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7章 名利二字
    “萧晨!”

    花漪萱看到萧晨来了,本来烦躁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呵呵,漪萱。”

    萧晨见到花漪萱,也露出了笑容。

    “多么般配的才子佳人啊。”

    旁边的李德,小声嘀咕了一句。

    “别瞎嘀咕。”

    萧晨白了李德一眼,后者不敢吱声了。

    等花漪萱走近,她上下打量几眼萧晨,有日子没见了啊。

    “呵呵,怎么了?是不是我更帅了?”

    萧晨见花漪萱打量自己,笑着说道。

    “嗯,更帅了。”

    花漪萱点点头。

    “我就知道,每天我都被自己帅醒。”

    萧晨咧咧嘴。

    “你也是,更漂亮了啊。”

    “那什么,晨哥,萱姐,都是自己人,咱这么互相夸来夸去的,有意思么?”

    听着两人的对话,李德弱弱的说了一句。

    “有你什么事儿?该干嘛干嘛去。”

    花漪萱白了李德一眼,说道。

    “得,萱姐,小的告退,不打扰二位甜甜蜜蜜了。”

    李德坏笑一声。

    “晨哥,我先去那边看看,有事儿招呼我。”

    随后,他离开了。

    “这小子……越来越油嘴滑舌的。”

    花漪萱撇撇嘴。

    “呵呵,谈恋爱了,变化还是挺大的。”

    萧晨笑了笑。

    “漪萱,恭喜你啊,离梦想更进一步了。”

    “离梦想更进一步?不见得吧,倒是有了更多的烦心事儿。”

    花漪萱摇摇头,露出几分苦笑。

    “怎么了?”

    萧晨有些意外。

    “没什么,不说这些了,也不用恭喜,在我心里,你才是最大的功臣。”

    花漪萱摇了摇头,显然不想提一些烦心事儿。

    “呵呵,我只是胡说八道而已,算什么功臣。”

    萧晨笑了笑,心里加了一句,要真说功臣,那也是苏晴的父母,很多东西,都是他从笔记本上看来的。

    “不,你告诉我的那些,是发现cvk酶的基础,而且后来我们走了岔路,也是你重新给我们开扩了思路。”

    花漪萱认真道。

    “行吧,既然你非得把功劳推给我,那我就应下了,不过也就咱两个说说啊,别出去说去。”

    萧晨轻笑。

    “我知道,你不想出名,也不屑于出名。”

    花漪萱点头。

    在她看来,要是萧晨想出名,非常简单。

    先不说别的,光凭她爷爷药岐黄对萧晨的推崇,就可以让萧晨扬名华夏了!

    再者,萧晨先后治好了李憨厚的母亲以及陆瑜,两个都是癌症晚期……这两个病例,传出去,也足以震动医学界!

    如今,两人的康复,都在李胜的安排下,慢慢淡化,而且推到了‘奇迹’上面。

    所以,根本没人知道,她们的康复,跟萧晨有关。

    至于奇迹……这玩意儿,本来就是个让人摸不准的玩意儿!

    “没有没有,主要我这人怕麻烦,喜欢简简单单就好……呵呵,倒是你,出名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好?”

    萧晨笑着问道。

    “不好。”

    花漪萱摇摇头。

    “就像你说的,很多麻烦。”

    “哦?很多麻烦?怎么说?”

    萧晨奇怪。

    “很多我不认识的人,都跑出来想跟我认识……更有很多我没兴趣认识,不想认识的人,也想跟我认识,你说,这是不是麻烦?”

    花漪萱问道。

    听到这话,萧晨一愣,随即笑了。

    “呵呵,你出名了嘛,还被世界顶级医学期刊给报道了,总会有些人出于各种目的,来跟你认识……你不想认识,尽管不搭理就是了。”

    “哪有那么容易。”

    花漪萱摇了摇头。

    萧晨看看花漪萱,又四下看看:“你刚才说的这些人,今晚也有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花漪萱有些惊讶。

    “呵呵,看看那些人,哪像是医学研究者,分明是一身铜臭的商人……商人逐利,你,让他们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萧晨笑着说道。

    “金钱的味道?”

    花漪萱一怔,随即撇嘴。

    “你这意思,我也一身铜臭呗?”

    “不不,我可没这意思,但他们能看到巨大的利益……”

    说到这时,萧晨微皱眉头,想到之前从未考虑过的一个问题。

    “怎么了?”

    花漪萱注意到萧晨的异样,问道。

    “没什么。”

    萧晨摇摇头,应该没自己想象中的这么严重,还是别说了,免得吓到这小妞儿。

    “今晚除了商人外,还有国内一些医学论坛啊、研究学院啊、医学媒体啊的人,要不想让我再去发表篇论文,要不就是想让我去挂个名,还说让我当什么荣誉院长,你说可笑不?至于媒体,说要给我搞个采访,搞不好能成为‘感动华夏’的杰出女青年……你说,他们是不是有毛病?”

    花漪萱无奈说道。

    “呵呵,确实有毛病,不用搭理他们就行。”

    萧晨笑了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逐利的,也是逐名,‘名利’二字,少有人能看透啊,包括我。”

    “包括你?你也为‘名利’二字活?”

    花漪萱看着萧晨,问道。

    “不,我不为‘名利’二字活,而是为自由活……不过,身在俗世,又怎么可能避开名利?想要真正的自由,也需要名利的堆砌,不是么?”

    萧晨笑着说道。

    “唔,是吧,”

    花漪萱点头。

    远处,姚海见萧晨和花漪萱相谈甚欢的样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了。

    “王八蛋,花漪萱是我的女人,你别想得到……就算我得不到,你更得不到!”

    姚海眼中闪过浓浓阴狠之色,攥起了拳头。

    正在说话的萧晨,若有所觉,扭头看了过来。

    当他看到姚海时,不由得一怔,随即扭过头去,直接懒得搭理了。

    像这种跳梁小丑,他根本犯不着搭理!

    要是真敢再蹦达,那一巴掌灭了就是了!

    “花医生,你好,我是海青医学研究院的副院长……”

    有人过来了,笑着跟花漪萱打招呼。

    听到这人的话,花漪萱微皱眉头,不过还是回了一声。

    “你好。”

    “花医生有时间么?我想跟你聊聊……”

    “不好意思,花医生没时间,她要跟我聊聊。”

    不等花漪萱说话,萧晨淡淡地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花漪萱一怔,而这人却皱起了眉头。

    他转头看向萧晨,上下打量几眼:“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不用称呼,我没兴趣认识你。”

    萧晨摇摇头,不怎么客气。

    没办法,谁让刚才这家伙一过来,眼睛就往花漪萱的胸口上瞄呢!

    都说女人对男人的目光很敏感,其实……男人对男人的目光,更敏感!

    花漪萱没注意到,他却注意到了。

    “你……”

    萧晨的态度,让这人有些生气了。

    作为医学研究院的副院长,他在临市也算是个人物了,太多人求着他,谁见了,那不得客客气气的啊!

    可现在,一个年轻人,竟然这么对他说话?

    “抱歉,等我们有时间再聊。”

    花漪萱还是知道萧晨的脾气的,要是这家伙再不识好歹,唧唧歪歪的,估计就得挨揍了。

    想到这是庆功宴,哪怕被人打扰,她心里不爽,也不愿看到打架。

    所以,她对这人说了一句后,就拉着萧晨离开了。

    “你们……”

    这人很生气,他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副院长,被侮辱了!

    不过,想到这不是自己的地盘,还是压下了一口气。

    “呵呵,怎么把我拉走了?”

    萧晨看着花漪萱,笑着问道。

    “我怕再不走,你就要打人了。”

    花漪萱也轻笑。

    “是么?我有那么暴力?我这人,最喜欢以德服人了。”

    萧晨咧咧嘴。

    “不过,遇到这种不愿意搭理的人,直接不用搭理。”

    “嗯,我知道了。”

    花漪萱点头。

    “倒是你,怎么这么不客气?”

    “呵呵,肯定有原因啊。”

    “什么原因?”

    “我还是别告诉你了,要是告诉你,估计你得回去找他。”

    “快说。”

    “他刚才色迷迷地瞄着你的胸,还咽了口唾沫。”

    萧晨耸耸肩,一副‘你让我说的’表情。

    “……”

    花漪萱瞪大眼睛,瞄自己的胸?

    她下意识低头看看,也没露吧?

    等她一抬头,就见萧晨也盯着自己的胸看呢。

    “哎,你看什么!”

    花漪萱一瞪眼。

    “额,我就是演示一下,呵呵,演示一下。”

    萧晨收回目光,笑着说道。

    “少来!”

    花漪萱又瞪了萧晨一眼,不过心里也没真生气。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我看那人戴着个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不至于吧?是不是你看错了?”

    “我看错了?漪萱,我跟你说啊,什么叫衣冠禽兽?这就是了!”

    萧晨摇摇头,认真道。

    “还有句话,叫做流氓不可怕,就忙流氓有文化……像这种衣冠禽兽,那绝对闷骚到骨子里!”

    “你呢?”

    花漪萱问了一句。

    “我?我不闷骚,我都是明着骚的。”

    萧晨一本正经。

    “……”

    花漪萱无语,能这么坦然说自己的,脸皮……也是够厚的了!

    “漪萱,我说真的,有些人可以搭理,有些人根本不用搭理,做你自己就好了,别被这些世俗的东西,改变了你的初衷。”

    萧晨看着花漪萱,认真道。

    “嗯,我知道。”

    花漪萱点点头。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