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4章 是谁杀的
    蒋天生死了。

    蒋天生被萧晨杀了。

    这样的消息,传遍龙海。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息也变得多样性起来,一个比一个劲爆。

    换句话说,谣言四起!

    什么‘萧晨前往蒋家,与蒋天生没有谈拢,一怒之下,拔刀杀人’、‘蒋天生布下埋伏,摔杯为号,结果萧晨实力强悍,把蒋家高手逐一杀尽,最后击毙蒋天生’等等谣言,传得有鼻子有眼,仿佛他们都在现场,亲眼所见一样。

    不过,谣言归谣言,所有人都清楚,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

    按理来说,萧晨已经成了最大赢家,不太可能会杀了蒋天生!

    可清楚归清楚,如今萧晨身在局中,所有人都想看看,他是怎么破局的!

    而且,朝廷对于这件事情,又是个什么看法!

    再者,他们也想看看,朝廷会有什么反应!

    一道道目光,全都投向蒋家,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包括……还尚在龙海的端木海!

    “二叔,你得到消息了么?蒋天生死了。”

    端木赐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找到了二叔,端木海。

    “嗯。”

    端木海点点头。

    “二叔,蒋天生死了,说凶手是萧晨……呵,这家伙想脱身,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端木赐冷笑一声。

    “你真以为,是萧晨杀了蒋天生?”

    端木海看看侄子,问道。

    “嗯?”

    端木赐一怔,皱起了眉头。

    端木海喝了口茶,眼中却闪过一丝失望。

    他以往对于这个侄子,甚是喜爱。

    可这次龙海的事情,却让他对这个天骄侄子有些失望了。

    先是几次败在萧晨的手上,现在蒋天生死了,竟然天真以为,是萧晨杀了他。

    “还是缺乏历练啊。”

    端木海暗暗摇头,决定多找机会磨砺端木赐。

    要不然,什么端木世家的天骄,不过是自吹自擂的温室花朵罢了!

    “不,萧晨在这个时候,不应该会杀蒋天生……他应该不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来!”

    过了一阵子,端木赐摇摇头,说道。

    “那你觉得,蒋天生是怎么死的?”

    听到侄子的话,端木海稍微欣慰了些。

    “传来的消息说,蒋天生是被杀的……而萧晨恰恰在现场。”

    端木赐皱起眉头。

    “难道说,有人杀了蒋天生,就是为了栽赃萧晨?”

    “呵呵。”

    端木海笑了。

    “二叔,不会是你派人杀了蒋天生,栽赃萧晨吧?”

    端木赐看着二叔脸上的笑容,想到什么,瞪大眼睛。

    “为什么这么说?”

    端木海没承认,也没否认,问道。

    “因为……蒋天生的死,可以给萧晨造成麻烦!虽然不至于让他死,但短时间里,恐怕会焦头烂额!”

    端木赐看着二叔,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

    “最重要的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外界对萧晨的看法,可能就变了。”

    “不要小瞧了别人,你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蒋天生不是萧晨杀的。”

    端木海缓声道。

    “那……二叔您的目的是什么?”

    听二叔这么一说,端木赐有点想不明白了。

    “我的目的?谁跟你说,蒋天生是我杀的了?”

    端木海看着侄子,问道。

    “啊?不是您派人杀的?”

    端木赐一怔。

    端木海摇摇头,没有作声。

    对于二叔的性子,端木赐也了解。

    他见二叔没说话,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二叔,既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是萧晨杀的蒋天生,那又有什么意义?”

    “看出来归看出来,不代表就能证明不是他杀的人……最重要的是,有人就算看出来了,也会装作看不出来,然后……对萧晨施压。”

    端木海缓缓说道。

    “您是说……就算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想要对付萧晨的人,还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端木赐眼睛一亮,问道。

    “嗯。”

    端木海点点头。

    “这是要给所有人,提供一个对付萧晨的机会啊。”

    端木赐喃喃自语。

    端木海看看侄子,轻笑一声。

    有些话,他并没有说完,也没这么简单。

    不过,侄子能想到这些,就足够了!

    “萧晨……我倒想看看,你下一步,会怎么做。”

    端木海端起茶,喝了口。

    等他把茶一饮而尽时,手中的紫砂茶杯,已经化为粉末。

    ……

    蒋家,凶杀现场已经被保护起来了。

    就在韩一菲准备让人把蒋天生的尸体,从椅子上抬下来时,有警察快步进来。

    “头儿,有人自称是‘白大亨’,要来见见老朋友。”

    警察看着韩一菲,说道。

    “白大亨?白老爷子?”

    韩一菲一惊,他怎么来了?

    随即,她看向萧晨。

    “怎么了?”

    萧晨见韩一菲看自己,问道。

    “白老爷子来了,说来见见老朋友。”

    韩一菲缓声道。

    “哦?白老爷子来了?请他进来吧。”

    萧晨一怔,随即说道。

    “好。”

    韩一菲见萧晨这么说,点点头,让警察放行。

    “林哥,你刚才不是说,要封锁消息么?呵呵,看,才多久,白老爷子就来了。”

    萧晨看向林南,说道。

    “嗯,不过……白老怎么会来?”

    林南有些奇怪。

    “为我保驾护航来了。”

    萧晨点上一支烟,心里有些暖意。

    “为你保驾护航?明白了。”

    林南一愣,随即点头。

    “这白老对你啊,还真是没得说。”

    “嗯。”

    萧晨抽了口烟,若有所指。

    “所以,有我在的一天,白家就得存在一天,谁动,也不行。”

    听到萧晨的话,林南一怔,随即苦笑。

    “萧老弟,我怎么觉得,你这话是说给我听的啊?”

    “这话,当着那位的面,我也会这么说的。”

    萧晨认真道。

    “……”

    林南看看萧晨,迟迟没有说话。

    很快,脚步声传来,就见白老爷子从外面进来,身后跟着白威等人。

    “老爷子。”

    萧晨看到白老爷子,迎了出去。

    “嗯。”

    白老爷子看到萧晨,心里松口气。

    虽然他知道,萧晨不会有事,但还是有几分担心。

    毕竟,蒋天生死了,谁知道蒋家的人,会怎么样。

    “老爷子,其实您不用来的。”

    萧晨看着白老爷子,说道。

    “老朋友走了,总得来看看。”

    白老爷子并没有说他为萧晨来的什么的,而是缓声道。

    “嗯。”

    萧晨点点头。

    “人在里面,现在要进去看看么?”

    “看看吧,我和蒋老头认识几十年了,不能称之为朋友,但也不是敌人。”

    白老爷子缓声道。

    “好。”

    萧晨点头。

    就在他们想要进去时,又有警察过来了。

    “头儿,又有人来了,说是唐家的……”

    “萧晨,唐家也来人了。”

    韩一菲一怔,对萧晨说道。

    “呵,唐老头也来了么?那就等等他吧。”

    白老爷子脚步一顿,也不着急进去了。

    “请他们进来吧。”

    萧晨对警察说了一句。

    很快,唐老爷子在唐鸣的陪伴下,进来了。

    “老白。”

    唐老爷子看到白老爷子,打了个招呼。

    “我就知道,你会来。”

    “估计啊,不光咱俩,老许和老苏也会来的。”

    白老爷子对唐老爷子说道。

    “嗯。”

    唐老爷子点点头。

    “那……我们现在进去,还是在等等?”

    萧晨一听这话,问道。

    “等等吧,一起进去。”

    白老爷子说道。

    “行,那就等等。”

    萧晨点点头。

    “白老,唐老……”

    林南过来了。

    “蒋老先生被杀这事儿,对萧晨很不利……”

    “嗯,所以……我们来了。”

    白老爷子点点头。

    “白老有什么良策么?”

    林南精神一振,问道。

    “暂时没有,不过……我们来了,谁想要对付萧晨,那就得掂量掂量。”

    白老爷子缓声道。

    听到白老爷子的话,林南心中一动,若有所思。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许家老爷子到了。

    紧接着,苏老爷子也到了。

    “我们进去吧。”

    白老爷子看看他们,说道。

    “好。”

    三人点头,一起向里面走去。

    “萧老弟,你说……蒋家出了这档子事情,是不是得放出一个来,好歹得主持蒋老爷子的葬礼啊。”

    林南想到什么,低声问道。

    “嗯,这是自然……不过,如今林中无老虎,猴子想称王了。”

    萧晨点点头。

    “蒋家旁系的人?”

    林南一听,就明白了。

    “嗯。”

    萧晨点头。

    “人,虽然不是我杀的,但也跟我有几分关系……把蒋广成放出来吧。”

    “等我见见他,跟他先聊聊。”

    林南想了想,说道。

    “嗯。”

    萧晨点点头,也懒得太在意这些事情。

    如今蒋天生死了,蒋家也被七大家族除名,整个蒋家,除了蒋昱之外,他还真没把谁放在眼里了。

    “不知道蒋昱那家伙得知消息后,会不会回来。”

    萧晨想到什么,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虽然蒋天生不是他杀的,但是……他未尝不可以利用一下这件事,对付蒋昱!

    不知道为何,蒋昱总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如果蒋昱回来,那他不介意……把这个让他觉得危险的家伙,干掉!

    博弈?

    活着的人,才有资格下棋!

    而死了的人,最多算作棋子!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