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1章 龙老的告诫
    听到龙老的话,萧晨一愣。

    “龙老,您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酒仙给我打电话来着,他提到了这事儿。”

    龙老笑了笑,说道。

    “您认识酒仙前辈……唔,好吧,古武界也就那么大,您和酒仙前辈,那都是世外高人,互相认识也很正常。”

    萧晨点点头。

    “呵呵,这种哄人的话,你说给酒仙听就行了,跟我说没什么用。”

    龙老笑道。

    “没有,不是哄人的话,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

    萧晨摇摇头。

    “龙老,酒仙前辈给您打电话,特意提到了我?”

    “对啊。”

    “他怎么知道您认识我?”

    萧晨有些奇怪。

    “呵呵,龙海也不大,你这么优秀,我也整日呆在龙海,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龙老轻笑着。

    萧晨用狐疑的目光看着龙海,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真是这样?

    应该没这么简单。

    不过,他看龙老也不像是要说的样子,也就没再多问。

    而且,对于龙老的身份,他以前有过猜测,甚至套过他大哥聂惊风的话。

    可让他失望的是,他大哥也没说出什么有用的话来,还让他别打听。

    这让萧晨一度对龙老身份感到很好奇,甚至把他和龙皇的人想到一起……不过,有些东西又对不上。

    “龙皇分为八部天龙,巴地算是一部,不过那边有些乱……酒仙跟我说,他想让你加入那边的分部,你拒绝了,是么?”

    龙老看着萧晨,问道。

    “对,我又不在巴地,加入那边的干嘛。”

    萧晨点点头。

    “那么远,有什么事情,我也不能跑过去。”

    “嗯,不加入刚好,免得卷进去。”

    龙老点点头,淡淡地说道。

    “卷进去?什么意思?”

    萧晨好奇问道。

    “你应该知道,酒仙是巴地上一任龙首吧?”

    龙老想了想,说道。

    “知道啊,不是他不想干了,然后上面才派了一个人过去么?”

    萧晨点点头。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龙老摇摇头。

    “这里面也涉及到了龙皇内部的斗争……”

    “龙皇内部的斗争?好吧,果然一些大势力,内部都各种争斗。”

    萧晨耸耸肩。

    “没办法的事情,总会有各自的利益,是吧?不可避免!你刚才也说了黑暗教廷的事情,不也是如此么?”

    龙老笑了笑。

    “嗯,看来光明教廷内部,应该也不是铁板一块。”

    萧晨随口说道。

    “当然,要不然,在百年前,黑暗教廷就让光明教廷给灭了……当初,与同归于尽,黑暗教廷差点分裂,展开了疯狂的内部斗争……光明教廷也没闲着,四处追杀黑暗教廷的人,当时的黑暗教廷,可以说是外忧内患了。”

    龙老点点头,说出了一段往日的事情。

    “然后呢?那谁救了黑暗教廷?”

    萧晨对于和同归于尽这事儿还是知道的,塞尔罗跟他说过。

    不过,塞尔罗并没有详细说,而且看这样子,是塞尔罗的爷爷,在这场内斗中赢了,成为了新的。

    “就在光明教廷压制着黑暗教廷的时候,光明教廷的内部,也出了问题……三个红衣大主教造反了,差点把教皇给掀下马来。”

    龙老继续说道。

    “好吧,光明教廷也够乱的。”

    萧晨服了。

    “龙皇的内部斗争,也延续了百年之久……龙皇不出,与此也有关系!不过,龙皇内部斗争归斗争,但始终没有忘了他们的使命,那就是国之守护!”

    龙老看着萧晨,缓声道。

    “最大的一场斗争,发生在那个战争年代……当初内部斗争很厉害,忽略了那场战争,差点酿成惨剧!后来,龙皇出现,平定内部斗争,与如今朝廷合作,开始驱逐外敌……”

    听着龙老的讲述,不光萧晨,就连大胖等人也都瞪大了眼睛,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啊!

    “从那之后,虽然龙皇内部斗争没断,但也不敢再忘记使命,并且形成一套自己的利益分配体系,直到如今,八部天龙与龙魂殿那边,也算是相安无事……”

    龙老看着萧晨,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萧晨,别参与龙皇内部的斗争,知道么?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好处。”

    “我知道了,龙老。”

    萧晨点点头,记在了心上。

    龙老见他已经把该说的话,说给萧晨了,也就没再过多去讲龙皇的事情。

    毕竟,也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情。

    “来,继续喝酒吧。”

    “嗯。”

    萧晨点点头,心里对龙皇的事情,却更好奇了。

    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

    酒店里,花漪萱等人的庆功宴,也开始了。

    相比较上次乱糟糟的庆功宴,花漪萱显然更喜欢今晚的。

    都是认识的人,安安静静的,也不用堆起笑脸来应酬,轻松了很多。

    “漪萱,你是咱实验室最大的功臣,来,我敬你一杯。”

    有人端起酒杯,对花漪萱说道。

    “呵呵,我不是最大的功臣,最大的功臣……今晚没来。”

    花漪萱笑了笑。

    听到花漪萱的话,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知道她说的是萧晨。

    当时,萧晨去实验室,他们都在现场。

    所以,他们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也知道萧晨给了他们怎样的提示,以及……为他们打开了新的思路。

    “没错,这杯酒,应该敬萧先生。”

    一个圆脸的女孩子,笑眯眯地说道。

    “对,敬萧先生……漪萱,萧先生怎么没来?”

    “对啊,你应该把他喊着的。”

    几个人看着花漪萱,说道。

    听到他们的话,姚海握着酒杯的手,都因用力而微微颤抖了。

    为什么,为什么又要提到萧晨!

    难道,没了萧晨,他们就做不成实验了么?

    姚海心中咆哮着,额头的青筋,也随着他情绪的变化而跳动着。

    “呵呵,萧先生对我们的帮助,有目共睹……来吧,这杯酒,我们敬萧先生!虽然他人没来,但我们也得表示一下感谢。”

    冯梅也笑着,端起了杯子。

    “好,敬萧先生。”

    其他人纷纷附和着,没什么意见。

    要知道,自从这cvk酶发现,花漪萱论文发表到国际医学期刊上后,也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用一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来形容,毫不为过。

    首先,他们的工资涨了,名气也大了。

    再往后说一步,要是他们离开实验室,分分钟薪水就得翻个三五倍!

    所以,他们心里都很感激花漪萱以及萧晨。

    啪!

    姚海把杯子放下了,站了起来。

    “我去趟洗手间。”

    说完,他也不等众人说话,沉着脸出去了。

    桌上的人看着姚海的背影,都愣了愣。

    不过想到当日姚海与萧晨的冲突,他们又都恍然。

    更有人,偷偷瞄了眼花漪萱,这三人的关系……可是有点乱啊!

    “来,我们喝酒。”

    花漪萱微皱眉头,更加决定,得让姚海离开实验室了。

    “好好,喝酒。”

    众人全都点头,碰了碰杯子。

    砰!

    洗手间里,姚海狠狠一拳,砸在了墙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萧晨!你该死!”

    姚海咬牙低吼一声,眼睛也变得赤红起来。

    “你不是惦记花漪萱么?哼,我得不到的,也没人可以得到……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给了点提示而已,更多的成功,是我们后期合作才发现的,凭什么最大的功劳是你!还有花漪萱,你也喜欢萧晨是吧?哼,我倒想看看,等过了今晚,萧晨还会不会要你……你,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呼呼呼……”

    过了许久,姚海才压下了心中的怒意,粗喘了几口气。

    随后,他用力甩甩头,来到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把水开到最大,洗了几把脸。

    冰凉的水,让他变得更清醒了。

    他双手撑着洗手池的边缘,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赤红着眼睛的自己,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花漪萱……”

    他深吸一口气,擦了擦手上以及脸上的水,转身出了洗手间,回到了包房里。

    包房里的人,见姚海从外面回来了,静了静。

    尤其见他头发都湿漉漉的,更是神色怪异。

    “呵呵,怎么都不喝酒了?晕乎乎的,洗了把冷水脸……来,我们继续喝酒。”

    姚海注意到他们的目光,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啊,来,喝酒。”

    “好,我们喝酒。”

    众人全都点点头,重新笑了起来。

    “漪萱,刚才那杯酒喝完了,这杯酒,我得敬你啊。”

    有个胖子站起来,对花漪萱说道。

    “要不是你,我们哪能这么露脸啊,是吧?”

    “呵呵,功劳是所有人的,没有你们配合,我也做不了什么,我们大家一起喝吧。”

    花漪萱笑了笑,说道。

    “好。”

    桌上的几个人,见花漪萱这么说饿了,心里都很舒服,全都拿起了酒杯。

    就算是姚海,也端起酒杯,眼珠转了转。

    清脆的碰杯声传出,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杯酒,我敬大家,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尤其是老师您,辛苦了。”

    过了一会儿,花漪萱端起杯子,站了起来,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冯梅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