨,心里也有点着急,看样子宁可君也不是闫嵘的对手啊。

    该怎么办呢?

    对了,还有杀手锏没用呢!

    萧晨眼珠一转,从兜里拿出两包药粉,冷笑连连。

    om,网。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