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治疗
    听到这人的话,萧晨欣的笑了。

    他拍了拍这人的肩膀:“呵呵,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因为做出这个决定而感到开心了。”

    “是么?嗯,我看这位老先生也是医术高明的样子。”

    这人点点头,看着药岐黄说道。

    “老先生?不,你误会了,不是药老给你治疗,而是我给你治疗。”

    萧晨摇摇头,说道。

    “什么?你?”

    这人一下子瞪圆了眼睛,要不是体不好,他都能跳起来。

    给他治疗的人,不是这白发白须老神仙一样的老头?

    而是眼前这年轻人?

    这是想弄死他啊!

    俗话说,老中医老中医,中医越老越牛逼,可这年轻人呢?

    他毛长齐了么?

    不对,这跟毛长没长齐没关系。

    他这年龄,医学毕业了么?

    他这年龄,能把中药认全了么?

    他这年龄……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啊!

    “对啊,就是我。”

    萧晨点点头。

    “没开玩笑?”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么?”

    “那什么……我可以后悔么?”

    “不可以。”

    萧晨摇摇头。

    “……”

    “你放心好了,萧晨的医术,不比我差,而且我也在旁边看着。”

    药岐黄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自然一眼就看透了这人的担心,笑着对他说道。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行吧。”

    这人点点头,才忐忑着答应下来。

    等给两人都做完检查后,萧晨和鹰钩鼻子都没什么意见。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鹰钩鼻子迫不及待地说道。

    “好。”

    “我亲自来手术。”

    随后,这个病人被推进了手术室。

    “我们呢?”

    让萧晨治疗的病人,看着另一个人被推进手术室,忍不住问道。

    “我们?我们随便找个病吧。”

    “啊?”

    “走吧,我不会让你失望就是了。”

    萧晨拍了拍这病人的肩膀,向着李胜为他们准备的病走去。

    很多人都跟了上去,他们要围观。

    这些人中,自然也有鹰钩鼻子的人,其中就括刘伟,他要监督着萧晨,怕他耍什么猫腻。

    萧晨也无所谓,让病人脱掉了上,然后拿起了李胜早为他准备的银针。

    因为当着太多人,他没敢拿出九炎玄针来。

    万一有人认出来,那就是大麻烦。

    虽然九炎玄针的效果会更好,但普通银针也凑合了。

    只要效果能超过手术就好了。

    “我该怎么做?”

    病人看着萧晨手里明晃晃的银针,问道。

    “什么也不用做,坐着就行了。”

    萧晨摇摇头,然后双手一晃,银针刺进了他的穴位里。

    他的速度很快,几乎没人看得清楚。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针已经上去了。

    就连药岐黄也暗暗惊讶,好快的速度啊!

    也就几个喘息间,萧晨就施针完毕了。

    一整盒针,全部用上了。

    随后,萧晨运转心法,捏住银针,劲透过银针,涌入病人的体。

    “疼的话,告诉我。”

    萧晨淡淡地说道。

    “哦哦。”

    病人忙点头,,这年轻人还真有几分本事啊。

    劲透过银针涌入,沿着体经脉而游走,最后汇聚到了心脏。

    因为他心脏有问题,萧晨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控制着劲,慢慢治疗着。

    另一边,鹰钩鼻子等人也在进行着手术。

    旁边,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们。

    这个摄像头,会拍下他们治疗的所有镜头。

    这边的病人,早已经失去了直觉。

    他被麻醉了,就像是一具尸体,躺在手术台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疼了。”

    忽然,病人开口说道。

    听到病人说疼,萧晨眼中一喜,减少了劲的输入。

    “他的脸好像了。”

    忽然,不知道谁开口说了一句,带着几分惊讶。

    听到这话,不少人仔细看去,也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坐在上的病人,脸真的好了不少,不像刚才那么枯黄,而是有了几分血。

    其实,要说最震惊的,当属病上的病人了。

    他能清楚感觉到自己体的化。

    之前,他的心脏会很不舒服,可现在,却没有这种感觉。

    这让他更是心中大定,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医生。

    萧晨的额头,渐渐冒汗了。

    为了能在最短时间里,让病人立竿见影好起来,他几乎动用了他的所有手段。

    光是刚才施针的手法,就多达四种。

    每一种,都是已经失传了的门手法!

    旁边药岐黄,眼睛也瞪大了,那四种施针手法中,他觉得有两种是眼的。

    等他想到什么后,心中巨震,他连乾坤针也会?

    而漪萱见萧晨额头冒汗,从里取出纸巾,上前轻轻帮他擦拭着。

    萧晨冲漪萱感激一笑,然后继续专心治病。

    又十多分钟过去了。

    萧晨松开了持续输送劲的双手,扣住了病人的脉搏,仔细诊断着。

    让他欣的是,化真的特别大。

    虽然心脏病没有完全好,但也好了大半。

    剩下的,再吃点药理一阵子,那就彻底没问题了。

    等萧晨诊断完后,药岐黄也上前诊断。

    他是见过萧晨的医术的,李憨厚的母亲那么严重,萧晨都能治疗了。

    这个心脏病,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吧?

    当他诊脉后,眼睛瞪得更大了。

    虽然他觉得状会好,但却没想到会化这么大。

    要是换做是他,那绝对做不到。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药岐黄松开病人的手,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药老,怎么样?”

    “好。”

    “比手术怎么样?”

    “没得比。”

    听到药岐黄的话,萧晨笑了。

    没得比?

    这是什么意si?

    是不如手术么?

    周围的人,听得有点懵。

    “到底怎么样?”

    就盼着萧晨倒霉的刘伟,忍不住问道。

    “等会,自然就会揭晓。”

    药岐黄淡淡地说道。

    “呵呵,药老,我们去看看他们做的手术怎么样吧。”

    萧晨笑了笑,根本没搭理刘伟。

    这种跳梁小丑,还犯不着他来搭理。

    等今晚或者明天,让光头蛇来跟他聊聊人生理想就行了。

    “我也去。”

    病人穿上服,从病上跳了起来。

    看他这动作,哪还像是个心脏病人。

    “好。”

    萧晨笑着点点头。

    “萧医生,不,萧神医,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我刚才还怀疑你,是我的错,你真的是神医啊。”

    病人看着萧晨,感激地说道。

    “呵呵,我算不上什么神医,药老才是神医呢。”

    萧晨咧咧嘴。

    “我可不如你啊。”

    药老摇摇头,认真说道。

    或许病人不知道这句话的份量有多重,而其他人,则心中一震。

    其中括卫生部副部长陈全!

    连药老都亲口承认,他的医术不如萧晨?

    陈全似乎已经看到,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他很清楚,只要今天的事传出去,那马上就会有很多人来拜访萧晨,与他交好!

    其他医生,也都很震惊,药老竟然亲口承认,说他的医术不如萧晨?

    卧槽,这萧晨就算在娘胎里开始学中医,也学不到这程度吧?

    “药老,你可别这么说,压力太大了。”

    萧晨赶忙摆手。

    一行人,向着手术室走去。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

    萧晨等人也没进去扰,就在门口等着,闲聊着。

    “晨哥,你太牛逼了,不愧是我的像啊。”

    李德看看那个已经生龙活虎的病人,再看看萧晨,激动的说道。

    “呵呵,淡定,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传说。”

    萧晨摆摆手,淡淡地说道。

    “萧晨,你太棒了。”

    艾丽文也眼小星星的看着萧晨,甚至还趁他不注意,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

    萧晨一哆嗦,看向了李德,这小子不会吃醋吧?

    李德只是笑着,并没有吃醋。

    倒是药岐黄,看了眼萧晨和艾丽文,然后又看看自己的孙,心里叹了口气。

    “对了,药老,得需要你帮个忙。”

    萧晨看着艾丽文,又瞄了眼李胜,小声对药岐黄说道。

    “什么忙?”

    “等改天再跟你说。”

    “好。”

    药岐黄奇怪,怎么还神神秘秘的啊?

    又过了半小时,终于,手术室上的灯灭了。

    所有人都兴奋起来,马上就能看到结果了。

    差不多又五六分钟,手术室的门缓缓开,鹰钩鼻子等人丛里面出来,脸疲惫之。

    当他们看到外面的人时,不由得愣了一下,怎么都跑这来了?

    “你治疗完了?”

    鹰钩鼻子看着萧晨,问道。

    “嗯,治疗完了,你的病人呢?”

    萧晨点点头。

    “我的病人还在休息,他现在没什么意识,得等麻药劲过了,才能醒过来。”

    “哦。”

    “你的病人呢?”

    “这不是在这么?”

    萧晨指了指旁边的病人,对鹰钩鼻子说道。

    “是我是我。”

    病人赶忙说道。

    “……”

    鹰钩鼻子看着活蹦乱跳的人,愣在了原地。

    他不敢相信,又仔细看看,还特么真是之前那个病人啊!

    “你,你怎么……”

    “萧神医给我治好了病。”

    “……”

    鹰钩鼻子还是不相信,他看向被他派去监督萧晨治疗的盟友。

    这盟友苦笑着点头,其实他现在心里还震惊着呢。

    “不,这怎么可能?!”

    鹰钩鼻子彻底傻眼了,同样的病,一个手术一个中医治疗,一个躺在手术台上麻醉不醒,一个则活蹦乱跳……孰高孰低,其实根本不用做检查了,只要不是瞎子,一眼就能看出来!

    本书来自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