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7章 萧晨的猜测
    吃完饭后,花有缺就离开了。

    用他的话来说,就不在这吃狗粮了,找地方潇洒去。

    “晨哥,你怎么不去?”

    解益玲依偎在萧晨身上,问道。

    “去哪?”

    萧晨一怔。

    “花有缺不是说,去潇洒么?”

    解益玲笑道。

    “额,我这么纯洁,从来不出去潇洒……再说了,有你在,我还出去潇洒什么。”

    萧晨抱紧了解益玲。

    “纯洁……我可从来没觉得哦。”

    解益玲神色古怪,摇摇头。

    啪!

    萧晨在解益玲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咬住了她的耳垂。

    “等会儿去房间,我就让你知道,我是怎么纯洁的!”

    “……”

    听到萧晨的话,解益玲脑海中浮现出某些画面,俏脸不由得一红,也隐隐升起期待。

    说起来,她可是很久没跟萧晨……纯洁过了呢!

    她离开龙海有很大一阵子了,昨晚上,萧晨也喝多了,自然不可能怎么着。

    萧晨不提还好,一提,她还真有点想了。

    “呵呵。”

    萧晨能察觉到解益玲的异样,轻笑一声,在她屁股上又捏了一把。

    “唔……”

    解益玲轻轻点头。

    “嘟嘟,嘟父,你们干嘛呢?”

    囡囡跑过来了。

    “哦,你嘟嘟腰疼,让我给她揉揉。”

    萧晨随口说道。

    “嗯嗯,你们陪我玩吧?”

    囡囡爬上了沙发。

    “呵呵,好啊。”

    萧晨和解益玲都笑了笑,陪囡囡玩着。

    过了十来分钟,萧晨的手机响了。

    “小益,你先陪囡囡玩着,我上去接个电话。”

    萧晨拿出手机看了眼,站起来。

    “好。”

    解益玲点点头。

    随后,萧晨上楼,接听了电话。

    “喂,兰姐。”

    电话,是秦兰打来的。

    “呵呵,小男人,是不是沉浸在温柔乡内,不舍得回来了?”

    秦兰的笑声,从听筒中传来。

    “额,哪有什么温柔乡,差点被人干掉呢。”

    萧晨撇撇嘴。

    “嗯?怎么回事?”

    秦兰一怔,问道。

    “也没啥事儿,就是遇到一个魔宗邪派,然后联合龙皇的人,将起给灭了。”

    萧晨随口说道。

    “你受伤了?”

    秦兰有点担心。

    “还行,受了点小伤,放心,没事儿。”

    萧晨听着秦兰担心的声音,有点后悔跟其说这事儿了。

    “你说说你,不让人省心,跑去巴南才两天,就跟魔宗邪派对上了?再说了,人家魔宗邪派跟你有什么关系……”

    秦兰唠叨了几句。

    “那什么,既然遇见了,就得该出手时就出手……”

    “就你能?”

    “……”

    “好了,不说你了,什么时候回来?”

    “最晚后天吧,怎么了?”

    “我这边已经跟蒋家交接完了,就等你回来过目了。”

    “哦?所有权益?”

    “嗯,所有权益!”

    “行。”

    “我看过了,有了这些权益,萧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壮大……我会依次跟权益中的这些人接触,别人找他们不能做的事情,我们萧家就可以。”

    秦兰缓声道。

    “嗯,兰姐,那边你看着办吧!”

    萧晨点点头。

    “对了,兰姐,蒋家没为难你吧?”

    “林南陪我一起去的,就算蒋广成恨不得吃了我,也不敢怎么着。”

    秦兰轻笑。

    “我巴不得他对我出手,那样……我就让他去陪他老子!”

    作为古武宗门出来的秦兰,不说视人命如蝼蚁,但也没看得多重!

    所以,杀个人什么的,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呵呵。”

    萧晨笑了笑,对于秦兰的实力,他还是很放心的。

    “好了,你继续呆着你的温柔乡吧,我去忙了。”

    秦兰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兰姐,你帮我查个事情。”

    萧晨想到什么,说道。

    “你说。”

    萧晨点上烟,来到窗前,缓缓说着。

    等听完后,秦兰若有所思:“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古怪。”

    “嗯,查查看吧。”

    “好。”

    随后,萧晨挂断了电话。

    “如果真是你,呵,奥斯卡缺你一个小金人!”

    抽完烟后,萧晨冷笑一声,把香烟扔掉,转身下楼。

    “小益,你这边没什么事情了吧?”

    “唔,没什么事情了,什么时候回龙海。”

    “后天一早吧。”

    萧晨想了想,估计明天酒仙就回来了,他答应再陪酒仙喝一场酒,总不能爽约。

    “好。”

    解益玲点点头。

    “囡囡,你过来,别缠着姑姑和姑父,让他们早点回去休息……”

    解坤从房间里出来了,对女儿说道。

    可能是为了给两人空间,他一晚上就呆在自己房间,把客厅让给了萧晨和妹妹。

    对于这个妹夫,他现在是极尽可能的讨好。

    “嗯嗯。”

    囡囡也挺乖巧的,点点头,跑回了房间。

    “那什么,妹夫,小玲,你们继续聊天……要是累了,就去休息。”

    解坤冲两人笑笑,说道。

    “嗯。”

    萧晨点了点头。

    “晨哥,我大哥他……”

    等大哥回房间后,解益玲看着萧晨,犹豫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事儿,不管他以前多过分,终究是你哥哥……以后,他不赶你再像以前那么对你。”

    萧晨抱着解益玲,说道。

    “嗯,你别生他的气就好。”

    解益玲点点头。

    “呵呵,没什么。”

    萧晨摇摇头。

    两人在沙发上腻歪了会儿后,就去了楼上的房间。

    一进门,萧晨就把解益玲抱了起来,大步走了进去。

    随后,他把解益玲放在床上,狠狠压了上去。

    很快,一件件衣服落在了地上,房间里响起了诱人的声音。

    **,久旱逢甘霖……

    许久许久……还没结束!

    一夜,过去。

    萧晨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女人,露出了笑容。

    这次,还好来得及时。

    要不然,还指不定怎么着呢。

    不过想到岳家父子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报应,他心里又舒服了一些。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既然敢动他的女人,那就要承受他的怒火!

    因为解益玲在他怀里,所以他也就没起床,免得把她给弄醒。

    昨晚几乎折腾了一晚上,就让她多睡一会吧!

    他看着屋顶,考虑着回龙海的事情。

    蒋天生被杀的事情,他已经有了猜测。

    如果猜测是真的,那自然少了很多麻烦。

    可如果是假的,那还是有个敌人,隐藏在暗中,盯着自己!

    这让他有些不爽,希望……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吧。

    差不多半小时左右,解益玲醒了过来。

    “晨哥,你醒了。”

    “嗯。”

    萧晨点点头。

    “怎么不叫醒我?”

    解益玲坐起来,看着萧晨,问道。

    “呵呵,看你睡得正香,就没叫你。”

    萧晨笑了笑,也坐起来。

    两人聊了几句后,就起床洗漱,然后下楼。

    等吃了早餐后,他给花有缺打去电话。

    “花兄,干嘛呢?”

    “唔,刚睡着……”

    随着花有缺的声音传来,又有女人的声音响起。

    听到女人的动静,萧晨乐了,这家伙不会也奋战了一晚上吧?

    “花兄,你没给酒仙前辈打电话问问?”

    “还没呢,一会问问,不过应该快回来了吧。”

    “嗯,那你问问吧,看看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打算明天回龙海。”

    “行。”

    两人说了几句后,萧晨挂断电话。

    过了一阵子后,解益玲带着萧晨,在镇子上走了走。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萧晨在这不算太大的镇子上,绝对算得上是名人。

    不能说家喻户晓吧,也差不了多少!

    “小玲啊,你们出来溜达溜达啊?来,恩人,吃点水果。”

    就连在街边摆摊卖水果的大妈,也拿着水果,不断往萧晨手上递。

    “不了不了,谢谢大妈,这刚吃了早饭。”

    萧晨摇摇头。

    好不容易推辞开,两人继续向前。

    “小益,他们都认识你?”

    “不啊,以前很少有人认识我,可这两天……几乎都认识我了!很多人都去找过去,感谢你为镇子上除了一大害。”

    解益玲摇摇头。

    “好吧。”

    萧晨有点无奈,点点头。

    “呵呵,我这次……回来对了。”

    解益玲看着萧晨,轻笑道。

    “如果不是我回来,你也不会来……你不来,那岳家父子就得继续横行乡里,鱼肉百姓。”

    “是这逻辑?你怎么不想想,我要是不来,你就得割腕了!”

    萧晨想到前天的事情,没好气地说道。

    “唔,那我也是没办法了嘛。”

    解益玲弱弱的说道。

    “记住了,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不准再偷偷离开,知道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我在呢!”

    萧晨看着解益玲,认真道。

    “就算天塌了,我也能为你扛住了!”

    “嗯嗯,我知道了。”

    解益玲乖巧点头。

    两人在镇子上溜达了一阵子后,萧晨就提出要回去了。

    没办法,走不了几步,就有人跟他们打招呼,还围上来一脸感激,实在让他有些受不了。

    就算找人少的地方,也差不多。

    等他们回去了,发现酒仙正坐在沙发上喝酒,旁边解坤小心翼翼陪着。

    “萧小子。”

    酒仙看到萧晨,放下了酒葫芦。

    “嗯,酒仙前辈,你回来了。”

    萧晨点点头,坐在了对面。

    “古不群呢?他回去了么?”

    “回去了,不过又让那老东西跑了!太鸡贼了!”

    酒仙想到什么,愤愤地说道。

    “他猜测到我可能在那等他,不知道从哪找了个人,打扮成他的样子……跟我玩了一手投石问路!”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